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幸福假面大作战】

2017-04-04人气:

               幸福假面大作战
 

作者∶市川创士郎
 出版∶龙成
 整理者∶chaogo
 排版:zlyl
 字数:91675字
 TXT包: 幸福假面大作战.rar (89.25 KB)
 幸福假面大作战.rar (89.25 KB)
下载次数: 29



 



  故事概要∶
 
  直到快要接近二十岁生日的今天为止,一直持续地更新著失恋次数新纪录的 大学生-和树。他当然还是个处男。
 
  但是当他一戴上一个诡异的老人所送给他的面具之後…冷艳傲慢的女大学生、 可爱的女高中生们、任性倔强的女老板、从小一起长大的女朋友。
 
  有了这些这么美丽、性感的女性在他的身边,他的暑假将不再寂寞。
 
  序章剧情急转直下
 
  第一章幸福的假面诞生
 
  第二章抢救高中女生
 
  第三章攻陷美女社长
 
  第四章爱、大获全胜
 
  终章之後
 
             序章剧情急转直下
 
  牧本和树和新岛怜子,两人正在旅馆的房间里缱绻在一起。为了让屋里的气 氛更佳,他们特意把采光调整到最小。两人在享受完烛光晚餐之後,酒醉耳酣之 际,和树轻声的对怜子说∶「到房间去吧!」
 
  怜子似乎很快就理解和树话中的意思,两颊不禁泛起一丝红晕。
 
  新岛怜子与和树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有著一头宛如瀑布般乌黑亮丽的长发, 雪白的肌肤加上立体的五官,新岛怜子在人群中是个特别亮眼的美少女。 
  似乎是天忌红颜,新岛怜子在同学们的眼中是个不折不扣的话题人物。传言 在这次一年一度的清秋大学小姐选拔赛中,新岛怜子被推选为优胜候补。 
  并坐在床边的怜子和和树,含情脉脉的凝视著对方。
 
  「你好美。」
 
  和树挪近身躯在怜子耳边细语,怜子害羞的躲开了和树的眼神。
 
  怜子一身半袖的纯白罩衫,配上鲜红窄裙的装扮,更加凸显了她的娇媚。 
  和树一手托住怜子的下巴,慢慢的将她的脸靠近自己。怜子湿润的眼瞳中映 著和树的容颜。而她也在和树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随著怜子慢慢的闭上双眼,和树将自己的唇紧紧贴上怜子。
 
  这时,和树的手已不知不觉的隔著罩衫,试探似的抚摸著怜子的胸部。 
  当怜子意识到和树的动作,而想发表意见时,被紧紧压住的双唇,让她根本 无法开口,动弹不得。
 
  和树的手伸进了罩衫,隔著胸罩,摩挲著怜子的乳房。怜子的胸部似乎比想 像中要来得丰满。一边抚摸,和树一边想像著藏在胸罩里那柔软的双乳。 
  怜子弯扭的扭动著身体,但是,和树似乎没有要把手拿开的意思。
 
  和树仍旧吻著怜子的唇。当他一一解开怜子罩衫的钮扣後,一并将胸罩往上 掀开,双手直接触碰到了乳房。
 
  「嗯…」怜子从唇瓣发出游丝般的声音。
 
  和树双手游走在怜子柔软的双峰间,异常陶醉。经由手传达到脑神经的触感, 使得和树整个人愈来愈兴奋。
 
  也许是承受不了和树轻柔的爱抚,怜子终於开口说话。
 
  「和树,不要…」
 
  然而,从怜子喘息的抵抗声中,似乎听不出一丝拒纯的意味,只是更突显地 欲语还休的可爱模样。这种甜蜜的感觉紧紧揪著和树的心。
 
  毫无抵抗力的怜子慢慢的躺下。而此时,和树的手也伸向怜子的大腿。 
  和树的手在怜子大腿间轻抚著。一步步的往上挪,往裙子的深处探去。 
  和树的眼底映著怜子纯白的内裤。看著怜子尚未揭开的「私处面纱」,和树 不禁兴奋的喘息。
 
  当和树在怜子的三角裤上轻柔的抚摸时,怜子整个人一下子弓了起来,身体 硬梆梆的抵抗著。但是,在和树绝妙的爱抚攻势下,怜子逐渐投降,慢慢的放松。 在和树一次次触碰著怜子的私处时,怜子情不自禁的从口中吐出热切的呻吟声。 或许是心理作用吧,怜子发现自己的内裤好像湿了。
 
  和树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心跳跟著变快了,他似乎无法停止愈见高涨的兴 奋。激情过後,当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孩终於将所有的一切,赤裸裸的呈现在自己 眼前时,和树满足的大叹一口气,将手放在怜子身上的白色被单。这时,铃铃铃 …不知从哪冒出了大哥大的声音。
 
  从迷朦中逐渐清醒的和树,终於意识到周围人的目光。
 
  这里是涩谷八番公园前,人潮最多的等人区。这里一半以上的人,正以一种 似笑非笑的表情,或带有同情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著和树。
 
  似乎是和树沈醉於想入非非的美梦时,不小心泄漏了意淫的表情。
 
  和树心虚的甩了甩头,拍抽脸颊,亟欲做出轻松状。但此时,他的手心却不 听使唤的频频出汗。
 
  七月的第二个周末,梅雨过後阳光露出了笑脸,夏天的脚步逐渐逼近,每个 地方的温度都愈来愈高了。就连和树现在所站的位置,涩谷的八番公园也不例外。 午前艳阳高照,热暑将和树整个人团团裹住。
 
  在这种天气里,如果想要获得美女的青睐,就必须在服装上有所展现。一身 令人感觉酷热的打扮,铁定会将爱情的温度降到最低点。
 
  正因有此领悟,和树今天穿了一件水蓝色的短衫,配上刚买的白色泡泡裤, 准备展现最具夏意的凉快装扮。但是,像雨滴般直落在额上的汗滴,无疑是破坏 整体感觉的最大杀手,酷热难当,依旧写在和树的脸上。
 
  和树从裤子左边的口袋拿出了手帕,不停的来回擦拭脸上和颈上的汗滴。 
  今天是和树期待已久,与新岛怜子的第九次约会。两人的约会,从第一次进 行到现在,感觉一直很不错。如果好景能持续下去的话,刚刚那想入非非的画面 就有可能成真了。然而…和树颓丧的想。
 
  虽然刚才在想入非非的途中,很快就警觉到四周状况不妙。但是,关於胯间 的秘密,恐怕已经在众人面前赤裸裸的呈现了吧。如果在大白天让怜子看见自己 这种非份之想的表现,两个人就不会有下一次的约会了吧。
 
  对和树来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他的失态是在怜子尚未出现前,这 应该可以算是幸运的了。
 
  想著想著,和树终於发现口袋里的大哥大似乎正响著。
 
  大概是被四周人的目光分了神,和树压根没意识到是自己的大哥大在响。 
  但也许是因为他根本就记不得自己大哥大的声音。因为知道自己大哥大号码 的人,只有怜子而已,所以事实上它是很少发出响声的。
 
  所以,这通电话应该就是怜子打来的…
 
  和树赶紧从口袋拿出大哥大,飞快的按下了通话键。
 
  「你在搞什么啊!牧本君。」
 
  和树还来不及开口,电话的那一头就传来怜子急躁的质问声。
 
  「对不起、对不起,这里太吵了,我没听到手机的声音。」
 
  和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搪塞。毕竟,他总不能老实的说自己刚才正沈醉於两 人的情事吧。和树压抑住蠢蠢欲动的心,心虚的跟怜子赔罪。
 
  这时,怜子根本无心听他的解释,直管说道∶「我今天不去了。」
 
  「什么?」和树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没有错的话,找听到的应该是「不去」,而不是「不能去吧」…
 
  而在怜子的话里,似乎完全感受不出丝毫的愧疚。顿时,和树直楞楞的呆立 在那。
 
  终於,和树回过神来,慌张的问∶「我们俩约会一向好好的嘛,怎么…」 
  「应该这么说吧,我对你已经感到厌烦了。之前跟你交往,是因为你提供丁 我很多物质的享受,可是实际上,除此之外,你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怜子这突如其来的一番坦白,听得和树当场愣在那里,想要有所反驳却哑口 无言。
 
  「总之,我已经不想继续跟你交往下去了,而且,以後当我们在学校碰面的 时候,我也不会跟你说半句话。」
 
  就这样,於电话那头,只听见怜子一个人滔滔不绝的说著。说完便啪的一声, 挂断电话。
 
            第一章幸福的假面诞生
 
                 ⒈
 
  「…」
 
  和树切掉通话钮後,手里的大哥大还贴在耳边,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杵在那, 活像个橱窗模特儿。
 
  …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安排好的计划,这下全泡汤了!
 
  在兴叹之馀,无可讳言的,和树对於怜子的态度是怒不可遏的。只是,和树 没想到,相对於自己现在的处境,怜子在不久前也遭受过相同的待遇呀!两人早 在半个月前就已预定好的约会,却硬生生的让和树给取消了啊!
 
  …难不成这是报应?
 
  想到这,和树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颓丧的坐在椅子上。
 
  牧本和树,今年十九岁,身高⒈⒎⒏,体重⒍⒌。以同龄的青少年来说,这 样的体格算是较为健硕的。他并没有特别做什么运动,充其量只是均衡发展而已。 拥有介於少年的稚气,和成人的成熟之间微妙的容貌,绝不是件坏事。如果真要 细分,和树应该归类於美男子。轻微波浪的发型,其实相当适合他。
 
  个性温和,从不与人结怨,为人也非当的直爽,就像街上随处可见的一般大 学生。以常理推断,这样的人想要有个女朋友,应该不算困难。但是,和树到现 在仍孤家寡人一个,一直无法和女孩子发展到男女朋友的关系。
 
  当然,他也有些女性朋友,但那些都是国高中的同班同学。
 
  当和树对她们其中某位有好感,而想进一步交往时,总是在向对方告白时, 被还以「我们还是当朋友就好了」硬生生的给拒绝。总之,他已经过了十九个没 有女朋友的年头了。所以,牧本和树仍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在室男。
 
  而执著谈场「纯纯之爱」的和树,是不会愿意和一个不喜欢的女孩上床的。 所以,对於自己即使到现在还是个「完璧之身」,也不会感到可耻。
 
  但是,到今年九月,自己就满二十岁了,无论如何,他都希望能在二十岁之 前把童贞奉献出去。抱著这种等待的心情,当和树在大学联考那天,看见怜子的 那一刹那,整个心就被她掳获了。
 
  就是我梦寐以求,想要奉献出童贞的女孩了。和树想著,决定展开攻势。 
  对於和树的攻势,怜子也毫不扫兴的配合著。就这样,两人在两个月内,约 会的次数也已经达八次之多了。这期间,不管怜子开口要求什么,和树都会想尽 办法满足她。其中不乏怜子要求到所费不赀的高级餐厅用餐。
 
  买大哥大的情况也是如此,其实和树本身并不需要手机,只是因为怜子曾说 ∶「人家想随时可以联络到你嘛!」所以和树二话不说就买了手机。当然,手机 的号码也只有怜子一个人才知道!就这样,和树几乎将所有打工赚来的钱,全花 在怜子身上,但是即使如此,和树也不曾感到心疼。
 
  和树始终相信,就是因为他如此日以继夜的努力,才能拥有今天这样丰硕的 成果。只可惜,他的信念就在怜子一通电话下给击垮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一个完美的计画,就在刚开始要实现的一刻,硬生生的 给摧毁了。和树震慑於现实的残酷,一动也不动的杵在那发愣。
 
  怎、怎么会这样…
 
  顿时,他的脑袋里像是装了倒带机,一直重复著同样一个画面。
 
  「我真的这么没有魅力吗?」
 
  和树不停的嘀咕著,此时…
 
  「一点也没错。」和树背後冷不防的传来这样一句话。
 
  惊慌失措的和树,赶紧往背後看去,只见身後不知在何时,冒出了一个老人。 
  老人穿著袈裟,一副僧侣的模样。从他脸上的皱纹看来,应该是有把年纪了。 然而和年龄相反的,和树似乎可以在他的眼底,看见一种猎人瞄准猎物般锐利的 眼神。
 
  而这种眼神,让老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来得年经。
 
  老人的身高虽然只有和树的一半,但他拥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令人很难 不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种魅力可说凡人皆无法挡。老人看著和树的脸,笑嘻嘻的说∶「你大概没 什么女人缘吧!」
 
  听了老人这句话,和树终於清醒过来。
 
  要不是背後突然传来的声音,和这个奇怪的老人,自己可能还陷在茫然的情 绪中。
 
  然而,老人说的话似乎不是一个陌生人会对自己所说的一般。
 
  虽然老人一语正中了和树的要害,让他无法辩解,哑口无言。但是被一个才 初次见面的老头,一语命中自己的心事,和树仍难掩羞愧,不住的发火。 
  「说什么嘛!老爷爷你真是失礼。」
 
  看到和树生气的脸,老人发出一种诡异的笑声,继续说道∶「别生气,话虽 如此,但你拥有一副珍贵的身体,而这个身体是非常健康完美的,它会不知不觉 的对你发出爱的呼唤。」
 
  「你怎么知道我很健康?」
 
  「那还不简单,我用看的就知道!恐怕世界上就只有我有这等功力呵!」 
  危险!和树在心里嘀咕著。一开始用这种玄虚的话和人交谈,不就是宗教团 体利诱人入教最擅长的把戏吗?而从老人的面貌看来,活像某个教派的教主。然 而事实上,和树确实可说是个健康宝宝。自从小学二年级得了水痘之後,就再也 没有生过什么病,连个感冒也没,可谓超级健康,就算还有个什么怪癖,也不能 就此推说老人所言不实呵!
 
  那么,再来呢?下一步他是不是就要说∶「如果你加入了我们的教派,包你 根除那一丁点的坏毛病。」
 
  想到这,和树不等老人继续说,迳自转身就要离开,这时,老人又说话了。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女孩表示喜欢你,你一定也不习惯和女孩子有亲 密的关系吧!」
 
  和树停下一了脚步。他说这话,说不定是从我被女孩子甩掉的样子观察到的。 
  但是说到我总是没办法谈成恋爱,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能把一个人看得 这么透彻,除非是读到这个人的「心」。
 
  「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看得见啊!事实上,你的体质根本就是个没有女人缘的人。」
 
  我从前只听过没有女人缘的「命运」,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没有女人缘的「体 质」。
 
  「那我该怎么办呢?」
 
  和树直觉的反问老人,但老人没有回答他,只是再度发出了一阵轻笑。之後 便从怀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和树。
 
  「我话说到此,若欲知详情,就来这个地方来找我。希望我的话对你会有所 帮助。」
 
  老人说完,便自拥挤的人群中走去。
 
  和树手里拿著名片,呆立在原地,一边望著老人远去的背影。
 
  今天好像一直处於茫然的状态,太多出乎意料的事了,脑子似乎有点打结, 转不过来。不久,和树终於回到了「正常」的状态。脑袋开始有些空间可以思考 之後,看著老人给他的名片。
 
  这张名片似乎是手工做的,在淡茶色的名片上印著「仙道研究家。斋云」等 字样,而地址就在和树念的大学附近。
 
  「可是…」当和树再看了一次名片上的名称,似乎有了另一种体悟。
 
  所谓「仙道」,就是仙人用的法术。而那个老人,如果就是斋云的话,或许 他真的就是所谓的仙人。而如果再仔细回想老人散发出一股奇妙的存在感及不详 的年龄,或许正可以解释为是仙人经过修行所得。而一切的徵兆就这么不谋而合 的衔接在一起了。
 
  虽然他穿得像个僧侣,但是如果将自己打扮得像个仙人,在现在这个时代来 说,就显得太突兀了,不是吗?想到这,和树对斋云说的话,越来越觉得兴味盎 然,似乎不再觉得不可思议了。
 
  但说不定斋云只是为了要拉和树入「仙道」,在言语上故弄玄虚而已。 
  而这些疑问,都随著问题的核心「斋云」的离去,变成无解了。
 
  不过还算幸运的是,并没有被强迫「入教」。
 
  对方并不知道和树的住所,所以整件事的主导权可以说是掌握在和树的手里。 
  除非和树有所行动,否则这件事应该就此为止了。
 
  和树把名片放进裤子的口袋,转身往涩谷车站走去。
 
                 ⒉
 
  「呼…」
 
  回到了九条寺车站,和树终於轻松的喘了一口气。因为自涩谷离开之後,和 树的每一次呼吸总是夹杂著叹息。
 
  被怜子无情的抛弃,好不容易精锤百炼的约会计画,在刹那间就崩溃了,这 对和树来说无疑是精神上的一大打击,这样的打击当然不可能说恢复就恢复的。 在遭受这样无情的打击之後,和树最後终於选择黯然的回家。
 
  和树出生在九条寺町,从涩谷出发,经过新宿,大约要一个小时的车程。九 条寺町是个经济繁荣的地方,以住宅区发迹。
 
  车站前是条栉比鳞次的商店街,人潮熙来攘往,非常热闹。
 
  和树的家,就在距离商店街不远的地方。
 
  和树总爱挑几条路,迂回的绕一绕,顺便逛逛街再回家。
 
  九条寺的商店街,几乎清一色为个人行,所以常给人一种杂乱的印象。但是 正因如此,使它更富有人情味,这也是和树最喜欢的地方。
 
  最近传言,有人计画在附近设立一座大规模的购物城,而原本的商店街便面 临了存亡的危机。然而,这样的说法似乎丝毫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整条街还是生 气勃勃的。
 
  或许是从小生长在这,和树对於这里的一景一物,不光是熟捻,几乎已和它 融为一体了。它活泼明朗的氛围,深深感染著和树。
 
  虽然和树的家是一栋宽敞的大宅院,但是由於父亲任职於某家商社的海外营 业部,一年到头出差,几乎很少在家,所以和树可说是自己一个人住。
 
  从四月起,因为商社打算进行一宗大买卖,和树的父亲又有近半年的时间在 巴黎出差。而和树的母亲,经营一家建筑设计公司,打从和树小的时候,也是每 天来回奔波於公司和家里。为了拓展业务,她现在人正在札晃出差。
 
  而和树因为时常处於与父母聚少离多的日子,所以基本上来说,和树与商店 街的人显然较为熟悉,时常有碰面的机会。
 
  从小,和树就时常在买东西的时候,接受叔叔阿姨的一些小赠品,或者免费 吃吃东西。自从上了国中之後,因为课业越来越忙碌,较少有时间上街。但是尽 管如此,对於商店街,和树仍有一份深深的思念。
 
  下午一点,街上的购物人潮暂时告一段落。
 
  「啊,和树!」
 
  正要离开商店街时,和树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叫声,於是停下了脚步。
 
  虽然还没看到她的脸,但是光从声音和口气来分辨,就知道是「沙库马」蔬 菜店的老板娘-佐久间美夏。看著正向他招手的美夏,一身蓝色牛仔裤及鲜黄色 衬衫,自然不造作的打扮,脸上洋溢著年轻女孩的青春气息。
 
  美夏和和树同年,从幼稚园到高中都是就读同一所学校,可说是和树从小到 大的冤家,和树压根就没把她当女孩子看待。
 
  美夏的活泼可是出了名的。从小,美夏就是个淘气的野丫头,说起话来帅气 洒脱,玩起来可从来不输给男生。和树和几个男孩子,好几次都败在美夏的手下, 不得不对她折服。
 
  一直到升上了国中,也许是年龄的增长,美夏的个性成熟了不少,说起话来 也越来越有女孩子的模样。只是一直到现在,她那英雌不让须眉的气概,仍丝毫 不减当年,面这种个性也刚好符合她现在的职业。
 
  她慷慨大方的经营风格,让她的蔬菜店在商店街上颇受好评。听附近的主妇 说,美夏最近连续办了几场户外拍卖会,生意好的不得了,几天下来收入比平常 高出三成。美夏和蔬菜店几乎已成了密不可分的共同体。
 
  「啊!好久不见!」
 
  和树走近「沙库马」,美夏开心的跟他打招呼。
 
  「是啊!好久没见到你了。」
 
  和树努力的附和著,事实上,自从高中毕业後,只有两三次短暂的会面,在 和树的印象中,这一年内,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
 
  美夏高中毕业以後,就开始在蔬菜店里帮忙。而和树在重考一年後进入大学, 开始过著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忙著打工,交朋友。在开始和怜子约会之後,生 活的空档也就更少了。美夏目不转睛的看著和树。
 
  「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呀!看样子,又被女孩子给甩了哟!」
 
  …她还是这么会损人,和树被当头棒喝。
 
  和树警告自己,千万不可以露出破绽来,不然铁定会被看扁。
 
  压抑著激动的情绪,结结巴巴的回答∶「才、才没有呢!」
 
  但是,和树越想假装镇定,似乎越是让美夏给瞧出端倪来。
 
  事实上,和树根本没有本钱在美夏面前乔装些什么。对美夏来说,她似乎已 经完全掌握和树的行为模式及心理状态,一眼就能看穿他。这对和树来说是多么 的不可思议。
 
  以美夏的说法,是因为两个人认识太久了,不想解对方也难。
 
  但是对和树而言,尽管两个人认识已久,对於美夏的心理,他却始终难以捉 摸。这种不对等的感觉,无形中让他倍受压力,异常难受。
 
  或许美夏是看见自己大白天穿成这副德行,又刚巧在回家的途中,所以才会 有如此的推测。
 
  这时,美夏看穿和树此刻的想法,毅然决定放他一马,不再尖锐了。
 
  「好啦!不逗你了,喂!你好歹也偶尔来捧捧场嘛!我爸妈好想看看你呢!」 
  美夏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得理饶人』,及时煞车,恰到好处的转换话题。 这种爽朗的个性,也是从小到大她讨人喜欢的原因。和树见美夏转移了话题,这 才松了口气。
 
  「没办法呀!大学生活太忙了嘛!」
 
  和树就读的清秋大学,要修的学分非常多,特别是一年级的学生,课业压力 颇重。当然,课程顺序的安排,是可以在四年内自由选择的。但是,一旦你把一 年级时间花在玩乐上,二年级以後铁定会尝到选修学分的塞车之苦,很有可能因 此受限於被当的学分。所以,能尽早把该修的学分修完才是上策。
 
  「嗯!我也好想上大学喔!」
 
  美夏落寞的喃喃自语著。
 
  高中时代的美夏,成绩是凌驾在和树之上的。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打算考大 学。可是,就在高三下学期结束的时候,她选择接管家里的事业,到「沙库马」 学习帮忙。
 
  和树虽然没有直接探问美夏原因,但据消息来源是说,美夏的父亲在几年前 因为脊背受伤,无法再继续工作。虽然这几年店里确实也赚了些钱,但毕竟没有 再雇用人的馀裕了。而美夏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因为了解家里的处境,所以毅 然决定接下「沙库马」,继续父亲的志业。
 
  「对不起,说到你的伤心处了。」
 
  和树满脸抱歉的说。
 
  …在美夏面前,最好还是别提有关「大学」的话题才好。
 
  和树心里想∶虽然自知没有女性般善体人意的纤细性格,但是,总该知道发 挥一下朋友间互相关怀的功能,否则自己岂不一无是处了吗?
 
  而美夏似乎也感受到和树善意的体贴,很快地恢复了笑容。
 
  「没关系啦!是我自己开始的话题嘛!」
 
  「我知道了,以後我一有空,就会到店里光顾的。」和树说。
 
  「嗯!一言为定喔!」
 
  看到美夏爽朗的笑容,和树突然感到怦然心动。对於美夏,这还是自己第一 次有的感觉呢!
 
  可能是太久没见面的关系吧!毕竟美夏是个女孩子呀!
 
  基於人性,和树会有这种悸动是可以理解的。和树希望自己这种潜藏的欲望, 没有被美夏发现才好。但是他仍关不住心中的蠢动,不自主的凝视著她。 
  「干嘛这样盯著我看?」
 
  美夏不禁两颊微微泛红,娇嗲的说,并试图躲开和树的目光。
 
  美夏这种十足女人的反应,是和树怎么也想像不到的。
 
  「哟!怎么啦?美夏越来越像个女人罗!」
 
  刹那间,美夏就像煮熟的虾子,涨红了脸。
 
  美夏二话不说,抓起眼前堆放的红蕃茄,一股脑地往和树丢去。
 
  说时迟,那时快,和树对美夏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马 上就被命中了。「啪」的一声,全身上下染成一片红。
 
  「笨蛋和树!活该!」
 
  一逞报复之快,美夏心满意足的走进店里去。
 
  徒留一脸茫然的和树,错愕的杵在那。
 
  「搞什么嘛!这丫头!」
 
  在和树的印像里,美夏凶归凶,但还不至於会丢东西啊!况且,以前在打打 闹闹的时候,没印象她有这种举动啊!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和树边想,边擦著附著在身上的蕃茄汁。不久,他终於发现周遭窃窃私语的 声音,一些奇异的眼光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瞧。
 
  他们看起来像在观赏一出爱情肥皂剧,和树不知所措的急忙逃离现场。 
                 ⒊
 
  隔天星期一,在上学的途中,和树不禁想著今天所必须面对的处境…和怜子 照面。每周一固定一小时的必修课,是想躲也躲不了的。
 
  这对和树来说,是件多么无奈的事。
 
  …想想自己才在上星期六被狠狠的甩掉呵!虽说如此,和树想,今天见到怜 子,还是必须拿出君子该有的风度,大方的向她问好才行。
 
  和树抱著一丝希望,走进了教室。不久,他便在人群中看见怜子。
 
  想要在人群中找到怜子美丽的倩影,就像在群车争艳中,一眼便瞄中法拉力 跑车的踪影一样,再简单不过了。
 
  尤其是怜子今天一身鲜艳的翡翠绿洋装,把自己衬托的更加醒目。
 
  「真是令人赏心悦目!」和树想,这大概就是女人特有的绝招吧!
 
  虽然确定了怜子的踪迹,和树仍心有未了。他心里犹豫著∶虽然见到了怜子, 心里的期待可说是实现了一半。但是,该就此罢手吗?还是该继续追击,主动去 打招呼呢?心里的一点犹豫,让他始终跨不出步伐。
 
  然而,这个烦恼很快就得到解决…从怜子看见和树,脸上显现出视而不见的 冷漠表情,和树便知道了答案。像是看见了蟑螂或蜘蛛般的厌恶,怜子的表情彻 底摧毁了和树心中仅存的一丝期待,绝望的感觉排山倒海而来。
 
  顿时和树脑中一片空白,思绪完全停止,连老师来了,他一点也没发觉,甚 至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空白好长的一段时间,和树突然感觉到四周吵杂的声音,这才意识到原来已 经下课了,他赶忙看看四周。
 
  已经找不到怜子的踪迹了。唉!本来也就没被人看在眼里呵!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和树一边叹气,一边走出了教室。这时,背後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还是老样子,又陷入低潮了。」
 
  这、这声音是…
 
  和树心中怀疑著,小心翼翼地回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背後站著的正是耶 个老人-斋云。和上次一样,同样是那个老爱给人「意外惊喜」的老人。如同前 次,老人还是穿著袈裟,像个僧侣。
 
  虽说清秋大学设有佛教系,僧侣在学校自由进出是很自然的画面,但是,看 见斋云的身影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眼前,和树仍然觉得非常不习惯。
 
  「你连我读什么学校都摸的一清二楚呀!」
 
  「呵呵呵!我就住在这附近呢!我是偶然看到你进学校来的哟!」
 
  「那么…」
 
  和树压根忘了,斋云给他的名片,上头的地址明明白白就在学校附近! 
  虽说如此,但是斋云的话可信吗?说不定自从上星期六和自己碰面之後,斋 云就一直秘密地在跟踪他,和树不安的想著。
 
  斋云看见和树猜疑的眼神,故意假装清清喉咙,咳了几声。
 
  虽然和树的猜疑是「虽不中,亦不远矣」。但是,为了转移焦点,斋云尽量 让两人这次的相遇,有种偶遇的感觉。
 
  「事实上,我有东西想要交给你,请跟我来好吗?」
 
  「可是,我下一堂还有课…」
 
  虽然快要放暑假,有些学分早已陆续停课,但是今天的课确实还没有上完。 
  「呵呵呵!抬头看著天花板也叫上课啊!」
 
  和树现在确实是脑中一片空白。而自己上课的模样,想必都被斋云看到了。 想到自己好像被偷窥一样,和树心里不禁感到一阵不快。
 
  还没等和树开口,斋云打铁趁热的说∶「怎么样,你是要选择继续上无聊的 课呢?还是想知道关於你体质的秘密呢?」
 
  不愧是有两把刷子,斋云像是掌握了和树的脾胃,先发制人的正中他的要害。 
  这样一路问下来,和树几乎无言以对,他感觉自己就要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可是,他心里仍迷惘著,到底该不该跟这个怪老头走呢?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他会不会只是想要「引君入瓮」,故意把我说得这么不 堪?
 
  「好啦!你就别犹豫啦!真是受不了耶!」
 
  斋云拉著和树的手,一迳地往校门口走。
 
  「等、等一下啦…」
 
  和树极力想挣脱斋云的手,可是…
 
  「你如果是个男子汉,就赶快觉悟,跟我走!」
 
  经斋云这一声斥喝,和树顿时一点反抗能力也没了。
 
  …反正下一堂也不是必修课,姑且听听他要跟我说些什么吧!
 
  当下,和树便决定随著斋云去。
 
  然而,当他来到斋云家时,一阵懊悔之意猛然袭上心头。斋云住的是木造房 子,房屋的基架似乎一碰就会垮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个废墟。
 
  屋子的玄关处,挂著一个不甚醒目的招牌,上头写著「仙道研究所」,就像 是告诉大家这地方是有人住的。
 
  但是,即使是和树,在来来回回经过数次,仍一点也没发觉它的存在。 
  「这也可以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呀!」
 
  和树不禁发起牢骚来。
 
  如果风强一点,这房子可能就被刮跑了。和树不禁为「它」担心起来。 
  如同鬼屋般,这里充满著鬼魅之气,让人感觉一进去就出不来了似的。 
  我究竟为什么来这里?
 
  …这种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感觉,是打从一开始就有了。
 
  管他的,进去吧!和树心一横,索性跟在斋云的後头进了屋内。
 
  走廊灯光微暗,和树每踏一步,脚底下的地板就不停的嘎嘎作响。
 
  他实在担心,如果再用力一点,地板恐怕就会被踩出一个洞来了。和树著实 走得战战兢兢的。
 
  而相对於和树的亦步亦趋,斋云气定神闲,步履缓慢的走著。
 
  这不只是轻重的关系吧!不正是因为有无研究仙道的差别吗?
 
  想著想著,和树好不容易走到屋子最里头的房间。
 
  屋子的四壁,全覆盖一本本的旧书,以整个房子的破旧程度看来,这样一路 走来,地板没塌陷,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这些书看来大部分是中国古书,至於上头写些什么,和树一点也看不懂。 
  只是,看那书斑驳的外皮,似乎就可以感觉它历经久远的年代。
 
  这古朴的东西,对和树这个门外汉而言,是怎么也无法感受到它的价值。但 是对於内行人来说,这也许就是无价之宝了。
 
  斋云走到房间中央,在一个单人座的老旧沙发上坐下,顺便请和树坐在隔著 一张茶几的对面沙发。
 
  和沙发一样老旧的茶几上,摆了一个半炭化,有点污秽的小箱子。
 
  和树好奇的巡视了周遭,正准备坐下,却发觉斋云的眼睛正往自己全身上下 打量著。
 
  「嗯!希望没什么差错。」
 
  斋云在和树身上来回打量一阵後,若有所思的说。
 
  「什么叫没差错?你别净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解释给我听听吧!」
 
  「你觉得受欢迎和不受欢迎的人差别在哪?」
 
  斋云根本不顾和树满腔的疑惑,继续问道。
 
  「嗯!我想是脸蛋、外型、个性之类的吧!」
 
  「那么,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不受欢迎呢?」
 
  和树顿时哑口无言。
 
  是啊!若以外貌或个性来决定受欢迎与否,以和树的条件而言,拥有一两个 女朋友应该不是件难事。而这时,和树脑中浮现了过往,以怜子为首,曾抛弃过 他的女主角们,分手时所说的话。
 
  虽然分手时各有不同的说词,但似乎有个共同的重点,那就是…
 
  「缺少男性的魅力…」
 
  听著和树的喃喃自语,斋云也点头表示赞同。
 
  「就是这么回事!能不能受到女孩子的青睐,完全看你有没有男子魅力!就 算是其貌不扬,只要有男子气概,同样也能吸引女孩子。」
 
  「嗯…是有道理,可是…」
 
  斋云看著和树,继续说道。
 
  「但是,你知道魅力需要有什么要件吗?」
 
  被斋云这么一问,和树顿时陷入了沈思。
 
  但是,任他再怎么想,脑袋充其量只出现「个性」、「动作」之类肤浅的特 质。而这些恐怕都不是斋云要的答案吧!和树索性说∶「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想 过。」
 
  听了和树的回答,斋云莞尔一笑。
 
  「答案是『性贺尔蒙』!」
 
  「性贺尔蒙?」
 
  「没错!」
 
  「就像昆虫或动物,它们在繁殖季节的时候,身体都会释出性贺尔蒙来吸引 异性,这你知道吧?」
 
  和树虽然确实听过贺尔蒙这个名词,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把它和「吸引女孩子」 
  联想在一起。为此,斋云将「贺尔蒙」简单的解释一遍给他听。
 
  「贺尔蒙」日文将它译成「引诱物质」。最原始的意思就是指,能够吸引同 伴的所有物质。而事实上,贺尔蒙的种类有很多,像是∶集合贺尔蒙、警报贺尔 蒙、阶级分化贺尔蒙等。它们在昆虫和动物的世界里,扮演著举足轻重的角色。 但是一般来说,存在动物体中最多的,还是所谓吸引异性的「性贺尔蒙」。 
  「在人类的视觉越来越发达时,嗅觉反而逐渐衰退。所以,位於鼻子,负责 感觉贺尔蒙的器官,相对的也就慢慢退化。但是它并不会完全退化,只是我们平 常没感觉到它的存在而已。」
 
  「但是,这和魅力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因为这样,人类常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释放出贺尔蒙,而不自觉的散发 出自己的魅力。能够强力释放出性贺尔蒙的人,对於异性就会有很大的吸引力。」 
  听了斋云的一席话,和树心中更加的不安了。
 
  总觉得在这样的结论下,自己已归属於毫无魅力可言的一族。
 
  「难道就是因为我体内吸引异性的性贺尔蒙的量比较少,所以才不受女孩子 的欢迎?」
 
  和树小心翼翼的发问,斋云一听便露出惯常的笑容,指著和树说∶「你太客 气啦!你身体里的性贺尔蒙根本就没释放出来!」
 
  和树当场瞠口结舌。
 
  量少也就算了,没想到答案却是最糟糕的「零」。
 
  「当…当真?」
 
  斋云点点头。
 
  「当然啦!像你这种体质,在数万个人中只会有一个…这可是非常珍贵的喔!」 
  虽说好似万花丛中一点红般的稀有,但对和树而言,这却一点也不值得庆贺。 
  虽然在和树的印象中好像有种说法∶人类的心能左右贺尔蒙的释放。
 
  而这或许可以让陷入「缺乏贺尔蒙」窘境的和树带来一线生机。
 
  可是此时此刻,斋云的说法实在太具有说服力,让人觉得完全没有转圜的馀 地。而且,和树之前也曾在某本杂志上,看过一种「如何吸引女孩子」的推香水 …
 
  由雄的麝香鹿体内,抽出贺尔蒙所提炼的。
 
  在地球上,人类也是一种进化的动物。其他的动物会受到贺尔蒙的影响,人 类应该也就会受到影响吧!
 
  看著陷入混乱思绪的和树,斋云安慰他说∶「虽然你到现在还得不到女孩子 的青睐,但是,这种日子不会让你过一辈子的!」
 
  虽然斋云在结尾加了这个意寓颇深的注脚,但和树对於目前的处境仍难一笑 置之。毕竟这对於青春年少的他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
 
  和树不禁颓然丧气。
 
  「如果真是这样,似乎只有放弃和女孩子交往,其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不,还是有办法!」
 
  斋云打开眼前茶几上的小箱子,从里头拿出一块布来。
 
  「把这个面具戴上。」
 
  「面具?」
 
  和树从斋云手中接过白布,放在手掌中摊开。这块布似乎可以罩住自己全部 的脸。布的背面有个倒V开口,戴上它活像个戴著面具的摔角运动员。
 
  面具的眼睛和耳朵两个部位,各有开孔,所以还不至令人有压迫感。
 
  而鼻子的地方,弧度刚好吻合,在鼻孔处也有开孔。
 
  嘴巴的地方有一笔直的小开口,所以事实上,如果要开口说话的话,也是很 自在的。面具的颜色微褐中带白,谈不上好看,反而看起来像是历经沧桑般的陈 旧。
 
  但是当用手触摸它时,感觉却有如丝绢般,触感极好,也很有弹性,一点都 不像是劣质品。面具上找不到任何可以用来固定的系绳,也许是因为刚好可以浮 贴在脸上,也就用不著了吧!
 
  看来一片素净的面具,没有任何的花纹及装饰。
 
  一套在头上,整个脸就好像完全失去了生气。如果换个材质,搞不好会被误 认为是个死人的石膏脸。和树仔细端详著手里的面具。
 
  斋云说∶「这个面具来自古老的中国,戴上它,有助於增强人性贺尔蒙的释 出。」
 
  斋云开始缓缓道出面具来由的原委。
 
  最初,是中国北宋神宗御用的。北宋神宗继位後,便发觉了一件事∶就是後 宫三千佳丽,对於这位走马上任的皇上,似乎都「性」趣缺缺,一点争妍斗艳的 兴致也没有。神宗为此懊恼至极,虽贵为皇帝,大可利用权势相逼,使她们臣服。 但这种做法只会「有损皇威」,一点也无法展现皇上的魅力。於是,神宗终日为 了证明自己的魅力,万般的苦恼。
 
  神宗的一名随侧,得知皇上的烦恼後,随即请益仙人吕洞宾,此事该如何解。 
  在当时,恐怕只有吕洞宾一个人和斋云一样,有所谓「性贺尔蒙」的观念, 甚至有测知「性贺尔蒙」的能力吧!
 
  过了两年,吕洞宾果真做了一张激发性贺尔蒙的面具。
 
  自此之後,听说後宫三千佳丽,如预期所料,自动的争奇斗艳起来,极尽心 力的讨神宗欢心。而想当然尔,神宗的性生活便开始多采多姿起来了。
 
  後来神宗死後,外敌入侵,北宋灭亡。接著中国陷入一场场的混战中,面具 也就随著战乱消失踪迹了。
 
  当初神宗唯恐面具的秘密走漏,所以严格要求周边的随侧三缄其口。
 
  所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可说寥寥无几,而它的存在遂因此葬送在历史的洪 流里了。斋云为了挖掘这个秘密,费了好长一段岁月。
 
  年轻时的斋云也和和树一样,是个缺乏性贺尔蒙的体质,总是吸引不了异性 的青睐。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非常的懊恼,始终不解最根本的原因所在。
 
  後来,他为了要传扬「南派仙道」,必须到中国学习「房中术」。
 
  南派仙道最著名的道法,就是一种使男女两人能够情投意合的「双修法房中 术」。修得这个法术,就能清楚知道自己在身体上所欠缺的特质。
 
  在持续修行的过程中,斋云得知面具的传说。
 
  於是,他契而不舍苦苦追寻二十年之後,终於如愿的找出了面具。
 
  「这么说来,老爷爷也用过这个面具罗!」
 
  和树插嘴问,斋云听得笑弯了腰。
 
  「哈哈哈!那当然!我『那话儿』虽然已经年久失效,但是,现在我仍然可 以让许多的女性大大的满足呢!」
 
  「所以,为了造福所有男女,我将面具命名为『幸福的假象』。」
 
  「『幸福的假象』…」
 
  真是个糟糕的命名!和树想。
 
  但是话说回来,它实际上的效用还是比名字来得重要呵!
 
  「这个面具真有如此的神效吗?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想必和树的疑问还有一箩筐吧!
 
  本来嘛!这又不是事先设计好的漫画或电玩的剧情,谁会相信戴上它就能吸 引异性呢?为了解答和树的疑惑,斋云继续说明。对於这个面具,斋云可是花了 一些功夫去研究呢!
 
  关於它的原理、结构等等,斋云可说都解得非常透彻。
 
  制作面具的仙人-吕洞宾,在中国传道无数,可说是个极有名望的仙人,甚 至以创始者之姿被景仰著。要解这样一个人物的作品,非得像斋云一样累积数十 年的功夫不可。而他也如愿的解开了这个秘密。
 
  斋云不断的分析,大致引导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面具的形状,对於头部的 穴道会给予某种刺激的作用,连带促使整个脑部的活化。
 
  在古代的中国,死人及罪犯的脸上都必须覆盖著面具。
 
  而当皇帝开始使用这样的面具时,就必须特意做出有别於一般面具的样子, 所以这张面具的来由不是没有根据的。
 
  戴上这张面具时,体内的潜在能力,会被一股脑地激发出来,不自觉地散发 出比平常强十倍的能量,而这都是因为脑内受到刺激所引起的。
 
  「也就是说,一戴上这面具,就会大受女孩子欢迎罗?」
 
  「没错!在你戴上它的一瞬间,所有的女孩都会拜倒在你的膝下罗!」 
  看斋云说得这么有把握,和树心中反而产生了疑惑。毕竟,他说得实在太笃 定了。说不定,他只是先说说好话,再来就是想办法说服自己,出高价买下这个 旧面具…
 
  斋云看著手拿面具,陷入沈思的和树,开口说∶「你就试试吧!看看戴上它 之後,是不是会立刻吸引女孩子过来。」
 
  「可是…」
 
  和树心里直觉斋云所说的,实在荒唐可笑。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又有点道理, 不可不信。
 
  「怎么样?试试看吧!」
 
  斋云试图诱导他。和树看著面具,一边犹豫著。
 
  斋云从沙发站起来,走近和树。
 
  「你这家伙,还在犹豫什么!」
 
  斋云从和树手中抢走面具,走向他背後,二话不说,将面具一迳地往他头上 套下去。
 
  「你,你做什么?」
 
  和树试图抵抗著。但斋云丝毫不肯松手,一下子就将面具给牢牢套上了。 
  而这张叫做「幸福假象」的面具,戴在和树脸上,竟无需藉任何外力的固定, 异常的吻合,简直就是浑然天成。
 
  对斋云这种强硬的作法,和树生气了。
 
  「一点都不舒服!莫名其妙被迫戴上这东西…」
 
  和树一边发著牢骚,一边试图拿掉面具。但就在这个时候,和树感觉身体发 出了一股燥热。
 
  「这、这怎么回事?」
 
  「感觉到了吧!这就是『幸福的假象』这张面具产生的效果。」
 
  「怎么会这么神奇…」
 
  和树不自觉的发出了惊叹。
 
  老实说,这种变化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就像是隐藏在体内的一股能量, 一下子迸了出来,充满和树的身体。顿时让他充满了自信,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事 能难倒自己了。姑且不论什么性贺尔蒙,对於这张面具,和树几乎已经不再怀疑 它的影响力了。
 
  「怎么样?现在相信我说的话吧?」
 
  和树用力的点点头。
 
  「那么,你就好好利用它吧!不收你钱。」
 
  「不收钱?」
 
  就这么便宜我,一毛也不收?这岂不是太慷慨了吗?
 
  和树确实感觉到它的效果,这种变化就像是被催眠一样,更何况它的效果比 起催眠术,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结果,就算索求个几百万的天价,也 是无可厚非的。
 
  「你也太慷慨了吧!」
 
  和树直言不讳的说,斋云照例笑了几声。
 
  「你别说傻话了,想当初我也是性贺尔蒙的烦恼者呢!这张面具只对体内无 法释放出性贺尔蒙的人有效,不让你这种同病相怜的人用,给谁用呢?」 
  多么合理又体贴的说法呀!和树觉得没有再推辞的理由了。至少,自己也可 以亲身经历一番!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将这面具拿来使用。」
 
  斋云脸上堆满笑容,频频点头。此时,和树压根没发觉从斋云眼底,闪现一 抹的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