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舞女】(22) 作者:qian1223

2017-04-04人气:

 字数:42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股间最强压迫(下)
 
  最终的复仇终于拉开了帷幕。
 
  面对美腿的超强夹力,胡萍萍没有丝毫反抗余地,只能默默忍受两侧大腿对 自己的强烈挤压。窒息感越来越明显,视野越来越窄小,身体的抖动,特别是头 部以及脖颈的抖动深深刺激着桃子,令她禁不住将丰臀收紧,几乎释放出了全力。 
  穿上蛇纹丝袜的桃子如同化身为真正的蟒蛇,狂暴而充满着用之不竭的力量。 
  一边是痛苦无助地挣扎,一边是舒畅愉快地掌控。桃子并不急于马上夹死胡 萍萍,好比做爱,越持久越有高潮,她也没有一味绞紧,时不时松缓腿肌施舍一 点点空气,给胡萍萍一点点希望再残忍地剥夺,使其继续陷入恐慌之中。这是肉 体与精神的双重虐待,是十分折磨人的残忍手段。在往后的几年里桃子经常用美 腿绞技来进行拷问,不少男人在被夹了一天一夜后彻底崩溃,死的死,疯的疯, 还有一些成了她的腿下之奴。
 
  「再给你一次机会吧,那个女人在哪?」桃子媚眼如丝地俯视着胡萍萍,双 腿微微弯曲让她好好喘一口气。
 
  「不…不知道。」胡萍萍倒也坚强,还是不把莉莉的下落说出来。所以迎接 她的自然就是——「呵呵,你会告诉我的。」桃子扬起头不再看她,双腿重新绷 直,臀瓣收缩,大腿内侧再度将胯下的脖颈全方位包裹。那脖颈被缠绞得仿佛融 为了一体,只剩一张扭曲的脸。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对胡萍萍来说十分漫长,强烈的压迫导致血液无法流通 至大脑,额头处青筋暴起,脸色渐渐憋得紫黑,她面前即是那硕大美臀,就像一 座连绵山峰紧紧靠拢在一起,辅助两条大腿提供着足以致命的恐怖夹力。
 
  「妈妈!」终于从玉腿中出来的张扬见到此景不禁又哭叫起来,若不是被吴 暖月拉着,肯定已经冲过去了。
 
  听到儿子的喊声,本来准备放弃生命的胡萍萍突然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她开 始徒劳挣扎,企图活动脖颈来对抗有力的大腿,这当然有如痴人说梦。毫不夸张 地说,就是一个手脚自由的壮年男子面对桃子这般强有力大腿的缠绞下都不敢保 证一定能挣脱,更何况一个四肢受缚并且窒息得有些脱力的女人?
 
  结果显而易见,值得一提的是胡萍萍这几下挣扎非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无 意间刺激到了桃子的私处,虽然从表面上看仍旧是纹丝不动被紧紧地夹着,实际 上那些很细微的动作已经足够令桃子发出动人的娇啼,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她放 松臀肌,双腿微微弯曲,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绷紧全身所有的肌肉——「啊!!!」
 一声酣畅淋漓的尖叫从檀口中传出,桃子紧闭着美目,娇躯直挺挺的,两条大腿 上肌肉堪比钢筋般坚硬无比,进行「惨无人道」的全力缠绞,而肥美的丰臀也收 拢紧实带动大腿内侧与内后侧肌肉一边辅助包绞,一边规律性蠕动颤动,仿佛活 生生的蟒蛇一般。这也是桃子的独特之处,能够通过大腿内侧对猎物的挤压蹭动 为自己带来更多快感。
 
  「咯…咯…咯…」下面发出几声这种奇怪的声音,那是骨头遭受到猛烈压迫 才会出现的声音。此刻给胡萍萍带来的已经不只是痛苦的窒息,更多是颈骨如同 要硬生生断裂粉碎的剧痛。她的表情扭曲得吓人,脸色紫黑得可怕,脸上的毛孔 因血液被阻断而纷纷充血,身体不自觉地产生痉挛抽搐,显然是离死亡只剩半步 之遥了,这个过程其实只过了十五秒,可见蟒蛇女觉醒加上终极绞技会有多么可 怕。
 
  那么胡萍萍就这么被活活夹死了?答案是否定的。刚才的剧烈痉挛虽然差点 令桃子忍不住要达到高潮之巅,却又不想如此便宜了这个老女人,便适时松了腿 劲。她决定要来个十几二十次,一次接一次在高潮即将来临时感受那种迫不及待, 直到最后忍无可忍再全数爆发以获取令人目眩的绝妙体验。这个方式桃子还从未 尝试过,也许在欲望全开的驱使下那本来就十分有力的大腿能发挥出超乎想像的 爆发力,将那脆弱脖颈里的血管器官等一切一切都缠绞得粉碎。
 
  「咳咳咳…」胡萍萍咳嗽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对刚才的鬼门关前之旅还 心有余悸。就在刚才她眼前就像走马灯闪过了过往许许多多的片段,最后出现的 是宝贝儿子张扬,她真的不想死。为了家人,这个H市黑道的传奇女人选择了妥 协,选择了苟且偷生,「呼…呼…我…我告诉你莉莉去哪儿了。只要你放了我和 我家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当条狗,当个奴隶我都答应…求你了…」
 
  「话这么多啊,看来是休息够了。那就继续吧。」丰臀再度下压,美腿再度 并拢,此刻的桃子已经没了怜悯之心,对胡萍萍的求饶丝毫听不进耳朵,反倒更 唤起了她内心深处的嗜杀恶魔。
 
  另一头,张倩妮好奇地问道:「暖月,用大腿夹人的脖子真有那么爽吗?」 
  「体验一下你自然就知道了。」吴暖月说罢瞥了一眼张扬,脱去黑丝将玉足 翘起,「扬扬,来舔舔姐姐的脚。」
 
  「我,我要妈妈…」扬扬可怜兮兮地说道,纵然那玉足美不胜收,但妈妈的 生命更重要。
 
  「嗯?不听话了吗?那我就让那个姐姐把你妈妈夹死喔!」吴暖月「恶狠狠」 地威胁道。
 
  「不要,姐姐不要,扬扬舔姐姐的脚。」张扬说罢双膝一跪,手捧玉足,细 心吮舔,没了丝袜隔挡,足香更浓。
 
  「呵呵,扬扬舔得真好,是不是经常舔女孩子的脚啊?」吴暖月眯着凤眼, 微斜着脑袋逗弄脚下的小孩,一边用脚趾与舌头互动交缠,一边用另一只玉足钻 进裤裆揉踩小鸡鸡。
 
  「不…不是。我只舔过女王姐姐的脚…」张扬被玩弄了小鸡鸡,气息一下子 变得沉重,心想这个漂亮姐姐的脚比女王姐姐的还要厉害,把自己弄得浑身又爽 又没力气。
 
  「呵呵,扬扬的小家伙不乖喔!在顶姐姐的脚呢。」吴暖月娇笑道,玉足下 的小鸡鸡在爱抚之下很快便翘了起来。张扬沉重的喘息「呼哧呼哧」地扑打在雪 白足背上,他用小小的舌头伸进趾缝中,好似那里面的味道更香,直舔得不亦乐 乎。而玉足的主人也似是调皮地夹紧舌头,蹭动玉趾感受着滑不溜秋的稚嫩小舌 头。吴暖月的绝美玉足不知玩弄了多少男人,早已炉火纯青,此番更是用玉趾重 点对鸡鸡头进行夹蹭揉挤,力道不轻不重,刚柔并济,令张扬感到一点点刺激性 疼痛的同时更多是颤抖到无力的舒爽快感。
 
  「啊…姐姐…」
 
  「嗯,怎么了,不喜欢和姐姐的脚玩吗?」
 
  「不是,是要…要射了…」
 
  「这么快啊?」
 
  「嗯…嗯…」
 
  这也怪不得张扬,谁叫吴暖月足技高超堪称完美呢?也只有过去时常被她玩 弄的吴迪能多坚持一会儿。
 
  「啊…姐姐…」张扬感觉快感越来越强,即将到了喷发时刻,不禁舔得更忘 乎所以,嘴巴一张将五根纤纤玉趾全数含入用力舔吮,倒把那边的妈妈暂时抛到 了脑后。
 
  「射吧,扬扬,全部射出来吧~ 」吴暖月柔声催促,玉趾夹着鸡鸡头使劲一 挤再一松,一股股浓白液体随即喷出——「啊…」张扬的小身躯一颤一颤的,嘬 紧口中的玉趾,享受着喷射所带来的高潮。
 
  「小家伙能射出来这么多,姐姐都有些喜欢了呢。」吴暖月瞧了眼足背上的 液体,把玉足伸至张扬嘴边,微笑道,「来,帮姐姐清理一下。」
 
  张扬看了看自己的「产物」,又看了看吴暖月,像是谈条件似的说道:「姐 姐,我帮你舔掉,你能不能让女王姐姐不要夹妈妈了?」
 
  吴暖月摇摇头,说道:「不要跟姐姐谈条件,扬扬如果不听话,那你的妈妈 绝对会死。」她在最后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张扬一听就吓坏了,连忙用舌头帮吴暖月清理液体,眼睛又不争气地流下了 眼泪。从他被玩弄小鸡鸡到现在,时间大约过去了五分多钟,但是这短短几分钟 对胡萍萍来说可是万分煎熬的。
 
  在刚才张扬享受玉足爱抚的那段时间里,他的妈妈受尽折磨,几乎痛不欲生。 这五分多钟里,桃子果真进行了十几次的狂蟒式缠绞,每一次都在心中默数到二 十秒才会松开,并且是松开后立即夹紧,等于说胡萍萍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 可能刚刚吸进一点点空气就被腿肌猛力绞断。其实桃子这种几乎无间隔地使用臀 夹这一终极绞技有着相当大的危险性和致命性,稍微不注意就会把人活活绞死, 好在她有意拖延放水,后面的几次里数到十五秒之后就把大腿稍微放松,用臀肌 收缩产生的夹力继续挤压直至二十秒。这样一来胡萍萍才得以活命,但即便如此 她还是只剩下一口气在,也分不清何时被夹紧何时被松开,脖颈两侧始终都有一 种时时刻刻被大腿夹紧的错觉。
 
  而现在,积累的快感度已经足够,桃子满脸妖媚的红晕,嘴角处微吐出一点 粉红舌尖缓缓舔着下唇,她调转了娇躯把胡萍萍的头发揪着又送进大腿之中,眼 神中春意撩人又透着一股森寒,仿佛一条蟒蛇在欣赏即将入口的美味——已经等 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扬突然朝桃子冲去,双手用力去掰大腿,想要将胡萍萍从 中救出。然而一个小孩哪里敌得过已经觉醒的蟒蛇女,他甚至将丝袜抠破了也无 济于事。桃子就那么俯视着这对可怜母子,复仇的快感渐渐升华,一抹残忍杀意 从嘴角泛起,她缓缓夹紧了大腿,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那张慢慢扭曲了的脸。 
  「女王姐姐,不要!求你不要夹死我的妈妈!」张扬哭着喊着向桃子乞求, 但桃子已经被破蛹而出的快感浪潮侵蚀了最后一点理智,独自沉醉在自我空间里, 对外界事物已绝然不知。
 
  「啊…啊…啊…」销魂的叫声响彻整个地下室,桃子仰着下巴,小嘴微张, 发出阵阵的娇喘浪啼,两条丰满的蛇纹大腿越夹越紧,肥美的臀瓣时而收缩时而 放松,大腿内侧随之而快速蠕动,仿佛在蚕食腿间的猎物。
 
  「女王姐姐,不要!呜呜呜呜…」张扬大哭了起来,又想去掰桃子的大腿。 然而桃子夹得太紧,以至于根本没有一点缝隙能让他的手指伸进去。他的妈妈胡 萍萍,此时正翻白着双眼,大张着嘴巴,有些唾液顺着嘴角流下,被束缚的身躯 不住地痉挛抽搐,已是命悬一线。
 
  「啊!!!」桃子发出一声尖厉的娇叱,臀瓣放松后猛地究极收缩,娇躯一 绷将全身所有力量都汇聚于两条性感大腿之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超级夹力。腿 肌在那一瞬间恐怖的杀人利器,犹如狂怒后的巨蟒,疯狂而放纵,肆意凌虐胯下 的脖颈。然后——「啊!!!!!」又是一声尖叫,不过这一声代表着高潮如期 而至,桃子禁不住娇躯颤抖,都有些站不稳了。张扬的双手被突然变得粗壮而无 比坚硬的腿肌弹开,只见那两条大腿又向中间夹紧了一些,胡萍萍顿时剧烈抽搐 了起来,口中吐出大量白沫,双腿胡乱蹬着,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
 
  这蚀骨的高潮持续了近一分钟,期间桃子不知怎么生出一股力量,俯身将张 扬拦腰抱起紧紧按在双峰之间,张扬的口鼻被埋没其中不得呼吸,又挣脱不开, 渐渐地也被窒息了。最终的结果便是一个晕迷一个死亡。当高潮结束,桃子顿感 周身乏力,放开张扬后一个仰躺,就那么躺在已成了尸体的胡萍萍身上,高耸的 胸部大幅度起伏,脸上香汗淋漓而又挂着迷醉的惬意。
 
  镜头拉到胡萍萍脸上,可以看到她表情扭曲,面色紫黑,两眼充血,死状十 分可怕。这个曾经黑道上的传奇女人,如今却落得被活活夹死在美腿之下的凄惨 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