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所罗门的手环】(1-3)

2017-04-04人气:

              所罗门的手环
 

 
                楔子
 
  某间夜总会的一间宽敞的包厢内,一个脸色青得透黄的年轻人正坐在一张舒 服的大躺椅上享受着两个金发尤物的服侍,两个女人都是全身赤裸,她们胸部那 一对明显有别于东方女人的浑圆肉球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恣意地晃来晃去,尤其引 人注意。
 
  其中一个金发尤物正把年轻人的阳物含在嘴里吞吐不已,另一个则靠在年轻 人的身上,让他尽情地把玩着自己那一对丰满得像两个大皮球一样的巨乳。房间 里充斥着年轻人轻轻的喘息声,他明显被两名金发尤物侍弄得十分舒畅,这一点 从他脸上浮现出的那种极度愉悦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正在享受着,这时「笃笃笃!」,包厢的门被人敲响了。
 
  年轻人头也不抬,「进来。」似乎他已经知道进来的会是谁,所以他继续享 受着两名金发尤物出色的功夫,「呃……呃……」本来靠在椅子上的年轻人突然 猛地坐直了,发出了急促的吼声,然后彻底瘫在了椅子上,两名金发尤物笑嘻嘻 的把刚才年轻人喷射出来的精华全都舔拭得干干净净的。
 
  好一阵,年轻人才恢复过来,长长舒了一口气,重重在两名金发尤物的身上 分别拧了一把,笑骂道:「你们两个骚货,真有一套!」接下来,年轻人注意力 这才转到刚刚进来的那人身上。「事情都办好了?」年轻人沉声问道。
 
  刚才进来的那个穿着一身青灰色衣服,头上戴着一顶很大的帽子把整个脸都 遮住了的人,恭敬地回答道:「影奴不辱使命,主人!黄老头所派的代表马上就 来。」
 
  「哼!」年轻人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蔑,「这老家伙自己不敢来吗?」
 
  那人恭敬地回答:「这个,他恐怕不敢自己来见大人吧。」
 
  「嘿,真是越老越怕死了。」年轻人肆意地贬低着他的对手:这个G城黑帮 的总头领——教父黄。
 
  一个月前,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带着他那个叫影奴的手下来到了G城,他首先 找上了城东的曹老大,只用了一个晚上,在道上以凶狠好斗著称的曹老大就服服 帖帖的成了年轻人的手下。据道上传闻,他那个叫影奴的手下那天晚上足足干掉 了曹老大五十多个手下,在见识了他们的血腥手段后,一向桀骜不驯曹老大也不 得不尊年轻人为主了。
 
  经过一个月的厮杀,年轻人收服了G城八成以上的黑帮势力,逼得教父黄不 得不派人来与他谈判了,不过,年轻人的条件很清楚——教父黄把自己的位子让 出来。看来,经过三天的血腥厮杀,教父黄已经屈服了。得意地笑着,年轻人继 续在大躺椅上享受着曹老大为他特别提供的这两个金发尤物的服务。
 
  一会儿,又有人进了这个包厢,是一个脸上有着数道疤痕的男人,他就是这 家夜总会的老板——曹老大,曹老大眼中明显有着对这个年轻人说不出的恐惧, 「主人,教父黄的代表已经来了。」
 
  年轻人听了,示意旁边的金发尤物们停止动作,然后对曹老大说:「带他进 来。」
 
  不久,一个看起来中学生模样的人进来了,他身上还穿着某所学校的校服, 手上似乎还拿着一本书。年轻人诧异地问道:「你就是黄老头的代表?」不待中 学生回答,年轻人更加惊讶地指着他手上一直拿着的那本书,「安……安徒生童 话?你,你到底是干什的人啊?」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怪异的学生,年轻人一时也 摸不着头脑了。
 
  但一直在一旁的影奴脸上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死死地盯着那本安徒生童 话,慢慢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恐惧之色。「主……主人,他,他……」但那个中 学生模样的人随便看了他一眼,影奴居然不敢再说下去了。
 
  年轻人也意识到了不寻常,他坐直了身子,把右手紧张地放在左手戴着的一 个手环上,「你究竟是什么人?」年轻人厉声问,「是黄老头派你来的?他自己 怎么不来?」
 
  中学生模样的人摇了摇头,「他已经来不了了。」
 
  年轻人一愣,「你是说,他死了?」
 
  中学生笑了,露出了嘴里一口洁白的牙齿:「对啊,他说想请我来对付你, 我说我对黑社会的事情不感兴趣,他就跪在我面前求我救救他的兄弟们,我说要 我救你的兄弟,那你得表现一点诚意才行啊,于是他就把自己的命给我了,用此 交换你的命,呵呵,真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头!」
 
  「你,你找死!」听了中学生的这些话,年轻人不知为什么居然感到了一种 从未有过的恐惧,「影奴,干掉他!」他发疯似的叫道。
 
  但影奴没有动,「主人,他……」影奴畏畏缩缩地说:「他不是小人能对付 的。」
 
  年轻人大怒,「混蛋,你不是自称什么魔界的魔灵吗?怎么连一个小孩都对 付不了,去,干掉他!」手完,年轻人把戴着手环的左手高高举起。影奴似乎无 法抵抗这道命令,只能化作一道深黑的浓影冲向那个中学生。
 
  中学生不慌不忙,很小心地把自己手上的《安徒生童话》打开,并翻开了一 页,那一页纸马上发出了光芒,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是一个身穿着丝绸 衣服,手上捧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币的瘦小男人,他看也不看就把手一挥,冲过来 的影奴「轰」的一下就被打进了对面的墙壁里,撞出一个很大的坑。
 
  同时中学生口中也念出了一个词:「贪婪!」然后他接着又翻了一页念道: 「暴怒!」,一个浑身上下冒着血光的家伙从书中出现了,然后「色欲!」,又 是一个『人』出现了。
 
  三个『人』把年轻人团团围住,「不,不!!」一声剧烈的惨叫过后,「贪 婪」拿着刚才年轻人手上戴着的手环回来了,「大人,这个怎么处理?」
 
  中学生接过来随便看了看,「哦,原来是所罗门的手环,怪不得这家伙成为 那个魔界的魔灵的主人。」中学生笑着对三个『人』说:「可惜,今天他遇到的 却是魔神!」他把手环递还给「贪婪」,「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吧。」
 
               上篇:寻找
 
                (一)
 
  春天的阳光永远是这么明媚动人,这样的一个上午里,在英才中学高(一) 四班教室内,班主任李倩莲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英文。李老师年龄四十左右,这 个年龄正处于一个人事业的黄金时期,事实上她也是学校里的教英文很有一手的 老师,否则也不会让她当这个尖子班的班主任了。
 
  李老师正讲到紧要之处,这时教室外面有个人影在走廊上朝她招手,李老师 诧异之下,走出了教室。过了一会儿,李老师神色有些不安的回来了,她定了定 神,对自己的一个学生说:「王志同学,有人找你,你去一下吧。」王志也是满 脸惊讶,其实刚才那个在走廊里的人他早已看见了,可自己并不认识他呀。他满 是好奇地走出了教室。
 
  过了一阵子,王志很明显的满脸都是泪痕并精神恍惚地走进了教室。同学纷 纷盯住他,不知他发生了什么事。
 
  叹了口气,李倩莲老师有些怜惜地看着这个一向在班上成绩不错的男孩,这 个打击对他也确实太大了。然后李老师向同学们说出了原因,「刚才有人告知, 王志同学的父母乘坐的飞机刚刚……失事了,」顿了一顿,李倩莲老师把目光投 向了还趴在桌子上低声抽泣的王志,「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吧,同学们最好能安 慰一下王志同学。」说完,李老师主动带头安慰了王志一阵。
 
  然后同学们自然也不干落后,一时间安慰的话语充斥着整个教室里,接着有 人灵机一动,把自己的一些好东西也拿出来安慰王志,于是,不一会儿,王志面 前的桌子上就摆满了像小说啊,杂志啊,手掌游戏机啊什么的奇奇怪怪的各式玩 意儿。
 
  最后一个上前安慰王志的是班上的赵笛,事实上,班上就数他和王志最生疏 了,主要是因为赵笛的成绩可以说在这个班里简直是个奇迹,李老师一直怀疑他 的家长和校长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居然能把这个成绩烂得一塌糊涂的学生硬 塞进了这个尖子班,所以平时不论大小考试,他必定是最后一名,可以说,他的 存在严重拖累了尖子们的平均成绩,所以尖子们都看他不怎么顺眼。
 
  而且他今天不知怎么的,身上打发时间用的玩意儿一件都没带,眼见同学们 都个个很慷慨地向王志表示着自己的一份心意,他急了,从书包里掏出一件东西 冲到了王志的面前。
 
  「王志同学,这个是我今天在路上捡到的东西,送给你吧。」赵笛倒好,把 不知是哪位路人掉的东西来了个借花献佛。
 
  看着急得满脸通红的赵笛,王志一愣,他真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犹豫 了一下,他还是收下了,也顺手放在了桌子上。最后,今天的课也没上完,王志 带着沉重的心情和同样很沉重的一大书包同学们的心意回到了家。
 
  王志的家是一幢很漂亮的小洋房,打开大门,王志进到了客厅,触景生情, 他的眼泪又噗噗地掉了下来。他记得很清楚,就是今天早上,父亲和母亲还是很 健康的站在这个门口对自己说:「小志,这回我们要出国去旅游一个星期,你可 要好好照顾自己,对了,我们还替你请了一个人做饭。」
 
  临到门口,母亲又走了回来,用身体挡住父亲的目光,偷偷又塞给儿子钱, 母亲温柔地说:「小志,拿着这些看见什么好吃的就去买来吃,别饿着自己。」 然后父亲催促道:「好啦,和儿子的悄悄话讲完了没?飞机快开了!」母亲笑了 笑,在儿子的脸颊上又吻了一口才走。
 
  王志跌坐在地板上,泪水已经流了一身,可是,现在他们却随着那架该死的 飞机一起,变成了一堆残骸!也不知哭了多久,王志终于由于疲劳而昏昏地睡过 去了,直到一阵敲门声把他惊醒过来。
 
  「笃笃笃!」敲门声急剧地响起,王志的心脏也随着这急促的敲门声而砰砰 地跳动着,是谁呢,这个时候会来敲门?王志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所以他们家 并没什么很近的亲戚,平时也很少有客人来访,难道?王志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 希望:说不定父母并没有上飞机呢,他们现在正回来了!
 
  打开了门,王志很失望,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女人,大约是二十 多岁的年纪,她一看到有人开了门,连忙自我介绍道:「嗨,你好,你一定是王 志吧,我叫孟晓洁,是王先生和王太太请来替你做饭的。」
 
  王志很冷漠地看了看这个女人,也没说什么就让她进来了。孟晓洁一进屋, 就急急往厨房里面钻,「不好意思,你一定饿坏了吧!我今天课下晚了,下次不 会这么晚了。」
 
  王志想:这就是爸妈早上说的那个请来替我做饭的人了,唉!王志这时又想 起了父母,不禁要流泪,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不愿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 弱。
 
  不久,从厨房里就传来了一阵诱人的食物的香气,整整一天没吃东西的王志 这时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很快,孟晓洁把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当然,两 人是一起吃的。王志默默地夹着菜一言不发地吃着,诚然,这个孟晓洁居然能在 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来一荤两素确实很有一套,而且味道也相当不错,不过王志 还是觉得母亲做的菜才是最好的。
 
  吃完了饭,王志什么也没说,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默默悲痛,任孟 晓洁一个人去收拾家务。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孟晓洁敲了敲王志的房门,「那个,王志吗?我要走 了,对了,我把我的手记号码留给你,有什么事打这个号码。」
 
  孟晓洁等了一会儿,但房里并没有声音传出,她最后只好走了,然后,在房 间里的王志听到了客厅大门开关的声音,他这才从房里出来。
 
  客厅里,依然摆着自己的书包,不过已经被孟晓洁从地板上移到了沙发上, 王志沉默地看了一阵,然后提起自己的书包又回到了房间。
 
  他把书包整个倒过来,里面的东西一下全都掉在了床上,除了书和文具,其 它的都是同学送给他的或借给他的东西。王志拿起其中的一个手掌游戏机,一个 人玩了一阵,然后扔到一边;接着他又拿起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没过多久,他 又把杂志扔开,拿起一本小说看。就这样,王志一件接一件地玩着,直至最后一 件——赵笛送的东西。
 
  赵笛的东西有点奇怪,起码对王志来说,因为这是一个手环,就是女人们戴 在手上的那种饰物,王志拿起这个手环来放在手上仔细端量。这个手环看起来样 式似乎有些古老,王志对手环这种东西自然不熟,不过,他还是看得出来,很明 显的这个手环不太符合现代的审美和流行观点,而且,它似乎也不是中国风格的 手环,看了半天,王志只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也许有点好奇,也许王志就是想把同学们送的东西都试一试,于是,王志把 手环戴在了手上。
 
  很奇怪,这个手环居然很适合王志,戴上去以后不紧也不松,感觉正好。王 志记得刚才放在手上看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手环很大呢,也许,手环都是这样?看 起来大戴起来小,王志想。不过,王志总觉得男人戴手环有点怪,本来他想取下 来的,但转念一想,反正没人看见,今天晚上就戴戴好了。
 
  熄了灯,王志在被窝里一个人又哭了,然后,他做了一个梦,首先梦见了父 亲,他一个人正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王志喊他,他却似乎没听见,仍然在走 着,于是王志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就这样追着追着,突然又变了,父亲不见 了,王志却看见了母亲,她正看着自己微笑,王志想跟她说话,却发现自己说不 出来,接着,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时期的自己,母亲也变成了年轻时的母亲, 正抱着自己喂奶,母亲的乳汁很甜美,很好吃……然后,王志醒了。
 
  一个人摸黑坐在床上,王志看着窗户投在墙上的影子发着呆,父母的飞机坠 毁了,为什么他们好好的人居然会这样就死了呢?王志想不通,无论如何也想不 通。
 
  然后,王志就看见了墙上的影子动了,没错!影子自己动了,它开始慢慢的 弯曲,变形,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的影子。王志惊呆了,他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自己并没有眼花,影子还在动着,而且,还开始从墙上凸现,脱离,并向王志走 来。王志很想大叫,是的,就像一个人突然见到了鬼那样叫,但是他没有叫,也 没有感到害怕。他甚至还想:莫非是母亲或父亲的鬼魂来见自己了?
 
  影子一直走到了窗前才停了下来,并且开始发声了:「请问……」王志愣愣 地看着这一切,毫无疑问,影子的声音并不是母亲或父亲的声音。
 
  影子继续在说:「不知您愿不愿意与我订立契约,我保证可以让您获得数不 清的财富……」
 
  这时,月亮钻出了云头,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王志也看清了影子 的真面目,是一个长得很奇怪的『人』,也不知穿着的是哪国的衣服,样式很是 怪异,本身矮矮胖胖,皮肤是一种很奇怪的绿色,不是那种植物的鲜绿色,而是 一种很奇怪的惨绿色,脑袋圆圆的,眼睛很小,额头上还长着一个角。
 
  王志意识到,这大概是一个魔鬼吧,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使他找上自己要来 定契约,但王志却似乎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他打断了魔鬼正在滔滔不绝 的话,「我想问一下,你能让我的父母活过来吗?」
 
  魔鬼一愣,然后摇了摇头,王志急了,「是不是两个人难度太大,那,光我 母亲活过来也行啊!」
 
  魔鬼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人死不能复生,这个恐怕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 内,不过,如果您是要财富的话……」
 
  王志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那你知道谁能使人复生?」
 
  魔鬼无可奈何地说:「大人,我不是说过了吗?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没有办 法的事情,任谁也不能让死人复生啊。」
 
  王志这下沉寂了半晌才说:「既然如此,那你请便吧,我对财富什么的没兴 趣!」他这话一说,魔鬼很是失望地消失了。
 
  魔鬼走了,王志却还在发愣,难道连魔鬼也没办法使自己的母亲复生吗?他 回想起了母亲的音容笑貌,母亲平时最是疼爱自己,总是为自己做些好吃的,而 且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自己,世界上就数她对自己最好了。难道,自己以后 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吗?一念至此,王志的鼻子又有些发酸了,就在这时,一把甜 美的声音在王志耳畔响起,「小志……」
 
                (二)
 
  王志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不禁剧烈地一跳,只有母亲才会这么喊自己的,难 道?但他转过头来一看,却是个不认识的女人,他心里涌过了一阵失望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王志床上的,她上身穿着样式很奇特的衣服, 这件衣服总的来说根本就是为了突出这个女人的惊人的身材,整个白嫩的胸口露 出了一大截,一对豪乳还在巍巍地颤动着,似乎随时要裂衣而出。女人把白皙的 手臂伸到了王志的身上,一把揽住了王志的肩,王志只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芬香传 来,让他有些心摇意动。
 
  王志猛地摇了摇头,使劲地从女人的香味中清醒了过来,这才问道:「你又 是谁?」其实不问他也猜到,八成是一位女恶魔,而且还是很『香艳』的那种。 
  果然,女人娇滴滴地趴在王志耳边说:「主人,和我订立契约吧,我保证你 以后可以阅遍天下美女,另外……」女人轻轻在王志的耳朵旁吹了一口香气,弄 得他耳朵里痒痒的,「还可以拥有一个像我这样的私人奴隶,怎么样?」
 
  女人的声音入耳,王志如同触电一般全身都酥麻了,一股说不出的力量差点 让他脱口而出说好。但话到耳边王志硬是把它压住了,「不,我不要这些,我只 要使我的母亲复生,你能做到吗?」
 
  女恶魔气哼哼地看着王志,可恶的小鬼,大概发育还没好吧,要不这些诱惑 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女恶魔走了,就像她来的时候一样诡秘,就那样突然消失了。王志愣了愣, 很久才回过神来,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有恶魔来找我?他还没想出个 头绪来,马上又有奇怪的家伙出现了,「跟我订立契约吧,我保证……」
 
  昏头涨脑的王志看着窗外天边已经微微发亮的云层,这个晚上他打发了足足 有一打的恶魔提出的各式各样的诱惑,有财富,有权势,有美女,有力量,有… 不过只要他一提出让自己的母亲复生,恶魔们通通摇头,表示办不到。这下,王 志心里也很明白了,看来要使已逝的人复生确实是不可能的。
 
  马上就要天亮了啊!打着大大的呵欠,王志想趁着还没天亮该好好地睡上一 觉了。然而,还是有人在骚扰他,「请问,你愿不愿意……」
 
  王志想都不想,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不能使我母亲复生,其他的谈都不用 谈!」
 
  声音沉寂了下去,半晌没再响起,王志以为又有一位知难而退了,谁知声音 又再度响起:「虽然我不能使您的母亲复生,但我可以让您寻找到她的影子!」 
  「什么?」王志这下睡意全消了,「影子?什么意思?你是指我母亲的灵魂 吗?」王志连珠炮一样地发问,这时,他才看到声音的主人。很奇怪的,跟前面 几个恶魔不一样,这个『人』被一团浓浓的黑雾包围着,看不清任何形体轮廓, 只能隐隐从黑雾中看到一只很明亮的眼睛。
 
  「您待会就知道了。」黑雾缓缓地说,接着消失在了墙角的黑暗中。
 
  王志傻乎乎地看着墙角看了半天,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 思。良久,「不想了,睡觉!」王志躺回了被窝。
 
  揉着朦胧的睡眼,王志打着呵欠来到了客厅里的大门前,「谁啊,这么早来 敲门?」他有些不满地打开了大门,「啊,是李老师。」王志这才看清楚站在门 外的人是谁。
 
  李老师今天穿得很家庭化的一套衣服,一改平日的职业装束,脸上也没有那 种老师威严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充满慈爱的神色,「小志,你还好吧。」 李老师一进门就把小志揽入怀中,疼爱地说。
 
  王志一时迷失在眼前这个充满着温暖的女人怀里了,「李老师,我……」小 志一边紧紧地钻入李老师的怀里,一边又忍不住小声哭起来。
 
  「孩子,你别再伤心了。」李老师紧紧地抱着这个一夜之间痛失双亲的可怜 孩子,她缓缓扫了一下整个房子,房子里充斥着悲凉和沉重的空气,李老师摇了 摇头,「唉,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好,还是到老师那儿去住两天吧。」说完就 拉着王志往门外走了出去。
 
  于是王志什么也没拿,就跟着李老师来到了她家。李老师家里并不是很大, 也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小志住下,不过,李老师的女儿这两天正好去外婆家了,所 以王志可以暂时住她的房间。
 
  把王志安顿好,李老师又安慰了他两句,然后摸了摸小志的头,爱怜地说: 「瞧你一身脏成这样,去洗个澡吧。」王志现在已经没有亲人在这个世上了,正 彷徨无助,李老师现在无异于就是他的亲人一般,所以毫无异议地,他默默点了 点头。
 
  痛痛快快地洗着滚热的热水澡,王志整个人也觉得清醒了许多,自从昨天得 到那个噩耗以来,他就一直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 饥饿。让整个人在滚热的淋浴下冲洗着,王志开始考虑着自己以后的将来。 
  父母全都去世了,自己也没有什么亲戚,将来的日子会怎么过呢?王志是一 无所知,只是觉得自己的将来是充满着未知和重重困难;还有昨晚的怪事,到底 是怎么回事?王志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那是不是昨晚自己因悲伤过度而形成的幻觉 了。这时,李老师在外面轻轻地敲着浴室的门,「小志,我刚刚到外面替你买了 一套衣服,你试试看合适不合适。」
 
  从门缝里接过李老师递给的衣服,王志满是感慨的穿上了,记得以前洗澡时 忘拿衣服时,母亲也是边笑骂着自己不记事边把衣服递给自己的。
 
  李老师在外面等了好一阵,不见浴室里发声,也不知小志对这套衣服到底满 不满意,她不禁有些担心地喊道:「小志!」马上从里面传来了应声,「我,我 没事,这套衣服很好哩,我只是,只是想起了妈妈……」浴室里传出来王志的声 音,显得格外的阴郁和低沉。李老师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中饭自然是李老师来做的,而王志被李老师安置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正在放着一个搞笑的喜剧片,但他一点也不想笑。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 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昨天孟晓洁留下的纸片,拨打了上面的号码。 
  过了一阵子,只见他对着话筒说着:「是的,今天不用麻烦你了,恐怕这两 三天都是,是的。」然后,他挂了电话,继续坐到沙发上看着那个无聊的喜剧。 
  没有多久,李老师从厨房里出来喊王志吃饭,饭间,李老师给他夹着菜,看 着这个动作,王志突然眼圈又红了。李老师一怔,问道:「又想起他们啦?」 
  王志点点头,「以前,妈妈也经常给我夹菜的,她老爱说我长得太瘦了,应 该多吃点。」李老师温柔着抚摸着他的头,久久没有说话。
 
  李老师家有午饭后睡午觉的惯例,所以王志也入乡随俗了,他睡的是李老师 女儿萱萱的床,床上铺着嫩黄色的床单,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小猪图案。不过对王 志来说这张床明显有点短,让他睡起来很不舒服,而且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睡觉, 他一时之间也睡不着。
 
  现在正是初夏,所以房间里窗户上的窗帘拉得紧紧的,整个房间的光线都很 暗,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王志觉得很难过,很冷,他不知不 觉地缩成了一团,觉得自己冷得厉害。「妈妈,妈妈!」他口里轻声地叫着,现 在他多么渴望躺在母亲的怀抱里啊,那儿才是温暖而又安全的所在。
 
  迷迷糊糊的,王志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生病的时候,看到了母亲出现在了 床前,嘴里焦急地喊着:「小志,小志,你怎么啦?」
 
  他冷得嘴唇都在发颤,「我,我好冷啊。」
 
  母亲急急地说:「小志,你别怕,妈妈这就给你去找医生!」
 
  母亲正要转身离去,王志却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妈妈,不要走,我冷, 我不要你走!」母亲无可奈何地又坐了下来,看到小志冷得簌簌发抖,母亲只能 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在母亲柔软而又温暖的怀抱里,让王志感觉舒服了很多, 寒冷也缓解了不少,他把整个身子都埋在母亲的怀里,感受着母亲的温暖,心里 安定了不少。
 
  不知过了多久,王志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母亲爱惜地抚摸着王志 的头发,「饿了吧,小志,妈妈给你去拿点吃的来。」
 
  但王志很倔地说:「不,我不要妈妈离开我。」说着更加紧紧地抱住了母亲。 
  母亲没有办法,「唉,你这孩子。」她只能继续爱抚着儿子的头发。没过多 久,母亲就发现:王志的身子又开始发颤了,而且他的身子越来越冷,冷得像个 冰块一样。母亲大急,叫道:「小志!」
 
  「唔,」王志正使劲不让自己睡着,勉强地回答了一声,「妈,别走,我不 要你走……」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王志其实肚子饿得非常厉害,而且由于肚中饥饿,身体产生的热量也越来越 少,所以即使分享着母亲的温暖,他的体温还是在开始慢慢的下降了。好饿啊, 好冷啊,这是王志现在的感觉,妈妈呢?她还在吧,不知为什么,王志就是不愿 意母亲离开自己一步。眼前为什么越来越黑呢?这是王志最后的想法。
 
  半昏半睡中,王志似乎看见母亲正在焦急地喊着自己,但他却什么声音也听 不见了,然后……王志突然感觉到一个炽热而光洁的身子亲密地贴住了自己冰凉 的身体,好舒服啊,王志努力想睁开眼,但眼皮却重得像个千斤大闸一样,怎么 也睁不开。
 
  忽然,他闻到了一股香味,是的,是一股肉香,而且,距离还很近很近。这 个感觉让他精神一振,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使劲的伸手往前一探,马上两个 又温又软的圆球一样的东西被抓在了手里。没错,那股肉香就是从它们上面发出 来的。
 
  王志奋不顾身地把头往前一凑,嘴巴狠狠地啃在其中一只又大又软的圆球上 面,啊!一股温热甜腻的汁液从嘴里流到了喉头再流进了肚子里,真好喝啊,王 志贪婪地吮吸着这甘甜的液体,一丝一毫也不肯放过,全都喝到肚子里,慢慢的 身子也暖和了起来,肚子也饱了,王志这才心满意足地停止了凶猛地进食,转而 改为一边慢慢的继续吮吸并一边好奇地玩起那对肉球来。
 
  手轻轻地抓在上面,软软的而又富有弹性,这时,王志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 现象:那就是肉球还伴随着手指的抓捏在微微地跳动着,像个顽皮的精灵。王志 越摆弄越是觉得有趣,手上也越发大力了,这时,王志好像听到了一些什么奇怪 的声音,似乎是母亲的喘息声。
 
  王志一愣,心里想:咦,妈妈也在吗?她也生病了吗?王志担心母亲,心中 一急,就睁开了眼睛喊道:「妈妈,你没事吧!」这下一睁开眼,看见的情景让 他大窘,原来,他正光着身子伏在同样是赤裸着身子的李老师身上。
 
  李老师满脸绯红,眼神中充满着爱怜,一头乌发早已解开,散乱地搭在肩头 上,而女性那丰满的乳房也高高耸起,深褐色的草莓还在空中微微颤抖着,似乎 在欢迎着来品尝它的人,而王志则正是那懂得其中美好滋味的人。
 
  那么说,刚才我梦见的『妈妈』其实是……王志心里一片纷乱,两眼垂得低 低的不敢再看着面前光润白洁的美丽胴体。
 
  看到王志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李清莲老师轻轻叹了一口气,「傻孩子!」 她舒展手臂把王志温柔地揽到自己的胸前,王志的脸上顿时再一次感受到了李老 师胸脯那惊人的弹性,他不禁用手紧紧地攀着那高高的圣母峰,把自己脸也深深 地埋入之中……
 
  于是一名瘦弱的少年和一位成熟丰满的妇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如漆似胶地搂抱 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就像一对情深意重的男女。
 
  「小志,」李老师轻巧地吻着王志的嫩脸,「感觉好些了吗?」
 
  「嗯……」王志以一个最亲密的姿态靠在李老师的胸前,「感觉好温暖,就 像妈妈一样。」
 
  李老师微笑着用手指轻轻地刮着王志的鼻梁,「傻孩子,以后你就把老师当 自己的妈妈好了。」
 
  王志猛地把头抬起,眼睛中闪闪发亮,「真的吗?」
 
  李老师故意装作不高兴的样子,「难道妈妈会骗孩子吗?」
 
  王志呆呆地看着李老师,一股久违的幸福的感觉从心里涌现出来,心口好热 啊,这难道是再度看到『妈妈』产生的快乐吗?
 
  「好了,小志!」李老师轻轻推开王志,「你都抱了我整整一下午了,我也 该去做晚饭了。」说完她起身下床,赤裸着的秀丽身体在黑暗中显得那么洁白。 
  她随手披上了一件衣服,径直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瞬时,灿烂的阳光直射 入室,首先照在李老师的身上,那件衣服根本遮挡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美丽的 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发散着惊人的光彩,就像是一位浑身上下璀璨夺目的女 神。李老师回头嫣然朝正看得发呆的王志一笑,然后才转身推开房门出去了。 
                (三)
 
  望着李老师袅袅的背影消失在客厅门口,小志这才回过神来,他心里想的却 是李老师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像妈妈啊。良久,黑暗中轻微地传来一丝声音,「您 觉得怎么样啊?」
 
  小志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一个朦胧的黑影在房间里漂浮着。马上,小志就 想起来了,「是你?」
 
  没错,这正是昨晚最后那一个来找小志的魔灵,它正缓缓地对小志说:「您 有没有找到你母亲的影子呢?这就是我的力量!不知您现在是否有兴趣与我订立 契约呢?」
 
  小志呆呆地看着黑影,怪不得,李老师今天突然对我这么好,一点也不像平 时她那种威严的模样,原来是这个魔灵搞得鬼。
 
  但黑影仿佛看穿了小志的心思,它低低地说道:「我的力量并没有您想的那 么强,我虽然能影响人的想法,但是却不可能让他们做一些平时十分反感的事, 首先是他们心里有了某种想法,我只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
 
  小志惊讶地看着黑影,这个魔灵倒挺诚实的,真是奇怪的家伙。
 
  小志反反复复思考了很久很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我跟你定约!」 
  说出这话时,小志心里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存在着。黑影于是指导着小志如 何与他订立契约。
 
  「这是主仆之约,也就是说,在您有生之日,我都会尊您为主,尽力满足您 的一切愿望。」黑影说。
 
  小志神情有些憔悴,他迟疑了一下,问道:「那,是不是我死了以后,你就 要取走我的灵魂作为报酬?」
 
  小志感觉到,黑影听完这话后似乎在笑,小志甚至能想象出它在笑得打滚。 
  「灵魂?」黑影反问道,「我要人类的灵魂干什么?」
 
  小志张开嘴,答不出来,魔鬼要人类的灵魂,这是自古以来的传说呀。
 
  黑影慢慢地解说道:「我跟你订立契约,这是为了让我能够在人界自由的活 动,你不知道吗?我们这些魔灵是无法穿越两界间的强大屏障来到人界的,现在 的我,只不过是位于魔界的我在人界的一个投影罢了!」
 
  小志似懂非懂地听着这一切。
 
  「但是,这种单向的投影实在是太耗费力量了,就算是魔王也不可能支持多 久,所以我们要在人间找一个适合的人,以他作为媒介,通过他来在人间活动, 这样才能长久。」黑影娓娓道来,「很巧,你的灵力似乎比一般人强,而且你又 拥有这个宝物,所以才能看见我们这些魔灵,」黑影指了指小志手腕上的手环, 「所罗门的手环,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一个可以沟通人界和魔界的通道,通过它, 我们可以更容易的把自己的力量投射到人界来。」
 
  小志听完,想了半天,才问道:「那么,你既然不是要我的灵魂,却又尊我 为主,那岂不是……」
 
  黑影笑了,「我懂您的意思了,您是说我岂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这么跟您 说吧,人类的灵魂相对于魔灵来说,是相当弱小的,除非能吸收到一个相当的数 量,不然对魔灵来说,助力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如果我和一个人类订立契约的 话,等于是两者的灵魂有了一个联接,你可以得到我的一部分灵魂力量,我也可 以得到一部分你的灵魂力量。人类的灵魂虽然弱,却是很有潜力的,我相信你将 来的灵力一定会有一个巨大的进步,毫无疑问,我也可以享受到你灵力提高的好 处,借此提高自己的力量!」
 
  黑影停了一下,小志感觉到它脸上似乎露出了笑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是:人界比魔界可有趣多了,魔界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哪里比得上人界的多姿多 彩,我们魔灵大部分都很愿意到人界来玩玩的,哈哈哈……」
 
  黑影一躬身,「主人,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您可以叫我魔眼,我的力量是控 制和影响生物的心灵,因为我的功力不够,所以现在的我在人界无法固定形体, 不过,我相信随着您灵力的提高,我定形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还有,您手上 的那个所罗门的手环可是个宝物,请您注意好好保护。」
 
  看着魔眼消失在了空中,小志还是愣了好一阵神,才从对于刚才那种超科学 的事情的惊奇中清醒过来。
 
  一边吃着李老师夹来的菜,小志一边还在回忆着刚才和魔眼见面的情景,事 情实在是过于奇怪,远远超过了小志以前的知识,所以他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些 事情。但是,小志下意识地看了看左手上的手环,这些事都是有了这个东西后才 发生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小志想。
 
  李老师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志,你怎么不吃了,发什么呆啊?」
 
  「哦!」小志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扒了几口饭。
 
  夜里,小志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这几天发生的大事实在太多,都超出了 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外:父母的失事,奇异的手环,与魔灵订立契约……这些事情 乱糟糟地反覆地在脑海里翻腾着,让他无法入睡。
 
  小志觉得自己十分的疲累,唉,真的不知该怎么办啊,要是妈妈在就好了, 她一定会说:「小志,你这个样子真叫我心疼,来,让妈妈帮你吧!」
 
  就这样想着想着,小志又想到了今天下午躺在李老师怀里的温馨情景,李老 师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仿佛又浮现在了他的面前,不知为什么,小志现在突然极度 怀念那个温暖的怀抱。
 
  猛地,小志一把从床上爬了起来,捂着手上的手环低声的叫唤着:「魔眼! 魔眼!魔眼!」
 
  过了一两分钟,黑影出现了,「主人,魔眼在此听您的吩咐。」
 
  小志看着它,犹犹豫豫了半天却不知该怎么说好,魔眼轻声笑了,「我知道 您的意思,因为我们的灵魂是相连的啊,我这就去办!」
 
  小志躺回被窝,心里却很紧张,又很期待。
 
  「吱……呀……」房间的门轻轻地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然后,小志就感 到了一只冰凉柔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慢慢地抚摸着。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小志?」李老师柔柔的声音传来。
 
  「我,我睡不着。」小志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含糊地说。
 
  「怎么,又在想妈妈了?」李老师坐到了小志身旁,另一只手握住了小志的 手,这个感觉……好像妈妈啊……
 
  小志忍不住一下坐起身来,紧紧地抱住了李老师哭了起来,「妈妈,我好想 你。」
 
  李老师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心里想:这个孩子太可怜了,一下子失 去了父母,他年纪这么小,一定接受不了吧,我不如暂时就当他的妈妈好了。 
  想到这儿,李老师不但任凭小志抱住自己喊妈妈,并且顺手解开了胸前衣服 的扣子,然后把小志的头往自己怀里一拥,让自己丰满的乳房紧紧贴在了小志的 脸部,温和地说:「别怕,妈妈在这里,啊,别哭了。」
 
  「唔~~」李老师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原来小志突然含住了她的乳头,并 用牙齿轻轻地咬吃着,「不要,噢,就这样!」
 
  那股又酥又麻的感觉让李老师欲罢不能,小志这时顽皮地用牙叼住乳头,把 它慢慢地拉长,然后一松,「啪!」乳头重重地弹回,带动整个乳房一阵晃动, 同时,李老师猛地一声尖叫,「啊……」然后身体一软,整个人靠在了面前的小 志上。
 
  小志也没料到李老师会有这样的反应,两个人失去了平衡,倒在了一块儿, 小志顿时感受到了着温香软玉满在怀的感觉。
 
  「你这个坏孩子!」李老师玉齿轻咬着下唇,重重地在小志的鼻子上拧了一 把,脸上不知何时浮上了两朵红云。
 
  小志看到她这样,心情非常轻松快乐,一扫连日来的阴霍,调皮地说:「儿 子不坏,妈妈不爱!」
 
  「臭小子!」李老师的一阵拳头砸在了小志的身上,「你坏死啦!」她的模 样倒像是撒娇。
 
  小志笑嘻嘻地钻到李老师的怀里不肯出来,「嗯,妈妈真香!」
 
  此刻,小志已经完全把眼前的女人当成自己的妈妈,他尽情地与「妈妈」玩 乐着,不愿浪费这一刻的每一寸时光。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身上的衣物已全都卸去,赤裸相裎的两人欢快地互相调 笑着,玩乐着,直到两人都累了,最后肢体交缠着拥在一起睡着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