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危险的游戏】(09)作者:lxl2003848

2017-04-04人气:

字数:75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随着文件夹被打开,眼中出现了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的视频文件。我几乎百分之百肯定,这又是一段由我那冷艳高傲的妈妈所主演的淫秽视频。我内心不知是痛苦还是期待,对即将看到的能够颠覆我人生观的内容很害怕,但是出于男性本能的邪火却实实在在地在我下腹燃烧着。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等到握着鼠标的手渐渐停止了颤抖,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短短几秒的黑屏画面后终于出现了马老鬼那瘦小的身影,只见他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正在拨着号码。看那沙发的颜色和周围的陈设,我猛然一惊那居然是我家的客厅!我仿佛遭到了雷击愕然的无以复加。应该是电话拨通了马老鬼的声音响了起来:「林警官吗?对,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您下班了吗?
  哦,刚下班啊,好的那我在家里等你,呵呵当然是您家里了。呵呵,好的我等你回家哦。「挂完电话马老鬼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而此时阿彪赤裸的身体也从画面外走了进来,似乎是感受到即将到来的美人,他的肉棒此时已经冲天怒立而起。巨大的黑红色龟头一颤一颤显得相当的骇人,马老鬼依然没有睁眼开口说道:」没出息的家伙,人家还没回来你就忍不住了,咱们是来征服消磨她的意志的。我怎么感觉她的意志还没有被消磨掉,你个小兔崽子却越来越没定力了。「

  阿彪苦涩的笑着说:「马老,哪有您说的那么邪乎啊,照您这么说这几次下来反而是咱们被她给驯服了?您也看到了哪次不是我把那林警官爽的欲仙欲死,然后还收拾的服服帖帖。」马老鬼睁开眼看了一眼满脸得意的阿彪说:「她爽的欲仙欲死?我看是你小子爽的欲仙欲死吧。至于服服帖帖倒是真的,不过是你小子对她服服帖帖。」说完他讥讽得用手比划着阿彪脸上和腿上的乌青。阿彪满脸通红的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敢再说什么,而是愤愤地低声说:「等下看我怎么收拾她。」

  说话间胯下的巨物也应景似的抖了抖。从这两人的对话中我听出原来妈妈在上次视频之后应该是被这伙人又凌辱了不知道几次了,也不知道妈妈现在咋样了,我内心泛起的担心情绪开始压制了些许欲望之火。

  我们家住在公安局家属院本来就距离妈妈单位很近,没一会就传来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原本尴尬的屋内气氛也被打破,马老鬼依旧平静的看着大门处,而阿彪却激动的用颤抖的双腿快步走到房间中央,也正是摄像机画面的最佳位置。
  只见大门被打开,妈妈那冷峻英气的绝美脸庞和近乎完美的身材在警服的包裹下进入画面中。她脸色有些阴沉的瞟了一眼马老鬼,随即她的眼光扫到浑身赤裸挺着胯下巨物的阿彪时,脸上竟然浮上一抹绯红。在看到房间内的两人和架好的摄像机时,妈妈竟然出奇的没有问他们怎么会胆大到出现在自己家里,而是优雅地转身把房门反锁。很显然是怕我或者爸爸突然开门进来,虽然门锁已经换了,但是妈妈应该是很清楚待会将要发生什么,所以下意识的反锁房门。锁好房门后转回身用很自然的神情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衣扣。那种神情就像是眼前这两人根本不存在,脸上居然也没有一丝的羞耻和尴尬。在马老鬼和阿彪灼热的目光中,妈妈终于将身上最后一件内裤脱了下来。正准备放在桌子上时,马老鬼的声音传来:「林警官,不介意把内裤给我看看好吗?」妈妈旋即没有丝毫的迟疑,淡淡地一笑随意的把那条白色纯棉内裤丢了过去。马老鬼接过内裤翻了翻,将内裤的裆部凑到鼻子下用力的闻了闻轻声说:「林警官的味道很浓郁啊,是因为穿了一天的原故还是因为听到我们来找你而兴奋的原因呢?」妈妈对于马老鬼言语的侮辱根本不加理会,而她那一丝不挂的绝美身体传来的无形诱惑力却让阿彪有些按耐不住了,大声说道:「当然是听到我来了,你没看到林警官看到我的鸡巴多兴奋吗?」
  妈妈偏了偏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阿彪,显然是不满阿彪说话的粗鲁。但对于此时的阿彪来说这表情无疑是情人的挑逗撒娇,拿出了一包早已经准备好的衣服丢给妈妈,示意她换上。妈妈接过衣服打开看了看,是一套粉红色的蕾丝透明内衣和一条超级短的红白格学生裙。

  妈妈带着一丝无奈把这些羞人的衣服穿在了身上,穿戴完毕后只见妈妈那对坚挺傲立的双乳被粉红色的透明蕾丝胸罩包裹,一双完美到极致的美腿穿着薄到透明的丝袜,腰间那条短到无法再短学生裙连里面粉红色丁字裤都遮挡不住,而脚上穿着的银色高跟凉鞋却把这种能把男人杀死的诱惑发挥到了极致。被学生裙所衬托的俏皮性感竟然被年近40的妈妈完美的展现出来。而此时妈妈那被性感的衣裙承托的充满诱惑力的肉体,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都开始呼吸困难起来。阿彪更是实在是无法忍受了,来到妈妈面前一把把她搂入怀中,手口并用的在妈妈身上寻找敏感源。妈妈似乎也没有和他们废话的意思,任由着自己的敏感部位被阿彪用各种手法刺激逗弄。经验老道的阿彪果然没有让人失望,慢慢地两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妈妈竟然轻轻推开阿彪主动的蹲下身子,用手握住阿彪巨型的黑红色肉棒,用口将那颗超大型的龟头吞入。妈妈的口交显然是一种强大的手段,随着她对肉棒的吞吐,阿彪一下子僵直了身体,头不时地后仰着发出舒服的轻呼声。伴随着好像吃冰棒的吮吸声,那龟头在妈妈的小嘴中进进出出。阿彪用手按住妈妈的头开始胯下用力,令我不敢相信妈妈居然顺从的将脖子伸直,十分配合的让阿彪享受着深喉带来的温软感觉。当那有些夸张的粗长肉棒抽出时,妈妈的唾液也随之被带出流向妈妈的下巴和前胸,显得无比的淫秽。

  就在阿彪想再一次把鸡巴深深插进妈妈喉咙的时候,马老鬼突然开口说道:「林警官看来经过这几次的感情培养,你和我们阿彪似乎已经有些感情了。」妈妈头一偏避开阿彪的鸡巴对着马老鬼说:「不要想着用这么话激我,就凭他想让我对他有感情还早几百年。」说着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将鸡巴再次伸向自己的阿彪。
  用手紧紧握住那根粗大的让人心悸的鸡巴阻止了它插进自己的口中。阿彪应该是被妈妈的力道握得有些吃不消了开始弯腰想要抽回鸡巴,不过显然没有成功。下身传来的疼痛使得涨红着脸有些狼狈。此时马老鬼淫邪地笑了笑,指着妈妈分开双腿的胯间那粉红色蕾丝丁字裤说:「林警官你的身体骗不了人的,你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吗?随着马老鬼的手指看到那原本粉红色的裆部位置已经因为淫水浸湿而变得深红,隐约间还有一滴爱液透过内裤快要滴落下来。

  妈妈冷笑了一声正要反驳却听马老鬼高声说道:「小黄,快出来给林警官拍个特写,也好做林警官是个性情中人的证据呵呵。」随着马老鬼那尖刻的仿佛刀子划过玻璃的声音传来,只看见黄明出人意料的从内屋走了出来,满眼都是血丝和怒火,但是又因为对马老鬼和阿彪的恐惧而强行压制着。马老鬼和阿彪并没有看见黄明的表情而是死死盯着妈妈想要看看她的反应。而就在黄明出现的一霎那妈妈身子一顿,眼中瞬间充满了羞耻和难堪,很显然在这个她已经动感情的男人面前这副样子很让她羞愧。但是这些表情也是很快就被妈妈给压制下来,就在表情刚刚回复正常马老鬼那阴毒的目光就扫了过来。意料之中的精神崩溃并没有出现,让马老鬼有些错愕。他缓了缓心神继续道:「小黄,给林警官拍几个特写,这个摄像机由你负责拍摄,务必把林警官完美的一面展现出来。」面对马老鬼平静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话语,黄明只好点头答应。不一会镜头的画面就开始慢慢对着妈妈的胯间拉近,已经湿润的布料清晰的把妈妈的阴部展现出来,看着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女神在一个粗鲁的壮汉玩弄下,呈现出的兴奋状态不知道黄明的内心会不会比我还痛苦。

  不知是不是被刚才妈妈的话刺激到了,阿彪接下来的动作开始越发野蛮起来。
  粗壮的鸡巴挣脱了有些失神的妈妈的掌控,继续在妈妈的口中抽插而所用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慢慢的妈妈开始受不了这种冲击干呕起来,随着镜头的轻微抖动我能感受到黄明此时的内心有多么煎熬。而妈妈开始也有意无意的躲避着镜头,虽然也曾在爸爸和黄明之间徘徊过,但是让她这个毕竟出身正统的女人在自己的情人面前和别的男人做出各种羞耻丑恶的性事,实在让她感到无比的羞愧。而黄明这个深爱着妈妈的男人,竟然被迫眼睁睁的看着心中的女神被别人侵犯、玩弄甚至羞辱而无能为力,最可怕的是还要用摄像机亲自把这些拍摄下来,这些事情恐怕比死还难受。此时我甚至开始羡慕起爸爸来了,他什么也不知道反而没有那么多的痛苦。

  而此时的阿彪却是无法在忍耐下去了,他抽出沾满慢慢口水坚硬如铁的鸡巴。
  伸手将妈妈扶起,让她面朝着沙发用手撑在沙发的靠背上,从后面分开妈妈的双腿,掀起那件本身就遮挡不住什么的学生裙,把已经快要爆炸的鸡巴深深的插进她那早已经泛滥成灾的阴道。随着阿彪的深入妈妈的头不由自主的后仰,口中发出一声甜美的呻吟。而阿彪并没有如常的死命抽插,而是在马老鬼的示意下用缓慢的速度有节奏的一下下深入。马老鬼正坐在妈妈手撑部位的沙发上,抬头就能看到妈妈俯身的脸和两只坚挺的完美乳房。他一面命令黄明把摄像机镜头移到妈妈的身前,一面用手掀开那粉红色的胸罩抚摸着她的乳房开口问道:「林警官不知道这么多天过去了,对于我的提议你的想法可有什么改变?」妈妈强忍着背后阿彪给予的那种想把她冲到云霄的刺激,轻喘着说:「你的要求我很难做到,首先专案组不是我一个人的,其次我也只是个副职。」马老鬼对于妈妈态度从先前的强硬开始有所缓和感到很满意,他有些高兴的揉捏着妈妈的乳头说:「林警官你要是想做肯定能做到,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只要带人清查我设的制毒工厂,其余的你什么都不用做。你不但可以升官发财还能够结束私放小黄这件事一劳永逸。」

  妈妈垂着头,干练的短发披散在额前。呼吸急促的抵抗着阿彪的侵犯,过了好一会才看着正在把玩她乳房的马老鬼说:「你会吃这个亏?你无非是想用这个假工厂来搞什么阴谋吧,再说我带的人去如果出什么危险我怎么交代。」马老鬼正色回答道:「这个你放心,我马老鬼就是在胆大也不会做出杀警察的事,顶多是舍车保帅罢了,希望舍弃一些家业来换几年安生的日子。」阿彪缓慢的抽插似乎更加使得妈妈难以抵御,嘴里的呻吟也开始加大和频繁起来。一时之间也没有再说话。马老鬼也不着急的继续说:「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什么时候答应都不迟。」

  说完也不着急,反而是闭起眼睛把手从妈妈的乳房移动到大腿处,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细嫩的皮肤。随着马老鬼和妈妈的对话结束,阿彪也像是得到了许可似的加快了动作。那双拥有着粗糙手指的大手从前方伸进妈妈胯下,配合着插入和抽离的节奏摩擦着她那因兴奋而充血勃起的阴蒂。

  在阿彪的努力工作下,妈妈阴道中流出的爱液也越发的粘稠起来。阿彪把妈妈的右腿抬起让她踩在沙发上,穿着细跟凉鞋的美脚展现出完美的曲线。马老鬼眼色通红的看着妈妈的美脚,用手在裤裆里套弄起自己来。阿彪看了一眼镜头方向说:「小黄,你去拿一个振动器给这骚娘们加把力。」随着一声不情不愿的嗯声,黄明出现在画面里手中拿着一个小号的振动器,按照阿彪的指示蹲在妈妈身下开始刺激起她的阴蒂来,而就在妈妈和他四目相对时,几乎都是不约而同的偏过头去,脸上的羞愧和尴尬不加掩饰的浮现出来。黄明蹲在妈妈身下,抬着头看着眼前阿彪那粗壮的有些骇人的鸡巴,在本该属于他的美丽女人的阴道里抽来插去。强忍着眼中带着极度屈辱的怒火,紧咬牙关艰难的把振动器贴在妈妈的阴蒂上,随着阴蒂被强烈刺激和阿彪越发剧烈的抽插,从阴道中流出的爱液淫水也不时的飞溅在黄明的脸上。他满眼通红的咬着牙强忍着这种近乎揉碎他生命般的屈辱,但是这种表情在马老鬼眼中可能还以为他是在忍受欲望的煎熬。马老鬼淫邪的笑着说:「小黄啊,看你的样子也是被林警官给迷住了吧。怎么样想,想和林警官玩玩的话就求求人家,说不定人家林警官会可怜可怜你哈哈。」马老鬼不放过任何一个摧毁妈妈意志的机会,这句话深深得同时刺激着妈妈和黄明本已遭受践踏的心。

  好在妈妈的身子在一阵不自然的僵硬后很快回复正常。而黄明却是用着快要哭出来的腔调说:「不敢啊马爷,我这种小马仔怎么敢这么想,只要能给马爷和彪哥办事就很好了。」马老鬼看了看黄明满意的说道:「你小子还真不错,以后就跟着我吧。」黄明赶忙感激的谢过,看到马老鬼也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而是用手在妈妈的丝袜美腿和美脚上来回的摩挲起来。黄明眼看当下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继续用振动棒在妈妈身下刺激着她的阴蒂,脸上的爱液也随着他的呼吸慢慢的向下流去。

  阿彪那粗壮的阳具和其惊人的耐力此时正发挥出显著的效果,妈妈的阴唇不知是因为这鸡巴过于粗大,还是因为黄明在一旁给她带来了某种刺激而变的异常肥大。宛如一朵绽开的艳红花朵。还将里面深藏的花心都完美的呈现出来,而在阿彪每次把自己的宝贝抽离时都会有一股股的好像花蜜的粘液从中涌出,其中的一大半则又会被阿彪每次的插入给推回阴道。那剩下的一部分则尽数飞溅到阿彪的肉根部、黄明的脸上和妈妈的大腿间。而一旁的马老鬼更是一手套弄自己的软鸡巴,一手抚摸着妈妈的美脚闭目享受着。在被阿彪的鸡巴和黄明的振动棒多重刺激下,妈妈的双腿因高潮的来临,配合着自己口中甜美的令人心醉的呻吟开始不自主的颤抖起来。此时妈妈在性乱情迷中竟然随着呻吟喊道:「快点,再快点,我快要不行了。」阿彪显然是没有把妈妈的话当作命令来完成,依旧是不急不缓有节奏的侵犯着她。都说高潮虽美但不易得,可当真正的高潮来临的时候根本挡也挡不住。虽然阿彪没有如同妈妈所想的那样配合,但是体内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冲击高潮的快感。就在她一声又一声高亢的叫喊声中,下身花心中猛然喷射出一股股水柱,这种潮喷的声势比起和黄明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双腿也剧烈的颤抖着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倒在蹲在自己身下的黄明身上。妈妈下意识的紧紧搂着黄明,而黄明却被倒在自己怀里的美人激起了豪情壮志,竟然也紧紧的抱住了还在颤抖的妈妈。阿彪和马老鬼对望了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一把拉开黄明,黄明立马清醒过来一脸的歉笑退到一边。阿彪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伸手拉起妈妈让她转身跪在沙发上。当妈妈顺从的摆好阿彪要求的姿势后,就被阿彪再一次深深地刺入。这次阿彪没有了先前的节奏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被阿彪的猛烈动作撞的前后摇晃的妈妈开始了更加摄人心魄的呻吟。伴随着阿彪野兽般的吼叫和妈妈近乎甜美的呻吟,我非常清楚接下来该发生什么了,果然阿彪猛地抽出肉棒吼叫着把浓精喷射在妈妈裸露的丰臀上,然后意犹未尽的拉起妈妈把龟头上剩余的精液涂抹在她的脸上。

  没等妈妈清理身上的狼藉,马老鬼就再一次问道:「怎么样,我刚才的问题林警官需要考虑多久呢?」妈妈拿起桌子上的抽纸,厌恶的擦去屁股上的精液说:「如果我同意,你必须要保证做到两点。」马老鬼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赶忙道:「您说,只要我做得到绝不含糊。」妈妈把沾满精液的纸巾扔进垃圾桶,转身走到马老鬼身前看着眼前的干瘦老头郑重的说:「第一你必须保证我的人没有任何危险,如果是真刀真枪我倒不怕,但是明知道是你设的局我的人如果出危险就太冤了,我绝不做这种事。」此时的妈妈依旧一身淫乱的打扮站在马老鬼身前,由于马老鬼是坐在沙发上的,所以妈妈的阴部正对着他的眼前。马老鬼看着眼前这个令无数人眼馋的美人阴部爽快的应道:「这你放心,我就是想多安稳几年绝对不会做这没谱的事。」妈妈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太不雅观继续说道:「第二你必须保证至少三年内停止一切贩毒活动,如果你答应这两点我就同意和你合作这一次。」马老鬼出乎意料的爽快答应道:「好!一言为定!林警官这件事过后我保证我的人在本市绝不在沾一点贩毒的事。」妈妈冷哼了一声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否则到时候我绝对亲手把你抓进监狱。」说完这话妈妈一转身走向衣架,就在她转身时腰上那条短到极限的学生裙旋起一道飞舞,裙内双腿间也有点点水珠飞洒而出,那美景看的在场所有人包括屏幕外的我都心神一震,不由得从心中喊出一个字『美』!马老鬼也是心神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当下趁热打铁的说:「为了表明我们的诚意,我会将我个人的所有护照文件交给你保管,如果有任何违反协议的地方,我任由你处置。」妈妈似乎对他的话还算满意,随手拿起自己的警服穿在了身上点了点头说:「你准备好了就通知我,到时候你最好是多出点血把戏做的真了。」一向眼中不揉沙子的正义化身一样的妈妈,竟然在毒贩的几次调教下就放弃了坚守几十年的原则。眼前的这一切让我简直不敢相信。
  可让我鼻血都差点喷出来的是,穿上了警服的妈妈此时的样子,上身的警服搭配着下身的超短学生裙,遮不住的胯间粉红丁字裤,随着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充分的走光。更别提那美腿上已经被淫水沾湿的丝袜和脚上那双性感的绝不是一般女人会穿的高跟凉鞋。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搭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穿着的妈妈也太他妈的诱人了。我的下身在这一瞬间也几乎要爆炸一般。

  马老鬼看着眼前这能迷死人的美人,也没看一眼旁边同样是呆若木鸡的阿彪和黄明,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说道:「你放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绝对让你满意。」
  穿上警服的妈妈似乎一下子变回了那个高傲冷峻的女警,神色傲然的扬了扬下巴谈谈的说:「好了,既然都谈妥了,你们赶快走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再来我家。否则一切后果自负,听到了吗?」马老鬼赶忙应了一声招呼已经满足的阿彪,和心灵被摧残到极致的黄明离开我家。

  可就在他们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失魂落魄的黄明并没有关闭摄影机,镜头里忽然出现了正在上楼气喘吁吁的刘奶奶。刘奶奶是我们楼上的一位孤寡老人,老伴也是警察十几年前就去世了,也没儿没女平时和我妈很是能聊得来。刘奶奶看到我们家出来了几个男人还拿着摄像机,当下一愣就开口问道:「你们是干嘛的啊,是美英的朋友还是?」还没等马老鬼开口,妈妈急忙出门去打圆场。可还没等妈妈开口刘奶奶就恍然大悟道:「你们一定是电视台的记者吧,呵呵我一看这摄像机就知道了。你们是不是来采访美英的啊?我给你们说啊,美英人可好了工作认真能吃苦,对我们这些老人也非常好,经常帮助我们你们一定要多宣传宣传啊。」话刚说完见惯各种场面的马老鬼马上就说:「是啊,我们是电视台的,今天来就是采访林警官的光辉事迹的,小黄给林警官和这位老大娘好好拍拍。」
  镜头很听话的转向了妈妈和刘奶奶,画面里的妈妈依旧是那副能杀死人的诱人打扮,意识到自己的穿着有问题的妈妈焦急的说:「刘阿姨,人家记者同志很忙的您老就让他们走吧。」说完用眼神示意他们马上离开,可没想到的是刘奶奶虽然眼花没看清妈妈的打扮,但是却看见了妈妈嘴角残留的精液白斑,当下就低声对妈妈说:「美英啊,你怎么这么不注意,你嘴上还沾着脏东西呢,是吃完饭没擦干净吧。」妈妈一下子脸羞得通红,快速的擦了一下嘴角恶狠狠的瞪了强忍着笑的马老鬼和阿彪一眼。然后三人很识趣的道了一声就转身下楼,画面里妈妈的淫荡到有些诡异的身影也随之消失。沾着脏东西呢,是吃完饭没擦干净吧。「妈妈一下子脸羞得通红,快速的擦了一下嘴角恶狠狠的瞪了强忍着笑的马老鬼和阿彪一眼。然后三人很识趣的道了一声就转身下楼,画面里妈妈的淫荡到有些诡异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