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边城落日】(01修-02)【作者:杯中火焰】

2017-04-04人气:

字数:99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是一片古老的小山村,坐落于繁华古都的北方,在起伏的山峦和密林下,流淌的小河唱着单调而又欢乐的乐曲,安详静谧的村庄,在每天的日升日落下,过着平凡而又安逸的生活。

  那里和我们生活的环境没有什么不同,那里有和我们一样平凡忙碌的人们,过着一样平淡安逸的日子,用着平和踏实的内心,走着和我们同样的人生之路。
  就是在一个这样的村庄里,一个青年的故事……


             第一章  燕山余脉

  ――――古老的村庄,说不尽的故事,它们静静的和我拥抱。

  天色微明,远处郁郁葱葱的群山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之中,苍松翠柏,野草鲜花,焕发出勃勃生机,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在这片密林之中,一条小河涓涓流过,沿着山势顺流而下。

  在山下的小河旁,有一片不大的村落,古色古香的建筑错落其间,偶尔有汽车沿着公路出去,引起几声狗吠。古老沉默的村庄还没有苏醒。

  这里是燕山余脉的边缘,流经的小河据说和西山的玉泉山属于同一水系,玉泉山的水在古代属于宫廷用水,而这条永远单调流淌的小河则养育了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人们叫它清河,而这个村庄则叫清泉庄。

  清泉庄不大,只有三百多户人家。在以前是因为距离市区遥远,又地处偏远的山区,所以很多古建筑得以保存,在现在由于交通的便利,风景的优美,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逢假日,会有不少人来这里游山玩水,或者参观古老的四合院。

  这里的人们朴实无华的生活着,或许是因为环境影响内心,使得古风在这里留存。

  据说有人要在这里建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和度假山庄,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无非是村民不想这里安逸的环境被破坏而抵制,再就是如此多保存完好的古旧四合院,收购价过高。最后在几位村子里曾经深居高位的大人物干预下,不了了之。

  虽然已经是八月份,不过早上还是十分凉爽。在一个三进的院落中,后院的正房门打开,解雨晨赤着上身,拿着一把镶着金色花纹的黑鞘古刀走了出来。
  先打了一套拳热热身,待到活动开了,身体微微冒汗,便抽出古刀练起了家传刀法,五虎断门刀。

  只见寒光闪闪,刀风朔朔,气势非凡,旁边的树叶被刀风吹动的哗哗作响,地下石板上一层尘土被吹到一边。五虎断门刀在影视剧中被演绎多次,虽声名不显,可是流传几百年的刀法岂是平庸,每次看到他都感觉一阵无奈。

  收刀站立,调整呼吸。解雨晨回想着自己所练的招式,还是不到火候啊,他叹了一口气。想起当初解老爷子演练这套刀法时,最后那仿佛开天辟地的一击,让人心中升起无力抵挡之感,至今仍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

  虽说年刀月棍一辈子枪,可是要真正的精研刀法,几年的时间还是不够的。
  他举起古刀凝视,刀身花纹古朴,寒气逼人,此为昆仑寒铁打造,长约三尺六寸,重四十九斤,其名明月刀。相传解家一位老祖,读书万卷,武艺惊人,文韬武略皆为上乘。未应试之前曾游历各地,考察人物风俗,遍赏名山大川,一为增长见识踏实学问,二为结识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在游历到昆仑山时,在一湖泊中见寒光闪闪,以为异物,遂打捞而起,入手冰凉,乃昆仑寒铁,遂打成此刀,以之家传。

  然而在这个年代冷兵器不过是人们收藏把玩之物,已无大用,而武功更是除了表演,没什么人继承了。解雨晨也不知道这套刀法他还能不能传承下去。
  想起曾经学过的课文,老舍先生的小说《断魂枪》,清末民初的沙子龙,面对洋枪火炮,社会变革,只能自己在夜晚耍上一会,然后斩钉截铁的说,「不传!不传!」他叹了一口气,收刀入鞘。

  先去厨房准备早餐,砂锅煮上小米粥,把冻着的饺子蒸上,便回房间洗漱。
  温水喷洒,划过他的身躯,解雨晨今年二十四岁,剑目星眉,身材颀长,肌肉线条明显,精壮而不臃肿,像一只草原上的猎豹一般,沉默时松懈慵懒,动起来则透露出无比的爆发力。

  洗完澡出来,啪啪地在东厢房门上敲了两下,「起床,吃饭了。」

  「知道了,老哥。」门里传出解雨轩懒洋洋的声音。

  转身走进西厢的厨房,准备两个凉菜,一个拍黄瓜,一个自己腌制的咸鸭蛋,切成两半,蛋黄流出深黄色的油,他满意的点点头。

  解家里只有他们兄妹二人了,父亲在他初中时因意外去世,因为经常外出,解雨晨至今想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而母亲则更早了,在生下雨轩后就没了,那年他六岁,还有一些印象,而雨轩是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他们二人从小被爷爷带大,虽说隔辈亲,解老爷子更是老年丧子,可对孙女是各种宠爱有加,对雨晨也是严厉异常。从小文学武艺,毛笔书画,样样不得落下。

  解雨晨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当然不是上不起。虽然解家有家传古刀和刀法,毕竟是以诗书传家,这从解老爷子对他的教导,还有收藏的那一屋子书画古董就看的出来。在解老爷子教导下的雨晨,觉得学校的知识越来越没用,索性辍学,跟着对门的楚老爷子学起了厨艺,也算是一门谋生的手艺,解老爷子不知是年老了觉悟低了还是怎么着,竟也没表示反对。

  楚老爷子单名一个毅字,据说祖上是宫廷御厨,伺候过老佛爷,而他更是习得家传,一身厨艺高超。解雨晨跟着他学了几年厨艺,如今是一家星级酒店的主厨。

  解老爷子在几年前去世了,在亲戚邻里的帮助下料理了后世,这个家里就剩兄妹二人了。

  「哈哈,小哈,不要闹了。」这时外面传来解雨轩清脆的笑声,原来是哈士奇正围着她打闹。

  解雨轩今年十八岁,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甜美,正是青春靓丽的年纪。刚刚参加完高考,大学通知书已经下来了,是XX大学,一等学府。

  西厢的正房是餐厅,解雨轩在餐桌旁坐下,哈士奇还围着她打闹。因为院落很大,家里养了几条狗。一只铁包金藏獒,永远守在一进那里看守门户,风雨不动。金毛在二进,不吵不闹,忠心耿耿。大白熊则懒洋洋的趴在三进客厅,哈士奇则哪里热闹哪里有它,还有一只小狮子狗叫蝴蝶,看见蝴蝶就挪不动窝,到处追赶。

  「好了,别闹了,快吃饭吧。」解雨晨把东西都拿上餐桌说到。

  两人一边吃着饭,解雨晨一边说,「你放假时间不短了,大学通知书也早下来了,有什么打算,是打算去上海外婆那里玩,还是去哪里旅游。」

  「我打算去考个驾照,今天跟静美她们商量一下,到时候一块去。」解雨轩喝着小米粥说。

  「也好。」解雨晨想了想,「反正早晚都得考,今天你们商量一下,明天我带你们去报名。」

  「嗯嗯,嘿嘿,等我考了驾照,再去外婆那里,反正你十一结婚嘛,到时候和外婆小姨她们一起过来。」

  解雨晨的母亲秦岚家在上海,外公外婆都在,还有小姨秦飒一家。本来当初解老爷子没了之后,小姨想把他们接到上海去。不过那时雨晨已经二十岁了,而且还有工作就没去。

  「也好,今天我跟你佳妮姐出去一趟,记得喂狗还有洗碗。」解雨晨说完在雨轩的头上揉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讨厌啦,又拿人家头发擦手,哼。」解雨轩哼哼的说道。

  解雨晨走到一进那里,这里被他改造成停车的地方,又开了一个门。正门有台阶,那可是没办法开车的。藏獒走了过来在他身上蹭了两下,拍了拍它的大脑袋,上了他那辆大型SUV,开出门口停在路边。

  对门就是楚老爷子家,楚老爷子有个孙女叫楚佳妮,和解雨晨同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早早就有这个意思,两家大人也乐见其成。直到楚佳妮大学毕业后两人就订婚了,原本打算那年结婚的,可是解老爷子却突然离世了,无病无灾,安然去世。只是没有等到他的婚礼,所以他们就拖到了今年,打算十一结婚。

  今天趁着都休息,两人打算出去转转。看看还要置办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置办的,院落屋子已经请人修整粉刷了一遍,家具什么的都是老辈传下来的,红木,黄花梨,金丝楠木的老家具,先不说其价值,就是古朴的工艺都一点不过时。还有解雨晨重新装修的时候置办的一些现代家具,古典与现代结合。今天出去,不过是两人借着这个出去转转罢了。

  进了楚家大门,只见楚老爷子穿着短裤背心正在树底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手里拿着一把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旁边的树上挂着鸟笼子,一只八哥在里面蹦蹦跳跳。

  楚老爷子虽然已经七十多岁,早已退休多年,可保养得宜,身体硬朗,一头银色的短发,红光满面。

  「爷爷,吃了吗。」解雨晨近前打着招呼。

  「雨晨来了。」楚老爷子睁开眼睛声音洪亮的说,「早吃过了,今天休息?」

  「嗯。正好今天休息和佳妮出去一趟,去市里转转,看看还有没有要置办的东西。」解雨晨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说。「对了,爷爷,结婚要通知的人,亲戚朋友都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要特别通知的。」

  「没别的了吧,村里管事的,还有那几个我们这一辈,跟你爷爷关系不错的老家伙,我都说了,到时候你再去一趟就行,没什么需要特别通知的。」说完,楚老爷子想了一会,「你姑姑能联系上吗?」

  「唉,不知道怎么联系啊,都不知道在哪里。」说到这里,解雨晨叹了一口气,苦恼的摇了摇头。

  其实这都是上辈的事了,解雨晨还有一个姑姑叫解美玲,在他很小的时候见过,解雨晨还记得在母亲没了,父亲经常外出的日子里,是这位姑姑经常哄他们睡觉,带他们玩,逗他们开心。不过后来去了美国留学,看上了一个美国人。解老爷子有着老辈人的固执,死活不同意,闹的不欢而散,最后解老爷子发话,她要和美国人结婚,就和她断绝关系。解美玲可能和解老爷子的固执脾气一脉相传,一气之下还是了美国,而解老爷子也不许任何人再提起她。

  解雨晨那时还小,具体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每次两人都是吵得不欢而散。如今物是人非这么多年,解美玲也再没有消息传来。在解老爷子去世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怎么通知她,更何况现在。

  正想着这些事,传来一声「雨晨来啦。」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时楚佳妮的妈妈朱敏从后院走了出来。

  朱敏今年四十多岁,圆润鹅蛋脸,皮肤白皙,没有一丝皱纹。身材娇小丰满,上身一件亮白色的女士衬衣,显出丰满高耸的胸部,走起路来微微颤动,引人注目。一条黑色紧身裤子,显出圆润的双腿,站立时,双腿禁闭,没有一丝缝隙,而略微突起的小腹和双腿间夹成一道的幽谷地带,吸引着人们探索的欲望。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露出雪白娇嫩的脚趾,端庄温婉不失性感妩媚,好一个成熟的尤物。

  「阿姨。」解雨晨叫道。

  「你和佳妮都快结婚了,该叫妈了。」朱敏笑着说,热切的眼神透露着妩媚看着他。

  「妈。」解雨晨眉头一挑叫了一声,眼神中有一丝挑逗。

  「哎。」朱敏忙笑着应了一声,眼睛有一丝调皮的看着他。

  朱敏的丈夫在楚佳妮小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她没有再改嫁,而是一边带着孩子,一边照顾楚老爷子。不过楚家家境富裕,而且楚老爷子身体硬朗,倒也不至于让她过多操劳。

  因为两家离得近,也经常照顾年幼的解雨晨。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年幼的解雨晨变得帅气强壮,那强烈的男人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她多年孤独寂寞的内心,多年不得排解的情欲让她在一个个的不眠之夜,想着解雨晨强壮的身体辗转反侧。

  而朱敏成熟的身体也深深吸引着解雨晨,在和楚佳妮发生关系后,食髓知味的他更是对成熟丰满的朱敏着迷,那丰满硕大的乳房,那圆润挺翘的肥臀,无不深深吸引着他。终于郎有情妾有意的两人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关系,解雨晨英俊的面容,强壮的身体带给她无数次的欢愉,深深俘虏了她久旷的身体和心灵。
  尤其在他们交欢时,朱敏可是经常好哥哥,亲爸爸的乱叫,现在让解雨晨叫她一声妈,好想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高兴。

  「佳妮正在房间收拾呢,你们聊什么呢。」

  「刚说到他姑姑的事。」楚老爷子闭上眼睛,在摇椅上慢慢摇着说。

  「美玲……唉,当年要不是解老爷子那么反对,也不至于……」说到这里,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走到解雨晨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该回来总会回来的。」

  「我知道了,没事的妈。」解雨晨趁着楚老爷子看不见,伸手在她穿着紧身裤显露出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坏笑的对她眨眨眼。

  朱敏不好这时跟他打情骂俏,用肥臀在他身上撞了一下,扭着屁股走开了。
  这时后院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身材高挑的身影闪了出来。

  楚佳妮面容精致,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知性中偷着一丝俏皮。她走过来抱住解雨晨,「老公来啦,嘻嘻。」说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这孩子,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闹。」朱敏在旁边说道,眼神中透出一丝羡慕。

  「哈哈哈哈」楚老爷子听到了,笑着说,「孩子嘛,好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知道啦。」楚佳妮对着朱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爷爷,妈妈,我们出去了。」说着挽着解雨晨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们出去了。」解雨晨说。

  「开车慢些点。」朱敏在后面说。

  「知道啦。」

  「这孩子。」朱敏摇摇头。「爸,那我一会也出去了。」

  「去吧。」楚老爷子在躺椅上摆摆手说到。

  朱敏转身回到后院收拾一下出门,她在市里开了一家服装店,虽然家境不错,不用她多忙,可毕竟也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此时,已经八九点钟了,太阳照亮大地,外面逐渐热闹起来,古老的清泉庄苏醒过来。

             第二章  花开半夏

  ――――若无醉酒,何来雾里看花。

  解雨晨和楚佳妮出的门来,上了汽车,向外驶去,出去村口,转头沿着小路向山里前行。

  车子七扭八拐的,随着周围树木渐渐增多,来到了一处山脚下。他们从小在这里长大,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

  据说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这一片山里还有老虎,老鹰等大型猛兽猛禽,有的人家里还有珍藏的老虎皮,像解雨晨家里就有一张,据说是清朝的时候在这山里打的,保存了下来,而今早已被锁进了密室,这还是解雨晨在整理家的时候发现的,他以前根本不知道。

  如今可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以及人们的围捕,早已绝迹了,现在在山上,能简单最多的只剩下野兔了。

  在这片山上有一处山洞,那是他们的秘密乐园。

  那还是楚佳妮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他们来山里玩,遇上了大雨,就躲到了山洞里,两个早已互相爱慕的少男少女,在静谧而又暧昧的情况下,如干柴碰到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自此之后,他们经常来到这里,享受只属于两个人的激情。

  车子里两个人早已搂抱到一起,解雨晨亲吻着楚佳妮的小嘴,一手在她的背后抚摸,一手摸上了她高耸浑圆的胸部。

  「老公……唔……」楚佳妮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口齿不清的说,「一大早就带人家来这里。」

  「宝贝,你不想吗?」解雨晨抬头看着她,一手却探入了她双腿之间。
  楚佳妮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抱住了他的头,把娇唇贴了上去。

  解雨晨一边亲吻着,一边把她的连衣长裙卷到腰间,伸到她白色的内裤里,轻柔着蜜穴。楚佳妮靠在椅子上,分开雪白修长的大腿,任他抚摸,情欲上涌,面色桃红。

  这辆SUV的空间够大,两人叠在一起并不显得拥挤。解雨晨把她的裙带连着内衣带子一起褪下,褪到她的腰间,两个硕大白挺的胸部露了出来,被衣服带动的上下跳动了几下,两个粉色的奶头因为情欲的高涨挺立着。

  解雨晨含住了一个调皮的奶头,一手揉着另一个大奶子,一手把手指探进了淫水泛滥的小穴。楚佳妮抬头「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的后背,「老公……好……好舒服。」声音柔媚娇喘。

  解雨晨脱下衣服,露出早已狰狞的粗大的肉棒,棒身青筋暴露,紫红色的龟头如鸭蛋般大小,流出的粘液闪亮。他一把脱下楚佳妮的内裤,用龟头在她的淫水泛滥的蜜穴上上下摩擦。

  「老公……快……快进去……」楚佳妮气喘吁吁的说。

  「什么快进去啊。」解雨晨抱住她,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道。

  「大……大鸡巴……快操……快操进去嘛……」楚佳妮抱着他,两个大奶子紧紧贴着他健硕的胸膛,胯部向上挺着,仿佛迎接肉棒的插入。

  「你自己放进去。」解雨晨亲吻着她的耳朵说道。

  「坏老公。」楚佳妮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一手扶着棒身,把硕大的龟头对准穴眼,胯部向上抬,进去了一点。

  解雨晨感到龟头一阵温润湿热,一用力,粗大的鸡巴全部插了进去。「进去了宝贝。」

  「进来了……老公……好满啊……好涨……」楚佳妮紧紧抱着他,两人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解雨晨紧紧抱着她,感受着胸前她软肉的挤压,下身开始慢慢抽动,感受着蜜穴里嫩肉的挤压,随后慢慢加快。

  楚佳妮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紧紧盘在他的腰上,随着解雨晨的每一次抽插,屁股都微微离开座椅,随后落下,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公……好舒服……好爽啊……用力操……操我……操我骚逼……」
  解雨晨用力挺动着,感受着越来越湿润的骚逼,每一次抽出都仿佛带出大量淫水,「宝贝,舒服吗,你的淫水真多,真是个大水逼,操死你,骚逼。」
  「好舒服……骚逼好舒服……老公用力操我……骚逼好爽啊……」楚佳妮叫道,虽然两人做爱的次数很多了,可每次都让她舒爽连连,粗大的鸡巴在她骚逼里抽插,硕大的龟头刮着逼里的嫩肉,顶撞着子宫,仿佛顶到了心理。

  解雨晨双手抓着她的腰,大鸡巴快速的抽动着,带动着她两个白皙硕大的奶子的奶子上下抖动,「宝贝,你的骚逼好紧,操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紧,好舒服,操死你,骚逼,揉你的大奶子。」

  楚佳妮晃着头,头发早已甩的凌乱,脸上泛起红晕,她双手抓住自己跳动的大奶子说道,「那是老公鸡巴太大了,操的人家好舒服。」

  「宝贝,我们下车吧。」解雨晨停下打开车门,抱起楚佳妮,两人就这么紧贴着下了汽车。

  楚佳妮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解雨晨双手扶着雪白的屁股,边走边操着,一滴滴的淫水滴落在草地上。

  「啊……老公……好舒服……大鸡巴操的骚逼好舒服啊……操死骚逼吧……我是老公的骚逼……骚货……贱人……臭婊子…老公……操我……」楚佳妮每次被这样操的时候都感到无比的刺激,她大声的淫叫着。

  「骚货,干死你,操你的骚逼,把你的小骚逼操成大黑逼,操死你这个贱人,操你妈,操你妈的大骚逼。」解雨晨走到一颗树前,一边挺动大鸡巴操着,一边双手啪啪的拍着她的屁股。「骚货,扶着树,我要从后面操你。」

  楚佳妮下来,弯腰扶着树,翘起被拍红的浑圆肉臀,因为被操的充血的骚逼颜色加深,流出的淫水泛着阵阵光泽。

  解雨晨扶着她的大屁股就插了进去,一边拍打着,一边说,「把你操成你妈那样的大屁股,骚货,干死你。」

  楚佳妮被操的身体晃动,两个因为下垂的奶子显得更加硕大,屁股被顶的掀起一阵阵肉浪,「老公喜欢大屁股……就……就把我操成大屁股……老公操我……操我妈……操我妈的大屁股……操她的骚逼……操她的大黑逼……」

  两人都因为激情的对话激动不已,不过解雨晨是真的操了朱敏,而楚佳妮不知道,解雨晨扶起她的一条腿,大鸡巴快速的抽插,「宝贝,骚货,我要射了,操死你,啊……」

  一声大叫,楚佳妮感到骚逼里的抽插的大鸡巴仿佛又涨大了几分,随即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她被烫的一阵颤抖,喷出一股淫水,又一次达到高潮,「老公……射到我逼里……我又到了……又高潮了……」

  激情后的两人搂在一起坐在草地上,解雨晨轻吻着她的脸颊,楚佳妮抚摸着他的胸膛,平复着气息。

  「老公。」楚佳妮亲昵的叫了一声。

  「嗯,老婆。」

  「好像跟你这样永远在一起。」

  「傻瓜,我们现在不是天天都能在一起吗,再过一个多月我们就结婚了,一辈子在一起。」解雨晨轻拂着她的头发说。

  「嘻嘻,人家就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嘛,当然知道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了,老公,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楚佳妮问道。

  「什么时候?」解雨晨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好像,好像从没想过分开,仿佛注定在一起一样,你呢?。」

  「嘻嘻,跟你一样啊,这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水到渠成,顺其自然,嘿嘿。」楚佳妮说了一串的成语,「小时候玩过家家,人家就说以后要给你做老婆嘛。」

  「对啊,以后还会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相亲相爱……呃……还有什么词。」解雨晨挠挠头。

  「哈哈,老公,你太可爱了。」楚佳妮笑着说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解雨晨看着她殷红的小嘴,忍不住亲了一口,「宝贝,给我含一下鸡巴吧。」

  「老公啊,你还要来,人家受不了了嘛,再来就动不了了。一会还要进城,改天不出去人家再好好让你疼好不好。」楚佳妮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说。

  楚佳妮对他的能力可是一清二楚,每次都让她软的浑身动不了,记得有一次两人不管不顾的由着性子做了一个白天,结果她有两三天走路都费劲。她不知道的是也是那一次让她的妈妈朱敏看了出来,随后成了和解雨晨的好事。

  「不是啦,宝贝,想你含一下嘛。」解雨晨揉着她的大奶子说道。

  「坏老公。」楚佳妮总是对他的要求无法拒绝,低下头把大鸡巴含进嘴里,舌尖绕着龟头转了一圈,然后慢慢用舌尖舔弄着马眼。

  「嗞。」解雨晨轻叫一声,享受着楚佳妮的服务,一手顺着她光滑的背部摸到了浑圆的屁股上。

  「老公……你是不是……想操我妈……」楚佳妮突然含含糊糊的说。

  解雨晨一惊,「啊,什么,那,那不就说说嘛。」他含糊的说。

  「瞧你吓的,都有些软了。」楚佳妮拍了一下他的大腿,随即又含进嘴里,含糊的说,「每次你从后面操我的时候,都那么说,想操我妈的大屁股,我可感觉的出来。你是真想操她。」

  解雨晨很想说,当然想了,朱敏长的成熟丰满,知性的面孔,丰硕挺翘的双峰,浑圆硕大的肥臀,这么一个熟的女人当然想操了,而且已经操过了。不过他不知道楚佳妮这么说什么意思,只能试探的说,「嘿嘿,我要真想怎么办。」
  楚佳妮抬起头,「哼,我就知道。」她扭了一下解雨晨的大腿靠在他身上坐下,「其实这么多年了,我妈也不容易,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也不想再有个后爸,如果……如果你真能让我妈喜欢你,那最好不过了,不过……」她看着解雨晨说,「老公,你不能强迫我妈好不好。」

  「真的!」解雨晨惊喜的说道。虽然他和朱敏欢好之后想过有一天母女同床,不过没想到楚佳妮这么快能答应。他本来想现在告诉她,不过转念一想,两人瞒着楚佳妮好了这么长时间,怕她心理有疙瘩,还是决定慢慢来,同时心理有了一个计划。

  「当然不会强迫朱阿姨了,宝贝,你对我真好。」他抱住楚佳妮亲了一口。
  「就会哄人家,不过谁让我老公这么优秀呢,你看我妈看你的眼神,我感觉你早晚得手。」楚佳妮双手捧着他的脸,「老公,你怎么长的这么帅,人又好,以后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赶着勾引你呢。」

  「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可没有。」解雨晨这可感觉冤枉了,他可就有两个女人,虽然在村子里和上班的地方他确实女人缘不错,可是不止女人啊,他跟所有人人缘都挺不错的。

  「当然知道你没有啦,可……」楚佳妮说着停了一下,「算了,哼,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可是你的正室夫人,别的都是小三,哼。」

  「好啦,就你想的多。」解雨晨采下旁边的一朵小花别在她的头发上,捏了一下她的小琼鼻,随即一把抱起她,「走啦,进城喽。」

  「啊。」楚佳妮惊叫了一声,笑着拍打他一下,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响。
  两人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发动汽车驶出了这里。

  阳光照耀下的树林充满生机,漫山的小草和盛开的野花不时随着微风抖动,虫鸣鸟叫衬托着更加幽深静谧。

  这里距离北京市中心有几十公里,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而这里毕竟在以前属于郊区,人们习惯性的把去市区说成进城,好像还是以前那个古老的北京城。
  两人说说笑笑,不一会车子驶进了市区,两人在家居商场转了一圈,买了几样小物件,又随着楚佳妮去逛街。

  人说女人的衣柜永远缺少一件衣服,她们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可能会感觉累,但逛街的时候永远不会,这在每一个女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解雨晨虽然不累,但也绝不喜欢这么一家店一家店的逛来逛去。记得有一次他想试试到底女人逛街时会不会自己说累,于是他耐着性子,又带着些好奇心态的陪着楚佳妮逛了整整四五个小时。结果是,不到她把想逛的地方转一个遍,或者她把自己想逛的兴趣都逛过瘾了,她们是不会停的。

  而且在她逛累之后,可以心安理得的在一边一坐,然后指使着解雨晨跑来跑去的买吃的喝的。

  解雨晨看着挽着自己胳膊,兴致勃勃的看着路旁的一家家店,嘴里还在不停说着什么的楚佳妮,又不好打断她的兴致。

  「老公老公,你看,那边又开了一家新店,上次开的时候还没有呢。」
  「老公老公,你看,那边有吹糖人的,我们过去看看,哇,好久没见到了,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买这个吗?」

  「老公,一会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好像上映了一部很搞笑的电影呢。」

  终于说到吃饭了,解雨晨连忙接口道,「好啊,你想吃什么,吃完我们就去看电影。」

  「嗯……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啊,爷爷是大厨,老公也是大厨,人家在外面还真不知道吃什么。」楚佳妮说。

  「那就随便吃点什么吧,这样,一会我们去买一只羊,晚上回去我们吃烤串怎么样。」解雨晨建议说。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老公做的烤羊排了,嘿嘿」楚佳妮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引的路旁的行人羡慕的看着有美人相伴的解雨晨。

  正在这时,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女人啊的叫声,随即一阵骚乱,伴随着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拦住他,他是小偷。」

  解雨晨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的女子倒在地上,还有一只拐杖在旁边。另一个穿着黑色短袖女子扶着她坐起,随即追了过来。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