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花团锦簇】(04上)作者:凤隼

2017-04-04人气:

 字数:45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进展 上
 
  「讲道理不能好好讲吗?非得一惊一乍的。」谭丽丽刚刚的确被吓住了, 「你是说除非我抓到背后威胁她们的人,否则救不出那些空姐。」
 
  「道理是这样没错。」张文海说道,「但是这个案子你别跟进,转给一个男 警察吧。」
 
  「为什么?男警察能做到的事我都能做到。」
 
  「也许吧,但你是个女人,那些空姐也是。」张文海说道,「你根本不知道 自己面对着什么样的对手,现在他们肯定已经把你视作重点目标了。」
 
  「我不怕。」
 
  「先别急着下结论,我来告诉你他们会怎么对付你。」张文海缓缓说道, 「你会被他们抓住,然后锁在一间小屋子里,经历无休无止的强奸。无数的男人 会在你身上发泄欲望,要是再遇上有特殊嗜好的人,你还免不了受伤。」 
  「哼,他们也就这点手段了。」谭丽丽不屑地说道,「就算我被抓住,也不 会变得和那帮空姐一样。」
 
  「你以为她们只遭受了这些吗?」张文海随意翻着书,「那些空姐还能正常 工作,说明她们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如果仅仅是我刚才说的那些,意志力稍 微强一点的人都不会服从他们。」
 
  「那你说,有什么方法能够既不造成严重伤害,又能摧垮她们的精神?」 
  「对付男人不太容易,女人嘛,倒还真有个简便易行的方法。」张文海说道, 「他们会强奸到你怀孕为止,过一段时间再给你强制流产。」
 
  「这样做有用吗?」
 
  「我没体验过,不知道。但我在美国服役的时候,认识一些中情局的女特工, 她们会直接参与战斗,而且经常在国外活动。」张文海说道,「这个方法就是她 们和我说的,为了避免自己任务失败受到同样的折磨,这些女特工都通过手术摘 除了子宫。」
 
  谭丽丽沉默了很久,毅然说道:「我还是要跟进,要是那么多女人都受过这 种折磨,我却什么都不做,良心过意不去。」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挨肏吗?」张文海没见过这么轴的人,他一步步逼近 谭丽丽,「与其落在别人手里,不如先让我爽爽。」
 
  「可以。」谭丽丽的话反而让张文海愣住了,「只要你肯帮我,想对我做什 么都可以。」
 
  「你没发烧吧。」张文海摸了摸谭丽丽的额头,「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警察如果不能保护市民的安全,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我又没说不让你管,只是让你把案子移交给男警察。」
 
  「如果对方真像你说的那么凶狠,难道男警察就不会有危险了?」谭丽丽义 正言辞地说道,「担心自己的安危就让同事去冒险,难道这是你们海豹突击队的 宗旨吗?」
 
  「好吧,我无法说服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否则就算我要坐牢,也得 把你关起来。」
 
  「你说吧。」
 
  「你在跟进案子的过程中,任何行动,不管多紧急,都必须先问过我。」 
  「你决定帮我了?」
 
  张文海扶着额头说道:「看见美女就心软的毛病我得改改了。」
 
  其实张文海内心里很欣赏谭丽丽,如果能铲除孤芳会的话,她应该能做一个 很好的警察,可按照硕渠市当前的形势,谭丽丽这种思想简单的人根本应付不了, 张文海只好选择在背后支持她。
 
  「小警花,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张文海说道,「你说只要我肯帮你, 想做什么都行。」
 
  「当然算数。」谭丽丽眼珠一转,「不过你就这样随口一说,我哪知道你是 不是真心的,万一我把你伺候爽了,你翻脸不认怎么办?」
 
  张文海表情很怪异,叹了口气对谭丽丽说道:「你看我像那种见了女人就上 的人吗?」
 
  「像。」谭丽丽认真地说道,「你又有色心,又有色胆,要是以后硕渠发生 强奸案了,我第一个就会把你列入嫌疑人。」
 
  「这你就不用考虑了,只要报了案,一定跟我没关系。」张文海说道,「严 格意义上来讲,在美国的时候我强奸过二十多个人,可是没有一个愿意指控我, 很多人甚至多次主动找我求欢,我在这方面有超能力。」
 
  「那刚才你说的那些折磨人的手段,你也会用在女人身上吗?」
 
  「当然不会,性爱是为了让双方快乐,而不是通过虐待对方来满足自己。」 
  谭丽丽心里说道:「说的那么高尚,还不是尽想一些下流的事。」
 
  「聊聊你吧。」张文海说道,「除了你的名字,我对你还一无所知呢。」 
  「我有什么好聊的,警校毕业直接当了警察。」
 
  「你父母做什么工作?」
 
  「我爸是警察,我妈以前是空姐,生了我以后辞职当起了全职太太。」谭丽 丽说道,「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对这个案子这么上心了吧。」
 
  「他们也住在硕渠吗?」
 
  「他们去世了。」谭丽丽说道,「三年前他们出去旅游,结果大巴车翻了, 我爸和我妈一起,在车辆着火以前救出了所有人,但他们俩没逃出来。」 
  「三年前?」张文海对这个时间点非常敏感,「你知道那会儿你爸在办什么 案子吗?」
 
  「他的工作从来不带回家,但我记得他和我妈提起过一个名字。」谭丽丽仔 细回想着,「三个字的,像是个什么团体。」
 
  「孤芳会?」
 
  「对,就是这个,你怎么知道?」
 
  「据我所知,这应该是硕渠市目前最大的一只幕后黑手。」
 
  谭丽丽不解地问道:「你才刚来几天,怎么比我知道得还详细?」
 
  「我干掉的犯罪团伙比你见过的都多。」张文海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你能 让我看看过去的案卷吗?」
 
  「没问题,我偷偷带给你,不许声张。」谭丽丽问道,「你想看什么案子?」 
  「关于贺平的。」张文海说道,「就是广益集团前董事长,民营企业家。」 
  「好,我回去找找,什么时候给你?」
 
  「明天晚上吧。」
 
  「我还有一件事。」谭丽丽犹豫半天还是说了出来,「我想拜你为师,跟你 学特种兵的本事。」
 
  「很累的。」
 
  「我以前军训的时候也很累,没关系,我受得了。」
 
  「我是说跟我上床很累的。」
 
  「流氓!」谭丽丽红着脸说道,「三句话就暴露你的本性了。」
 
  「你这是让我义务劳动啊。」
 
  「今天下午去机场接我的人好像是个小头目,可惜刚才让他跑了。」谭丽丽 说道,「只要你帮我抓到他,我就陪你睡一晚,公平吧。」
 
  「你总得让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吧。」
 
  「大概二十多岁,带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谭丽丽说道,「可惜我 问他名字他没有说。」
 
  张文海拿出手机,找到里面一张照片,指着问道:「是他吗?」
 
  「对,就是他。」
 
  这是张文海和贺婉欣一起吃饭时,跟踪他们的那个人,两条独立的线索汇集 在一处,张文海基本确定他要对付的只有一个孤芳会。
 
  「怎么样算抓到他?查清身份,查到住址,还是必须送到你手上才算?」 
  「当然要送到我手上了。」谭丽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过要是能做到 前两条,我也有福利给你。我可是比基尼小姐冠军哦!」
 
  「成交。」张文海说道,「不过我得慢慢来,你还是先把贺平的案卷给我看 看吧。」
 
  余蓉的生日到了,张文海答应过要跟她一起庆祝,事到临头却有些不敢去, 一方面他的确没有买礼物,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李琼雪说过的话,女人看女人通常 要更准一些。张文海对余蓉不能说完全没有想法,毕竟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 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妥,左思右想他决定先去余蓉家,然后再想办法说服她。 
  张文海特意晚到了十分钟,按响门铃的瞬间,他发现屋内居然静悄悄的,除 了有人跑来开门,似乎没有别的声音。
 
  「文海哥,你迟到了。」
 
  余蓉穿着一套粉红色的丝质睡衣,脸上化了淡妆,仔细一闻还有少许香水味。 张文海不禁想到了字母小组的队长,他是个鉴别香水和红酒的行家,跟张文海这 种「盲鼻子」完全不同。
 
  「进来吧。」余蓉拿出一双拖鞋,仔细地摆好,「就穿这双吧,和我的是情 侣款。」
 
  「怎么就你一个人?」张文海还以为自己弄错了时间,「不是说有生日pa rty吗?」
 
  「骗你的,嘻嘻。」余蓉冲他做了个鬼脸,「我爸妈都在外地做生意,一年 也难得回来一次,这次生日只有你陪我过喽。」
 
  张文海不知道怎么了,事先准备好的台词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看来无论怎 样的道理,都敌不过女生的温柔一刀。
 
  「文海哥,来吃饭吧。」余蓉拉着他在饭桌前坐下,「这些菜都是我自己做 的,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都说世界上只有美国人和英国人最不懂欣赏美食。」张文海说道,「你找 我来尝菜可是找错人了。」
 
  菜肴很精美,张文海看得出来,其中一些估计要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他忽然 觉得有些愧疚,就像是小时候自己闯了祸,还因为哈里森夫妇的说教而大发雷霆 一样。张文海最受不了别人对他好,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为人处世也比较 自我,但同时又很敏锐,仿佛能洞察周围的一切,如果身份交换一下,他绝对不 会为余蓉精心准备一桌子菜。
 
  想到这里,张文海说道:「余蓉,不好意思,我也没想着给你买个蛋糕。」 
  「我不喜欢吃蛋糕,奶油太腻了。」余蓉说道,「咱们先把这些吃完,我还 准备了一道主菜,到时候再让你看。」
 
  「这几天你都怎么过的?」吃饭的时候张文海习惯于找点话题。
 
  「文海哥,说起来还是因为你,以前我总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利用男人的色 心到处占人便宜,以不劳而获为荣。」余蓉说道,「上次那件事之后,我彻底明 白了,自己工作挣的钱才能花得踏实。」
 
  「这就对了,也不枉我冒的险。」
 
  「所以我找了一份兼职的家教,每个月的月假都有事情做,挣到的钱节约一 点够我自己花,不用再问父母要钱了。」
 
  「你教人跳舞吗?」
 
  「广益女校也学文化课的。」余蓉说道,「我主要教人英语。」
 
  「你知道吗,我刚回国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职业也是英语老师。」张文海 说道,「但我只有高中学历,估计工作不好找。」
 
  「你要是当上老师,我就见不到你了。」余蓉给张文海夹了一块肉,「那我 肯定会落在文涛手里,现在肯定不是在家里过生日。」
 
  说起文涛,张文海还有一点在意的事。灭掉龙虎帮只是他临时想到的办法, 并没有详加思考,但这件事的确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他担心自己会不会暴露得 太早,以至于给局面带来意料之外的波折。
 
  张文海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在永兴酒吧三楼的地下赌场内,徐城再一次见 到了李老板。
 
  「你是说这个男人凭一己之力挑了龙虎帮?」李老板拿着张文海的照片,两 条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错不了,疯子找到了一个在医院养伤的喽啰,他说挑了龙虎帮的就是这个 保安。」
 
  「文涛……我记得是个退伍兵吧,他手下那些人也都练过两下子。」李老板 缓缓吐着烟圈,「别说是保安了,就是警察,没有十几二十个人也不可能弄得过。」
 
  「疯子推测,这人可能是特种兵出身。」
 
  「特种兵?」
 
  「我也不知道贺婉欣从哪儿认识的,反正只要他还活着,肯定会对咱们的计 划有阻碍。」
 
  「把贺婉欣那边的人全调回来,专门对付他。」
 
  「怎么对付?」
 
  「先盯着,硬来的话咱们的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李老板说道,「抓紧时 间把沈进找回来。」
 
  「他要真是特种兵,谁来了也没用。」徐城说道,「沈进是有枪,可要是失 手……」
 
  「找沈进回来只是以防万一。」李老板说道,「我们当中可能有内奸,我这 边筛了一半,你回去也好好排查排查,重点是表面言听计从的女人。」
 
  「为什么?」
 
  「昨天半夜老三跟我说他在房间里发现有人偷听,没抓到现形但是从背影看 肯定是个女人。」
 
  「老三回来了?」
 
  「刚回来。」李老板说道,「你想他的老婆了?」
 
  「不敢,老三是唯一会找我拼命的人。」徐城摇了摇头,「况且我有言在先, 只要已经结婚或者愿意结婚的,我一概不碰。」
 
  「呦,没想到徐少爷也是个有原则的人。」
 
  「你也不用嘲讽我。」徐城说道,「除了长辈,孤芳会里我只会在意三个人 的想法,一个是你李老板,一个是疯子,还有一个就是老三。」
 
  「那沈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