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

【乐在他乡系列】(03-04)作者:dily52125

2017-04-04人气:

 字数:31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送男上司回家也有福利
 
  回想起和中介姑娘的好几次,就是想不起来名字,要疯了,不知道她现在结 婚生子没有,再见面会怎么样。
 
  和这个姑娘次数不多,但很不一样的回味,包括车震,包括我们中第一次, 我在A市最初寂寞的晚上都会有她在。
 
  对女人,我一直很谨慎,我坚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高于一切。我从不 招妓,从不微信约炮,从不去夜店酒吧钓鱼搭讪,从不去休闲洗浴中心招特殊服 务,即使陪着客户去休闲洗浴不得不招特殊服务时,也只是让她们用嘴服务,绝 对不会插入,即使有安全套也不会插。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太过小心,很多人会说 一直乱搞也没事,我只想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再次就是影响,我喜欢良家轻熟女,但从不轻易吃窝边草,不会在身边同事 身上下手,一旦事发,名声尽毁。这一宗旨,让我在A市错失良机。
 
  那一天,跟着上司廖哥接待甲方代表,男人嘛,要招待爽自然要小弟弟爽, 于是酒饱饭足去了某休闲会所。又小喝了几杯,甲方代表去爽了,廖哥也去爽了, 我就一个人等。我可以提前回去,但还要送开不了车的廖哥回家,还要替他打掩 护,只好履行官低半级下属的苦逼宿命。
 
  几位爷一直爽到12点多,先送了甲方代表回酒店,再送廖哥回家。
 
  敲开廖哥家门的时候,嫂子已经睡了,这样的生活估计她已经习惯,显然这 一次她没想到门外还有我,开门的时候上身睡衣的扣子没有完全系好,我第一眼 就看到了里面的真空风景。嫂子和我们一个公司,是公司财务经理,是公司出了 名的美人,很多人都梦想着一亲芳泽,凭着资深色狼的观察力,我保证传说中的 真实性,人家是有料的。我没有多看,帮忙把酒劲上来的廖哥扶去卧室。
 
  嫂子很感谢我,我出来时已经泡好了茶,我想跑也跑不了了。
 
  平时都关系不错,嫂子开门见山问我们去了哪里。我知道他们家的事情,不 然廖哥也不回经常拉我打掩护。我自然不乱说话,简单把情况介绍了一下,当然 没说廖哥也陪着甲方代表去爽了。嫂子旁击侧敲,我一口咬定,我和廖哥绝对没 有加入最后的欢乐。来回几遍,嫂子没问出破绽,只好作罢。
 
  我擦擦冷汗正要告辞的时候,嫂子想到了什么起身去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再 出来时面色铁青,劈头盖脸对我一通训斥,我猜想她可能找到证据,但怎么琢磨 我的话也没问题,后来才知道,廖哥爽完以后没有收拾好,作案工具上面的残迹 还在,我勒个去,我一个大男人扶他上来,检查衣服是否整齐,拉链是否拉上就 算尽职了,哪想到廖哥这次这么粗心。
 
  嫂子真的生气了,不光是对廖哥,还有我的隐瞒。一向温婉的她呈现出从没 有过的暴走,指着我训,觉得不解气抓起茶几上的什么东西砸紧卧室,然后趴在 沙发上就哭。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外人对别人家事不能过度置喙,想走,似乎又不合 适,只好抽着桌上的纸巾一张张递给她。
 
  眼看着一盒纸巾将要见底,嫂子终于止住了哭泣,重新坐好,一把拿过我手 里的纸巾,直勾勾看着我。
 
  「让你看我的笑话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不怪你。你的为人我知道,你是真 没去,但我知道你也不是好东西,你们跑业务的都不是好东西,你真想帮嫂子你 就说说你是怎么忍住的。」
 
  我是怎么忍住的?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刚出道、刚上道,就把我的故事以 及我来A市的原因说了。
 
  嫂子听完久久不语,半晌幽幽说道「他不是你。」说着她转过身对着我「你 想不想女人?想不想要我?」然后她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一对饱满的乳房带着轻 熟女香气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呆了,她真是受了刺激,我也受了刺激,伸出手握住她的乳房「你想要 发泄?」她点点头,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我明白了。
 
  我合上她的衣襟,帮她系好扣子「肉体的宣泄只会让你沉沦,我不能带你走 上不归路,那是鸦片。」
 
  我讲故事,是告诉她故事背后的痛悔,肉欲带来的只是片刻的宁静,然后就 是连串的噩梦。
 
  没有多说上门,我就走了。
 
  路上,收到嫂子的短信「我会替你保密。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摸了我的身体。」 
  「别试图诱惑我。红颜知己」发送完毕,我就删除了。
 
  我找打了一个红颜知己,同时关上了通向一个魅力淑女身体的大门。
 
            (四)山顶日出轻熟女
 
  一头真正的色狼,要会装,装纯洁,装无害,不要见谁都张口胡柴、只会忽 悠、衣冠不正、见面就盯着人屁股和乳房看。
 
  飞姐是我眼中标准轻熟女,28岁,婀娜多汁的年纪,小一点青涩,大一点 熟女。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着我们黑色的职业装,踩着高跟鞋有165左右, 鹅蛋脸型,几抹刘海随意搭在额头,染成浅黄色的卷发披在肩头,平淡的面容增 添几分妩媚,有酒窝装点的笑容很有女人味,只看了几眼我就断定这是一朵被男 人滋润开的娇花。
 
  新来分公司,我没有立刻出击,太多工作要做,只是随时留意她。一开始顶 头上司廖哥的老婆慧姐很热心,打算把她介绍给我,因此我知道了她一些事情。 飞姐不是当地人,毕业之后留下的,谈了4年的大学男友半年前分手了,能力很 强,人也不错。平时工作上常有合作的机会,我们还很谈得来。可惜,我是单身 主义者,没有恋爱想法。
 
  那年公司业绩不错,9月初,公司在城南不远的一座山庄来了个两日休闲游。 慧姐有意撮合我们俩,第二天的登山看日出就安排我照顾飞姐。凌晨四点多的时 候我们开始往上走,我打着手电和飞姐缀在大部队后面,边走边聊天,当时公司 都知道慧姐撮合我们的意思,没人管我们,慢慢的我们就落在了后面。山不高也 不陡,一条山路可以直通山顶,等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们已经落后一大截,只能 远远看到前面的灯光了,飞姐说她累了,我们就坐下休息。
 
  机会来了,先是飞姐问我为什么拒绝她,我只说还没有结婚的打算,然后飞 姐开始跟我说她的故事,说着说着开始流泪,我就赶紧各种安慰,安慰着我们就 抱在了一起,她把头放在我肩上眼泪飘,我抱着她香嫩的身体各种偷偷闻。抱着 时间长了,两人体温上升,各种情绪想法都有了。不知道谁先亲的对方的脖子, 我们很快纠缠到了一起,开始狂吻。知道山顶上远远有人喊,我们才起身继续走。 
  接下来的路就艰难了,天色朦朦亮,我们抱在一起,一边往上走,一边侧着 头继续寻找对方的嘴唇。走了十几米激情终于控制不住,我掏出手机告诉山顶同 事飞姐体力不支晚点再上去,然后拖着不知羞红了脸还是激情荡漾满面红光的飞 姐进了路边山林。
 
  我们都穿着运动休闲装,没有腰带的束缚,很快我就把飞姐的裤子褪下来, 我没有急着插入,而是把小弟弟插到她温热的腿缝间来回摩擦,一边吻着已经意 乱情迷的飞姐,一边把手伸进她上衣揉捏着。很快飞姐在我三种攻势下放下矜持, 主动用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接纳进她身体。没有生育过的女人多汁且紧凑,层层肉 壁慢慢吞噬着我的整根阴茎,舒爽愉悦的呻吟从飞姐口中发出,得到鼓励的我, 立刻抽插起来。
 
  天开始发亮,我们注意躲开山顶的角度,场地环境限制,我们可以选择的姿 势不多,正因为这样,我们不停在变化着姿势。飞姐扶着树翘着屁股让我干,累 了就转过来靠着树被我抽插,腿软了我就岔开腿坐在石头上让飞姐半蹲着活动, 她累了就重新站起来继续背入。我们的衣服都没有脱下来,她的裤子就在膝盖上, 腿打不开,就紧夹着我,咬着自己的脖领承受我的冲击,喉间不断发出压抑的呻 吟为我加油。
 
  姿势变换间,山上传来欢呼,太阳出来了。我顶着飞姐转向东方,让她抬起 头看着蛋黄般的朝阳,「看,飞姐,日出了。」说话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日 出了。」飞姐回应着我。我顶着她的臀部冲刺,双手把她的手拉到后面,不停对 她说着「日出了,日出了。」
 
  飞姐抬着头,随我的冲击晃动着身躯,嘴里呻吟着,断断续续重复我的话。 
  她娇媚的侧脸让我抑制不住一泻千里,我并没有射进她体内,而是拔出来喷 到了地上。
 
  完事后我们整理好各自的衣服,走了出去,我们没有上山,而是在山顶可以 看到我们的地方坐下来回味着激情后的余韵。我们靠的很近,她就在我伸手可以 碰触到的地方任我爱抚着她温度慢慢降下来的娇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