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异星配种】(中册)(07)【作者:炙莳韰99】

2017-04-04人气:

字数:89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中册】第七章共舞01

  蜜雅怒气冲冲的顺着舰艇上光源指示,到达了一间她从来没进过的房间,这间房间墙壁呈现椭圆形,四周都是镜面,可以看到无数重复的影像,弗德烈赤身裸体的站在中央,静静的看蜜雅进来。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米拉人原来的样子,淡蓝色的肌肤、完美的体魄以及优雅流线的头型,浑然天成的结合了不可思议的力与美。

  不过蜜雅根本就顾不得他的模样,她走到弗德烈身边抬起头来,口气十分呛的问道:「汉娜现在究竟怎样了!」

  弗德烈低下头来看着蜜雅,紫眸微微带光,口气不清不淡的说道:「她是你主动认识的,怎麽不自己接上通讯问问。」

  蜜雅立刻被堵的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又气鼓鼓说道:「你干什麽要告诉那男人汉娜的下落!」

  说完她突然觉得自己这问题很蠢,弗德烈和旦瑟斯认识很久了,旦瑟斯都要和他拼命了,他何必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汉娜得罪朋友。

  不过弗德烈却出乎她意料的回答道:「旦瑟斯想让汉娜拿出孩子,不然孩子会危及她的性命。」

  「明明就是他逼她怀上孩子的,现在又要逼她抛弃孩子?」蜜雅愤愤说道。
  「在一般情况下,旦瑟斯有能力不让雌性怀上他的孩子,他并不想让她怀孕,因为那样她可能会丧命,他承受不了失去她的痛苦。

  汉娜欺骗了他,说自己有避孕,叫他毫无保留的将一切都给她,旦瑟斯被她控制了,所以没有怀疑她的话。「

  「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这麽厉害,怎麽可能被控制住!」蜜雅有些不信的大喊道。

  弗德烈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将她抱起来与他平视。弗德烈看人时十分专注,漂亮的眼睛眨也不眨,蜜雅总是会被他看的脑袋发麻,别过脸去避开目光,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她别过脸去後,还是讪讪的说道:「汉娜没事吧?」要是她帮她逃走却害死了汉娜,她大概一辈子都会自责。

  「汉娜的朋友有发讯息给你,你可以向约拿询问。不过就我所知,汉娜还没死,因为旦瑟斯仍健在。」

  「……那……如果我真的怀上了很难生的孩子,在我没同意之前,你不可以逼我拿掉。」

  「拿出来并不是销毁,只是放在人工子宫培育罢了。」

  「不是说拿出来培育的失败率很高吗?哪有妈妈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拿出来然後死去。」

  「我并不是旦瑟斯,你怀上那种孩子的机率很低,条文是制式条文,以保障你的性命为优先,还是签了比较保险。」

  「不、要!」

  蜜雅终於又转回头看向弗德烈,伸出手搂住他脖子,软软的说道:「你强迫了我,让我的身体离不开你,我都顺从了。可是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把我肚子搞大,还要决定我孩子的去留,这不是太过分了吗?」

  「只要你积极一点,提升自己身体素质与超智能力,风险性就会降低。」
  弗德烈不愿做正面回答,蜜雅现在大概也知道,弗德烈不直接回答的意思,就是很难动摇他。

  於是她想了想开口道:「那我会努力的、我会很努力的,你不能强迫我拿掉孩子,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生那个孩子,好不容易怀上了,你不会希望他健健康康的被生下来吗?」

  弗德烈其实有很多话可以反驳蜜雅,但他并没有反驳,只是点了点头道:「那你检讨一下自己现在程度如何?最基本的事情有没有办到。」

  蜜雅突然想到贝拉豪宅的事情,脸倏然红了起来。那天她对弗德烈又哭又骂,完全没听进去弗德烈的解释,还强迫他吻了她,要真检讨起来,她绝对是不合格的学生。

  「我……我从现在起会开始努力的,无论多严苛的训练都可以接受。」蜜雅认真的看向弗德烈,口气认真的说道:「真的。」

  「真的?」

  「真的!」

  「那我来看看你的极限。」

  说完这句话,蜜雅身後突然伸出了一双手,用着黑布将她眼睛蒙上,一瞬间她突然慌张了起来。

          【中册】第七章共舞02

  弗德烈明明在前方抱着她,但是她身後却有另一股男性的气息袭来,与前方的弗德烈一同脱去了她的身上薄薄的袍子,并用大手在她身上轻抚游移。

  「……弗德烈。」

  蜜雅无助的喊道,弗德烈常常用他无形的触手玩弄她的身体,可是触手从来都不会有这麽明确的气息、形状与体温,现在她身後的究竟是谁?

  「别怕,都是我。」

  弗德烈的声音从两边传来,前方的弗德烈将头埋进蜜雅的胸豁间,恣意玩弄她的双峰,後方的他则舔着蜜雅的背脊,引起她一阵难以抗拒的战栗。

  被触手玩弄,与同时间被两个人拥抱,感觉截然不同,何况这两个人都是她完全无法抗拒的弗德烈,蜜雅就算现在看不到,光是脑中想像的画面就让她几乎要崩溃。

  她现在被夹在两个淡蓝色外星人之中,要被……轮奸?她本来以为自己在弗德烈的调教下,已经很不知羞耻了,哪知道这条堕落之路根本没有尽头。

  前後两人的四只手,灵巧的彷佛正在弹奏钢琴,轻盈的将她每一寸肌肤挑起火焰,後方的弗德烈环抱住她的腰际,在她颈项间轻喃,前方的他却跪了下来,持起她小巧裸足,从她指尖开始舔噬起来。

  「啊……弗德烈,这样好奇怪……」

  「是呀,小蜜雅,接下来的事可是很严苛的。」

  弗德烈温柔的说道,他的动作非常轻,仔细的将那白皙小巧的脚趾,一根一根舔过,连指缝都不放过。

  很快的,蜜雅通身开始浮现淡淡的粉红色,本来因为羞耻而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而绽放。

  看不见一切,让蜜雅的身体变得更为敏感,完全能感受他前後的进攻,他一边抱着她,舔弄她的耳垂,在她背上叹息,并挺起巨虫在她臀瓣间摩擦。

  弗德烈一边品尝她的双脚,一边用手在她底裤上画圆,等待那纯白的布料完全被蜜液浸透,他便将她的底裤脱下,用舌唇慢慢游移到她已微微淌出花蜜的花瓣之间,引诱蜜穴口渴望的轻喘。

  「啊呃……」

  当弗德烈紧紧捧住她两瓣雪臀,一口含住那颤抖的花瓣、将舌头侵犯入蜜雅体内时,蜜雅终於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喟叹。

  贝拉豪宅的事件发生後,他虽对她依然温柔,也天天裸身搂着她睡觉,却没有再与她交媾。

  刚开始几天,蜜雅想到那些男人赤身裸体的样子就觉得不舒服,因此并没有想要和弗德烈发生关系。後来几天,她的身体却有些空虚了起来,毕竟他天天和她裸身共眠,说完全不想是假的。

  但蜜雅一直都没有勾引弗德烈的习惯,何况她的心一片混乱,更不可能告诉他说她想要,如今被他再次探入,她终於察觉自己多渴望他了。

  似乎是察觉了她的兴奋,弗德烈加快了口中的动作,啧啧有声吸吮她的蜜穴,用舌头扫过她花径每一寸皱褶,并不时弹打她的花核,唤醒她身体过去拥有过的放荡。同时间,身後的他也缓缓将她的身子放下。

  蜜雅的下身双腿大张,被男人的唇舌侵犯,上身却被压下後仰,让她不得不张开小口。

  此时,弗德烈用手扶住了蜜雅的脸蛋两侧,温柔的摩娑着她,一股熟悉的强烈气息迎面而来,蜜雅浅浅嚐到熟悉肉虫的滋味。

  弗德烈的巨根虽没有直接侵犯小口,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感受到她的引导,蜜雅红着脸深出了小手,摸索的抓住虫身,在全然看不见的情况下,将巨虫的前端,一点一滴的含进了自己的口中。

  这一瞬间她突然有种奇异的想法,弗德烈这几天没有碰她,是不是察觉她害怕?可其实他也是想要她的,才会要用这种方式和她交媾?

  她一边唾弃自己这种自以为是的幻想,一边又情不自禁因为这样的幻想兴奋起来。

  毕竟弗德烈那天主动吻她了,他没有斥责她,反倒是用吻安抚她的情绪,他心中一定在意她的吧?就算她只是个工具,至少也是他很在乎的工具。

  蜜雅觉得自己堕落透了,有这样的想法自己,竟然更起劲的想要取悦他,在一片黑暗中摸索出他最喜欢的点。只见蜜雅摆着头甩着秀发,收着脸颊,含弄着他的巨虫,竭尽所能的想要让他动情。

          【中册】第七章共舞03

  同时间她最脆弱的花穴,却也是掌握在弗德烈口中,在弗德烈细细的舔弄下,蜜雅的小穴不断收缩溢出蜜汁。

  一波波的快感,让她的动作不时被打断,但那泛红的小手,却一直抓着弗德烈的巨虫未松开,小口也贪婪的不断舔着上面的肉刺纹路与底部的肉盘。

  「唔……啊呃……唔……」

  在不停舔舐的意识模糊间,蜜雅开始抓着那巨虫往自己的雪乳间开始摩擦。蜜雅一对漂亮的乳房,因为激烈的动作漾起了乳波,巨虫则在上面弹跳着,并用着肉刺刮搔着敏感的乳尖。

  虫身因为沾满了小口的唾液,显得晶亮无比,蜜雅一张小脸被情慾浸染,恍惚中带着娇艳的美感,而她的下身在弗德烈不断玩弄下,已经开始抽蓄。

  弗德烈终於有些耐不住她的媚态,迳自平躺下来,让她坐在他巨虫上,一口气挺进蜜雅湿透了的花径。

  「啊啊……弗德烈……啊唔……」

  蜜雅才刚喊出娇吟,小口中却被插进了巨根,上下两张口全然被那狰狞的巨虫所侵犯,这样强烈的刺激让蜜雅终於稍微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了眼睛,眼睛依然是一片黑暗,但身体却很清晰的能感觉到被双重侵犯的强烈快感。弗德烈一双手扣住了她的腰,一双手扣住了她的脸蛋,让她完全不能逃离他激烈的动作。

  啪啪啪啪的肉击声,在这椭圆镜面的房间内响起,房间内每一面都能映出他们淫乱的交媾场景,纤细的地球女人,在眼睛被蒙起的情况下,张大着双腿,被两个俊美的淡蓝色异种夹攻侵犯。

  女人通身白皙的皮肤因激动而泛红,镜面清清楚楚映照出她下身与异种交合的淫乱模样。他们的双腿交叠,性器合而为一,属於女性的粉色花瓣,因为激动而变得艳红,恐怖的紫黑色肉棒,夹带着被研磨成乳白色的淫液,在蜜穴口来回捣动。

  女人淫荡的摆动腰肢,好容纳巨虫的侵犯,穴口一缩一张拼命喷出蜜汁、花核紧绷着挺立,配上她那副模样,像是想完全吞噬恶虫。

  巨根每次捣入都直扑花心,都在蜜雅平坦的小腹上印出张牙舞爪的痕迹,而她口中的巨根,也一次次往她喉间探去,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唔……嗯呃……嗯唔……」

  无数的快感让她想尖叫出声,但因小嘴被邪物完全堵住,她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所有声响都被压在体内,如同无法爆发的熔岩,烧的她五内俱焚。

  或许就是因为看不见,蜜雅觉得弗德烈有些粗暴,彷佛是真的想要狠、狠、奸、她,并将她每一个穴口填满。

  在激烈动作下疯狂摇动的雪乳乳尖,坚硬的站立着,蜜穴绵密吸吮粗暴的虫身,拍打着那些狂躁的肉刺,好让他们更疯狂的入侵。

  一波一波的热液从蜜雅体内喷出,让她通身强烈痉挛,但是蜜雅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更为兴奋。在这片黑暗中,她感觉到弗德烈有种难以遏抑的激动,他不再哄她献身,进入她之後,所有动作只是为了泄慾.

  过去他每次和她交媾都是有目的的、哄她献身、哄她堕落、哄她心甘情愿为他怀孕生子。蜜雅面对他的引诱无法自拔,在另一方面她却隐约感受到,自己对弗德烈来说,连泄慾的工具都当不了。

  蜜雅抗拒不了弗德烈动情的样子,常常不由自主想抓出他的敏感处,让他看起来没那麽像水晶雕刻;而在她的努力之下,弗德烈和她做爱时,确实越来越会露出动情的模样,但她知道他从未因她而发狂。

  相较之下,她倒是屡屡在他身下崩溃,有时候她真的很想问弗德烈,在她身上他有没有高潮过,不过这种话问起来太害羞了,她怎样也问不出口。

  而且若是真的问了,不就代表她连心都变得无比淫荡?竟然会期待一个强夺她初次的男人,在她身上得到强大的快感。她不但答应当他生孩子的工具,甚至期待他在她身上尽情泄慾,这是多麽糟糕的发展啊!

          【中册】第七章共舞04

  但是蜜雅私心中,真的渴望他能迷恋上自己的身体,而非总是平静如水的挑逗她,看着她在他身上崩溃、哀求他无数次的侵犯。

  弗德烈今天这样奸淫她,让蜜雅感受到他确实也是个有慾望的人。如果她的身体可以吸引他,就算是被当泄慾工具她也无法抵抗,她怎麽可以堕落成这样呢?
  弗德烈抽出了自己的巨根,将蜜雅翻身过来,拉起她一边的脚,让她半侧身的继续捣弄她,同时间又让她的小脸偏往另一边,让她舔吮他巨根下的肉盘。蜜雅毫不抵挡的啧啧吸吮着,同时淫荡摆动着腰肢,以便肉棒对小穴做淋漓尽致的侵犯。

  弗德烈轻抚她已经汗湿的秀发,深闇的紫瞳充满蜜雅看不见的慾望。

  「……想控制我吗?真不应该纵容你吻我的……」

  他这句话说的很轻,又是使用米拉语,蜜雅在恍惚之间听到不懂的语言,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迷惘的停顿了一下,又在他动作的引导中,回到了肉慾的沉沦。
  弗德烈则闭上眼睛,放纵自己感受蜜雅带给他的一切。蜜雅的猜测没错,弗德烈过去在蜜雅身上并未感受过高潮,或应该说是,他从未在任何人身上得到过真正的高潮。

  他的意志力太坚强,对自己也太过冰冷,加以天生超智能力高,在他发育成熟之前,他就已经能控制自己身体许多的反应,在身体成熟之後,理所当然可以控制自己自由射精而不高潮。

  後来他并非没尝试交欢,不过对他来说这种事征服的欢愉比较多,肉体的欢愉反而少,说舒服是有遇过几次,但仍然没有舒服到让他放弃理智,拥抱高潮。而之後带来的人际关系麻烦,让他完全弃绝了这种活动,直到他碰上蜜雅。
  一开始他是为了诱惑她、征服她,不过同时因为他并不讨厌她,加上她又羞又怒又堕落的反应取悦了他,所以他开始着迷调教她的身体。

  如果他一直都坚定的做旁观者,他也不至於会失去理智,不过他一开始对她,就有自己也不明了的纵容。

  他厌恶和人同床共枕甚至同房,却为了安抚她,让她到自己的床上来。接吻对他来说是禁忌,他却在她无意吻了他之後,对那样的感觉有些动心,让她再吻了他,并纵容她不时的轻吻,甚至最後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把自己都送上去了。
  他知道她不甘单方面沉沦肉慾,所以他放纵自己放下些许自制,好感受她的取悦,可是这样日积月累下,他等於把自己自身的弱点都暴露给她了。

  他的意志力,固然是能抗拒她给他的快感,不过当她哭的渴求他给更多时,他的心就会有所动摇。

  如果能让她开心,放纵自己一下又何妨?

  这样的想法,对他来说是一种严重警讯。所有不具有自主意识的力量,都会受到人心操控,而人心则会受到情感操控,他如果一直放纵她也放纵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她的情感所控制。

  不,其实他已经被她的情感控制了。那天在贝拉的豪宅,他认为自己评估的并没有错,但当蜜雅一直哭闹时,他竟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

  他在车上尝试说服自己并没有错,但他又怀疑自己放她一个人面对众人,是不悦她没有占有慾,所以故意让她面对苛刻的环境。

  想到最後,他竟然无法分辨自己真实的想法,满心混乱听从她的说法安抚她;不过那样做完之後,他竟然觉得自己快要发狂。当时他真想直接在车内狠狠上她,确认自己确实完全能摆布她,而不是被她摆布。

  但是他舍不得,小蜜雅被那些有毛的发情雄性吓到了,他舍不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占有她。即便理智告诉他,蜜雅应该要坚强一点,唯有身心变的更强大,她才能一直待在他身边。

          【中册】第七章共舞05

  若是一直舍不得她而纵容她,就会像汉娜与旦瑟斯那样,旦瑟斯抗拒不了汉娜的渴望,在她恳求之下给了她,最後汉娜却恨他,不顾一切要逃离旦瑟斯。
  地球的雌性怎麽能这麽任性?

  蜜雅重新回到船舰之後,弗德烈思考着是否要测出她目前身体与精神的极限,好重新为她拟定课程,刚好这时蜜雅自己送上来了。

  测量极限的方式有很多,大部分都像是凌虐,会让人陷於痛苦,他当然不忍让蜜雅面对这些。性爱也能逼迫人至极限,因此他以超能力凝出自己的分身,要让蜜雅完全感受他彻底的玩弄。

  这样的方法,也会让他自己的感官更为敏锐,尤其当他进入蜜雅紧致的肉穴,又被她小口紧紧勒住时,他突然变得不太想克制自己的慾望了。

  她的身体是他一手调教的,同时也完全了解他的弱点,因此当她浪荡的完全迎合他时,他嚐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那种快乐,非常接近与两人唇瓣相交的滋味,却有更肉慾的酣然。

  想到这里,他更是难以自抑的疯狂捣弄她。

  蜜雅的双乳在激烈的动作下疯狂晃动,身下的蜜口拼命收缩喷汁,体内的媚肉也一次次被巨虫扯出又弹回,小脸上被迫吞下巨虫的小口,也不知道流出了多少唾沫。

  在如此激烈的侵犯中,被推上高峰的蜜雅双眼一翻,上下两口忍不住快感所致的痉挛,紧紧绞住弗德烈两条粗根;弗德烈脑中酥麻,毫不迟疑决定释放自己,同时将那邪恶的媚药,从两个方向注满了她。

  一瞬间,浓浊热烫的精液,上上下下往蜜雅体内深处喷去,蜜雅完全无法呼吸,弗德烈却不放过她,抽出在她下身勃喷到一半的巨虫,恶慾难耐将剩余的浊液,往她菊穴间注入。

  皱褶无数的菊穴,被媚药刺激的不停收缩舒展,彷佛在勾引着巨虫的进入。在蜜雅差点断气之前,弗德烈终於拿出她口中的巨物,将她整个人抱起,上身悬空大张双腿,继续他的掠夺。

  两具充满侵略气息的身躯,一前一後的夹住她,一只邪恶的巨虫在她背脊与臀瓣间摩擦,另一只巨虫则不断徘徊在泥泞的穴口之前。

  「小蜜雅……」

  弗德烈轻声低喃像是咒语,蜜雅在一片黑暗之中听到他带着魅惑声音,感受他精壮身躯前後夹攻,身体又再度湿热起来。

  「……弗德烈……你刚刚……舒服吗?」

  蜜雅红艳艳的小嘴边,不断流出刚才弗德烈洒射出的精液,此时她因为快感,精神有些恍惚,在黑布下的双眼更是涣散,但是还是努力的问出了这句话。
  弗德烈身体一僵,而後用非常温柔的口气,将头埋在她双耳之边,轻声说道:「小蜜雅很棒,我差一点就控制不住了。」

  蜜雅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身体又开始发烫,她伸手後仰搂住身後的他,腰身却躁动挺起,不断画圆摇摆,好让自己身体不断摩擦前後的巨虫,并感受牠们益发胀大。

  「……呃啊……进来嘛……弗德烈……人家……想和你一起更舒服……」
  两眼被蒙住的她,抛下了羞耻感,满心想要让弗德烈为她发狂,也完全忘记自已通身酥麻,已承受不住太多快感。

  她的声音酥媚入骨,粉色的小舌舔着嘴边的精液,纤腰如蛇般摆动,下身淌着精液的双穴,也不甘寂寞的开阖,呼唤巨虫大肆入侵,

  感受到蜜雅不顾一切的诱惑,弗德烈终於放弃了那丝理智,他腰身一挺,两只邪恶的怪虫,同时钻入了蜜雅前後的小穴。

  「啊啊啊阿……弗德烈!」

  蜜雅连声浪啼,美的弗德烈再也不打算放过她,前後的他各握住了蜜雅一只手,剩余两手则扶在蜜雅的腰际上,以两支巨根为支点,让她完全被顶在半空。
  「呼……呼啊……好棒……要裂开了啊……」

  蜜雅的双腿在空中乱蹬,通红的小手紧紧与前後的弗德烈十指交扣,感受着同时被前抽後捣的美快滋味。

  巨虫并非一口气的深入,而是深深浅浅的进出,前根钻进蜜穴一些,後根退去菊穴一点,让蜜雅的身体适应这样的撑开之後,菊穴中的恶虫才会缓缓地向前钻爬,蜜穴中的肉虫则稍稍抖动後退,好让另一只虫开辟出新的路径。

          【中册】第七章共舞06

  蜜雅的身体,从来没有被两只肉棒同时侵犯过,毕竟弗德烈的粗根太过巨大,她第一次是被注满动情激素,加上全然的挑逗才进去的,而且一开始弗德烈根本不会插得太深,以免她娇弱的身子完全被弄坏。

  在弗德烈日积月累的疼爱之下,蜜雅身体各处已彻彻底底被他品嚐过,不过即便是弗德烈,之前也不太考虑这种同时填满两穴的方式与她交媾。

  首先,蜜雅的身体,还不足以承受他双倍的慾望;再来於交配上,完全将精液注入菊穴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地球人的肠道可不会怀孕。

  纵使他能勃勃喷出大量的精液,不过每次注入蜜雅小口与菊穴时,他都会在心中嘲笑自己的举动;蜜雅总说自己只是他生孩子的工具,却没想过,他对她做的事情可不只是让她生孩子而已。

  此时蜜雅在一片黑暗中,只能将所有的感官凝聚在下身;两只巨虫在她体内旋转的侵犯,螺旋纹路一圈一圈的磨开肉穴内紧密皱褶,小刺兴奋的弹起刮着嫩肉敏感处,而她的小腹,也被两只巨虫的庞大的身躯逐渐撑大。

  巨虫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它们有着一样的躁动,彷佛在呼唤彼此,肉刺与纹路,一前一後按刮搔着蜜雅,修长的双腿似乎张再大,也容纳不了那样的慾望。

  蜜雅每一次呼吸,都会牵动体内的变化,让她几乎要崩溃,蜜穴和菊穴都有弗德烈邪恶的媚药残留,花穴如小溪般,潺潺流出大量汁液,而被精液滋润过的菊穴,配上方才有蜜液汁润过的巨虫,让菊穴湿滑的一口一口咬入巨根。

  蜜雅张大小口拼命喘息,她觉得自己快疯了,不知道是为了这缓慢的侵略,还是因为自己快要裂开,最後她终於耐不住这折磨人的感觉,音调支离破碎的哭啼。

  「快……快点……弗德烈……弄坏我啊……啊啊」

  弗德烈咬住她耳垂,含弄着那圆润的耳珠轻轻叹道:「会死喔,小蜜雅。」
  说完他狠狠的将两只巨虫,直接挺道了蜜雅双穴的深处,蜜雅高叫一声,两眼一翻,双腿一蹬伸的笔直,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弗德烈却放开支着她腰际的手,拉高她双脚脚裸,将那修长双腿高高张成V字形,好让她感受最邪恶的侵犯,同时毫不客气的狂抽猛送起来。

  「啊唔……呜呜……啊啊……好棒……」

  蜜雅的嫩穴如涌泉般喷出了大量的汁液,额上的汗水如珍珠般晶莹,顺着她失神的脸蛋滑落,沿着颈子与锁骨而下,汇集到她双乳之间,再流入她三角地带。
  弗德烈将她狠狠夹在中间,用两只巨虫固定她的下身,前面挺腰,後面收臀,好让双穴能完全吸吐巨虫。

  蜜雅被迫悬空的身体忽高忽低,如在浪头翻滚,被迫高张的双腿,使得蜜穴和菊穴以前所未有的角度,被巨根邪恶侵犯,前後夹击疯狂抽送,似乎一意要将她体内所有东西捣出,包括她的心、包括她的灵魂。

  淫糜的肉棒研磨媚肉,逼得媚肉兴奋不断紧贴吸吮炽热的孽根,蜜雅脑袋里什麽都不剩,心中只想的到弗德烈。

  她好喜欢弗德烈啊,她被喜欢的弗德烈完全插满,侵犯到体内最深处,除了他什麽也容不下了。

  「啊啊……好棒……好棒……啊啊……要死了……」

  过去蜜雅在弗德烈身下有无数濒死的感觉,但这次她觉得自已一定会死,被他插着蜜穴和菊穴,在强烈的快感中死去。

  可是弗德烈紧紧的扣住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如此疯狂的占有她,这是一件多美妙的事情。

  他每抽动一下,她就能感觉他身体内的脉动,从巨虫身上颤动而出,灌入她身体每一寸。巨虫激动着挥舞恐怖的肉刺,拼命刺激着媚肉,要媚肉呼应它,接受它的暴虐,与它共舞。

  她什麽都看不到,却觉得弗德烈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美,他不愿意停,她也不想让他停。

  「……啊啊啊……啊唔……呼呼……」

  在强烈快感中,她的身体唯一的自主反应,就是拼命的迎合弗德烈激情的肆虐,任由弗德烈把她打上至高的浪头,再狠狠的把她卷入深渊之中。

  原本散发白光的椭圆型镜室,突然亮起了红灯,约拿急促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

  「舰长,蜜雅小姐的脑波异常,已多次超出临界值,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