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04-05)【作者:蓝

2017-04-04人气:

字数:138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巨乳什么的,真是不适合巨大机器人啊…在和勇者一起在机器人上,坐了一整天以后,我最先产生的感想,居然是这个。倒不是我讨厌我自己的波涛涌胸,而是说…机器人的驾驶舱,在机器人跑步、移动的时候,摇晃还挺激烈的。由於勇者很色的把我的内衣也给脱了,所以我就只能没穿胸罩的在驾驶舱里、胸部不断随着机器人的动作上下移动。勇者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情境很满足眼福,而心情很好;我呢,只觉得我乳房的悬韧带,好像快被扯断了…痛;被重量给拉扯出的、好糟糕的疼痛啊…

  咬牙,忍着巨乳不断摇晃带来的疼痛,我算是在这机器人的驾驶舱里面,勉强完成了观察勇者操纵方式的目标。这『勇者』对我毫无戒心;说实在,我觉得他好像有点想教我的意思,在半路上偶尔也会说明什么操纵桿、或是什么样的按钮,有怎样的作用。我有试着按几下那些按钮,而机器人确实也照着动作;『勇者』好像很高兴我学的很快,不过他大概是看轻了我的悟性吧,没有一次教我很多,而只是有点傲慢、或该说是自大的,说了些「这些东西,对你们阿凯亚人应该很难吧?今天就先教到这边,下次再说」之类的话…有点像是,对小孩子的态度一样。哼!…虽然我不反对他看轻我,但有时候那种傲慢的态度,还真让人上火。

  嘛;我承认我现在的身分确实是阿凯亚人的幼女,所以『勇者』这种态度,也不是不能够理解…包括露亚姐在内,阿凯亚人大多都根本无法想像、也无法理解『巨大机器人』这样子的概念,而只能惊叹的看着我们;我和其他阿凯亚人比起来,赢在前世曾从各种幻想的创作里,看过巨大机器人的概念,所以比原生的阿凯亚人还更快理解很多。不过毕竟我以前的世界里,巨大机器人终究还是只是不存在的幻想,所以也没有真的非常理解,只能循着勇者那个不怎么高明的教导,慢慢摸索机器人的操纵法。

  这个巨大的机器人,移动与作战方法,其实都很简单;它不会飞,也没有什么瞬间移动,移动的方法很纯朴的是在地上两足步行。跑呀跑着的,勇者推动着操纵桿、踩油门,照我说的方向,往那个我们该拯救的村庄移动。至於作战方式…跑到当地以后,我意外的看见勇者居然开始、把树木连根拔起,然后好像想拿那东西对付怪物一样…嗯…

  没有什么,更帅气一点的攻击吗…?我在机器人的驾驶舱里,边看着勇者推动操纵桿,让机器人拿整棵树对怪物进行突刺,边如此想着。光剑、飞弹、雷射…没有那种东西,这机器人就真的只是个很大很有力的铁人,武器也只是刚从树林里拔来的树木。不过,那些像是昆虫的怪物,被勇者的这机器人拿整颗树干这样一刺,倒也还真的被直接刺穿盔甲、当场死亡…嗯…确实;就我的立场来讲,能简单的杀死怪物比什么都好,是没有错啦…

  在前世,我曾经看过说,突刺的攻击、其实比斩击更有破坏力这种说法…而根据我现在在机器人上看见的景观,至少『勇者』肯定是这说法的信奉者。他拔来的巨大树干,也不是用来敲敌人,而是用机器人的金属双臂紧紧抱住、然后往怪物奔跑,直接把树干撞入、插进怪物的身体里面,把那坚硬的盔甲突破,来把怪物弄死。

  弄死一只怪物以后,旁边的怪物便随着聚集过来;那些像极了昆虫的怪物,开始挥舞起了它们的巨钳,喀擦喀擦的往我们靠近。对於这些怪物,勇者的操纵是、挥舞着机器人的双拳,把怪物暂时打退,然后把操纵桿往后拉,转往后退的排档,又往森林中逃跑回去。

  在勇者操纵着机器人,往后奔跑的时候…我在驾驶舱里,确认似的看着怪物身上那些,被勇者用机器人的金属拳头敲过的地方。嗯,没有半点伤痕…看来,怪物那如同昆虫外骨骼般的外壳,直接用机器人来攻击是不行的。如果说,要成功做出打击的话…我把目光,看往现在正死在一旁,被『勇者』用大树的树干、直接刺入体内而死的大虫…嗯,要那种程度呢。

  随着勇者的暂时撤退,那些大虫的怪物也,张牙武爪的追着过来;勇者转着、那个靠在我胸前的方向盘,一眼看着照后镜,精密的避开了身后的树木。还坐在勇者两腿间的我,顿时是想起了前世开车时的模样…不,果然还是不太一样,毕竟一个四轮一个两条腿,只是操纵原则有点像…然后看着那些大虫,十分愚蠢的撞入树林中,让我们一下与虫拉开了距离。

  「数目有点多呢。」勇者,故作轻松的对我说;不过,我觉得勇者正在紧张。「…真亏了你们;我来以前,你们究竟是怎么应对这些傢伙的啊?」

  「…嗯…」想了一下,我决定据实以告。「其实…以前也没有这些怪物。我也还在摸索着要怎么办。如果没有勇者大人的突然出现的话…其实,挺束手无策的。」

  我不讲,别人也会讲吧;其他那些阿凯亚人,对勇者没有半点心机,这种事瞒不住的。

  「是吗…?」勇者说着。「嗯,你也不知道啊…我还在想,你们会不会知道,这些怪物的一些弱点。这些东西的甲壳很硬;你刚才也看见了,我要让『机器人』用很快的速度、拥抱着树木冲过去,才能产生足够的力量,把对方的甲壳打碎…虽然要一只一只解决不是不能,不过很花时间;而且对面那么多只怪物,要是冲刺完以后被围殴,状况也不会很好呢。」

  说完,勇者把目光看往了机器人的金属手臂,然后叹息了一声;我看见金属手臂上面,有怪物留下的刮痕。虽然说巨大昆虫怪物的爪牙毕竟还是没有金属硬,不过就像任何爱好着自己机械的驾驶员一样,没人想看见自己的机器受损。更何况这位勇者,在阿凯亚这世界,是否能维修和保养机器人很值得怀疑…所以这些伤害,就是问题了。不过,说到机器人…

  『机器人』…也许因为这是阿凯亚里面不存在的概念的关系吧,我只听见了一串很奇怪的声音,而不懂得这些言语的意思。勇者大人说出口的其他话,都是阿凯亚语,但只有这串字眼不是;从上下文,我不难推测那些音节指的是『机器人』的意思,不过…

  …『勇者』的语言能力,似乎有点奇妙。

  「勇者大人。」作为实验,我这样回了他的话。「您说的那个『机器人』,是什么?」

  我试着模仿勇者说的那些音节,把这些话回给他听。听见以后,勇者露出了奇妙的脸色,困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说…

  「『机器人』就是『机器人』啊?」勇者这样说。「我在操纵着的这东西啊?」
  「…勇者大人,难道说…」唔唔唔,这难道真的是?随着我的猜测,我把那个关键的问题说出口,「您…嗯嗯嗯…知不知道,我们正在说的、阿凯亚语,里面有多少字母?」

  「阿凯亚语?」勇者显得困惑。「那是什么?」

  …果然是,这样没错?

  我秘密的咬了咬牙,在心中忿忿的怨着;这个『勇者』,十之八九有着、自动把口中说出和耳中听到的语言,都翻成阿凯亚语的能力。这可以很好的解释他为什么不用学阿凯亚语;和有着完全不同经历来到阿凯亚的我不同,没有任何语言学习的必要。

  至於『勇者』为什么有这种自动翻译能力,对我而言是难解之谜;如果这是一般的穿越类小说,最常见的解答是有什么高位存在,曾经给了『勇者』语言上的加护。如果这个答案确实是如此的话,那我杀勇者、夺取机器人的计画,就有可能受到这个高位存在的干扰。真是的…为什么我就得用女人的身分在这世界出生,而这人就能受着加护、直接当勇者啊!

  …不过,真的是有着什么神,在保护着这个人吗?

  我狐疑的看往了一下勇者;勇者眨眨眼,有点莫名其妙。当然,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算了,这不重要。」转移话题,我说,「勇者大人…您觉得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

  「嗯,这个嘛…」勇者思考着;那些昆虫般的巨大怪物,此时正咬开着树木,不断地往着我们的方向过来,「…距离,不足?我需要助跑才能打倒怪物,没有足够的距离很难。」

  我们这台机器人,目前还在往后跑着;森林固然是减缓了怪物的速度,不过也没让我们的机器人快上多少。距离虽然是有在拉开,但好像还是不够;而且勇者说他需要助跑和冲刺,才能让树木刺穿怪物的盔甲…我们这边,空间不足啊…?
  「…前几次勇者您,是怎么赢的?」忍受着奔跑的痛苦…我如此的,对勇者询问。

  「用突刺先打倒一只,然后用拳头掰开对方的口器、往里面的软组织硬砸下去。眼珠也是可以攻击的部位。」勇者,边让机器人往后跑,边淡定的叙述那些事蹟,「不过这边,怪物的数量太多;我如果进入近身的拳头战,恐怕机器人的金属装甲会承受太多损伤。目前我不确定你们阿凯亚人的金属维修如何,所以也不是很想冒险…」

  阿凯亚人的金属技术-和勇者大人担心的一样,对修复大机器人没什么经验。我想也是,这勇者的作战态度,便是因此而显得合理;尽量使用现地支援,而非拚上自己。不过阿凯亚的技术很有限,我也不确定是能替这勇者做什么…

  …嗯,等等;我有个想法。

  「风啊,听我的号令!」因为机器人正在全力往后奔跑,所以我照位置的相关对应,背部正紧紧的靠在勇者的胸膛上;透过我自己裸露的背部,能感到勇者紧张的心跳,「魔法『速度加强』!」

  一下子,机器人往后奔跑的速度,就突然爆增-勇者差点一下子没控制住,巨大机器人一下子爆跑了一大段距离。如果是前世开车时发生这样的事,恐怕就会要出车祸了吧?还好,这里是阿凯亚;被操纵的巨大机器只有这一台,不会有事故发生,而且就算发生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人在乎。毕竟这是勇者和怪物间的传说战斗,对周围造成损坏很正常。

  勇者急踩着刹车,才让巨大机器人停了下来;他眨了眨眼,看了看我们现在离怪物之间的距离,发出了『嗯~』这样一声的长考。

  「刚才那个,」勇者问我,「是什么?」

  「魔法。」我转头看往勇者。眨眨眼,尽量显得无辜;不过我觉得被半脱光衣服,然后还坐在一个男人两腿中间的小女孩,客观来讲实在很难说是太无辜,「勇者大人不知道?」

  「不知道…是你们阿凯亚人特有的技术?」勇者回答的很直白,听来充满好奇心,「一下能让『机器人』跑这么快,真方便;还有别的事能做到吗?」
  「力量变的更强、皮肤变的更硬、伤害快速恢复。」我回答。我没有藏招,反正我家那些毫无心机的女仆和露亚,十之八九不会对勇者隐瞒任何东西。
  「唔~」勇者想了一下。「不能丢出火球还是雷电什么的吗?」

  怎么这勇者和我最初转生过来,开始学习魔法时想的一样!?

  「火球?雷电?」我继续无辜的说,并且回想起当时我的魔法导师怎么回答我的,「那种东西和魔法,没有关系吧?勇者大人好有趣,喜欢问奇怪的问题。」
  有趣个头。这个肉身作弊穿越过来,还奸了我全家的男人,早早一头撞死的好。

  「是这样啊…」勇者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知道了;那些什么变的更强的能力,能都对『机器人』使用一下吗?啊,治癒的魔法,也拜託你对机器人试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勇者的话语,好像稍微变的礼貌了些。是因为我使用了魔法的关系?说不定有可能吧;异世界的穿越者,看到魔法就会特别留心,这也是很常见的。

  「知道了喔,勇者大人~?」尽量用甜美的声音,和勇者说了这句…嗯…说的我都想要吐出来了…不过勇者好像一点也没怀疑;我对我的笑容,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是自己的身体;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在镜子前面练习了可爱的笑容练很久了,「那么,就看我的魔法吧!嘿,耶;分佈在大气中的幻丝,听我号令!『力量加强』『防禦加强』『治癒』~?!」

  噁. …我在做什么啊,我!…发挥了十成功力装完可爱以后,我胃中一阵滚动。呜呜呜;噁心,想吐。应该不是什么害喜吧?不可能那么快,而且这种身体真的会受孕吗?…阿凯亚人没有月经,只能透过喝天神赐下的神水怀孕。和男人做爱、或是被来自於异世界的男人中出,对阿凯亚人这种没有月经的身体而言,能有和神水一样的效果吗?

  不过勇者大人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很高兴的拍了拍我的头呢;呵呵呵呵呵呵。谁会为了这种简单的拍拍头高兴啊,又不是不普世事的小女孩。啊呀…虽然我在现在的勇者眼中,大概很符合那种标准的,小女孩的形象吧…呵,呵呵…

  力量和防禦加强-这两项东西用在人类,或更精确地来讲说用在阿凯亚人身上,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但用在机器人上完全是不一样的等级。我看着勇者先是让机器人奔跑一阵,稍微测试和确定力量以后,就很直接的往怪物冲去-然后与先前先冲刺打倒一个,再打下一个的战法不同,现在经过力量加强过的巨拳,很轻易的就把怪物的类昆虫甲壳敲碎。勇者,在看见那些怪物简单的在铁拳之下碎裂以后,发出了很高兴的叫声;想想也是,之前只是稍有优势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变成了随打随打的杂鱼,任谁也会开心起来的。

  魔法的机制…我想了一下;这些加强的魔法,效果大概是固定的倍数吧;所以在阿凯亚人战士身上使用也只增加一点,但给机器人使用效果巨大。十乘与二会变成二十,但是一百乘与二则会变成两百;在肉身的阿凯亚人身上和在机器人身上使用,效果差距就是这么大。

  战斗结束的很快;勇者操纵着机器人,非常简单的就把怪物给打扁了光光。我看着满地的怪物身体,心中一阵噁心;那些东西的死状,完全就是…大…蟑螂…不…也不一样…但是,就是差不多噁心的内脏和颜色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糊状事物。勇者把所有怪物都敲扁以后,先是让机器人在战场内闲晃了一下,大概是在确认战场吧-然后抬起机器人的手臂,检查损害。

  机器人上面的伤害,没有恢复。

  也就是说,阿凯因人的『治癒』魔法,对机器人不起作用-这倒也是。
  勇者考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

  -托你的福,战斗变容易多了;不过修复物品的魔法,你们真的没有吗?
  我无辜的看着勇者,然后猛摇头;因为我打算杀了勇者抢机器人,而且这机器人操纵起来好像也没问题,所以我其实还挺希望有魔法可以修理的-不过没有,就我所知没有。

  勇者接着『嗯』了一声;他想了一会儿,好像在考虑、打算着什么,又显出了一点难色,但最后还是下了决心。他接着和我说,在我们凯旋回归以前,勇者他要先去一个地方,回收些很重要的东西,并且吩咐我等下不准多嘴问他任何问题。

  像个乖乖的无辜小女孩一样,我闭上嘴,然后装着可爱的摇晃了晃身体。勇者轻笑了下,然后又捏了捏我的乳头,又揉了两下,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他接着,才转动方向盘,前往那个他想去的地方。

  我们又走了一大段路;这次是往山中移动。最后,在盖满秘林的大山里,我发现了勇者的目标…那些都是,机器人;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更多与更多的、机器人。

  我隐瞒不住心中的讶异;一下叫了出来,然后突然想到勇者和我的约束,这才猛的把自己嘴巴蒙住。勇者看往我,似乎只觉得我这样子很可爱,而没有对我这破坏约定的叫声说什么。机器人、秘林里面散乱乱的躺着了五台…看起来,这些机器人,好像都还是经过了各种程度的伤害、损伤,目前都乘载着一定程度的破坏,而无助地像废铁般躺在这里。

  勇者接着叫我,使用『力量加强』…我闻言遵从;然后就看着勇者,操纵着机器人,拉着其他那有着不同受损程度的五台,用力量硬拖出秘林。

  勇者边拉着边说,叫我回去以后召集工匠,然后帮忙研究一下…研究?勇者也不知道这些机器的来源?…不。再仔细听勇者说完以后,我才知道,勇者的意思是,要我们阿凯亚人,把这些机器人当作试验品和备品。勇者他,果然还是很想坐在巨大机器人上,威风的打倒怪物,并且在这世界大开后宫的;那么,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机器人的维护和修理就不可缺。所以,他才把这些坏掉的机器人,从秘林里拖出来,然后叫我要召集工匠是吗…

  …这些坏掉的机器人,又是从那里来的?

  …我看了看勇者的神情。他嘴闭的很紧,只不断地在交代我以后要怎么做,而不太准许我自主发问。嗯…嗯…这个人…是吗;他并不想,也想不到甚么理由,交代机器人的来源。

  我当然很有兴趣;这种『工具』对我而言是越多越好。不过想想勇者现在应该没甚么理由会想藏招,一口气找出更多的机器人和确保来源的话应该对他也有益…那么,到底是为了甚么理由,而让这位勇者,命令我连问都不准问,机器人的来源呢?

  不太可能是怕我有野心。我是他的女人、他的肉便器、他的精液槽;早就和自己的姊姊,一起被他干了十七八次,每次都还淫叫的很爽,紧紧的用双腿缠着勇者的身体。如果我们是在我原本的世界,勇者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怀疑自己正在被灌迷汤施美人计…但是呢,这里是阿凯亚;没有别的男人存在、全世界的原住民都是女性、而且女人都很纯朴也很简单的,都给勇者简单的干了的异世界。这位勇者明显宁愿继续炫耀自己有多独特和多强,以便尽量在这个世界里受到崇拜,而不是对我这个早就给他干过不知多少次的幼女,没事疑神疑鬼。

  那么,勇者命令我不准问的原因,到底是…?

  我只能肯定,这不是什么他能炫耀的东西…

  ****************************

                (5)

  回到家里以后,我照勇者的指令,召集了许多工匠来研究那些拖回来的机器人残骸;对於那些工匠,勇者少见的没有看见女人就干了,大概是因为他对机器人的维修的急迫心情,远远超过他对那些工匠的性欲吧?这也不是说那些工匠不漂亮还是怎样,只是勇者目前已经有了我整个家族(包括我)在内的女人可用,所以他也不急於一时开拓新目标。男人嘛,我想着…唉,身体上总是有极限的;就算真的掉进了异世界又得到了无数的女人,勇者总不可能真的把天下所有女人都干完,是不是?

  说是这样说,勇者他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倒还是很上心;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不不不不!我在想甚么呢…这肯定是不幸吧!…勇者最喜欢的女人,刚好就是我和露亚姐;因此,我还有露亚姐,便在勇者的命令之下,整天伺候在他身旁。
  今天勇者大人想进行的淫戏,说穿了便是乳交;他让我与露亚姐把衣服脱光,然后把肉棒贴往我们的胸膛,叫我们用手和胸部帮他套弄。两人之间,勇者大人先选上的是露亚姐;露亚她虽然早就也已经是了勇者的肉便器(该死的勇者!),但是对这种淫戏果然还是不太理解;空有一对豪爽的巨乳,但露亚姐只懂得、遵照指令的,用胸部把勇者的肉棒夹着,然后困惑与天真地看着那根肉棒,问勇者说『套弄是什么意思呢?』这样的问题…

  …这种事就交给我吧!不,必定是要交给我啊!

  我一点也不想看见露亚姐,帮别的男人做乳交啊!…所以我就自己捧着胸部,把肉棒从着露亚姐的怀中,抢到了自己的胸部里了。仔细想想,这做法好像那里有点怪怪的;不过算了。肉棒呀肉棒,你既来之则安之,就好好的在我的胸膛里喷发,不要去找小穴了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把勇者的肉棒,在我的乳房之间戳揉。勇者他本来就很喜欢捏我、揉我的身体,现在我主动要帮他乳交,他当然也不会反对。让我想想,记得在前世一些色情影片里面看过…乳交的方法,好像是…?

  捧着自己的乳房,我把勇者的肉棒夹在双乳中;我的手捧在自己的乳房旁边,一手往上、一手往下的,两边分别往不同的方向移动,把肉棒夹在中间摩擦。勇者闷哼了一声;他似乎是对我这样的『服务』很满意,而正开心的在享受着。我的胸部上,也许是因为正摩擦着肉棒,感觉到了男人的脉动,也开始感觉起了兴奋,乳头坚直挺起;肉棒的跳动,随着胸部与肉棒的亲密接触,把那股生命跳动的频率,从肉棒的上的血管、传达到了我的心脏。本来,肉棒还有心脏相比,应该是后者才是血液的主宰才对;但是,在这位勇者大人面前,我却感觉到,我那小小的心跳、彷彿像是正受着对方的肉棒操纵一样,正随着勇者的节奏跳动。难道说,我这具幼年的女性身体,因为几天来连续的被勇者轮奸,已经开始习惯了对方吗…?

  …咬牙,忍住了甩头就走的冲动,我把头低下,把口埋入对方的龟头上。也许这样,我就不用再看勇者的那张脸了,虽然代价是我得看他的肉棒。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迎合着他;这身体的下半部已经湿了,随时期待着男性挺直的降临。子宫在疼痛着,彷彿在对我责难,为何不快点骑上肉棒、迎来那身体早已习惯的主人,接受那早已承认的形状。甚至我的心脏,也在迎合着对方的肉棒脉搏,发出相同的心跳…然而、然而,最后的防线,我心中的怨恨和忌妒,还在提醒着我,我该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我想要肉棒;想要那东西,硬硬的插进我的身体里。最初的动机是因为不想看见勇者再度和露亚行淫,宁愿自己被奸而不愿看见自己女人被奸;但是现在,身体的冲动已经早就忘记了那最初的渴望,只想贪求着肉与肉的愉悦。如果不是、如果不是说-

  -我把目光,转往了露亚姐的方向,再度的看了她一眼。

  -她那美丽与天真、无知却充满着理解了肉欲的怀春神色;看见了欲望的门槛,却又是缺乏相关知识,而永远无法跨越解放的那一线…无知却充满欲望、纯洁的,如同孩童般纯粹的渴求着满足,天真、接近原始,因而也接近『兽』的那神情…彷彿像是最惹人怜爱的幼兽般,再度打击了我的心。啊啊…是的;我、不能忘记自己的本质。

  露 亚 是 我 的 。

  我对男人的欲望,是真的;这个身体,渴求着男人、渴求着肉棒,也渴求着雄性的降临。虽然说阿凯亚人没有男性,但是她们的身体依然有阴道、有子宫,对征服者的渴求并没有因为千百年来的禁欲而消失,而还藏在阿凯亚人的淫乱肉体深处。我不懂为什么没有『男性』这种概念的阿凯亚人,肉体上会这么的渴求男人…我只知道,我与露亚、还有我家里面那许许多多被勇者上了的女仆,都本能的、成了男人的淫乱肉便器…

  …但这并不妨害,我对露亚姐的欲望。

  男人;你的肉棒再厉害,也比不上露亚姐的乳房。

  对着口中的龟头,我的舌头缠绕;心中想的却是,从小我和露亚姐一起长大的时候,先我而长出乳房的她,是怎样被我哄着、骗着,而让我天天『吃着』她的乳房。幼年的妹妹贪求着自己那刚长出的胸部,原因却是前世的记忆,露亚怎样也想像不到,只是安然的接受了妹妹的渴求;我还记得,那时候她的姿态、她的娇羞,还有舌下那带有淡淡乳香的柔弱…

  …那种感觉,岂是龟头可以比上的!

  我的舌先尖端,追求的是、那彷彿如同大海洋般,宽广而柔软的山丘!我这对丰满的胸,是要和露亚的那对丰胸交缠的,不是用来伺候你这死男人的!…愤怒、夹杂着前世的意识,和我从出生以来奸淫着露亚姐十几年以来的欲望,终於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的小穴依然疼痛着,但我脑中的渴求再也已经不是想被狠狠插入,而是不断想着露亚姐的软胸、心中的欲望换回了我原本的渴求。我用包围着肉棒的胸部,紧紧一缩、把肉棒夹紧在里面,然后我感觉到对方、从龟头尖端,发出小小的精液骚味;勇者大人,在我这个淫荡幼女胸部的攻击之下,似乎快要缴械了…哼…哼哼…果然的,在我的欲望、在我的选择之下,一个法则得到了证明-

  -肉棒,是赢不了胸部的!

  …看着勇者的肉棒,在我的胸中喷发而出、把我和我的乳房都淋成白色,我却感觉赢得了胜利;因为我现在、藏在心中最深的渴望,并没有屈服於想给这根肉插入,而还只是满脑子的想着露亚姐的乳房。勇者肉棒,赢不了我的巨乳;而我对肉棒的本能雌性渴望、也败给了我对露亚姐的乳房淫欲。如果想要把我干成性奴隶,先给我长出一对巨乳出来再说!…我对乳房的欲望,就算我现在是个自己也长着巨乳的女孩,也是不会败给肉棒的!

  …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在看见勇者『啊~』的一声,在肉棒喷射完毕以后、无力的卧倒在床上的模样,小穴深处还是痒痒的、似乎在叫唤着觉得可惜;特别是针对那根、在我努力伺候以后,终於让它软了下去的肉棒而言。我现在身上罩满着的精液味道,也是一点对小穴深处里那股欲望,没有起到半点压制的作用,而反而还在搧风点火,质疑我为什么不给勇者干。

  …没办法。

  露亚,在看见我与勇者玩过乳交以后,惊讶的看着我们;她的脸红通通的,双手很可爱的捧着自己那如同苹果般通红的脸孔,来回在我的胸部以及勇者的肉棒间看着,似乎是在记忆中回味着、同时想像,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知道露亚姐也正在发情着,就和我一样。

  …这种机会,怎么可能留给勇者呢?

  我转身一扑,再度押往露亚姐身上;自己的胸部押往露亚姐的软胸,唇也吻上了露亚姐的嫩唇,再度开始享受起了露亚姐的温香软玉。啊,糟糕…因为我身上还沾有精液,所以这些也沾到了露亚姐身上了吧?不过甚么也不懂的露亚姐当然不在意,而只是很自然的、就像我对她做过了不知几千次那样的,接受、回报给我了亲吻。在我前方挺立的那对坚挺丰胸,也摩擦上露亚姐的玉山;姐与妹的乳房互相交融、戳揉,就好像奶与蜜般的不断交缠在一起。而刚刚才射过精的勇者,此时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能在旁边、呆呆的,却又令人愤怒的、带着开心还有享受的神情,看我与露亚姐,再度开始起了姐妹的淫戏。

  …哼!露亚姐的胸部,就该要属於我的乳房,而不是被死勇者的肉棒佔据!
  …虽然从死勇者那开心的表情看来,他好像不觉得从被露亚姐独自一人乳交、改成先被我全力用乳房伺候、然后又看我与露亚亲吻与揉乳,是什么了不起的惩罚就是。死勇者,从床上坐起身来,有节奏且适当的摸着自己的肉棒;那根软了下去的肉蛇,大概是因为看见面前两个巨乳美少女互相亲吻和贪求对方的乳房吧?…很快的,又恢复了正常。

  恢复了正常又怎样?我一个劲的压在露亚姐身上;嘴唇佔着露亚的唇、她的胸部也用我的胸部全部包住。我,用整个身体包住露亚;我的手抱住露亚的身体、从前胸直接连到后背,而双脚也和露亚交缠在一起、如同双头蛇般不愿分开。露亚的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全部都用我的身体佔住、盖住,不留下任何地方,给你这该死的勇者侵入!

  …结果勇者的反应,其实非常简单。

  露亚全身都被我盖满了,没得干;所以他的肉棒,就又往我小穴插了进来。
  …啊、啊啊。

  …口中,属於露亚的温柔触感、她的芳香唇舌,和小穴里的勇者大人男性肉棒,配上我在胸前感受到的露亚胸哺…怀中抱着我在这世上最爱的女性、小穴却插着我在这世上最讨厌的男人;我不禁想起、我那天回来奸淫露亚姐时,被男人趁机破处的时候…只是这次,我的身体,比被破处那时候,更加的习惯着那肉棒许多。无法形容的愉悦一下喷发而出,几乎要让我无法思考;连对男人的厌恶都几乎要忘却,面前只剩下露亚的美、饱满胸膛里包含着的饱满胸膛,还有小穴里的满足。

  -是啊。

  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肉棒在插谁吧。

  所以我如果这样的和露亚做爱,他当然会找上、因为体势关系,而在上方的我。我证明了我比男人爱露亚,代价却是我的小穴;我想独佔露亚,而男人才不管呢,有女人上就好。

  我…

  …在男人、愉快的肉棒搅动下。

  …在露亚,纯真而不纯熟、却对我毫无戒心的放开的秘唇之下。

  …慢慢的在男人与女人的欲望的夹缝中,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肉棒,在我的体内进出。每次抽插,就会提醒我、然后让我想起自己的欲望。每次我想起自己的欲望、我却又都会看见露亚的脸孔,然后再度的、用自己的唇与乳房,感受露亚的美,然后再度沉入那广如海洋的胸怀里;但这样美妙的、如同全身泡在海洋中的幻梦,却又一下子就会又被肉棒唤醒,然后我又会看见露亚的脸孔,再度沉迷於幻梦之中…

  我的乳房喜欢女人、我的小穴喜欢男人。我的唇留给露亚、我的阴脣留给勇者。我是露亚的拥有者,也是被勇者拥有的女人。我在和女人的露亚做爱、也在和男人的勇者做爱。

  …

  ……

  ………

  …啊啊,这样的幻梦。

  死吧、死吧。幸而、最后在心灵最深处,想起来的还是这呢喃。

  我睁开眼睛。

  天色已暗;我们在这张大床上,互相交缠了多久了?…露亚安详的睡着,就在我的唇下;她倦了吧,神情中却带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我用手撑着大床,慢慢立起身来,然后感到小穴里一阵疼痛,还有勇者的肉棒缓缓滑出。这不是被破处那种痛苦,而是被插了几百下以后、那种纯粹留存在碰撞的记忆上的疼痛;就算眼前的姐妹百合再对胃口,我不禁想着,我也不记得说我记忆中的地球人,性能力有这么夸张啊?…何况勇者今天在干我与露亚以前,还有和我家的一些侍女玩耍过。这个勇者,虽然不知道身体能力是不是有作弊开挂,但至少肉棒上的精力,好像肯定是比我记忆中的地球人男性还强?

  …咳…虽然我记忆中的比较对象,只有前世的我自己就是。色情影片里的男人,肯定不能做准吧…?我看了一眼从我身上倒下后,就卧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勇者,心里想。哈、哈哈哈…总不会我前世,其实比这男人…嗯,不,别想这个的好…现在的我是阿凯亚人…嗯,这样子想就好,不要太在意前世。不然我我总觉得有些很不太妙的东西会让我活活气死。

  不过虽然说不要太在意前世,『杀勇者夺露亚』的究极大目标还是不容改变;勇者去死!露亚姐是我的!…随着双乳的上下摆动,我紧握着双手拳头,再度确认了心中的誓言。不管说前世今生怎样,我喜欢露亚就是喜欢;想把露亚抢走的人,就算有肉棒也得死!

  …所以现在,应该怎样执行计划呢?

  我转过头,歪头观察着这勇者;勇者干了我一整天,现在正很累的在床上呼呼大睡。我是觉得我现在拿根绳子大概就能掐死他,执行起来大概也不会太难。不过…啊,对了;上次在想这件事的时候,心中整理出的几个要件,是什么来着?
  …对了;第一个问题,勇者的出身不明。这个问题,因为巨大机器人的出现,更严重了;至少我肯定,我不知道甚么普通的有着巨大机器人的世界。第二个问题,勇者打倒怪物的方法不明;这个问题,倒是因为巨大机器人的出现,而有了解答。那么,第三个问题…嗯。

  …勇者死了以后,我该怎么对付那些怪物?

  机器人…说起来,在勇者干我的这一整天里面,工匠应该都在研究、整理那些,死勇者从秘林里面,拖回来的破损机器人吧?不知道进展如何了?…想着这个问题,我从床上跳起来,找了件衣服披上,然后慢慢的晃出自家的贵族豪宅外。下面还凉凉的,而且应该是被灌满了、还在滴着勇者的精液…嗯…如果我现在得去说服别人和自己一起杀死勇者,大概会被觉得是非常没有说服力…不过算了;这种事情,我自己下手就好。

  这个世界…肯定没有别人、和我一样,对勇者抱持着,如此坚定的杀意。
  没有假手别人的必要;勇者的生命,由我来夺走。

  走了一段时间…因为脚软,所以走的比平常久,不过最后还是到了…我走到了我家庭院里临时搭建起来的,机器人研究工房里面。意外的是,在这夜晚的时间,居然还有工匠在;稍微问了一下,原来她们看见这勇者带来的超级武器,都开心的睡不着觉。

  想想也是;阿凯亚人,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执着程度可说是远超过地球人的。我觉得这是因为阿凯亚人是单性生殖,所以生下来的孩子必定会和自己相似,而使得单一的专长很容易就能特化、流传下来的缘故。在地球上常见的,说每个孩子都有不同才能这种话,在单性生殖的阿凯亚,不太有什么市场;母亲擅长甚么,女儿就理所当然的擅长什么。这些在我面前的工匠,都是阿凯亚有史以来,就一直传承着『工匠』这们技术的家族成员;会对突然出现的巨大机器有这样的兴趣,也不是不能理解。

  当然,虽然说因为单性生殖,所以每个女儿都很像母亲…个体间的差异,特别是个性上,还是有的;我那天然呆的露亚姐,我想了想又叹了气,就是如此。天生的才能差异不会太大,就像是露亚也和我与母亲一样,都有着魔法才能一般…不过个性上,姊妹母女有差异,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嘛;虽然我因为是转生者,所以观念和个性上差距更大就是。

  甩甩头,甩去杂念;我走近工匠的工地,询问工匠调查的进度。调查了一整天,而非常的兴奋的那些工匠姊妹,此时都围到了身为领主的我身边,开始闹哄哄的东说一个西说一个;我按着头,想着这些人的兴奋还真不是普通的程度…慢慢的,从她们交缠的话语中,整理出属於我自己的,最有用的资讯、还有最值得调查的疑点。

  首先,这些机器人的受伤方式;勇者亲自搭乘的那台机器人受伤最少,有受伤的部分几乎都是和坚硬物体产生的刮伤。我回想起了搭乘在机器人上战斗的那些时候,知道那些刮伤来自怪物的爪牙。其他机器人的受伤方式,却大多都是钝器撞击伤害;从受伤的部分也找不到什么来自外界的泥土或残骸,而好像只是纯粹的、用巨力撞击着过,机器人上各个部位一样。像是勇者那台一样的刮伤,并不是没有,但和钝器撞伤比起来偏少。

  然后,最奇怪的是…工匠吵吵闹闹的把我拖到那台机器人旁边时,我也一样十分疑惑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有一台机器人的被破坏方式,看起来居然像是…从机器人里面,有不知是什么东西,爆破出来的感觉;驾驶舱中间的空心、从里往外的翻开,完全曝露在外,而周围的金属也都像花朵一样的往外翻出,看来就像是爆炸开来了一样。但是,阿凯亚没有火药;这些工匠便都没有想到爆破上面去,而是都在猜想,到底是怎样的怪物,居然钻进了机器人里面,然后用那强大的怪力,把机器人从肚子里掀了开来?

  这些机器人的死状…如果,能这样说的话…让我看了以后,心中十分不安;我现在对那些怪物最大的打算,就是要利用勇者的机器人,来歼灭怪物。但是,如果有什么里由,会让这些机器人都这样的被弄坏掉了的话…那些使机器人坏掉的理由,是否会在我身上重演?

  这件事情,恐怕只有勇者知道吧…不过他不说,我也没办法;美人计…甩了甩头,我不是很想再度去卖色相,虽然小穴早就被干满了不知多少精液。这个勇者的思想,现在大概还是,处在想耍威风的程度上吧;看这些坏掉机器人的残破样,勇者大概暂时是不会想自己提起的。我想想…如果哭着和勇者说自己很担心的话还是怎样,不知是否能骗得勇者开口…?

  哭…女人的武器…嗯…说实在,在这世界我还没用过…前世,当然也没有。女孩子,到底要怎样哭,才会最引男人同情啊?…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工匠随意提起的一句话,又突然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说、你说!如果还有,这些别的『钢铁巨人』的话,是不是还有,别的『勇者』?

  …啊、呀!是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度看往那些坏掉的机器人;没错,它们都有自己独立的驾驶舱。虽然不排除遥控或是自动驾驶的可能,不过…其实、至少在这些机器人坏掉以前,说不定还有别的驾驶,是很有可能的。为了确认答案…我叫着工匠,问她们,驾驶舱里面…

  …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工匠听令,很快地去检查了;答案也,出来的很快。

  有。

  每个坏掉的机器人、驾驶舱里,都有留下一些…多少曾经过清理,但确实存在的,血迹。还有一些驾驶舱…里面有留下一些,极为细小、但依然看得出是、肉泥的,细微碎屑。

  …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因为发现了这件新事实,而叽叽喳喳的胡乱吵着和猜测着的工匠家族声音中,试图要静下来思考;曾经存在於驾驶舱里,推定、和勇者出身同样世界的,驾驶员血迹?

  …如果那些驾驶员曾经存在过的话,他们的屍体呢?被勇者,埋起来了吗?
  不,不对;在那之前…这些,其他坏掉的巨大机器人…

  …到底是遭受到了怎样的攻击,才会被破坏到,现在只剩『勇者』一人的?
  我的希望,是杀死勇者以后,能用他的『机器人』来继续打倒怪物;可是…如果,还有比那些怪物,还可怕上许多的敌人,甚至足够打倒这些其他机器人的话…我又,该怎么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