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我嫁给了野人】(05)作者:assistant

2017-04-04人气:

 字数:45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洁西卡挥手回应,清洗干净后也独自走回村庄。当她到达小屋,依然未见大 脚。洁西卡走进屋内,擦干自己的身体,从背包里找出梳子来梳理头发,花时间 理顺纠结的头发,直至手指可以顺利地穿过她的秀发。一个黑影挡住了门口的光 线,洁西卡将梳子放到一边。她抬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大脚野人。
 
  「嗯……你好?」洁西卡说。「我可以帮得上忙?」
 
  「你把我忘掉了?」
 
  洁西卡认得这声音,她笑起来。「当然没有,厄嘉。昨晚,我只是没有机会 看清楚你。人类的眼睛在黑暗中看得不太清楚。」
 
  厄嘉微笑着走进屋内,坐在她的对面。「不错,我又想你了。」
 
  「真的?我也有想你,」洁西卡说「想起你昨晚对我做的事。」
 
  「你喜欢这样。」
 
  「对,我今天有和蓓达聊过。」
 
  厄嘉的笑容失消了,他变得不安。「她和你说什么?」
 
  「你让她乞求得到高潮,」洁西卡说着盘起双腿。「那是真的?」
 
  「是的,」厄嘉认真地说。
 
  「那听起来挺有趣。」
 
  看到厄嘉脸上惊讶的表情,洁西卡笑了起来。「你想我那样对你?」
 
  洁西卡点点头。「我正想那样,而且我想你随心所欲地支配我。像对待你的 俘虏那样对我,你可以随心所欲。」她对着厄嘉笑起来。「我想看看你会怎样做。 
                 「
 
  「现在?」厄嘉微笑着问她。
 
  洁西卡耸耸肩。「当然,为什么不可以?」
 
  她站起来在睡袋四周搜寻了一会,拿出一捆绳子。「试下用这个。」
 
  显然,厄嘉喜欢这个主意,他的阳具开始有反应了,变得更大和更硬,正向 上指着她。「跪下来,」他命令说,并拿过绳子。「转身背对着我。」
 
  洁西卡马上照做,跪下来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她全身感到兴奋和刺激,厄 嘉正抓住她手腕,将它们拉到背后,迅速用绳将她的双腕绑紧。洁西卡喘着气, 厄嘉用力将她的双肘紧贴并绑在一起,使她一动也不能动,这竟使她的乳尖突了 起来。「哇,」洁西卡喘着气,变得越来越兴奋。「你真会得打绳结。」
 
  厄嘉发出笑声。「在我解开你之前,你不得自作主张,」他说着伸手轮流玩 弄她的双乳。
 
  洁西卡淫叫起来,努力想挣脱绑着她的绳子,这只是因为这会令她感觉得更 好。现在无法逃脱,她知道厄嘉比她强壮得多,她现在完全无力反抗。可以跑, 但他轻易就能捉住她。这样一边想着的,一边被手指在轮流玩弄着乳头,已使洁 西卡的淫液流出来。「噢,天啊,」她淫叫起来,扭动双臀,希望更用力地磨擦 阴核。
 
  突然被洁西卡转过身来面向着厄嘉,厄嘉正对着她微笑。「你这样真迷人。 
  现在用你的嘴来吸我。「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斜靠在墙上,洁西卡跪在地 上匍匐挪向他的阳具。她的双手被绑着,几乎要跌倒,但那巨兽般的阳具指向她, 阳具渗出透明的液体,鼓励着她继续努力。洁西卡靠向阳具,用脸贴着它摩弄, 然后用舌头沿着阳具的下面滑动,强烈的麝香味使洁西卡十分兴奋。
 
  厄嘉的双手埋在柔顺的秀发之中,小心翼翼不去弄痛洁西卡。「再深一点, 将我完全吸进去,」他大喊大叫,双眼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埋在秀发中的双手加深了洁西卡的欲望,她卖力地吸着,希望取悦这个大脚 野人——支配者。她尽己所能迅速地将阳具吸进嘴里。洁西卡不停淫叫,尽力让 嘴张得更大,让厄嘉的肉棒能插得更深,她一边吸阳具着一边用舌头舔拍着这坚 硬的肉体。洁西卡能感觉到那大得可怕的龟头正撞击着她喉咙的后部,此刻她被 塞着而感到窒息,但洁西卡很快就适应了它,并掌握套弄的节奏。
 
  洁西卡双手被绑在背后,这是完全不同的经历。洁西卡无法用手去支撑自己, 所以她急促地向前摆动头时,粗壮的阳具在她的嘴中插得越来越深,最终完全插 了进去。洁西卡不停地发出含糊不清的淫叫,现在她的阴户滴着淫液,但却无能 为力,无法将手伸到那里,也无法乞求厄嘉的抚摸,嘴巴被厄嘉的肉棒完全塞住。 
  这种想法使洁西卡更加兴奋,更快更卖力地吸着阳具。
 
  厄嘉在上方嚎叫呻吟,揪住洁西卡的头发让她的头前后套动,插着她的嘴巴。 
  洁西卡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厄嘉正用她的身体去取悦自己。
 
  洁西卡从未有过现在的感觉。不少男人曾使她感到被玩弄和微卑。但当厄嘉 奸淫她时,却令她感到……渴望和充满活力。洁西卡知道虽然厄嘉这样对待她, 但他喜欢她。自己这样臣服于厄嘉,感觉像得到他的恩赐。
 
  过不了多久,厄嘉的呻吟越来越急促,巨大的阴茎在她口中悸动。接着浓稠、 灼热的精液如滚烫的波浪涌入她的喉咙。洁西卡疯狂地将精液吞下去,以免被呛 到。厄嘉揪着她的头发把阳具抽出来,轻轻地将洁西卡推到开,但那力量还是足 以将她推倒在地上。「你实在是做得太好了,」厄嘉高兴地说。
 
  「谢……谢谢你,」洁西卡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应。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他 的阳具依然坚硬,虽然他刚在她嘴里射精。洁西卡躺在跌倒的地方,等待他下一 个行动。她本能想扎脱绑着绳子,绳子、还有她的处境实令洁西卡感到兴奋。 
  「你想我操你吗?」厄嘉问,然后走了过来。
 
  「天啊,我想,」洁西卡呻吟着张开双腿。
 
  「求我。」
 
  洁西卡忍耐着,并顺从照办。「求你,厄嘉,」她喘着气。「求你,我要那 坚硬的阴户征服者插入我。我要你奸淫我!求你,求你。」在洁西卡双唇传出更 多不知羞耻的乞求之前,她的脚踝被捉住并拉了过去。洁西卡躺在地上,绑着的 双手压在下面,双腿开张,分别搁在厄嘉身体的两边。他的阳具正对着她的阴户, 阳具压在阴户上面磨弄,洁西卡淫叫着自己紧靠着那阳具研磨,努力让它插得更 深。
 
  「停下来,」厄嘉命令到。洁西卡不满地抽泣起来,但却顺从地停下来。 
  她咬着嘴唇,阳具正使她煎熬难耐地一寸一寸插入体内,她的花径被撑得快 要裂开,她仰头大叫,感觉被撑得满满的。
 
  「你喜欢这样?」厄嘉停下来问。「回答我。」
 
  「噢,操我,是的!」洁西卡呻吟着说。「太好,请,请操我。噢,天啊, 求你!」
 
  无需更多的请求,厄嘉稍稍抽出一点,然后迅很快又用力地插了进去,洁西 卡喘不过气来。可以接纳这么粗大的物体插入体内,却没被撕开两半,真感到不 可思议,而且每次这样做都会变得比之前容易。洁西卡窄小的阴户紧夹着厄嘉的 阳具,当他在她体内刺插时,洁西卡能感觉到阳具上突起的静脉磨擦着她湿滑的 内壁。阳具的棒身从另一角度磨擦着她的阴核,而被绑着的姿态只会增加她的需 要。洁西卡在尖叫和呼喊,她想大概整个村庄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才不在 乎。洁西卡一心只想不要结束,或者终结在一个梦幻的性高潮中。
 
  「在你求我之前,你不可以高潮,」厄嘉大叫,喘着气不断地抽插她。「你 明白?」
 
  洁西卡拼命地点头。「是,噢,天啊!求你,厄嘉。请让我高潮!我不行… …噢,操我!求你。我想要死了!求你!」她恳请和哀号着毫无羞耻,只是拼命 地需索。洁西卡的高潮正在涌起,她想得要死,几乎就要到达高潮。
 
  「为我而高潮,」厄嘉急迅地命令,无需更多的催促,洁西卡尖叫着得到释 放,高潮中一股淫液涌出来,她诅咒着在内体巨大的肉棒上研磨。
 
  厄嘉的抽插变得更快、更用力,他拼命使自己奔向高潮,不久厄嘉在洁西卡 体内喷射出浓稠的精液,阴户无法完全容纳,大量的精液从她体内渗出来,飞溅 在地上。洁西卡的双臂被上面的重量压得发痛,而且一开始就感到隐隐作痛。她 费力地呼吸着,尽力让空气进入肺部,厄嘉正从洁西卡身上抽出来,并将她扶起。 
  「感觉好吗?」他轻声地问她,重新变得温柔。
 
  洁西卡点点关。「天啊,太好了。你真让人不可思议。」
 
  他微笑着拨开她脸上的头发。「首领很快就回来了,我解开你。」
 
  「不,留着它?」洁西卡说。「我……我要和他谈论一下这事,这是一个很 好的开场白。」
 
  厄嘉点头站起来。「不错,我会再来找你。」
 
  她向着他笑起来,身体滚到一旁。「我会期待。」
 
  大脚野人哼着走音的小调离开小屋,洁西卡微笑着闭上双眼,稍作休息。 
  一声响声将她从平静的休息中吵醒,她抬头看到首领在站在她的上方。「谁 这样对你?」他问。
 
  「他绑起你!怎样能这样?你不是他的!」
 
  洁西卡有点畏缩,因为他说得不错。她是首领的伴侣,但洁西卡也明白自己 对厄嘉的感觉。「看,」她轻声说。「只……解开我,我们聊聊。」当大脚解开 绳子,洁西卡仍然握着双手搓弄,让手臂的血液重新流动。
 
  首领在身旁坐下来关心地看着她。「发生什么事?」
 
  洁西卡解释了性怪癖、臣服和支配的概念,告诉厄嘉是如何享受这些玩法, 而且她也很享受。洁西卡决定不再顾虑首领的感受,让他一次性接受一种新的观 念。
 
  「我们的女人不喜欢他那样,」首领抚摸着她手臂上的绳印,告诉她。「他 们不希望臣服于他。」
 
  「我知道,」洁西卡说。「但我真的不介意这样。」
 
  一个难过的表情掠过大脚的脸孔,洁西卡急忙用双臂搂着他。「不过,我也 喜欢我们那样,」她向他保证。「这并不比厄嘉差,只是不同。我两样都喜欢。 
                 「
 
  「你也想成为他的伴侣?」
 
  洁西卡停下来。她知道这样不合理的。「我不知道。」她轻声说「我喜欢他, 但我首先是喜欢你,我已经是你的,而你也会要其他的女人。」
 
  「对,所有的男人都想和你一起。」
 
  「不,他们只想操我,」洁西卡纠正说。「伯嘉和其他人并不会关心我,但 你会,而且我想厄嘉也会。」
 
  大脚叹了口气。「由你来决定,洁西卡。我会认同你的想法。」
 
  洁西卡点点头。她预期他会这么说。首领就是这样可爱,至少对于她来说。 
  现在她已经得她想要的东西。
 
                卡路莲
 
  卡路莲在营地将车停好,这是洁西卡最后出现的地方。她四处巡查。有足够 的证据证明洁西卡曾经在这里,包括残留的火堆和布满尘土的粉红色内裤。然后 卡路莲内心充满了恐惧,有人强奸了她的妹妹?是理查做的吗?从看到的物件估 计,已经一些日子没人到过这里。
 
  「洁西卡!」她大叫。「洁丝,你听到我吗?」
 
  除了她的声音在广阔的树林中回响,没有任何的回应。卡路莲在抱怨,不过 她可没预期这是简单的事。坚定的表情出现在卡路莲脸上,开始仔细观察四处的 地形,设法找到一些蛛丝蚂迹去考证这里曾经发生什么事。一些东西引起她的注 意,她俯身去检查所发现的脚印。它与人类的形状不同,比她所见过都要大,至 少比她的脚印大两倍。
 
  这树林有各种各样的传说,不过其他的森林也会这样,但卡路莲从来不会在 意这些。没有人相信它们存在——大脚野人、或者类似的生物,无论人们怎样称 呼它们。作为一个野外探险者,卡路莲是不会轻易被这些事情愚弄的,即使有不 少人宣称见过大脚野人,他们不是喝醉就是在吸毒。或者是骗子在骗钱。
 
  走在营地周围,卡路莲发现更多的脚印,它们都很巨大。有些脚印指向洁西 卡曾经搭帐蓬的地方,而有一些就离那里稍远,泛起的软土显示有某样东西曾令 他们站成一个圆圈,脚印远离火堆的地方。通过仔细的研究,卡路莲察觉更多的 脚印一路向树林深处伸延。
 
  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循着脚印,看看最终能发现什么。卡路莲锁好车,然后 将背包背在肩上。她庆幸有穿上攀山鞋,步入树林,走过跌落的树枝,爬过岩石。 
  幸运地,当脚印消失后还有一条小径,压碎的树叶向指示出前行的方向。小 径变得宽广,明显会有很多……无论是什么东西。卡路莲变得越来越担心她的妹 妹,知道她曾经恐惧和以寡应众。
 
  「他们跑不掉的,」卡路莲边走边低声对自己说,。「请保重,洁丝,我需 要你安然无恙。」她继续前进,昂起头听见溪水或是其他的声音。现在更多的脚 印出现,卡路莲向水声处走去。
 
  她正走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