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张媛媛的回国经历】(01-03)作者:无能狂怒人

2017-04-04人气:

 字数:41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回国
 
  坐上枫叶航空的飞机,张媛媛忍不住望着窗外,想起在加拿大度过的四年大 学时光,着实留恋。本想毕业之后在温哥华找份工作,却因为比他三岁的男友在 国内发展的正有起色,为了和他团聚,踏上了返乡的旅程。
 
  飞机引擎的轰鸣声让人没法集中精力,不管是看书,还是拿平板电脑看书, 都让人提不起精神来,在四五个小时的挣扎下,张媛媛终于睡着了。
 
  「小姐,不好意思。」张媛媛,被叫醒没有丝毫不悦,她睁开眼睛,看到一 个亚洲人面孔,那个大叔好像很着急。
 
  张媛媛问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么?」
 
  「请问你可以换一个位置么?我的儿子好像有点不舒服,我想让他横着躺一 会,我已经和空姐沟通过了。」那个大叔打扰了张媛媛的休息,有些不安。 
  张媛媛是个非常好相处的女孩子,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很愿意真诚的帮助 别人。这也让她很受到同龄人的喜欢,不过这也是一个让一些人讨厌的点,甚至 许多人认为她虚伪。然而张媛媛只是个没有心机的女孩罢了。
 
  张媛媛同意了大叔的请求,还询问了孩子的病情。她跟着空姐径直向机头走 去。
 
  这不是头等舱么?张媛媛很惊讶,原来空姐把她带到了头等舱,因为这里有 许多空位,也是为了补偿她的善举。
 
  张媛媛坐在头等舱的座椅上,心中有些许不安,这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和后面 的机舱有些不同呢。正在习惯新环境的张媛媛并没有发现在她右手边有一双眼睛 的盯上了她。
 
  张媛媛刚过完了生日,已然是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了,然而在国外的生活让她 对陌生人没有丝毫的防备和警惕,更不谈什么社会经验了。
 
  「嘿,你好?有兴趣聊聊天么?还有7个小时的行程有人陪着更好打发不是 么?」坐在张媛媛右侧的椅子上弹出一个脑袋。
 
  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探出头,他仔细的打量了张媛媛,从头到脚,最后把 眼神停留在了张媛媛的裤子上。显然他在想这宽松的裤子里藏着的是什么样的光 景。
 
  有着一米七十二的张媛媛,虽不能说有白人那般傲人的身材,却也有着难以 被平庸穿着掩盖的优点。低调的她,就算是与男朋友在一起,也打扮的十分普通, 甚至不怎么化妆。白皙的皮肤光滑又有弹性,皮肤里透着的血色,一看就是一个 健康阳光的大姑娘。
 
  「啊?你好,我叫张媛媛,很高兴认识你呢」虽然张媛媛不怎么习惯被人搭 讪,可是出于礼貌,并不擅长推脱的她,还是和这个高中生聊了很久。张媛媛深 深的对他散发出来的富家子弟的气质所厌恶,可不管何时都与人为善的她,只好 顺着他的话题不断的说下去。
 
  在聊天中,张媛媛的个人信息基本被那个高中生知晓,在询问过张媛媛是否 愿意和他约会之后,被告知张媛媛有男朋友之后,高中生便不再有兴趣继续谈下 去,找了个借口就睡觉了。
 
  着陆后,张媛媛时隔一年,再一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可是她根本不能预料, 等待着她的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
 
               第二章海关
 
  没有什么带东西回家的张媛媛,只有一个书包和拖杆箱,无非是一台电脑和 一些衣物,和往常一样走向了无申报通道。刚刚到达无申报通道,两个海关人员 便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张媛媛的面前。
 
  「请出示下您的证件。」张媛媛不明所以,虽然有些不耐烦,可是体谅到海 关人员的工作,配合的拿出了护照。
 
  那个高个海关看了一眼张媛媛的护照后,便把护照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说: 「小姐,请随我们走一趟。」
 
  张媛媛觉得很惊讶,可是她坚信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也就大大方方的跟着走 了,可是两个海关打量她的眼神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走到后面的安检台,海关把张媛媛的书包和拉杆箱都过了仪器。张媛媛有点 无奈,长途飞行让她感到十分疲惫,打哈欠的泪水都快要把长长的睫毛黏上了。 
  张媛媛以为这大概是个抽查,走走过场,然而当那个高个海关把一袋白色粉 末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张媛媛吃了一惊,这难道是在开玩笑么?还是有什么整人 节目。
 
  可是现实并没有时间让她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个武警已经把手铐带到了 她手上。等到张媛媛回过神来,她已经被带到了一间小黑屋里了。
 
  小黑屋里只有一张椅子和一个桌子,仅此而已。「啪」一道光线从顶上照下 来,张媛媛有点睁不开眼睛。
 
  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突然被踹开,一个瘦瘦的男人和两个武警走了进来。 
  「我是缉毒科的孙科长,我现在要对你进行搜身。」
 
  还没有等张媛媛回答,孙科长已经开始行动了。孙科长并没有带着任何仪器 或者设备,只是用手从张媛媛的鞋子开始一直向上,和普通的安检一样,前后的 拍击腿和手臂的位置,像是检查是否有武器。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张媛媛刚要开腔,孙科长便打断道:「自己把上 衣和裤子脱了。」
 
  「你们要干嘛?……」张媛媛露出了害羞的表情,脸红透了,可是现在的处 境又让她十分紧张,一瞬间又变回了煞白。
 
  孙科长指了指房间上面的摄像头,说「这里都是有全程监控的,我们都是按 规矩办事,早点把事情查清楚,你好早点回家不是么?」
 
  张媛媛听到「回家」两个字,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那包东西真的不是我 …」
 
  话说一半孙科长抬起手就是一耳光,「我没有时间跟你磨蹭,你不自己脱, 那我们帮你。」说完就示意两个武警动手。
 
  张媛媛害怕极了,拼命的挣扎,喊道「我自己脱!我自己脱。」张媛媛从地 上爬起来,蹲在地上开始解自己的鞋带,张媛媛一时还不能接受在三个大男人面 前脱衣服,仅仅是脱外衣和裤子就已经是十分的难堪了。
 
  鞋子、上衣和牛仔裤,一件一件的从张媛媛身上消失。张媛媛把脱下的衣服 和裤子整理了一下,教给孙科长。以为这难堪的过程会告于段落。
 
  谁知孙科长说「继续脱。」此时张媛媛身上只有黑底粉红色斑点的文胸和内 裤,就只有一双粉色的袜子了。
 
  「你指的是袜子么?」张媛媛俯身开始脱她的袜子。
 
  「全部。」听到孙科长的话,张媛媛浑身一震,身体缩成一团,手臂护着胸 口,「可是你们都是男人,这里难道没有没有女警么?」
 
  孙科长听了张媛媛的话,不怒反笑,「看样子你是不配合咯?」孙科长示意 两个武警按住张媛媛,一个小姑娘在两个人高马大的武警面前毫无抵抗力,尽管 挣扎还是被孙科长脱了个精光。
 
  被脱的一丝不挂的张媛媛缩在地上,哭了起来,她根本不愿相信这种事情会 发生在自己身上。
 
  ?
 
              第三章何公子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张媛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虽然张媛媛是个单纯 的女孩子,也只有男朋友作为固定的性伴侣,对男女之事却也是不能不清楚,一 个女孩子赤身裸体躺在几个大男人面前,意味着什么,张媛媛十分的清楚。 
  张媛媛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在这种情况面前怎么冷静的下来呢?一想到自 己被三个陌生男人给看光了,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突然小黑屋的门打开,一道光束从门口进来,张媛媛抬头一看,竟然是飞机 上遇到的那个高中生,难道这个高中生也被搜出藏有什么东西,也被带到搜身么? 可是看他脸上带着笑意,一副戏谑的表情望着自己,觉得像是针扎在自己身上如 芒在背。
 
  「怎么搞得如此狼狈?怎么会有你这种如此不专业的毒贩?」张媛媛听到这 个高中生说出这样的话,一时哑然失声。「不如主动承认,求个宽大处理,关个 十年八年也就出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根本没有带什么毒品,我是被冤枉的!你怎么敢这么 说我!」张媛媛听到这些话,扶着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
 
  「怎么敢?你知道我们何公子,何楚奇是谁么?他可是…」孙科长的话被何 楚奇抬手打断,他俯下身去,捡起地上张媛媛被脱下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你!把它还给我!你们说我带毒品有什么证据么?我要找律师!我要告你 们!」张媛媛多么温柔的一个女孩,在何楚奇的轻薄与猥亵之前还是忍不住叫了 起来。
 
  孙科长听了张媛媛的话,有些气急败坏,还没有什么人敢在他的「地盘」上 跟他这样说话。他抓住张媛媛的头发,用力往她身后一扯,然后狠狠的就是两个 耳光,「看你现在还敢乱叫么?」
 
  何楚奇摇了摇头,对孙科长说「这样的执法是不行的,你们缉毒不应该讲究 证据么?现在把人家衣服脱光也没有搜出什么来?这算是怎么回事?」
 
  孙科长看着何公子,一脸疑惑,明明是何公子授意让他嫁祸、拘捕张媛媛的, 怎么现在这么说。
 
  「你们是不是还没有仔细搜过她身上呀?现在有种藏毒的方式不是体内藏毒 么?」听到何楚奇这句话,孙科长立刻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孙科长示意他的手下抓住张媛媛,把张媛媛抬到了桌子上。张媛媛明白怎么 挣扎也无济于事,刚刚又吃过两耳光,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抗。孙科长抓住张媛 媛的大腿用力的掰开,看到张媛媛毛茸茸的私处,孙处长吞了口口水,想要继续 「搜查」,又望向何公子,「何公子,这个工作…要不您来?」孙科长转而抓住 张媛媛的脚踝,让出了身位,意示何公子进来。
 
  张媛媛被摆成这个羞耻的姿势,两腿之间的私密位置,尽在何公子眼底。一 时之间感觉生杀大权尽在他人之手,张媛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是那只手,始 终没有落下。
 
  「把她放下吧。我有点话要跟她说,你们都出去吧?」何楚奇下达了命令, 孙科长和两个属下乖乖的退了出去。
 
  孙科长关上门的过程中,眼睛还是不忘瞄上几眼张媛媛。等你落到我的手上, 我一定要玩个尽兴。孙处长暗暗的想到。
 
  「现在的局面是不管你认不认罪,你至少要被关上二十年,不管你想什么办 法,请最好的律师也罢,我依然可以让你在监狱里待上半辈子。不过,」何楚奇 说道这里望着坐在桌子上的张媛媛,眼里尽是绝望的张媛媛的眼睛闪动了一下。 
  「不过什么?」张媛媛问道。
 
  「如果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可以还你自由之身。」何楚奇绕着桌子边走边 说。
 
  「你有什么条件?」张媛媛警惕的问道,她明白这何公子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绝对不会让自己那么容易的脱身。
 
  「第一个条件就是,你现在要改口叫我主人。」何楚奇特意在主人这个字眼 上顿了顿。「也就是当我的奴隶。」
 
  张媛媛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我死都不要做什么人的奴隶。」张媛媛想到 自己要做眼前这个男人的奴隶,只是想想就觉得恶心。「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 居然要我做你的奴隶,你做梦去吧,我宁愿接受法律的审判,我不相信你可以一 手遮天。」
 
  「我会给你时间好好想清楚的,不过下次你要做我奴隶的时候,你可得求着 我呢」何楚奇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小黑屋,独留张媛媛一个人在里面。
 
  张媛媛在桌子上坐了一会缓过了神来,跳下桌子,想把衣服穿起来,却发现 自己的内裤怎么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