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着魔的高校少女】(1-4)

2017-04-04人气:


(1)
 
  在日本各地有这样的传说:晚上0时0分0秒,嘴里叼住剃刀,看着脸盆里 的水,就会见到自己将来的配偶;而4时44分44秒的时候,若是在一面镜子 前进行任何与灵异相关的事则会引出镜子里的恶魔。
 
  这一天,下午四点半才刚放学……
 
  「沙织,你要跟我们一起玩碟仙吗?」班长神田宇鹤问道:「刚才由美因为 社团临时有事她先过去了,只剩我跟加奈玩不起来,你要凑一脚吗?」
 
  沙织甫整理好书包才想回家,听到宇鹤的邀请,心想:「反正爸妈去给亲戚 请客了,今天不会回家,在家里也没事做,玩玩杀时间也无妨。」
 
  「好啊,那要在我们教室里吗?」
 
  宇鹤还没回答,一旁的久慈加奈就抢先说:「当然要去理化教室,难道没听 说过我们学校的七大不可思议中「理化教室的女学生」的故事吗?」加奈吐出舌 头,举起双手放在胸前扮做幽灵的模样说道:「据说曾经有个女学生在昏暗的理 化教室里换灯泡,结果一个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正好脖子上的领巾勾住了 灯座,女学生当场被吊死。之后就听说有守夜的老师在巡查到理化教室的时候, 都会看到女学生的屍体,还垂在灯光下,摇啊摇……摇啊摇……喔……」
 
  沙织掩着嘴笑说:「这种每间学校都有的鬼故事,加奈你居然还会相信,真 是受不了你。好啊……那就去理化教室,说不定我们还能请到那位学姐来当碟仙 喔……」
 
  三个女生用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走到理化教室,稍微整理了一下后,便选在 门一进来最左边那连身镜旁的实验桌将选字表铺好、把碟子也拿出来了,加奈坐 在镜子正前方,宇鹤跟沙织分别坐在两边。
 
  「现在要开始了喔,沙织、加奈你们的手跟我一起按在碟子上。」宇鹤将碟 子放在选字表正中的圆圈里,继续说:「等一下碟仙离开这个圆圈,开始绕圈时 就是开始了,知道了吧?」
 
  加奈跟沙织都点点头。
 
  宇鹤口中念道:「碟仙!碟仙!请来降指点事宜……碟仙!碟仙!请来降指 点事宜……」这时她们都没注意到已经四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了。
 
  碟子缓缓地离开了这个圆圈,游移於文字之间,三个女生连续问了好几个问 题,感觉都满准的,不由得暗暗佩服。
 
  忽然,加奈精神恍惚了一下,口中直问:「碟仙,你是那个死在理化教室的 学姐吗?」
 
  沙织有点意外,加奈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
 
  「不是……」碟仙指了这两个字。
 
  「那你是谁?」加奈追问道:「你总有名字吧!你的名字是什么?」
 
  碟仙迟疑了一会儿并不指示。
 
  「说……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加奈接近歇斯底里的态度让宇鹤跟沙织 都吓到了,「班长……加奈她……她怎么了?」沙织害怕的问道。
 
  但宇鹤也慌了,哪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形,只好回答:「我也不知道啊,看样 子也不像是碟仙上身呀!」
 
  这时碟仙急速地转动了一阵子,才指向「恶魔」这两个字。
 
  「恶魔也有名字吧!告诉我你的名字!」加奈拉开嗓子叫道,宇鹤跟沙织连 忙按住她的肩膀:「别问了,加奈你别问了……」
 
  「不后悔?」
 
  「不后悔,我不后悔……」加奈这句话已经接近用吼的来说了。
 
  宇鹤见碟仙要动了,连忙说:「后悔……我们后悔了,碟仙你不要理她,就 当我们没问。」
 
  「来不及了,我的名字是……」
 
  「久……慈……加……奈……」刹那间在加奈身后镜子出现了一个巨大模糊 的黑影,黑色的触手从镜子里伸出将加奈悬浮挂在空中,绑住了她的手脚把身上 的衣物全部撕开,大量的黑色物质从加奈的菊蕾由后灌入她的身体。
 
  突生的巨变使宇鹤跟沙织完全来不及反应,加奈对着她们两人一笑,她的阴 道不停地流出黑色的液体,阴唇向外翻动,四、五条黑色的触手便冒了出来直接 朝两人的方向卷去。
 
  心慌的沙织一见到那些触手向自己靠近,立即拔腿就跑,「救命啊!……不 要……」宇鹤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沙织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跑在她后面的宇鹤 竟然已经被触手抓住,从四面八方包围着拉扯到加奈身边。
 
  加奈将宇鹤的上身学生制服一手撕开,从白皙的脖子亲吻了下去,一手上下 抚弄着高耸的双峰,一手用她纤细的手指探入裙底抚摸刺激宇鹤的下体,并且拉 开内裤挑弄她的娇嫩蓓蕾。
 
  「不要啊……加奈不要啊……」宇鹤半哭地哀求加奈,但只顾着淫乐的加奈 根本不理,反倒淫笑羞辱宇鹤:「班长你好淫荡呀……小穴都流出好多水了…… 
  也对……能当上班长,一定是全班最淫荡的……」
 
  「我……没有……」宇鹤含泪哭喊道。
 
  「喔……是吗?」加奈将手指插入宇鹤的小屄里掏弄,让手指沾满了肉穴流 出来的爱液。「一个清纯的女孩下面会流出那么多淫水吗?」加奈将沾满爱液的 手指放入自己的口中舔食,一边说着。
 
  「那么湿的肉屄……真是让人家看得心痒痒的……」触手配合着加奈的想法 将宇鹤整个翻身过来,使她的丰臀对着加奈,同时在她的下体突然挺出了一根巨 大的阳具。
 
  加奈一边舔着舌头,一边抚触她的阳具,抬起了宇鹤的双腿,一顶,毫不留 情地将整根阳具全部用力地插入宇鹤的阴道内。加奈从后方往前猛挺进宇鹤子宫 的最深处,胸前尖挺的双乳在一下下的猛进中左右摇晃氾起波波乳浪。
 
  处女膜才刚被插穿马上就要应对这样强力地侵犯,宇鹤双腿不停向后乱踢挣 扎,发出一声又一声哀嚎:「啊……不……好痛……好痛啊……」
 
  「再叫啊……再叫啊……好棒,爽呀!我也来了喔……」加奈卖力地挺腰将 鸡巴深深贯入宇鹤的子宫。
 
  「啊……嗯……」加奈在高潮之顶从阴茎中将澎湃的精液射出把整个阴道灌 满,加奈慢慢将阳具从宇鹤的下体抽出,白浊的精液不停地从宇鹤被插入的肉洞 里流出,沿着大腿滴落地面。
 
  沙织看到奸完宇鹤的加奈转过身来用那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对着她,一脸 意犹未尽的表情,在惊慌的压迫下大叫一声夺门而出,冲进了无穷的黑暗中。 
(2)
 
  「叮……咚!」在门铃响后不久,星野太太便打开门迎接门外女儿的班导师 山代菱美进来。
 
  「星野太太,沙织已经三天没来上学,所以我特别来探望一下。她的病有好 一些吗?」山代老师关心地问道。
 
  「都还是一样。医生说沙织可能是得了十分古怪的记忆错乱症候群或是局部 失调妄想症,这几天都怪怪的,一直重複说着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在东奔 西跑好几家医院仍无望的星野太太面色苍白,显然已是心力交悴了。
 
  「那我可以进房去看看沙织吗?」山代老师亲切地说。
 
  「好的,老师你去看看也好,说不定沙织见到你能想起些什么!现在做母亲 的我也只能这样期望了。」
 
  菱美打开房门,只见到沙织一个人坐在床上拉着棉被裹住自己,四周窗户的 窗帘都被放下来遮着了沉暮的日光,使得房内看起来格外暗黄。在稀疏的光线中 沙织显得有些憔悴,本来就娇小的身体更加地瘦弱,一看到菱美走进房间,沙织 居然像是被侵入地盘的小猫一样全身发抖起来,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令人心寒的恐 惧。
 
  「沙织,不要怕……是我……山代老师……是我……你不用怕。」
 
  「快把门关起来!快把门关起来!不要让她进来……快把门关起来……」 
  「好……好……」菱美顺手将房门关上,然后走近沙织床边,这时她才看清 原来沙织竟然是全身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
 
  「沙织,你怎么不穿衣服?这样会着凉的……」
 
  沙织回过头来苦笑一声:「我不敢穿了……」
 
  菱美正面看到沙织仍不免吃了一惊,她清楚记得之前沙织不过是A罩杯的鸽 乳,但如今她居然像吹汽球似地拥有了一双接近G罩杯的硕乳。
 
  「只要我一穿上衣服,我的胸部就会不停胀大……」
 
  「老师,相信我好吗?那一天,我真的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加奈强奸班 长,她的下面长出了男人的东西,然后她用那东西强暴了班长……现在……现在 她的目标是我……我发觉了……她……加奈她……就在我家附近外面偷看……她 在监视我……她要找机会进来把我……也……也一起强奸……」
 
  听完沙织急喘的说话,菱美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说词能安慰急乱的沙织,只好 照实说:「沙织,你醒一醒,你不用为这种事害怕,因为神田同学根本一点事都 没有。而且……而且我们班上根本没有一个名字叫加奈的同学……」
 
  「骗人!老师你骗人……你跟那些医生都一样……全在骗人……骗人……骗 人……骗人……」沙织失去理性地大吼乱叫,把头自顾自地埋进被中抽泣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相信我?为什么……」
 
  菱美见她十分难过,也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无奈下就此打住,出房门跟星 野太太说声抱歉后便离开星野家了。
 
  菱美才离开星野家,不料正好迎头遇见了也是来探病的神田宇鹤,「老师你 也是来探望沙织的吗?」宇鹤直接问道。「是啊……星野同学已经三天没来学校 了,所以我特地来关心看看星野同学的病情。」
 
  「那……老师我先进去看沙织啰!再见……」
 
  看着走进星野家的宇鹤的背影,菱美不禁若有所思。
 
  「沙织,你怎样了?」走进房间的宇鹤关切问道。
 
  「班长……你……」见到宇鹤的沙织显得有些迟疑。
 
  「听阿姨说,那天晚上你看到我被强奸。」宇鹤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被……加奈强奸……」沙织低着头喃喃自语地说着:「难道……都是幻觉 吗?一切一切都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
 
  宇鹤用左手轻轻抬起了沙织的下巴细语道:「没错,一切都是幻觉。那天晚 上,我是看到你被加奈强奸……」
 
  「而且你在被加奈奸完后,居然还很淫乱地摇着屁股,要她再来一次……再 来一次……」宇鹤的身子往前倚向沙织:「你知道吗?我好不甘心,我才是最喜 欢沙织的人。但是……」宇鹤一边说着,一边竟然伸出手抓住了沙织胸前丰硕的 左乳,同时用她中指和食指捏住沙织肿大的粉红色乳头搓揉:「沙织,你居然被 加奈夺去了处女,而且还一副很爽的样子,你知道我看到后有多心痛吗?」 
  宇鹤的一番话让沙织一下子呆住了,她下意识地想反抗宇鹤侵上她乳峰的魔 手,但本能的反应哪比得上宇鹤有计划的侵袭,宇鹤迅速掀开床上沙织用来遮掩 下体的棉被,翻身一上压住了沙织的身体,抓着她那晶莹洁白的两条粉腿向外一 分,露出了沙织两腿之间那淡粉红色的微湿肉穴,两片阴唇的交接处,一颗发硬 的肉芽直挺其中。
 
  「沙织也很想要吧?」宇鹤把沙织的两条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就像 头飢饿的猫一样地舔食阴阜四周,让艳红的嘴唇吸吮她的爱液,贪婪的右手再次 回到沙织的巨乳上捏揉,一条小香舌像泥鳅一般钻进了沙织从未被侵入过的处女 地,阴道的湿滑肉壁在宇鹤的攻势下分泌出更多浓郁的蜜汁。
 
  从下身传来的强烈刺激,使沙织的屁股随着宇鹤的舔弄缓缓扭动,她的脸因 为奸污的羞辱而扭曲,但是四肢百骸却都在性爱的兴奋下不住摆动,十根葱白细 指尽按在宇鹤的头发上压着她的头,使宇鹤更贴近自己的私处,让她的舌头更能 够深入自己体内。
 
  沙织在张嘴呻吟,那是痛苦的呻吟、是遭受污辱的呻吟,可惜原来少女的悲 歌,已经在淫水的骚味、激烈性爱中流出的汗臭及一对豪乳上独有的乳香混合成 的一股淫荡极气息漫逸房间后,增添了七分销魂蚀骨的味道,变成了类似母狗发 春的声音,连沙织都分不清究竟是痛苦还是美妙了。
 
  这一切令宇鹤兴奋无比,百忙中将唯一空闲的左手伸入裙内,开始爱抚自己 也火热起来的阴唇和阴蒂。
 
  终於,宇鹤发现到沙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脚趾用力地屈曲起来,两腿合拢 紧紧地夹住了宇鹤的头颅,宇鹤的动作逐渐慢下来,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肉穴就要 高潮了。
 
  大约再舐二十多下后,肉穴喷泉的美景立即便上演在宇鹤面前,沙织的身体 因高潮不由自主的剧烈收缩,一滩又一滩白白的阴精自阴穴喷出,连喷了十来下 后才终止,宇鹤刻意不闪避,反而还把脸凑上前让脸颊、头发都沾了不少沙织的 淫水。
 
  在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后,沙织闭上了眼、不住喘气,肉屄上满是唾液 和淫液的混合物,就这样躺在床上。
 
(3)
 
  就在沙织到达肉欲的顶峰之际,突然有人敲门……
 
  「沙织、神田同学有什么事吗?刚才怎么这么吵啊?」星野太太问道。
 
  这么一句话从门外传来,沙织立时想撑起身子回答,但却被宇鹤摀着嘴巴, 压住身体。
 
  「阿姨,我们没事,只是我听见沙织的经历觉得很意外而已!」宇鹤忙道: 「让我跟她说清楚就没事了。」
 
  星野太太想想也对,女儿一直说的就是宇鹤被强奸的事,让宇鹤来跟她说清 楚最恰当,也许就不会老是这样疑神疑鬼下去,然后便走开了。
 
  这时宇鹤也发现到刚才因为怕沙织说出什么,所以忙用伸入裙内的左手掩着 让她住口,因此现在自己的浪水都沾到沙织的嘴上。宇鹤亲暱地伏到沙织耳边笑 道:「怎样?我下面的味道好吃吗?」宇鹤用手指轻轻刮下沾到脸上的淫水,然 后试图伸进沙织的口中:「来……来试试你自己下面的味道吧!」
 
  高潮过后,沙织乳房上的两个奶头依旧高高挺起,宇鹤用两根手指掐住淡咖 啡色的奶头不断地按摩抚慰着,同时还伸出精巧的小舌沿着沙织的耳朵一上一下 细细舔弄。
 
  沙织在宇鹤的刺激下发出了阵阵娇腻的呻吟……心中是万分不肯,但是理性 早已经被高潮后渴望再一次肉欲的身体给吞噬,由身体传来的快感主导着沙织的 行为,就如同吸毒一般地陷入性爱之欢的泥沼中再难自拔,下体的阴户慢慢地湿 了……
 
  宇鹤轻轻地拨开自己披在肩膀上的长发,然后顺手将制服的扣子解下往左右 两边拉开,并把胸罩的肩带往下扯,露出了白皙的胸部和殷红色的奶头。宇鹤故 意挑逗着沙织,一条香舌直钻在进她的乳沟不停亲吻,然后又卷向她高翘的两粒 奶头,不断舔舐,时而上下、时而左右,让沙织的一双巨乳房强烈地感到快感, 使沙织在刺激下不由得大声地呻吟出来:「哼……哼……喔……对……对……就 是那里……好……舒服……好……舒服……」
 
  宇鹤一边沿着乳晕亲舐啃咬沙织的左乳,同时也用手指掐捏住右边乳房上的 奶头,然后张开整只手掌牢牢地握住沙织的硕乳,像揉汤圆般地任意玩弄。 
  慢慢地,宇鹤侧躺在沙织身旁,一根中指突然探进沙织胯间的温柔乡,「沙 织……」宇鹤在沙织耳边轻轻唤道。
 
  「嗯……」沙织乏力地回应着。宇鹤伸出她红艳的舌头轻快地舔了一下沙织 的脸庞:「发现了吗?你淫荡的下面又湿掉了……」话才说完,插在沙织肉穴里 的中指便已经开始动作起来,模仿着真正阳具进出阴道的姿势一下抽、一下插, 弄得沙织再度闷哼起来。
 
  「只有你一个人爽,会不会太孤单了点啊?」宇鹤随手撩起自己的百褶裙, 然后抓住沙织的右手放在自己的白色棉质内裤上:「也让我爽一下吧!」
 
  藉由手上传来的触感,沙织就算不用眼睛直视也可以感觉到宇鹤的下体已经 洪水氾滥了,湿透的棉布紧贴着阴部,明显地勾勒出阴唇的形状,这里使沙织轻 易地掌握着这淫润的果实,敏锐的指尖只是轻轻划过,便已经替宇鹤带来极为强 烈的快感。
 
  但是,沙织也知道的,这样的快感绝无法满足宇鹤,因为她自己就已经亲身 体会真正具体深入的充实刺激。
 
  宇鹤和沙织激烈地亲吻起来,彼此的舌头像泥鳅一样争先恐后地钻入对方的 嘴里,插在沙织肉屄内的中指也随着亲吻的炽热而加快了动作。这时宇鹤也缓缓 地拉开裤沿,握着在内裤外不得其门而入的小手直接登堂入室,沙织清楚地感觉 到有股热风从宇鹤的身体深处自小穴吹出,吹拂在也被白色棉质内裤包覆的右手 上。
 
  那是一种呼唤,沙织是这样认定的。
 
  她仿傚着宇鹤在自己肉穴中的动作,拙稚地伸出中指将它插进那已湿漉漉的 肉屄内。就在整根中指都被肉屄吞没后,沙织看到宇鹤立时脸泛潮红,将覆盖在 自己嘴唇上的小口张开,并且吐出一声接着一声的淫浪叫声,同时插在沙织体内 的中指也在刺激下加快了它的速度,一下下急遽地冲击着沙织柔嫩的阴道,使得 刺激同样传到沙织的体内。如同宇鹤的反应,高分贝的淫声也从沙织的口中传出 了,她也一样加快了手指在宇鹤阴道中活动的速度。
 
  「奇怪,她们怎么会弄出那么大的声音?」星野太太不禁感到些许疑惑,她 再次走近女儿的房间,她并不打算马上敲门,反而想听听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噫……这种声音?这不是……难道她们在房里……」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随着性爱的加温,两人的身体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乳 房与乳房之间,淡咖啡色的奶头和殷红色的奶头同样翘立着,彼此互相磨蹭,两 人也毫无顾忌地越叫越大声。高潮早就在两人不自觉间狂泄好几次了,但手指与 阴道之间的距离却从未因为阴精的涌出而产生隔阂,反而更加地黏稠紧密了。 
(4)
 
  「嗯……嗯……再深一点……喔……把舌头伸进去……啊……」一条朱色的 舌头由下而上滑过宇鹤的阴户,舔着两片充血的阴唇。舌头飞快地一下又一下的 舔着宇鹤的阴核,她的嘴唇吻上了宇鹤的阴阜温柔地吸啜,轻盈地舔舐着宇鹤下 身因为激情而完全张开大门的肉穴,然后慢慢集中到阴蒂上活动;宇鹤一手按着 埋首胯下的人更贴紧地亲近自己的私处,另一只手则爱抚着已自己的乳房,张开 手心握住已经硬立的乳头搓动起来。
 
  「喔……太棒了……喔……我要疯了……啊……啊……要丢了……人家要丢 了……」三更半夜里,在半梦半醒之间沙织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而且听起来十 分熟悉,但就在坐起来身子想听清楚些时,黑夜里好像突然直射出四道凌厉的目 光注视着自己,恐惧一下子再次侵入沙织的心房,「不要……不要来找我……」 
  沙织全身缩成一团,梦呓般地念念自语。
 
  已经连续几晚了,每当夜半梦回之际,沙织总会感觉到有人正在窥伺她的作 息。这些淫秽的言语一定是加奈搞的鬼,她直觉认定现下耳中所闻又是幻听,沙 织低下身子蹑手蹑脚地轻轻走出房门,她想像前几个晚上一样到妈妈的房间跟她 一起睡。
 
  越接近母亲的卧室,淫浪的声音竟然也相对增幅,忽然一声尖叫,然后万籁 俱寂。过份的平静仍然使沙织感到十分地不安,难道今晚就是她要将魔爪伸到自 己身上的时候了吗?
 
  房门并没有完全阖上,本来想立即推门进入的沙织却从未彻底紧闭的房缝中 见到一具赤裸的胴体……是宇鹤。
 
  宇鹤跨坐在妈妈的化妆台上张开大腿,露出其间的肉屄,一边喘着气,显然 适才的淫声浪语都是出自她的口中。身上没有半件衣物的妈妈从一旁走向宇鹤, 两人激烈地开始拥吻,妈妈丰满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紧压着宇鹤的乳房和乳头, 在舌头与舌头交缠之刻,两对乳头也彼此磨蹭起来。
 
  「阿姨你好棒……」宇鹤羞滴滴地跟星野太太说︰「人家想在床上跟阿姨做 爱,我还要更多。嘴巴跟手指没办法完全喂饱人家的小妹妹,小妹妹想要大姐姐 来……」
 
  娇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宇鹤的脸颊,说:「放心吧!大姐姐会好好疼爱小妹妹 的。」星野太太也不多说,拍拍身边的床,然后揭开被单,便拉着宇鹤躺下来, 一腿伸进她的两腿之间,轻轻用柔软的大腿肌肤刺激宇鹤的阴阜,逐渐靠向她的 身躯。而宇鹤的右手则罩在星野太太的奶子上使劲地揉捏,同时亲吻她的粉颈并 吸吮那娇小的耳垂。
 
  慢慢地,宇鹤感觉到了星野太太下体那向她扩散而来的黏滑,两具赤裸的女 体一丝不挂地缠着对方,四脚互相交缠让自己最宝贵的私处与对方的肉屄紧密对 合着。
 
  宇鹤一手搭在星野太太的肩膀上,两人开始缓缓地互相对推着、抚慰着,四 片湿润的肉唇咬紧住对肮温柔滑顺的磨动着。「阿姨,换我来让你爽了。」宇鹤 左手环抱星野太太的大腿,笑盈盈地摆动起腰肢,用下身湿热的肉屄磨擦着同样 已经淫水四溢的阴户,她稍微换了一个类似骑马的姿势,骑乘在星野太太的肉丘 上,抓着她的乳峰向前顶,「嗯……啊……好舒服啊……嗯……」星野太太弓起 身躯,配合宇鹤的节奏,圆臀一上一下地摇摆奉迎。
 
  「对啊……好舒服喔……阿姨……好舒服喔……嗯……」宇鹤低声呻吟着, 这时星野太太搂着她的纤腰为支柱慢慢爬起身来,一个吻,吻在宇鹤软玉般的白 皙乳房上,沿着粉红色的乳晕一边舔食着宇鹤胸部上鹹涩的汗水,当轻咬她的乳 头时,宇鹤闷哼了一声,无形中加快了下体间交合的速度。
 
  「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这么舒服 了……」急速交媾下星野太太索性两手向后撑住,忘形地猛摇脑袋将身子推向她 胯间的湿肉,让下身的阴唇与阴唇更激情地接吻。
 
  「是啊……好舒服喔……嗯……」剧烈的刺激中宇鹤咬紧银牙,连声音都高 亢起来了:「阿姨……我受不了了……嗯……」
 
  「要……要……高潮了吗?」
 
  「嗯……」宇鹤点点头,她已经发不出一丁点声音了。
 
  「那就……那就让它爽出来吧!」
 
  「要泄了……阿姨,我要泄了……」宇鹤抓着星野太太的双肩往前靠:「高 潮了……全泄了……全泄出来了……」
 
  「让阿姨跟你一起去吧!」
 
  私处里阵阵的喷洒声,淫精蜂拥而出撞击在彼此间最娇嫩的花蕊上,愉悦的 媚语并无歇息的徵兆,浑汗水淋漓的两人不停颤抖着,任凭爱液随意喷射,就这 样湿淋淋地拥抱在一起。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