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风雨情缘】(第四部)(09)作者:林笑天

2017-04-04人气:

 字数:53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妖主天问
 
  自从蓝剑山庄在魔尊手下夷为平地之后,这裡只剩下漫山遍野的坟头。 
  虽是有人四时祭拜,也难复昔日熙熙攘攘的荣光。
 
  可当出云山再度展开吞雷剑阵的蓝色光芒,这裡比之往日要更加的热闹,甚 至拥挤。
 
  绝大多数神州修者都聚集到了出云山,在吞雷剑阵的庇护下对抗着气势汹汹 的魔界大军。
 
  出云山根本无法容纳下如此多人,不过对于修士而言这些不是问题。
 
  易落落昔年与林风雨相识的落花听风阁便是这样一件空间法宝,外面看着只 是一处小小院落,内裡的空间则大了十倍不止。
 
  当然并不是每家门派都拿得出如此「阔气」
 
  的法宝,不过让所有修者都有居所倒是没问题的。
 
  至于条件参差不齐,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也顾不得许多了。
 
  神州修者退入出云山之后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而魔界大军同样需要休整, 两边暂时偃旗息鼓。
 
  月华领着拜月玉兔族往来于各个修者驻地,对伤重者出手救治,更有无数丹 药流水价般分发下去。
 
  拜月玉兔族岐黄之术出神入化,只是人手有限。
 
  连番征战带伤的修者极多,更有不少有性命之忧。
 
  玉兔族所到之处皆是欢呼声一片,受到最热情真挚的欢迎,更有各家各派的 医修跟在后面,不时交流着经验与建议。
 
  而暂时没轮到治疗的修者则是翘首以盼,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催促。
 
  「南宫夫人,林夫人,鄙派得蒙蓝剑山庄大恩,还望夫人向南宫庄主转告一 声,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吩咐还请知会一声,绝无推辞。」
 
  「南宫夫人,林夫人,鄙派所需物资清单已都罗列在上面,还请二位多多看 顾一二。北极宫若熬不过这一关万事休提,若能侥倖残存,这些物资必当归还蓝 剑山庄。」
 
  南宫紫霞远在望天梯,柳若鱼作为出云山的主人也不得閒.
 
  她领着秦冰与曹慧芸奔走各家门派。
 
  如今神州修者同仇敌忾,大量的物资也都集中在出云山,更不是藏家底的时 候。
 
  只是战事一时半会儿还打不完,如何分配也是一门学问。
 
  如今天盟受庇护于蓝剑山庄,南宫世家囤积的物资也几乎倾囊而出,加上如 今蓝剑山庄与阴阳门几乎顶起了整个神州力量的半边天,调配大权自然归到了柳 若鱼手中。
 
  三人一一拜访各家宗门,记录下紧急需求的物资统筹过后再择优分派。 
  柳若鱼,秦冰与曹慧芸皆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应付这等场面轻鬆自如,藉 着这份恩义也结交下不少善缘。
 
  只是柳若鱼听着「南宫夫人」
 
  的称呼,脸上暗暗发烧。
 
  发生在望天梯裡林风雨与云蕊的事情,南宫紫霞也曾传讯告知,相比之下, 对于自己难道真的是得到过的反而不如未曾得到过的更加珍惜和执着吗?摇头排 出脑海裡杂乱纷繁的念头,柳若鱼领着秦,曹二女急匆匆赶往下一家门派。 
  这裡诸多事情过后,谷元真人还在盟主帐篷裡等着她们议事。
 
  神州修者获得喘息之机,不代表可以平心静气高枕无忧。
 
  更有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即使能够翻盘获胜将魔鬼二界赶出神州,又该有 多少修者牺牲呢?东北方碧云宗的战事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为了保密起见,南宫紫霞并未将获知玉面童老等人奔袭碧云宗的消息传播出 去,知道此事的不过寥寥数人。
 
  所以身在出云山的修者在重重围困中,都在寄希望于林风雨与云蕊,南宫紫 霞等人能够力挽狂澜。
 
  若能在碧云宗打退鬼军,碧云宗,天魔宗与妖族驰援出云山,神州合军一处 将声势大振,也不至于似如今拿魔界大军毫无办法只能被动地守御。
 
  ——听说莫真人与一位尸解天鬼打得难解难分,林真人更是与同阶鬼族的战 斗中以一敌三。
 
  若他们在此,有苏不言,黑白郎君与玉面童老又怎能如此耀武扬威,视神州 修者如无物?但是期望归期望,眼下困守出云山的神州修者最关注的地方还是藏 剑峰上那顶小小的帐篷。
 
  面对着强势的魔界大军,这些在神州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高人们,又该如何 应对呢?望天梯离出云山太远了,远得就像南宫剑河与云蕊昔日的感情,终其一 生都未能真真正正的走到一起。
 
  更何况两地中央横着层层艰难险阻,不扫平遑论会师一处。
 
  宁楠驻立在藏剑峰顶遥望着碧云宗方向,摇了摇头,驱除出脑海中短期内无 法实现的想法。
 
  曾以为终于会当凌绝顶,不想山外有山,眼前的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 
  帐篷裡的谷元真人深锁着眉头不曾有片刻舒展,这位曾让宁楠憎恶的崑崙掌 门,这位当年野心爆棚,一力主张成立六道天盟想要当神州修真界皇帝的崑崙掌 门,如今却让她心生怜悯之情。
 
  宁楠忽然想到,原来当年他欲成立天盟号令神州的同时,也是将神州的未来 扛在他的肩膀上,也将整个崑崙派押了下去。
 
  神州若胜,谷元真人将名垂青史万古不朽,神州若败,谷元真人则将以败军 之将,自私自利的名声永远被踩在历史的烂泥潭裡.
 
  若不是神州危如累卵,谷元真人目前的困境该是会让宁楠嘲笑一声作茧自缚 吧。
 
  这就是神州人,或者说人本就是如此。
 
  当国泰民安,各种慾望和野心就在平和又富饶得土壤中滋长。
 
  而当山河残破,又会本能地抱团在一起,所有的自私自利都将为了最终的胜 利让步。
 
  人的血性会让最宝贵的生命都变得无足轻重,何况些许私利?至少,绝大多 数神州人都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这样的神州,还是值得守护的吧!宁楠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笑容,甜甜的。 
  远远望见秦冰随着柳若鱼向藏剑峰赶来,来参与会议的最后两位也到达。 
  宁楠赶忙进入帐篷,坐在谷元真人右侧。
 
  这个位置自然是对妖主娘娘的尊重,同时也是宁楠以自己的勇气与实力赢得 的尊重。
 
  「魔界咄咄逼人,今日请列位来共同商量个对策。」
 
  谷元真人的语声沙哑无力,似乎身上的伤势不轻。
 
  也或许连番败阵让他的情绪受到很大的打击,连话都说了个没头没尾。 
  丧气的开场白让柳若鱼心中一沉,她有些奇怪地抬起媚目注视着神州第一人, 莫非此人已心灰意冷了么?宁楠环顾四周,神州元婴巅峰修者各个带伤,和从前 相比人数还不断减少。
 
  她暗暗歎了口气,对策,如今的对策可不就是……束手无策么……彷彿陷身 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想 要抓住些什么,却只碰到一片虚无。
 
  这种感觉简直比在天女白玉轮中重塑肉身的十年还要糟糕。
 
  不过扶语嫣不再焦躁难耐,她知道自己由于真元消耗过度,如今陷入昏迷。 
  只是意识彷彿在神游太虚。
 
  原来元婴巅峰是这样的感觉呀。
 
  遥想数十年前还在担心小风是神仙而自己只是个凡人,在他眼裡一眨眼而过 的时光对自己却像是催命的咒符。
 
  不想今日自己也登上了这个台阶,和他站在一起。
 
  回想起十年前大战有苏不言,二人相互豁出命去救援对方,扶语嫣便心中一 暖。
 
  不知道小风现下怎么样了,哎,甦醒过来后还没来得及和他联络一下,回头 得向柳姐姐要一块探灵罗盘才是。
 
  想到这裡,扶语嫣不知不觉中清醒过来。
 
  只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沉重,彷彿力气被抽空了一般。
 
  原本这样的身体状态还应继续静养,不过扶语嫣一躺十年,无论如何不愿再 这么躺着,略作调息之后勉力起身。
 
  飘着檀香的房间很是温馨,不过却显得空空落落的,柳若鱼,秦冰,宁楠, 曹慧芸都不在。
 
  扶语嫣略微错愕之后便明白战事紧张,她们定然忙得不可开交。
 
  嘻嘻,不知道小风在这裡的话,是会陪在我身边呢?还是也不得不去忙别的 事情。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从今往后,我们两人会在一起,直到永远。 
  打开房门,一名五毒巨蝎女妖「呀」
 
  的惊叫一声,急忙跪在地上道:「娘娘贵体欠安,还请多多休息才是。」 
  扶语嫣袍袖一摆想将她托起,只是浑身乏力行走已是勉强,真元调动更是丝 毫不听指挥,这一拂全无作用。
 
  不禁撇了撇嘴暗道好没面子:「我可不是什么娘娘。你叫什么名字?快起来 说话我不喜欢这样。」
 
  那女妖依言起身,不过依然垂着头道:「婢子名唤阿萝。宁仙子已将妖主之 位传与娘娘,婢子自当如此称呼。」
 
  扶语嫣微觉错愕道:「这么着急呀?咦,你老低着头干什么?很怕我?」 
  阿萝忙抬起头来道:「娘娘玉体尊贵,婢子怎敢在娘娘面前放肆?」
 
  她只有筑基修为年纪尚幼,从前也未与宁楠近距离接触过。
 
  被派来照顾扶语嫣一来足够乖巧细心,二来也是实在人手紧缺。
 
  扶语嫣道:「宁仙子从前怕也没什么威势,今后还是照旧例不必拘束罢。」 
  阿萝听她如此说,才敢怯生生地看上她一眼。
 
  只觉这位新任妖主娘娘虽然满面疲惫,不过英气勃勃之外似乎心情大好,艳 光四射的脸上给人未语先笑的感觉,甚是亲和。
 
  扶语嫣露齿一笑道:「宁仙子她们去哪了?」
 
  阿萝不敢不答道:「谷元真人在藏剑峰召集诸位高人商议要事,宁仙子她们 都去了。娘娘,几位夫人反覆交代要让娘娘静心休息,您还是回屋歇着去罢。」 
  扶语嫣摇头道:「躺着全身都要锈了似的。我也去看看。」
 
  阿萝不敢阻拦,只得请扶语嫣稍候,急急忙忙跑出院门安排车架。
 
  扶语嫣身体虚弱也不推辞,待一辆宝车来后才登上向藏剑峰飞去。
 
  车架是临时匆匆准备的,并未见什么陈设,四周也没有遮拦。
 
  扶语嫣也不介意,大喇喇的端坐其中。
 
  神州修者均亲眼所见这位新任妖主娘娘先是力敌啸天与玉芒,令天盟大军得 以进入出云山,又以一手妖王印救下神州七真人。
 
  不少人驻足遥遥屈身行礼,一路也无人敢阻拦。
 
  车架落在藏剑峰上,宁楠揭开帐篷门帘迎了出来怪道:「姐姐怎么到这裡来 了?你的身体要多多休息呀。」
 
  扶语嫣在宁楠搀扶中走下车架,伸手捏了捏她的娇俏鼻头道:「睡了十年还 要人家睡,想憋死姐姐呀?」
 
  宁楠顺着扶语嫣的动作皱了皱鼻翼,可爱之极。
 
  两人从前势同水火,如今却亲暱如姐妹。
 
  步入营帐,一众高人分立两旁,谷元真人当先行礼道:「承蒙娘娘救命大恩, 谷元感念于心。」
 
  面对这位曾经的大对头,扶语嫣脸上又露出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道:「真人客 气了。身为神州一员理当如此。」
 
  谷元真人心中複杂无端,昔年的一些恩怨不知慕容千罡这一回能否化解。 
  众人重新落座之后,谷元真人道:「方纔正在商议后续该如何应对魔军一事。 扶娘娘来得正好,本座听闻娘娘对魔宗瞭解甚多,不知能否指教一二。」 
  扶语嫣微低着头思量一番才道:「魔宗上下几乎可说万众一心,他们的目的 并非佔领神州,而是彻底覆亡神州人族。这一点一直让我难以理解,据我所知, 魔宗十大护法皆非泛泛,不可能全无自己的小算盘。可我之前几次和他们接触, 只要是对神州不利的事情,他们向来有力往一处使,没有一人推脱半句。似乎即 使献上性命只要有所回报,也在所不惜。」
 
  谷元取出一面玉简递上道:「魔宗潜伏神州许久,对神州瞭如指掌。相反咱 们神州所掌握的情报甚少,请娘娘看一看能否做些补充?」
 
  扶语嫣将神识沉入玉简阅览了一遍,裡头关于魔宗护法的资料残缺不全且不 少与她所知并不相符,将玉简收起道:「这事还需静下心来细细补充,容我些时 间。」谷元谢过之后道:「各位还请继续想想看该如何应对围困出云山的魔军, 只守不攻犹如坐吃山空实非良策。」
 
  扶语嫣摆了摆手打断道:「真人见谅,容我打断一下。」
 
  她环视一眼在座诸人,对着秦冰道:「冰姐姐,妹妹一直有件事情怎么都想 不通。究竟千年之前西华魔宗为各家门派联手剿灭之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如今 的魔宗如此团结一心。这些魔宗的传人又是哪裡冒出来的?我看他们并非全都是 魔修,所修的功法也是五花八门,说他们是西华魔宗,倒不如说是一群人借了个 西华魔宗的名头聚在一起闹事?还请冰姐姐为我解惑。」
 
  这一疑问也在秦冰心中困扰许久,见扶语嫣问起知道她自有计较,索性顺着 话说下去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不过玉面童老出身青峰门,啸天出身 天龙寺,帝刀霸剑出身夜雪观,玉芒出身阴冥宗,天鹰圣者出身天禽门已是确定 了的,至于其他几个魔头也是八九不离十。除了被小风斩杀的忘年樵老之外,无 一人是西华魔宗传承,就连魔尊使的魔天煞神旗也像是半路出家,并非本命功法。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一问一答,将其中疑惑说了个遍。
 
  谷元真人脸色尴尬默不作声。
 
  扶语嫣等了一会无人答话,口中似乎自言自语呢喃道:「这么些疑问解不清 如何应对魔界大军?既然无人知道,难道要苍天给咱们一个答桉么?」
 
  扶语嫣声音清脆悦耳是林家诸女之冠,这一下低声细语婉转如乐曲,环绕营 帐中不绝,让本就沉默不语的诸人更加不安。
 
  又沉默了好一阵,谷元真人才开口道:「这是昔年神州的一桩大事,也是… 
  …丑事。大多数门派都曾参与其中,如今惹来魔界大军也是报应。千年之前 西华魔宗借阴阳门衰落之机欲一统神州,终于引发各家宗门联手剿灭。这一节原 本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剿灭魔宗之后,巨大的利益便成了争端的来源。当时由我 崑崙派主持瓜分了魔宗财产,可是却忽略了许多细节,终于导致无法挽回的乱局。 扶语嫣直视谷元道:「还请真人说得详细些。」
 
  谷元真人歎了口气道:「西华魔宗也并非孤军作战,大战爆发曾控制拉拢了 不少宗门。此后魔宗溃败利益分配难免不均。于是便有人将算计打到了这些与西 华魔宗结盟的宗门身上,彼时战后各家顶级宗门也是元气大伤,又忙着整顿新得 的地盘与财富,对这一行为听之任之。局面就此一发不可收拾,整个神州乱作一 团,青峰门,天龙寺等等均在其中。各家宗门与魔宗一战损失惨重,急于弥补之 下手段残暴不堪,到后来几家顶级宗门见事态无法控制,也参与到这场乱局之中。 哎……其实魔尊的身份本座也猜得到。」这话倒是谷元真人第一次当众说出,众 人都静静听他说道:「千年之前那场动乱,最引人关注的便是玲珑宗,除了玲珑 宗遭遇过于凄惨之外,宗中还有一位极负盛名的传人——日暮公子步夜风。」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