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勇者禁录】(76)【作者:勇者】

2017-04-04人气:

字数:93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六章 罗德(一)

  明媚的阳光普照在大地之上,让这天的天气好的有些过分,身材壮硕的青年背着自己繁重的行囊,满怀着兴奋踏入了自己曾经的故乡,卡瑟兰虽然算不上特别富裕的城镇,但忙碌的人群和充满回忆的建筑,还是让青年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青年一边环顾着周围,一边向镇里慢步走着,一些路人与店家偶尔转过头来看看他,接着便做回自己的事情,似乎对这个外来的青年没有太多印象,不久之后青年来到了一处商铺前,这是一家简朴的杂货店,此时店前正有一道靓丽的倩影在忙碌着自己手中的杂事,凹凸有致的少女背影扫了扫最后的一点垃圾,直起身来舒了个懒腰,悦耳的声音让身后的青年一阵慌神,片刻之后才开口道。
  「请问……」

  少女被身后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时还带着一脸的惊慌,而青年则被那突然回眸的绝美容颜彻底定在了那里,微微皱起的柳叶弯眉,硕大的双眼像是在闪烁着光芒,左眼的眼尾下还点缀着一颗淡淡的美人痣,高挺的鼻梁下那粉嫩小嘴更是微微张启,青年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瞬间。

  「呃……要买什么东西吗?」

  「哦……不是,请问这里还是吉普森大叔的杂货店吗?」

  「嗯,你找我父亲有什么事吗?」

  「父亲?安娜?你是那个小不点安娜?」

  「你是……罗……罗德大哥?」

  这是罗德与安娜的第一次重逢,罗德14岁时便怀揣着自己那成为英雄的梦想去了巴顿,那年的安娜只有5岁,但还是对这个当年总喊她小不点的大哥有些印象,十年的佣兵生涯慢慢磨去了罗德当初的冲劲,在经历过几次生离死别后,他决定回到当初的家乡,娶一个妻子、开一家属于他们的酒馆,简简单单的度过这一生,而再次看到安娜的一瞬间,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那个想法。

  「医生,他怎么样了?」

  一个声音扰乱了眼前的美好景象,他记的这个声音,比起眼前这个青春洋溢的安娜,岁月的历练让她变得更成熟了一些,原来只是个梦,一段回忆,自己一时的愤怒,让他亲手毁掉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这段的缘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早晚会失去她,但他却没想到会以那种方式,他想要弥补,他想要修复那段感情,而他必须先活下去。

  「能做的我都做了,但罗德队长受伤的面积太大,伤口又很深,好在对方使用的是冰系魔法,减缓了他的血液流失速度,但你们最好是能找到会治愈魔法的人来,之前镇上唯一会些治愈术的卢恩先生也在之前的事件中去世了,不然剩下的就要看他的造化了,期间他需要静养,每天早上我会来给他换药,但你们还是要留个人看着他,以防出现其他的状况」

  「麻烦您了」

  「没有,比起安娜为镇上做的,我这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两人的谈话罗德听得断断续续,但身体却完全无发做出反应,隐约间,他觉得这个声音才是梦境,而自己更应该回到年轻的安娜身旁,逃离这个名为现实的噩梦,脚步声忽近忽远,然后是房门的关闭声,再之后安娜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些生气。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为什么那两个人会袭击你们?」

  「大嫂……我都说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就突然发动了攻击,确切的说是一个人攻击了我们,另一个人并没有动手……」

  「不要叫我大嫂,我和罗德已经分开了」

  「但罗德大哥一直都很牵挂您,他每天都在跟我们说他有多后悔」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对不起」

  是迪伦的声音,总算自己没有白培养这个小子,还知道替自己说些好话,他隐约记得昏迷前的最后一幕,蓝色长发的少女玉手一抬,冰冷的寒意瞬间席卷而过,而后就是一场混乱,被惊到的马匹四处逃窜,而自己也被撞飞开来,原本他们只以为今天捡到了便宜,在树林附近遇到了一对年轻的情侣,少女美丽的样貌立刻引发了兄弟们不约而同的调戏之心,然而在少女冰冷的斥责下,玩笑变成了争执,争执化作战斗一触即发,但小队上下一共十一人,谁都没有想到这眼前的少女,却在下一刻如鬼神般侵袭而来。

  「兄弟们受伤都不轻,罗德大哥就拜托嫂……安娜姐您了……,我安顿好兄弟们再来看大哥」

  迪伦虽然喊了安娜叫姐,但他实际已三十四岁,比安娜还要大上六岁,但碍于和罗德的关系他也只好加个姐字,此时安娜听来倒也感觉怪怪的,反倒还不如直接喊声大嫂。

  「嗯……我会照顾好他的」

  再一次被安娜照顾,罗德的心中暖暖的,或许这次的伤没有白挨,他记得安娜初次为他包扎伤口,是在回到卡瑟兰一年后的事了,那时候不听话的安普已带着家里的大部分钱离家出走了,而安娜的父亲则被气的一病不起,母亲也因为父亲的病不断操劳担心,最终也病倒了,那段时间的安娜虚弱到令人心疼,镇上的很多男人都看到了这个机会,但他则把他们都赶跑了。

  那段时间罗德总会去杂货店帮忙,安娜虽然一开始不好意思,但她父母的病都需要钱,而她自己那时才刚十七,没有足够的历练和体力帮助她维持生计,而两人也在那段时间变得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在一次搬抬重物时,罗德被高处的货箱砸中,肩膀开了一道血红的口子。

  他还记得安娜看到血时慌乱的神态,在医馆包扎后安娜则又换上了一副内疚的模样,那时的他强忍着心中的悸动才没有直接吻上去,但也托那次的福,安娜第一次亲手为他换药,柔软的小手胆怯的触摸着他的伤口,眼睛不断盯着罗德的额头,每次当他皱眉,安娜就跟着咬牙皱眉,似乎也同样感受到了伤口的疼痛。
  后来安娜发现罗德开始故意皱眉调笑她,便扮作生气的一巴掌打了上去,这一下疼的罗德眼泪都流了出来,慌张的安娜才连连道歉,最后却被宽厚的嘴唇吻了上去,那柔软的触感,悸动的颤抖,罗德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但他又记得了。
  带着这美好的回忆,罗德沉沉的睡了过去,之后他又做了关于以前的梦,但细节他却记不清了,只记得应该是关于安娜和自己的梦,醒来时的罗德感觉有些渴,但奇怪的是自己却感受不到身体,既然如此又怎么会渴呢?或许只是错觉罢了,自己睡了过久?他不知道,耳朵开始有了嗡嗡的声响,或许是身体开始逐渐恢复的前兆,迷糊间他又睡了过去,直到一个声音再次响起。

  「没有,医生早上来给他换过药了,伤口似乎已经开始愈合了,但还没完全脱离危险」

  「嗯,罗德大哥肯定没问题的,大嫂……哦,我又叫错了」

  「算了,你要一时改不过来就慢慢改吧」

  「嗯」

  「你们队里的其他人怎么样了?」

  「那天遇袭,场面比较混乱,结果似乎就罗德大哥伤得最重,不过其中一个兄弟废了只手」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凶狠」

  「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很厉害的魔法师」

  「还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袭击你们吗?」

  「呃……不知道,最近这么乱,说不定是趁火打劫的,不过昨天遇到他们时他们也是在朝卡瑟兰这边来,说不定已经在镇上了,大嫂你要是看到一个蓝长发的女人和一个小个子男人一定要躲远点」

  「嗯,我知道了」

  迪伦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罗德心里想着,自卫队虽然对镇上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保护他们的英雄,但他们却不知道在自卫队的据点里,却也关押着那些不能被他们知道的秘密,如果安娜知道了自卫队的所作所为,恐怕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吧,但在那种关头,自己如果不由得兄弟们泄欲,他们又怎么肯跟随自己?如果他组织不起自卫队,谁又来保护大部分的镇民呢?所以奸淫玩弄那些女人的不只是他们,还有这些故意装作并不知情的平民,教会的修女在广场被众人肏弄了三天,不也没人再提起她的下落?

  微微的气愤让罗德感到有些难受,温热的感觉让他的意识又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他不想再理会这恼人的现实,他想再回到昨天那温馨的时刻,他想再看到安娜被吻后那闪烁的眼神和颤抖的嘴唇,但在那之后一段时间安娜开始故意的疏远自己,有时老远看到自己她都会迅速扭头逃进小巷,但终于有一次她还是被他在杂货店里堵了个正着。

  「你干嘛躲着我?」

  「我……我没有」

  「你有,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亲了你」

  「你……不要说出来,父亲会听到」

  「听到又如何,你父亲肯定也希望有人照顾你,你不喜欢我吗?」

  「不……不是……这……我不知道」

  「那你就是喜欢我」

  「我不知道……」

  「那我再吻一次你看看」

  「我……」

  话没说完,听到罗德的话安娜脸上一红,正要开口说他,罗德的嘴巴则再次吻了上来,而这一次的罗德则更加的强势,双唇的接触后便是不断的吸吮,对比上次的清纯一吻,此时对方的异动则让安娜惊讶不已,罗德不断试图吞吃着她的嘴唇,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的任由他摆布。

  数十次的吸吮之后,罗德的舌头也开始发动攻势,此时安娜已被热吻的七荤八素,突然异物的入侵让她浑身一颤,双手抬起推搡却最终停在了那结实的胸膛上,肉舌的大肆进攻瞬间让她防线崩塌,自己的舌头被对方搅弄得天翻地覆,滑腻的口水不断汇合融通,一些咽入自己的喉咙,一些则被罗德吸吮而去,发出泥泞而燥人的声响。

  不知何时,火热的大手抚上了安娜水嫩的蛮腰,隔着薄薄的衣衫罗德都能感受到那青春特有的紧致,轻轻的上下爱抚让安娜浑身颤抖,肉舌的不断纠缠吸舔更让她娇喘连连,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段贴合,最终犹如热恋的情侣紧紧相拥,安娜的心砰砰直跳,她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而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怀中的美人香气酥人,罗德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到了,胜利的喜悦让他越发兴奋,下体的肉棒也开始急剧膨胀,隔着夏季淡薄的衣衫,罗德感受着安娜那紧实腹部,微微的律动让他能缓缓摩擦,安娜也被小腹上那坚硬的突起撩的浑身酥烫,她没有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只是觉得热热的,有些怪异,却又有些舒服。
  这种关头罗德又岂能满足,他的大手开始扩大侵略的范围,顺着结实的腰线滑上那高耸的翘臀,安娜此时刚刚适应那热情的激吻,只觉得屁股上有什么轻轻的滑过,突然罗德大手一落,五指瞬时握住了那柔软弹滑的肉弹,同时中指习惯的向屁股缝中滑去,从后边看便已能看到少女安娜那绝媚的臀型,罗德鼻息不断加重,他的指尖甚至都已碰到了那薄裙下的鲜美鲍肉。

  「不……你干什么?!」

  突然的斥责让罗德一愣,他有些分不清此时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年轻的安娜是那么的清纯可人,但这句斥责却显得有些严厉。

  「放手!你干什么?」

  「大嫂……你就让我亲一次,就一次,喜欢你的不止罗德大哥一人啊」
  「你放开!唔……呸,放开我……唔……唔!」

  门外传来隐约的闷哼声,安娜的斥责很快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呜咽,罗德心中一惊,迪伦那家伙在干什么!?突然间罗德猛地一起,他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自己的双手,但同样感觉到了自己的疼痛,撕心裂肺的痛觉让他想要嘶吼,但自己却仍旧没有发成任何声响,然后身体无力的躺了回去,无比剧烈的痛觉几乎要将他撕成碎片,意识在下一瞬便犹如坠入大海的沉石,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声响。

  刚刚的是什么?大概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吧,难道是自己要死了?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罗德的意识开始慢慢浮回海面,他记得最后的声音。

  「唔……不……不要」

  记忆中的安娜使力推搡着他,但罗德早已是如那上弦之矢,此时又岂有不发的道理,他不断抓揉着安娜的臀肉,另一之手则覆上安娜的后颈,安娜开始试着吐出他的舌头,但仍不阻碍他贪婪的吸舔,安娜此时越是抵抗,两人间的摩擦便给肿胀的肉棒带来更多的刺激。

  「放开我……罗德大哥……你放开」

  「唔,安娜,你好美,跟我结婚吧,我会对你好的」

  「唔……你先放开我……不要……讨厌……放开我……父亲会听到的」
  「你答应我我就放开」

  「不……唔……这是……唔……我的终身……大事……求你放开我吧」
  安娜软弱的拒绝不断激起罗德的征服欲,他的右手此时已探入安娜的双腿之间,原本长长的裙子也被按压着挤进肉臀缝中,粗鲁的中指已充分感受到了那鲜美肉鲍的丰满轮廓,如果不是那裙布的阻隔,他早已大肆指奸了进去,虽然未能如愿,但此时的姿势让两人的下体则更加贴近,加上不断加剧的反抗,罗德甚至干脆收挺了起来。

  「放开!」

  再一次的严厉斥责让罗德一抖,他隐隐感觉到一丝疼痛在自己的胸口开始蔓延加剧,他知道自己再次醒了过来。

  「哦,大嫂你的奶子可真大,隔着衣服都这么软」

  「迪伦你放开我,你这样对得起你大哥吗?」

  「原以为他这次死定了,却没想到他竟然命还真硬,今天你又松口让我喊你大嫂,那我以后岂不是更没机会了,就这一次,成全我吧,哦!太软了」

  「不……你松手,我是不会和他复合的,你相信我」

  「你只是想骗我停下而已,你们女人根本对旧情复燃毫无抵抗」

  嘶啦的一声,似乎有什么被撕坏了,罗德躺在床上不能移动分毫,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哇,好白的大奶子,让我尝尝」

  「不!你现在停手还……不,不要舔……」

  吧唧吧唧的吸咂声不断传来,罗德甚至能看到迪伦那猥琐的嘴脸在不断吞吃安娜丰乳的画面,他怎么对得起自己一直的提拔?如果不是自己,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农夫!

  「真香啊,嫂子,你的奶子可真软,吃在嘴里太舒服了,尤其是这个可爱的乳头,越舔越硬,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住口……你放过我吧」

  「让我看看……」

  「不!」

  噗通一声,屋外似乎有什么掉在了地上,罗德再次试着起了起身,但身体仍旧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他在心中大声的怒吼着,却只能听到外面传来屈辱的呼救声。

  「哦,这腿真弹,抓一把滑不溜秋的,哦,别动,我摸不到上边了」

  「唔,你这样做你认为我会原谅你吗?」

  「记得我一辈子岂不是更好?噢,摸到了,啧……这可恶的内裤」

  「不要扯……啊!扯到我的毛……发了」

  「嘿嘿,抱歉抱歉,唔,这就方便多了,让我替兄弟们看看咱们美丽的大嫂动情了没有」

  「停下,现在就停下!我可以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你下边不行啊,我都摸到水了」

  「你……混蛋!等等!不要插……唔……」

  「扣一扣你就舒服了,啧,另一个奶子也漏出来,喔,揉起来真爽」

  卟滋卟滋的抠挖声越来越响,显然安娜的淫穴已经在不断分泌着爱液,迪伦那个混蛋现在究竟是以怎样的姿势在羞辱着安娜?是将她按在身前?一边吞吃着她的雪脂丰乳一边抠挖蜜穴,还是趴在她的身后?一边大力抓揉着曾经属于他的沉甸大奶,一边开垦着那处绝媚肉壶?越想越怒的罗德只觉大脑嗡嗡一响,意识便再次消散而去。

  在黑暗中呆的太久,甚至以为自己看到了光,罗德再次恢复意识时,已经对时间失去了概念,现在是什么时候?今天的早上?他记得迪伦与安娜的争执,但此时他什么也没有听到,迪伦被阻止了吗?还是安娜被他成功奸淫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还是这已经是第三天?或者说,自己其实已经死了?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对自己生前罪业的赎罪?

  隐约间,他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像是远处的风声,又像是有人在他的耳边呼呼吹气,慢慢声音开始变大,变得像是被什么抑制住的呜咽,一个男人打破了悬念。

  「呼……刚刚呼救的太大声,我还以为要被别人听到了,大嫂可真不乖,可得接受这!份!惩!罚!」

  「唔!唔!」

  「喔!好紧……哦,再用点劲,嚯……哦……进来了!」

  「唔……唔唔!唔」

  「想让我松手?那万一你再叫怎么办?等等,哦……抽的时候就好像被推出来一样,真他妈紧啊」

  罗德此时意识到,自己以为的永远,实际却并没有昏过去太久,而就在此时此刻的外面,自己栽培的小弟已将那丑陋的肉根捅入了安娜的体内,至于是肉穴还是嫩菊,他无从得知。

  「哦哦……唔,嫂子的淫水越来越多了,这小屄可真劲,比我之前肏过的女人都爽多了,难怪罗德大哥一直说后悔,唔……别乱晃,要滑出来了」

  「嘿嘿,适应的差不多了,该加速了,好好享受我的大屌」

  迪伦说完,外屋便立刻传来了急促的啪啪声,而且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碰撞的声音也越发响亮,罗德曾见过迪伦干其他女人时的样子,但他并不想想象此时被他压在身下的安娜,凶猛持久的爆肏持续不断的从外屋传来,迪伦显然比平时更加的持久卖力,这毕竟是他梦寐以求的大嫂肉穴,肏起来也肯定是更加的舒爽。

  「呼……呼,嫂子,我要松开手了,你要是再叫我就把自己的袜子塞到你的嘴里,那味道可不好闻,所以你最好老实点」

  「唔!停……停下……哦……拔出去……不要……啊……哦……」

  「哦,不是我不想拔,每次我要拔的时候,大嫂的骚屄就一个劲的吸我的大鸡巴,我就只好再肏进去,说实话,大嫂你也很舒服吧,你听,下面的水多到都快泛滥了」

  「啊……不……不是……你不要再……胡说……喔……停下……求你……」
  啪啪……啪啪啪……飞驰的肏干声已如雷贯耳,只能看到黑暗的罗德,此时却在眼前隐约看到了那浑圆的浪臀,每当迪伦挺胯撞击,都会溅起抖颤的肉波,而当他每次后撤,便能看到黝黑的肉屌从粉湿蜜壶拔出,带出更多泥泞的淫汁浪液。

  「嫂子,你这对大奶子晃得真好看,喔……一边揉一边肏感觉更爽」

  「你……无耻……别……唔……」

  「嗯,唔,别这样嘛,刚刚都亲过了,舌头伸出来一点,喔……就这样,跟着我的舌头,嗞……嗞,嫂子的口水都是香的,你也尝尝我的」

  「噗……不要……」

  「别吐啊,看,都流到你自己脸上去了,既然你上边不想吃,那下边吃吧」
  「什?不……不要……不要在里边……我今天不安全……」

  「那就更好了,大嫂为我生个儿子吧!喔,要来了!大嫂!」

  「不!不可以!快拔出去!我求求……哦!不!!」

  「哦……哦!嫂子!喔!来了!」

  「唔……唔!」

  罗德的眼睛如果可以睁开,那么此时肯定已充满了血丝,然而他不能,外面急促而响亮的啪啪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少妇屈辱沉闷的一声长吟,随着男人抑扬顿挫的低吼,罗德甚至都能从中分辨出那一波波的全力喷精,浓稠的精子义无反顾的冲入那美艳大嫂的子宫深处,他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形,但这一幕他并不陌生,他也曾无数次将自己的精液强行灌入那些女人的子宫深处,他知道这喷精时的无上快感,但直到此时他才想起被害者那屈辱的感觉,他是怎么从一名受害者变为加害者的呢?他,不记得了……

  「呼,这次射了真多,感觉大嫂的肉壶都要被我射满了,怎么样嫂子,我技术还不错吧,啧啧,你别哭啊,不行我给你抠出来」

  「不……不要碰我……你满足了吧,让我一个人……」

  「这不显得我拔掉无情吗,我再陪陪你」

  「我不需要!你滚!放手!」

  「干都干了,摸一把奶子怎么了,害什么羞啊」

  「让我一个人……算我求你」

  「啧,可以是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这不还一个洞我没体验嘛」

  「还一个?你……你混蛋!放开!放开我!」

  「哎!刚才还没这么大劲的!你轻点,可别把我宝贝折断了」

  「混蛋!放开我!」

  「疼!别打脸!抹点精液好润滑……哦,别晃这么厉害,差点又插你小屄里去了」

  「放开!谁来救我!」

  「说了别喊!喔,放轻松,等等!别晃,喔!来了!」

  「不!不!拔出去!好胀!」

  「喔!比小穴更紧,再来点……哦,再进去点……唔,太他妈紧了,呼……」
  「唔……好难受……唔」

  「没事,一会就好受了,我肏过的女人最后都会浪叫的喊着还要,嫂子你慢慢会喜欢上的」

  「不……拔出去,求你了……」

  「放心,这一次我会快点,喔……屁股蛋子再翘起来点,对……这样肏起来才给劲啊,这么扒开看,大嫂的屁眼还真粉嫩」

  「哦……不要说……这么下流的话……出去……」

  「喔,大嫂的屁眼不愧是被人开发过的,已经适应我的尺寸了,不知道罗德大哥在那之后有没有用过你这个屁眼,又紧肏起来还又通畅,恶……精液都迸到我腿上了」

  屋外的啪啪声再度响了起来,而这一次罗德至少知道了,安娜是在用哪个部位接受男人肉屌的无情操弄,他对安娜的第一次求欢以不欢而终,那一天他既没能肏到安娜的蜜穴,反而还挨了一巴掌,所以到后来结婚以后,他也没能向安娜提出走后庭的想法,当然大部分原因主要是他对屁眼的兴趣不大,唯一一次主动肏入女人的屁眼,还是当时在酒馆的厕所里。

  就像迪伦所保证的那样,这一次的奸淫比上次要短上一些,听着外面的哭泣与对话,罗德知道这一次,迪伦将精液射在了安娜的奶子上,虽然他试图让安娜用嘴为他清理,最后似乎还是失败了,再之后迪伦小声的对安娜说了什么,便独自离开了,似乎应该是威胁之类的话语,但身心疲惫的罗德再也坚持不住,浑浑噩噩的又昏了过去。

  当天晚上,罗德的眼睛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然而时间似乎已接近深夜,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到,隐约能分辨到天花板上的裂痕,半梦半醒间他再次昏睡了过去,心里思索着不知安娜此时身在何处。

  当第四天他再次醒来时,时间已接近晌午,医生似乎已给他换过了药,他好像醒来过一次,但又不确定是梦境还是现实,虽然可以睁开了眼睛,但身体与声音仍旧难以控制,好在身体已不像前两天那样疲倦,但痛苦的是身上的疼痛也变得明显起来。

  「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安娜的声音,太好了……她没有离开,或是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嫂子……昨天都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来了,你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
  「那你就去死吧」

  「这也太狠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你继续这样,我现在就出去告诉所有人你强奸了我」

  「好……你镇定,说真的,你想我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我昨天也说了,只是想跟大嫂做一天的夫妻」

  「离开卡瑟兰,永远不要我见到你」

  「啧……这就有点麻烦了,不过我有个更简单的方法」

  「你想做什么?」

  在这时,房门被突然推了开来,罗德此时却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就听迪伦恶狠狠的说道。

  「罗德大哥,对不住了,只能请你再死一次了」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掐到了自己的脖颈之上,罗德惊慌的想挣脱,才突然想起身体无法动弹,但他试着睁开眼睛,却发现连那点力气都没了,没想到自己逃过一劫却要死在这小人之手,意识越发薄弱前只听到安娜的喊声。

  「快住手!我要喊人了!我会告诉所有人是你杀了他!」

  ——

  我死了吗?罗德试着睁开眼,依旧是无尽的黑暗,这是地狱吗?似乎与死前也没什么两样,自己成为了一个无法移动无法感知的意识,或许会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感受痛苦的折磨,又或者……不是。

  啪啪啪……啪啪啪……

  不远处再次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

  自己不是死了吗?难道这本身就是地狱的循环?听着安娜一次一次的被奸淫而自己无能为力?

  「所以我说你们女人对旧情复燃一点抵抗力也没有,是不是大嫂?」

  「……嗯……唔……嗯嗯……嗯……啊……轻点……喔……」

  「喔……对,再用力的扭,起落的再快一些,这大奶子晃起来真颤」

  「……哈……嗯……嗯……呃嗯……」

  「为了救一个辜负你的男人值得吗?哈?就是因为你的妇人之仁,所以才会只能被人肏……喔,这大肉臀真他妈翘」

  「……呜……嗯……啊……啊……嗯嗯嗯……慢……点哦……啊……啊……」
  「舔的用心点,多用你的舌头,对,裹住了前后嘬……哦……大嫂的口技越来越熟练了」

  「……唔……嗞……吥嗞……唔……唔……嗞……吥嗞吥嗞……呼……唔唔唔……」

  「自己撑开屁眼……喔……还是这么紧,自己动……再卖力点」

  「……嗯……喔!……嗯……好胀……嗯……嗯……」

  「才一天就变得这么淫荡了,哈哈,别瞪我啊,明明是你求我肏你的」
  「……啊……哦……噢轻点……要疯掉了……啊……啊……啊啊……」
  「喔……要射了……蹲下,我要射在你的脸上」

  「……喔……喔……等……等一……唔!……嗯……嗯……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