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11)作者:不详

2017-04-04人气:

字数:40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第二天的时候,何晓月把左京拉到了庄园后面的垃圾堆旁。

  左京有些无语,又是在这里……昨天就在这里他狠狠一回就收拾住了徐琳,今天已经轮到何晓月了吗?

  何晓月冷冷的看着左京,淡淡道「你为什么打她?」

  左京莫名其妙道「打谁?」

  何晓月一声冷笑,两手抱臂清澈的目光直直的逼视着左京的眼睛,冰冷道「左京,如果你自认为还是个男人的话,请别在这种事上撒谎,敢作敢当,别让我看不起你。」

  左京点起一根烟淡淡的抽了一口,漫不经心的扫着她道「我需要你看的起我吗?」

  何晓月沉默。终于低声道「好吧。我离开这里。再见。」

  左京沉默了,掐掉烟头低声道「你要走?」

  何晓月冷笑道「怎么?继续用你最顺手的暴力,让我留下来?」

  左京看着她语气莫名的道「你要想清楚,你离开这里没有活路的。」

  何晓月不屑的笑了起来……幽幽道「你真的这样以为?」

  左京低着头没说话。

  何晓月轻吐了口气,看着那堆成小山的垃圾堆道「足足三个月,我们一直呆在这里,被举国痛骂。可是这世上再臭名昭著的人都有活路可以走,只看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而已。当年范跑跑那样被千夫所指的畜生都能活的逍遥自在,我一个女人还有什么在意害怕的?我是犯过错,可这不代表我没有维护自己尊严的自由。我的名誉是被我自己败坏完了,可这同样不代表我就不可以自己选择新生!没人可以逼迫我,你的暴力也不行,左京……」她冰冷的扫了左京一眼,从袖子里亮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一片死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轻轻道「你要拦我吗?」左京眼神闪动,盯着何晓月手里的手术刀,淡笑道「你觉得用这把小刀能伤害到我?」

  何晓月把纤手举起来轻轻放在了自己的颈旁,微笑道「我没说伤害你……」
  左京表情肃穆了起来。冰冷道「你真敢这样做?……」

  何晓月眼神有点恍惚,幽幽淡淡的小声道「我不想这样,可是……我不想死……」

  左京神情一愣,有些意味莫名的看着这个拿刀的女人,没有再说话。

  何晓月举着手术刀慢慢的往前走,眼神已经没有在左京的身上,不知飘到了哪里……恍恍惚惚的喃声道「我不怕刀,可是我很怕拳头……我宁愿死也不愿看到拳头……左京,你别逼我……」

  左京表情有些肃穆了。默不作声的退了两步,轻声道「你小时候受过这方面的精神伤害?」

  何晓月忽然疯狂的嘶叫了一声!!「滚开——!!」

  左京瞬间往后又退了两步!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拿着手术刀的右手在自己的脖子上瞬间划开了一道恐怖的伤口,可是他却毫无办法!

  猩红的鲜血从何晓月雪白细嫩的脖子上哗哗往下流淌着……左京判断应该没有割到颈动脉,不然这会绝对是鲜血狂飙而出,但是如此巨大的伤口也丝毫耽误不得!左京真的急了……

  麻痹的这女人居然如此难搞!一直以为她不吭不哈的像个闷油瓶,只是偶尔发个小脾气,谁知原来她才是五个女人中最难攻克的一座堡垒!尼玛这丫头精神有病!!

  左京咽了口唾沫轻轻举着手道「冷静点,何晓月,我没有任何伤害你的意思,我保证。昨天是徐琳威胁我,我才逼不得已揍了她一顿……咱们先不说这个好不好?你的伤口必须立刻止血!」

  何晓月失去焦距的眼神茫然的扫到了左京脸上,痴痴道「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你用什么保证你不会像个畜生一样每天晚上喝晕了打我?……你用什么保证第二天痛哭流涕的向我忏悔然后接着当天晚上就不会再犯?……」

  左京彻底明白这妞以前遭遇过什么了……难怪从来之后他就发现何晓月的心理压力最小,因为她根本就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东西了……

  左京忽然心里有了点怜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象蜘蛛丝一样缠住了他,他纠结的挣扎来挣扎去,挣扎了好久,终于无奈的放弃了心中的打算,垂头丧气的道「算了,你走吧……」

  何晓月一直往前走着,连看都没看左京一眼,直到越过了他的视线走到了身后,她却忽然站住了,回头道「如果我听话,你可以保证不打我吗?……」
  左京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求肯……为什么叫自己心里能痛到这般地步?……

  他有气无力的低着头道「我保证,这一辈子绝不打你。我发誓。」何晓月轻轻放下了手中的手术刀。同样低着头道「那你能做我爸爸吗?……」

  左京愕然了。

  转过身来死死的看着何晓月,好一会左京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大步走过去一把按住了何晓月的颈动脉,着急道「先别说这个,我马上给你止血!」
  何晓月虚弱的靠进他的怀里,滚烫的鲜血沾满了左京的衣服,忽然搂着他的腰,轻轻的,怯怯的,叫了一声让左京神魂俱震的称呼。

  「爸爸……」

  左京任是心凉如铁也被这一声女儿对父亲最渴望的执念给震撼了……忍不住轻轻摸了摸何晓月的头发,小声道「听话,我先给你止血。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再说。」说着一手捂着何晓月的脖子,一手单把她抱了起来,大步就往何晓月的房间跑去。

  他在这一瞬间忽然回忆起了那两个曾经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出生后的喜悦,那种被幼小生命濡慕的感觉,多么象自己小时候对母亲的感情……虽然那短暂的梦幻随着真相的揭开很快就破裂了,但是对孩子的那种父亲的爱左京心里永远也无法忘记……何晓月比他小了近十岁,这一声爸爸,把左京的心叫的怪怪的……
  他现在脑子有点乱了。

  赶到何晓月房间后,左京麻利的给她包扎伤口,血流得太多,把衣服都浸湿了,左京也不在意什么男女之防,顺手把她衣服脱掉,一看里面的罩罩都湿了,干脆也脱掉,何晓月就这么光着上身两手抱胸坦露在了左京面前。左京回头拧了一个湿毛巾,把何晓月身上的血迹擦干净,又把她抱到床上毯子盖好,这才道「你休息吧,我走了。」

  何晓月一把拉住了他,委屈的道「你别走……」

  左京有些头疼,不耐烦的道「为什么这么粘我啊?」

  何晓月眼睛看着别处,撅嘴道「因为你是我爸爸啊……」

  左京彻底无语了……他跟神经病完全无法交流。想了想柔声道「我知道你把我当做了最后的依靠,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但你也没必要这样子吧?叫我爸爸,是把我叫老了还是把你叫小了?你顶多算我个妹子,怎么能叫我这样神圣的称呼呢?」

  何晓月摇着头,扯动了伤口疼的咧了咧嘴,却继续摇头道「不是,你就是我爸爸,只要你保证不打我,你就是我爸爸……」

  左京看她摇着头把脖子又摇出血了,一把摁住了她的脑袋,头疼欲裂的道「好,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现在给我闭嘴,我是你爹,你不听话我就……我就揍你屁股?……」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何晓月,见她对揍屁股这种事没什么反应,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至少还有一个身体部位是可以让自己发泄暴虐的,他喜欢这个感觉。

  打女儿屁股?杆女儿P眼?貌似也是一件爽事啊……?终于把这个父爱极度缺失神经病患者安生住后,左京抹着汗离开了何晓月的房间,短短两天两个女人受伤,这情况可不太妙啊……别在女人们中间搞出什么恐惧感才好……

  左京想了想,走到徐琳房间前,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徐琳正躺在床上睡觉,听见有人开门走了进来,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睛一看,脸色立刻白了!身子竟然慢慢缩了起来。

  左京冷笑道「别这么怕我,我不会吃了你。昨天只是教训你一下让你搞清楚状况,以你的聪明劲,不会以为我真的变成神经病了吧?」

  徐琳微微颤抖着小声道「可你打得也太狠了……你差点打死我……」

  左京坐在了她的床边,把她的被子掀起来,查看了一下腹部和胸前的伤口,淡淡道「肚子还疼吗?」

  徐琳咬着牙忍住浑身轻微的颤栗点了点头……

  左京皱眉思索了一会,在她肚子上轻轻按了按,轻声问道「疼的有刺痛感吗?」
  徐琳摇着头小声道「没有,就是抽抽麻麻的搅起来的那种疼……」

  左京又按上了她的胸口,直接抓捏着那硕大绵软的美妇宝乳,揉了揉道「乃子呢?」

  徐琳粉脸涨红……这样被男人肆意抓捏着骄傲本钱的羞耻感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可是又不敢抵抗,只好低着头蚊子般小声道「火辣辣的那种痛感……」
  左京又揉了两把,这才恋恋不舍的放手道「脏腑没什么大问题,调养一阵就好了,冷库里还有冰吗?」

  徐琳点头道「还有一点。」

  左京起身道「我去给你拿冰敷一下,尽快消肿。你等我一会。」说着就离开房间,去冰库拿冰块去了。

  徐琳愣愣的看着没关上的门,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给徐琳把红肿的脸冰敷了一下之后,左京把手淡淡的伸进了她的腿根里,肆意的掏摸着,漫不经心的道「以前你跟我上床,是李萱诗叫你这么做的吧?」
  徐琳强忍着股间传来的销魂感觉……沉默着点了点头。

  左京继续道「你是第一个被她拉下水的?什么时候?」

  徐琳玉手抚摸着左京的手背,又似阻止,又似鼓励,跟着他大手的力道上下活动着,娇喘细细的幽声道「她被青箐拉下水之后不久就把我祸害了,郝江化垂涎我的美色,再加上她和青箐在旁边煽风点火,我就这么上了贼船。其实我心里那会特别不愿意,可大错已成,那老狗性力又那么强大,后来干脆也就随意自然了……」

  左京淡淡点头,面上没什么表情,又问道「白颖第一次失身是什么时候你知道吗?」

  徐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个只有你妈和白颖还有郝江化三个人知道,她们都没有告诉我,我问过,但没用。」

  左京淡淡道「我开始还以为白颖还在你之前呢,那会排座位看她还在你前面,后来看了李萱诗的日记才明白不是这么回事。」

  徐琳有些尴尬的苦笑道「因为那老狗除了李萱诗最喜欢的就是白颖……你是不是很恨我那会勾引白颖和郝江化一起玩群P?……」

  左京淡淡看着她,面无表情的道「你说呢?」

  徐琳咬了咬牙,低着头道「我是想报复李萱诗……说实话,跟那老狗性爱的滋味虽然快乐无比,可我心里总觉得有点恶心,我一直认为我吃了大亏……不是被她们坑害,郝江化的JB再大我也不会容许他碰我一根头发……后来事情发生了,我虽然看似无所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其实我心里一直有怨气……青箐走的时候,你知道吗,我心里其实在笑……我觉得这是她的报应……可是李萱诗还没有遭到报应,所以我去诱导白颖堕落,看着他儿子的娇妻变得那么阴乱我心里会舒服一点……不过,说真的,你的妻子本身就是一个浪货,她看似清纯高雅,其实骨子里最贱,她可能比任何人都渴望男人把她像姆狗一样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