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为奴为夫为魔王】(17)【作者:青楼小七】

2017-04-04人气:

字数:101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七章

  回家路上阿易就一直在想,等主人恢复灵魂本源出关以后,就让她指导自己赶紧提升实力到乌金级,然后就去各国王城找圣木灵果,早日帮主人重塑肉体,然后再把蕾娅和艾莉都娶回来,到时候不仅在床上乐趣无穷,每天还能和那天真无邪的莎夏妹妹一起玩儿,那该有多幸福啊?

  回家以后,却见妮露在自己房间里,正趴在桌上睡得迷迷糊糊,看得阿易心疼不已,虽然还有些想要发泄,却不忍心吵醒她,便轻轻地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出门找了两个巡夜的女仆,让她们烧了两盆热水,在另一间房里替自己擦拭身体,然后就把她们按住开肏,无奈家里的女仆既没有艾莉那样的熟妇韵味,也没有蕾娅那样的绝色美貌,只能让阿易单纯地发泄欲火,并没有多么喜欢,草草射了两次之后,那两个小丫头已经被干得筋酥骨软,无力动弹,阿易就擦了擦鸡巴,披起衣服,回到自己房里,欣赏了半天妮露的睡颜,这才轻轻地搂着她,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阿易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就看见妮露正媚笑着望着自己,她的衣服早已脱得干干净净,虽然阿易神智还不清醒,却还是本能地笑着将她搂过来,张嘴就亲,妮露也很配合,亲着亲着,阿易突然察觉到下体一阵舒爽,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就发现妮露正用她那一双小手在自己的鸡巴上揉搓个不停,那花苞一般的柔滑触感让他处在晨勃中的大鸡巴兴奋得一跳一跳地。

  「主人…对不起,妮露…妮露昨天等主人等得睡着了…没能伺候主人就寝……」妮露一边揉搓着肉棒,一边满面歉意地道。

  见了妮露这副乖巧可人的模样,阿易简直喜欢到了心坎儿里,连忙抚摸着她的小脸道:「不用道歉的,妮露,现在伺候我也一样嘛……」说着就翻过身子,把妮露压在身下,一口吻了上去,又开始了今天的「晨练」。

  射了两次之后,阿易就抱着被灌满精液的妮露坐在床上休息,其间反复叮嘱她,说是自己有时会不确定是否在外面过夜,也就无法时刻通知到家,让她以后不要等得太晚,自己看着心疼得很。妮露被主人这样关怀,不禁感动万分,连声答应的同时,像只小啄木鸟似的,在阿易脸上亲来亲去,两人玩闹了一会儿,就一块儿起床梳洗,吃了早饭后,阿易想起要去帮艾莉挑新家,便早早地骑上独角兽出门去了。

  到了艾莉家里,却发现只有她独自一人,莎夏已经到她老师那儿上课去了,阿易便放肆起来,抱紧了艾莉那丰满迷人的娇躯,又亲又摸,艾莉也被他挑逗得情欲高涨,两人眼看就要白日宣淫,脱下衣服大干一场,总算阿易没忘了正事,和艾莉亲昵了片刻之后,就拉着她上了独角兽,一起去城里的好地段挑宅子。
  两人真就像一对准备构筑爱巢的新婚夫妇一样,手牵着手在河罗郡城各处寻觅着合适的宅院,照阿易的想法,就得给她们母女俩买最大最好的房子,艾莉听了他的话却是哭笑不得,调笑他说又不是城主家,干嘛住得那么大那么好,又给阿易讲解了一番好宅院的几个特点,什么采光、取水、风口、人烟稀稠等等等等,说的阿易云里雾里地,只好挠了挠头,笑着说一切都让她做主决定。艾莉就领着他在城里逛了一大圈,最终选定了城北的一座宅院,这座宅子比阿易家稍小,却是和蕾娅家里差不多,阿易二话不说,马上就找那宅院的主人买来了房契地契,又听从艾莉的吩咐,请来了几十个泥瓦工匠和林园师傅,照着艾莉的意思,开始修整府邸和院里的花草。

  忙活了大半天,这也才刚开了个头,阿易花钱从商会里请了个专职监工过来,就带着艾莉回去休息了。

  一回到家里,阿易就把艾莉扑倒在床,一边隔着衣服揉捏她的丰乳,一边在她那白嫩的娇颜上吮吸舔吻,弄得艾莉浑身发热,风情万种地拍打着他的肩膀嗔怪道:「小色狼,这才什么时候啊?大白天的你就不老实,真好色……」自从昨天和阿易定情之后,她和阿易之间再没有什么拘谨礼数,两人真就像一对小夫妻似的,既随性自由又亲密无间。

  阿易舔着舔着就在艾莉的面上嘬上一口,痒得她娇笑出声,也凑上来在阿易脸上一口接一口地嘬着,两人正玩得兴起,阿易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将她一把抱起,坐在床边问道:「艾莉,我…我不想平时就这样叫你的名字,要不…要不我也叫你姐姐,好不好?这样多亲热啊。」

  艾莉噗地笑出声来,轻轻弹了弹阿易的额头,戏谑道:「小傻瓜,你叫莎夏作妹妹,我是她母亲你却叫我作姐姐,这辈分不就乱了么?你呀,真是傻得可爱……」说着,又满面喜爱地在阿易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阿易有些为难地挠了挠脑袋,似乎灵光一现,随即脸色红了半边,犹犹豫豫地道:「那…那我还是莎夏的哥哥呢,不如…不如我也…叫艾莉作妈妈吧……」
  艾莉一听,心里像被一把重锤猛地捶开了某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每个女人都曾幻想过拥有一个高大英俊的儿子,她也不例外,生下莎夏之前就曾时常满心惬意地想着,以后养育一个属于自己的宝贝儿子,然而此情此景,还是让她觉得如梦如幻,眼前这个和自己有过肉体缠绵的俊朗少年竟然真的要叫自己作妈妈,她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心里抑制不住地涌出一阵阵的兴奋和异样的愉悦感,好半天她才稍微平复,红着俏脸吞吞吐吐道:「你…胡闹!昨天…昨天还说…还说要娶我,今天竟然要叫我妈妈…你…你真是乱来……」

  阿易忽然像个寻求庇护的小孩子一样躺在了艾莉的胸口,面带苦楚地道:「艾莉,你不知道,我…我从小就没有母亲,这几天…我好羡慕莎夏,你那么珍视她、关心她,我也好想…好想有个这样的母亲…在我身边……」说着说着,阿易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低声抽泣。

  艾莉听了这番诉说,一下子就心软了,双眼也满盈泪水,抱着阿易轻轻安抚,她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从小丧母,稍微细想也能猜到,阿易的父亲就算续弦,后来的女人为了给自己的子女争家产权势肯定也不会对阿易如何如何好,一想及此,艾莉心中除了爱意之外还充满了对他的怜惜,母性的本能也让她无法抑制地想要尽力抚平阿易的伤痛,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柔声道:「快别哭了,阿易,那…那这样吧,我…我认你作义子,以后…以后你就和莎夏一样,是我的孩子,我会像爱护莎夏一样…爱护你……」

  阿易愣了愣,随即抬起头来惊喜地望着艾莉,激动道:「义子?那…我可以…可以叫你妈妈么?」

  艾莉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阿易就欢天喜地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像个投入母亲怀抱的小男孩儿一样,他此时只觉得美梦成真,从小他就幻想着自己母亲的模样,觉得那会是一位既温柔体贴又美貌动人的年长女性,现在的艾莉完全符合他对于母亲的幻想,自己从此拥有了真正的家人,这让他高兴坏了,一边磨蹭着一边满面幸福地喊着妈妈,弄得艾莉心花怒放,脸上也布满了暖暖的微笑,轻轻地在他脸上抚摸着,两人真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母子,亲密而温馨。

  「对了,阿易,以后在别人面前,你可不能叫我妈妈,只许在家里这么叫。」艾莉忽然叮嘱道。

  阿易笑嘻嘻地连连点头,艾莉却有些忧虑地道:「我…我成了你义母,你以后…还会娶我么?」

  「当然会娶!我以后…要和妈妈…还有妹妹永远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阿易一听就急了,连忙抱紧了艾莉真切道。

  艾莉这才完全放心,面露欣慰之色,照她的想法,反正现在也不能嫁给阿易,他又这么可怜,自己和他做一段时间的母子也不妨,既能抚慰他那残缺凄苦的心灵,也能让他更加依恋自己,同时…她也真的很想有这么一个俊俏玲珑的儿子,一想到能和自己儿子交媾亲热,她就打从心眼儿里兴奋莫名。

  正当艾莉陷入一阵旖旎的遐想时,阿易却懵懵然睡着了,他已经将艾莉视作母亲,艾莉的怀抱让他觉得格外地温暖安心,躺了一会儿就不自觉地沉入梦乡,睡得很是酣甜。这让艾莉更加心疼,不禁暗想,这孩子一定从没在母亲的怀里睡过一回,此时把自己当做母亲,才会这么快安然入眠,她内心的母爱泛滥而出,轻轻抚摸着阿易的背脊,陪着阿易静静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两人才一起悠悠醒来,看着对方的面容,脸上都带着温暖的笑意,阿易这一觉睡得无比安心,有母亲可以依赖的感觉让他觉得美好极了,他将身子缩了起来,把头埋在艾莉胸前,仿佛要让整个身躯都扑在母亲怀里一样,看着阿易对自己撒娇,艾莉不禁一阵舒心,抱着他的脑袋抚摸个不停。

  两人正亲昵着,阿易却一不小心把一张脸埋进了艾莉的两只巨乳之间,只觉自己被两个大面团给包裹住,浓浓的奶香扑面而来,那感觉过瘾极了!他大动心思,一边扯开艾莉的上衣,一边兴奋道:「妈妈,让我喝点你的奶水吧。」
  艾莉任由他脱下自己的上衣和胸罩,羞红了脸笑骂道:「小色狼,我可是你义母,你敢非礼自己妈妈?真是色胆包天……」

  阿易双手把胸罩一扯,两个浑圆丰满的奶子就弹了出来,他毫不犹豫地一手抓住一个,然后将那两颗粉色的樱桃都含进嘴里,一边吸吮一边嬉笑道:「唔…嘶…唔…才不是非礼呢!妈妈…给儿子喂奶,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艾莉被这番孩子气的话给逗乐了,轻轻拍打着阿易的脑袋,娇笑道:「你…你都多大了,还要喝奶,真…真不害臊……」嘴上这么说,艾莉却也没有抵触,阿易的揉捏吸吮让她遍体酥麻,两粒乳头早已舒服得挺立起来,她也已经把阿易真正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一想到自己的乳房正在被儿子侵犯,而且待会儿还要被儿子的口舌给榨出乳汁来,整个人都兴奋得浑身打颤。

  阿易越吸越是舍不得松口,那柔软光滑的美肉口感绝佳,比什么美味佳肴都好吃,此时他心底深处那渴望母亲哺乳的本能也无法抑制地爆发出来,满面陶醉地吸住那两颗乳头和大片雪白的乳肉,一边吮吸一边轻轻地咀嚼舔舐,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只想全身心地好好品尝母亲的乳房。

  在阿易忘情的口舌服务下,艾莉的两只巨乳很快就开始往外喷射淡白色的乳汁,阿易顿时变得亢奋不已,含住两颗乳头猛吸,这强烈的刺激让艾莉也舒服得欢叫出声:「啊…啊…喷了…奶水…奶水喷出来了…坏儿子…别…别那么用力…轻点儿…轻点儿吸…呵呵…别急嘛,又…又没人和你抢…真是的…哦…别咬…又…又要喷了……」

  阿易大口大口地吮吸着,一滴乳汁都不愿意浪费,他吸了一会儿,直到乳汁停止射出之后,才一边舔舐着剩余的奶汁,一边喘着粗气,满面欣喜地望着艾莉道:「妈妈…你的奶水…真甜…真好喝…唔…我还想要……」说着,又含住了那两个沾满奶汁的乳头,又吸又舔,想要再度榨出奶水来。

  艾莉此时也已经浑身绯红,两片丰唇一张一合地喘息着,眼神里尽是迷乱的春情,媚笑着道:「真贪吃,妈妈的奶水…那么好喝么?」

  阿易咬住两只肥乳的前端,嬉笑着连连点头。

  「那…那你就多喝点儿,莎夏现在不喝奶了,妈妈的奶水…全都是你的…想怎么喝…都可以哟……」艾莉一边媚笑着,一边宠溺地摸了摸阿易的脑袋,阿易更加喜不自胜,手口并用,一边享受那对丰乳的美妙,一边全力榨取着奶水。
  谁知吸了一会儿,阿易就觉得下体快受不了了,鸡巴硬得发疼,又被裤子紧紧箍住,相当难过,他便支起身体,一边解裤子一边亢奋地道:「妈妈…我…我的鸡巴好涨啊,我好想…好想插进你的小屄里…快让我…让我插一下吧……」
  艾莉一听,俏脸更加通红,啐了阿易一口,娇羞无限地笑骂道:「小色鬼,谁教你说这些下流话的?我们现在是母子,这么做可是乱伦哦,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虽然嘴上这么调笑着,但艾莉还是开始缓缓脱解自己的裙子,阿易对她乳房的肆虐早就让她春心难耐了,连蜜穴都已经又热又痒,简直迫不及待。

  阿易听不大懂,却没有停下动作,刷地一下脱下裤子,放出那根青筋暴怒的坚挺肉棒,亢奋道:「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我不明白,我现在只想…只想和妈妈亲热……」说着,轻松地扯下了艾莉的裙子和内裤,那片乌黑发亮的芳草就露了出来,微微隆起的阴阜下,两片淡褐色的花瓣正闪烁着诱人的水光,隐约可以看见里面那粉嫩的蜜肉,那一层层嫩肉像张小嘴似的,一张一合地,仿佛在向阿易招手,催促他赶快进去,简直诱人极了!

  阿易看得欲火大盛,正准备提枪插入,艾莉却呵呵笑着拦住了他,转而起身从旁边的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小水晶瓶,只见她从瓶子里缓缓倒出了一些液体在手上,当着阿易的面,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蜜穴中涂抹起来,她紧咬着下唇,那副似受不了却又很享受的陶醉表情和细微的呻吟声让阿易更加兴奋,鸡巴简直硬的不能再硬了,恨不能马上把她按住狠狠抽插她的小蜜穴。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涂抹完毕,收起瓶子之后,就主动凑上来抱住了阿易,阿易忍不住笑问道:「妈妈,那是什么啊?你干嘛…干嘛把它抹在自己的小穴里面啊?」

  艾莉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脑袋,轻轻拍了拍阿易的面庞,羞涩道:「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小色狼,这叫豆蔻露,至于用处嘛…你试过就知道了……」艾莉突然神秘一笑,那笑容既勾人又魅惑,阿易再也忍受不住,也不管什么豆蔻露不露的了,扶着鸡巴往艾莉的小穴口一塞,就将整根粗壮的肉茎插进了艾莉的小肉洞里。

  刚一插进,阿易就惊喜地发现,艾莉的小穴竟然变得紧致无比,简直像是刚破处的少女嫩穴一样,里面层层紧缩的肉壁把他的鸡巴咻咻地紧紧吸住,爽得他发出愉悦的呻吟,连忙笑道:「妈妈…这…你的小屄…变得好紧…好舒服…那个什么豆蔻露…好厉害,是妈妈自己做的药么?」

  艾莉再次品尝到这壮硕坚硬的肉棒,早就欢喜得浪叫出声,一边紧闭双眸细细体会小穴中的充实美妙,一边尴尬地点了点头,羞涩道:「恩,我…之前欠债的时候…为了赚钱…各种药都做了一些…你…你别磨蹭了…快…快动一动吧……」自己的私处被阿易塞得满满当当,她已经痒得开始自己挪动屁股,和阿易的大鸡巴摩擦起来,其实她还制作了不少壮阳催情的男用药,只是现在阿易的鸡巴尺寸已经让她有些又爱又怕,肏干起来更是能把她干得四肢无力,根本不需要什么壮阳药,她也就没敢告诉阿易。

  阿易见母亲催促自己,又见她自己在那儿费劲地上下挪动屁股,只觉快被全身都被欲火给点燃了,便不再忍耐,一下把艾莉按倒在床,腰间骤然发力,一开始就是大开大合的抽插,没有丝毫停滞,鸡巴像捣浆一样凶猛地进出蜜穴,每一下都是一插到底,然后抽出大半根鸡巴,再腰腿同时下落,狠狠地把龟头顶在艾莉的花心上,此时没有莎夏在旁,艾莉被儿子这样狂乱地肏弄,开始放肆地大声浪叫。

  「哦…哦…恩…阿易…好儿子…你的鸡巴…怎么这么…这么大…唔…太硬了…真棒…再…再用力点儿…用力插妈妈…哦…哦…那里…哎唷…再…再顶一下那里…好儿子…唔……」

  阿易一边肏弄着母亲那销魂至极的蜜穴,一边揉捏着她的双乳,同时在她的粉颈和面庞上吮吻个不停,腰间也被她那两条滑腻的大白腿给牢牢箍住,此时浑身上下都享受着艾莉那成熟香艳的胴体,阿易觉得自己简直快活得要飞上天了,忍不住一脸陶醉地道:「妈妈…你真是…真是太美了…你的小屄…好热…好紧…把我的鸡巴吸得好舒服…妈妈…我肏得你舒服么?」

  艾莉正被阿易的大鸡巴干得欲仙欲死,又被他用这么淫靡的情话挑逗,简直兴奋得快要发疯了,娇羞无限地嗔怪道:「你…你…讨厌…你坏死了…问这么羞人的话…我…我…哦…慢点儿…我…我受不了了……」

  「妈妈…妈妈告诉我吧…我…我想和妈妈一起舒服呢…妈妈说嘛…我的鸡巴…肏得你舒不舒服啊?」阿易不依不饶地痴缠道,同时下体挺动得更加飞速,仿佛要把艾莉的小穴捅穿一样,狠狠地撞个不停。

  「啊啊啊…哦…你…你慢点儿啊…坏儿子…你…你太坏了…我说…我说…妈妈被你…被你肏得很舒服…舒服极了……」艾莉放浪淫媚地呼喊道,那狂风骤雨般的猛烈抽插让她瞬间丢盔卸甲,把什么廉耻羞愧全都抛到脑后去了,此时的她,再也不是平日里那个端庄守礼的贤妻良母,仅仅只是一个沉迷于和爱郎交欢的发情女人。

  「太好了…妈妈…以后…我要天天和你亲热…每天都和你一起舒服…好不好?妈妈……」艾莉的话语像强效媚药一样,让阿易彻底被欲望支配,像头发情的公牛一样,拼命地上下晃动腰臀,肏弄地更加激烈。

  此时艾莉已经彻底迷乱了,下体那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快感已经冲垮了她的理智,现在她满脑子都只有这个让自己爱到骨子里的俊俏儿子,以及他那粗壮神勇的鸡巴,她像个荡妇一样语无伦次地淫叫出声:「哦…哦…哦…好…好…好儿子…妈妈的小穴…可以…可以让你肏…让你天天肏…好儿子…大鸡巴…大鸡巴儿子…美…美死我了…妈妈要你…每天…每天都肏妈妈…肏妈妈的小屄…哦…恩…恩……」

  阿易和艾莉都已经陷入情欲和肉欲的深渊,难以自拔,两具汗涔涔的肉体激烈地缠绵碰撞,狭小的房间里充斥着两人交媾时的淫声浪语,以及肉体相撞时的啪啪声,简直春意盎然……肏了大概一刻钟,艾莉就浑身抽搐着达到了高潮,阿易一边享受着她小穴中那颤抖蠕动的极致美妙,一边紧紧地搂抱住她又亲又摸,没多久,艾莉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剧烈地喘息着瘫软在床上,阿易欣赏了一会儿她那享受着高潮余韵的绝美容颜,然后就吻上了她的两片丰唇,艾莉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性交,此时都有些神志不清,只能任由阿易品尝她的唇舌。

  片刻之后,艾莉恢复了不少,阿易忍不住抱着她深情道:「妈妈…我…我太喜欢你了…我好想…好想永远这样…和你在一起……」

  艾莉不禁感动得红了双眼,此时她真心觉得,遇见这个少年真是她此生最大的幸运,她也伸手抱紧了阿易,温柔道:「我…我也…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妈妈永远…永远都会陪着你……」说着,就在阿易面上不住地亲吻,宣泄着自己的爱意。

  忽然,她猛地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根肉棒似乎还很硬挺,而且还一跳一跳地,顿时心头一喜,娇羞道:「你…你…你怎么还没射啊…还这么硬…我可真是怕了你了……」

  阿易听了,笑嘻嘻地在艾莉脸上亲了两口,撒娇道:「妈妈…我的鸡巴好难受啊,让我用你的小屄…射出来吧……」

  艾莉红着脸啐了他一口,笑骂道:「色儿子…妈妈刚刚…刚刚才被你弄得高潮了…这么快又要来…真讨厌……」说着,她就媚笑着起身,挣开了阿易的怀抱,在阿易惊喜的目光下,背对着阿易像条母狗似的趴在了床边,那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正对着阿易,只见她回过头来羞涩道,「来…来吧…只…只此一次,算是…算是给你的小奖励,以后你可得…可得让妈妈多休息会儿……」

  阿易简直快高兴疯了,噌地起身,从后面将鸡巴噗地插进了艾莉那泥泞湿滑的小穴里,毫不犹豫地开始前后肏弄起来。艾莉的身材虽然很丰满,就连小穴也都微微隆起,显得十分肥美,可是腰腹却很纤瘦,两侧的腰肢看起来丰盈圆润却又曲线柔美,从背后看去,更是别具风味,像一尊精美的白玉瓷瓶。而那两瓣软弹的大屁股只要被阿易一撞就都会抖上三抖,掀起一片迷人的臀浪,阿易只觉自己的眼睛都被艾莉背后这一大片雪白的玉肤给晃得睁不开了。而那两瓣雪臀之间,自己那根通红粗大又油光水亮的鸡巴正像条大蟒蛇一样,一进一出,连抽出时带出的些许粉嫩穴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鸡巴上方那褐色的菊花蕾也正一张一合,各种感官刺激让阿易比之前更加亢奋,紧紧握住了艾莉的两瓣肥臀,一个劲地肏弄着她湿滑火热的小蜜穴。

  又干了快半个时辰,阿易感觉龟头处像憋了一泡晨尿似的,又酸又涨,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兴奋地大喊道:「妈妈…妈妈…我…我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出来了……」

  艾莉在阿易持续的肏干下,已经再度来到了高潮的边缘,此时一想到儿子那滚烫浓稠的精液将要射在自己体内,她也是亢奋至极,淫呼浪叫不断:「哦…哦…恩…哎唷…儿子…好儿子…射吧…用妈妈的小屄…射出来…妈妈…也…也要来了…我们一起…一起舒服吧…好儿子…快…快射出来…啊…啊…哦…唔…快一点…啊…要…要来了…妈妈又…又被你…肏得丢了…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艾莉一声绵长高亢的呻吟尖叫,阿易只觉鸡巴被吸得更紧了,艾莉的花心深处也喷涌出几股粘腻的暖流,直直地浇在他的龟头上,爽得他浑身抽搐,腰间已经酸麻欲死,眼看就要和艾莉一起高潮。

  然而就在此时,两人突然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显然是莎夏回来了。
  艾莉瞬间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一张俏脸吓得煞白,急忙对阿易道:「莎夏回来了,阿易,快!拔出来,先别做了,让莎夏看见可不得了!」说着就往前挣扎,想要把小穴中的鸡巴吐出。

  然而阿易已经被强烈的射精欲望给占据了脑海,他死命地抱住了艾莉的屁股,飞速地继续肏弄,把艾莉慌得眼泪都出来了,拼了命地想要挣脱阿易的怀抱,与此同时,小穴中的层层肉壁也因为她全身的挣扎发力而猛地夹紧,爽得阿易低低地呻吟出声,处在射精极限的他更加疯狂地挺动鸡巴在小穴中肆虐享受。

  「妈妈…我…我要射了…要射给你了…妈妈…啊啊啊……」阿易已经顾不上艾莉的哭求了,他现在只想发泄体内那股汹涌的力量,把自己母亲的小屄射得满满当当地。

  「妈妈,我回来了……」莎夏那充满活力的稚嫩童声突然响起,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阿易精关大松,紧紧搂着艾莉的屁股,抵住她的花心,空前激烈地喷射起来。

  莎夏走进房间,看见赤身裸体的妈妈和哥哥之后,脸上那天真的笑容瞬间凝固,整个人愣在原地,微微张着小嘴,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两人……阿易见到莎夏之后,一想到自己正在这可爱纯真的小妹妹面前射精,而且还在肏她和自己共同的母亲,鸡巴竟像是关不上的水闸一样,射个没完,精液也仿佛无限量似的,一股接一股地往外喷射,他的下体一直在抽搐,很快,他全身上下都因为那持续的射精快感而抖个不停,阿易只觉自己爽得快要灵魂出窍了,仿佛随时都能飘上天空……

  艾莉则是羞窘欲死,自己在女儿面前赤身裸体,还被儿子给肏成这副狼狈模样,关键是自己还正在被儿子抱着屁股往自己的小穴里注入他的精液……此时艾莉只觉得每一瞬间都无比漫长,恨不能马上披上衣服缓解内心的窘迫,偏偏阿易的鸡巴像是中了邪一样,怎么射都没个够,那一股股滚烫的浓精激烈地击打在她的花心上,对准她的花心深处猛喷不止,没几下就把她的子宫给射满了,就连小穴也被那大量的精液给迅速充盈,她甚至能感觉到已经有不少精液被挤了出来,混着自己的蜜汁,沿着大腿往下流淌,让她忍不住暗想,这小子怎么这么能射啊……

  这极致的羞耻和极致的舒爽带给她巨大的刺激,她竟然再次达到高潮,却不敢发出任何欢叫呻吟,只好随手拿过一块枕巾,一边全身抽搐,一边死死咬住枕巾,发泄着想要尖叫的冲动。

  艾莉的高潮让她的小蜜穴也欢快地活跃起来,阿易更加射得停不下来,两人正在那儿欲仙欲死地高潮迭起,莎夏却哇地尖叫出声,像是反应过来似的,连忙用手捂住了面庞,那张粉嫩的小脸瞬间通红,忽地转过身去,半蹲在地上,颤颤巍巍地支吾道:「你…你们…妈妈…哥哥…你们…你们在干嘛啊?怎么都不穿衣服?你们…你们不怕羞么?」莎夏此时又羞又怕,自己母亲的裸体倒是看过很多次了,可是第一次看见哥哥的身体,这让她简直羞得恨不能拔腿就逃。

  这时,阿易总算是射了个干干净净,双手稍微一松,艾莉就噌地往前扑倒在床上,两人的性器噗地一声骤然分开,精液和蜜汁的混合汁液在两人的性器间拉起一条长长黏黏的丝线……艾莉忙不迭地披上了衣服,然后回身把阿易的衣服往他身上一扔,粉面含怒地凝视着他。

  阿易此时也有些愣愣地,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极乐快感中苏醒,只见艾莉咬紧银牙,忽然间扬起右手,在阿易的脸上重重地扇了一个耳光,然后就气呼呼地披起衣服下了床,却发现两腿又酸又软站都站不稳,小穴还在不停地往外流出精液,自己的屁股已经湿了一大片,不禁更加羞恼,狠狠地剐了阿易一眼,慌慌张张地拿过刚才那块枕巾擦拭自己的下体,阿易也被她那一巴掌扇得醒觉,也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

  折腾了小半天,两人才草草穿上了衣服,艾莉尴尬无比地对莎夏解释说她腰有点疼,让阿易帮自己揉一揉,脱了衣服比较好找到疼痛的部位,所以才有了刚刚那副景象……

  这样的解释连莎夏都半信半疑,好在阿易也出言附和,莎夏对这个哥哥已经是全身心的信赖依恋,阿易开口,她这才完全相信了母亲的话,但还是牢骚满腹,一直在笑话母亲和哥哥不害臊,弄得两人都脸红不已。

  说服了莎夏,艾莉转过头来就把阿易拉到屋外的小院子里,扬起两道秀眉,满面怒色地教训道:「你可真厉害啊,我刚刚…刚刚那样求你,你一点儿没听,还是硬把我…把我按住,让我在莎夏面前出尽了丑,你说,你心里哪有半点把我当母亲?哪有半点听我的话?」说着,她气得侧过脸去,一副不愿看见阿易的模样。

  阿易顿时慌得六神无主,心里既愧疚又担忧,生怕母亲一怒之下不再搭理自己,可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向她道歉,最后只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丧着脸道:「对…对不起…妈妈…我…我当时…太舒服了…一下没有忍住…我以后…以后不会再犯了…妈妈…你要是还生气…可以多打我几下…不要…不要不理我……」阿易真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男孩儿寻求母亲原谅一样,缓缓地匍匐到艾莉身下,抱住她的大腿不住地哀求。

  艾莉此时有些恍惚地看着阿易,这个柔弱青涩的少年哪还有半点初次见面的时候,那奥金级骑士的飒爽英气,再一想到他幼年丧母的悲痛经历,艾莉的怒火一下就被满腔的爱怜之情所浇灭,她缓缓扶起阿易,一边帮他抹着眼泪,一边轻轻地拍了他的面庞三下,嘟起嘴嗔怪道:「你啊…真是比莎夏更不让人省心,这几下就当作是小惩大诫,以后你要是再敢…再敢不听妈妈的话,再那样胡来,我可不会轻饶你。」

  阿易大喜过望,连忙承诺发誓说以后都会听母亲的话,艾莉这才称心如意,拉着阿易进屋,两人把要换新家的事情和莎夏一说,莎夏就乐得手舞足蹈,把刚才的种种窘境都忘得一干二净,一会儿扯着母亲一会儿扯着哥哥,撒娇耍赖说是现在就要去看看新家,两人都被缠得没办法了,只好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带着莎夏出门,去新买的宅子里参观一番。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