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25)作者:牧

2017-04-04人气:

字数:49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廿五章李恨水不识数

  看到魏征用如此独特的方式出场,现场解说胖子忍不住评论道:「下半场要开始了,二中换上了23号,这是飞人乔丹使用过的号码,资料上显示,这名队员是二中篮球队的队长,这位队长上场的方式很特别啊,不是跑,不是跳,而是滚进场的,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进场方式,据我所知,即使飞人乔丹,也没有用过这种方式进场。」

  现场解说瘦子还不忘补刀道:「这是二中的队长今天第一次上场,比赛开始前他因为态度问题,被教练排除在首发出场名单之外。现在二中大比分落后,这个时候将他派上场,二中应该是放弃比赛了。」

  胖子和瘦子的现场解说,引得三中看台一阵大笑。

  魏征满不在乎地站起来,朝着解说台高高举起了双手,竖起了中指。

  瘦子一边擦着眼镜,一边道:「果然,23号队员已经高举双手,他已经做出了投降的姿势,看来三中胜局已定了。」

  瘦子的话引起二中看台一阵起哄,胖子忙低声道:「你个傻~ 子,快把眼镜戴上,他那是骂我们呢。」

  瘦子忙把眼镜戴上,而这时魏征已经把双手放下,瘦子疑惑地问胖子:「没有啊,他不正和他的队员交流呢吗?」

  魏征把队员喊道一起,此时除了易重重,其他人都蔫头耷脑的,魏征用力拍了拍巴掌,道:「干嘛呢?干嘛的?都精神起来。」

  队员道:「队长,六十六分了。落后六十六分了。」

  魏征道:「六十六分咋的,我告诉你,这场球,我们必须赢,而且赢定了。」
  队员不屑地道:「魏征,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魏征把眼一瞪,道:「我是谁啊,我是魏大圣,我说能赢就能赢。你们别的不用管,就负责抢球,抢到球把球交给我,一切就OK了。」

  队员依然无精打采的,没有做出回应。

  魏征道:「赢了必胜客,王朝ktv。」

  一个队员道:「大圣,三中说了,让我们五十分,你看……」

  魏征摘下发带朝着那个队员的头上一阵猛抽,道:「你要不要脸!你还要不要脸!」

  那队员夸张地抱头躲闪着,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

  魏征吼道:「我们是爷们,我们是纯爷们。都是一个肩膀扛个脑袋,凭什么让三中的畜生让我们。我今天就把话撂着,有我魏征在,这场球必须赢。你们往那儿瞅,拉拉队那么多女孩可看着呢,只要我们赢了,我保证给你们一个弄一个做女朋友。」

  拉拉队的短裙女孩子对于这群荷尔蒙过剩的队员来说,是具有无穷吸引力的,魏征的话让他们精神一震,叫喊着在球场站好了位置,摩拳擦掌,好像已经忘记了他们落后六十多分。

  白如梦道:「你啊,跟过去的土匪一样。土匪进城都像你这样,兄弟们,给我上,把城门楼子给我占了,进了城,一人俩娘们二斤大烟土。」

  魏征道:「拉拉队的女生比大烟土有吸引力。对了,你身体能行不,我打球你能跟着我跑不?」

  白如梦开玩笑道:「要不你扛着我?」

  魏征道:「我看行!」说着真要把白如梦扛到肩上,白如梦忙道:「我开玩笑了。乾坤圈松多了,不碍事。」

  随着裁判一声哨响,下半时开始了,由二中中场发球,二中的队员非常听从魏征的安排,直接发球到魏征手里,魏征看都没看,接球直接投篮,篮球在篮筐上颠了两下,进了。

  全场一片寂静,连裁判都没反应过来,哨子含在嘴里忘记了吹,片刻之后,二中的看台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裁判这才缓过神,吹响了哨子。

  瘦子解说道:「没想到二中的23号,上场就投中一个运气球,显然他是想证明自己。不过篮球是集体运动,不能为了证明自己而蛮干。」

  胖子解说跟上道:「是的,刚才这个球虽然进了,主要是运气的成分,他应该向前运几步,毕竟他投篮的位置距离三分线还很远。」

  三中发底线球,发球的队员刚把球发出来,魏征就向一道闪电一样,在接球队员前把球断下,二中的队员一愣,因为魏征的速度太快,他完全没有注意,刚刚还在中线附近的魏征,瞬间就到了底线断球,他忙上前封住篮下,防止魏征快攻上篮。可谁也没有想到,魏征居然运球到中线,在刚才投篮差不多的位置,再次投篮,这一次篮球连颠都没颠,直接投进了篮筐。

  三中的看台再次发出如雷鸣般的呐喊声,瘦子解说道:「二中的23号运气真的不错,又打入一球。这个球比刚才的球距离篮筐近了一些,显然他是听到了胖解说的建议。」

  胖子解说道:「是的,他是个不错的球员,其实他还可以更近一些,这样更加有把握。他也可以看看其他队员的位置,毕竟,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
  三中再次发底线球,如出一辙,魏征再次断球,再次运球到中线,再次投篮入篮筐。

  魏征朝解说的胖子和瘦子高高举起双手,竖起双中指。

  二中的队员像疯了一样跑过来,把魏征抱了起来,而三中的队员,一脸木然地看着魏征,仿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解说胖子看了看瘦子,小声的道:「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没睡醒。」
  瘦子道:「我好像看到那小子是麦迪灵魂附体了。」

  二中和三中的看台出奇的安静,两方面都没有呼喊,只有一些人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裁判的哨声再次响起,比赛继续进行,魏征站在中线附近,满脸笑容地看着三中发球的队员,人家要发球,他就作势要跑过去,吓得对方忙把伸出的胳膊又收了回来,如此反复两次,裁判的哨子响了,发球五秒为例。

  魏征再次用超远距离三分,迅速结束战斗。

  三中换了个人发球,魏征再次站在中线附近,三中的发球队员不想看魏征,可是又忍不住想看看魏征在哪,是不是要跑过来断球,他看魏征的时候,魏征居然摆了个非常萌的姿势,朝他挤眉弄眼,还给他一个飞吻,魏征的动作让全场的观众哈哈大笑,三中的队员只觉得后背一凉,菊~ 花一紧,打了一个寒颤,抱着球径直走向魏征,若不是裁判连声吹哨,他恐怕要走到魏征面前,单腿跪地,捧着篮球向魏征求婚了。

  三中的教练跑到技术台,抗议魏征使用侮辱性动作,裁判们商量了一会儿,否决了三中教练的抗议,因为没有哪一条纪律规定,不可以飞吻,三中教练朝刚才发球的队员吼了一声,悻悻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球再次发到魏征手里,三中的队员连动都不动,看着魏征,魏征持球,朝他们耸了耸肩,抬手投篮,空心入网。

  三中无奈的再次换个发球的队员,这次队员相当聪明,也不管前场有没有自己的队员,听到裁判哨子一响,使出吃奶的劲,像掷铅球一样,把篮球朝前场投掷了出去。

  看着篮球在体育场的上空划着优美的弧线,他张开嘴,如释重负般,长长地出了口气。

  可是他张开的嘴,再也没有闭上,因为他的下巴已经跌倒地板上,只见魏征从中线生生跳起约有四米,伴随魏征的高高跃起,体育馆的人都扬起了头,张大嘴巴,发出「啊……」的惊讶声。

  魏征在空中稳稳地摘下篮球,摘下篮球还不算,像投棒球一样,单手朝篮筐一抛,篮球再次空心入网,投出球后,魏征的身体在空中做个漂亮的转体,落在的体育馆的地板上,可笑的是,魏征居然还学了体操运动员落地的样子,身体故意左右摇晃了一下,然后朝看台伸单臂致意。

  体育馆一片寂静,魏征环绕四周,除了白如梦朝他微笑,李恨水荣辱不惊地叼着他的宝剑牙签,其他人都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有些还保持着张大嘴巴仰着头的姿势,有些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魏征。

  魏征重复刚才对三中发球队员时候的样子,摆着萌萌的姿势,朝四下抛了个飞吻。

  刹那间,体育场的气氛被点燃了,无论是二中还是三中的看台,人群就像疯了一样呼喊着,开始还有些混乱,很快就整齐划一,高喊着:「魏征,牛逼!魏征,牛逼!」

  魏征颇为得意地学着奥运冠军的样子,朝四下挥着手。

  白如梦踢了他一脚,道:「别得瑟了。有点过分了啊。」

  魏征不以为然地道:「不要羡慕嫉妒恨,更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易重重一脸严肃地走到魏征身边,道:「你破戒了。」

  魏征还沉浸在欢呼的海洋里,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啥?」

  易重重抓~ 住魏征的胳膊,道:「你破戒了!你违反天规了。」

  魏征挣脱易重重,道:「老娘们儿家家的,你懂什么。我又不是和尚,我破什么戒!」

  易重重道:「你在用『登抄』之术。」

  魏征一脸迷惑地道:「啥玩意?」

  易重重见魏征如此表情,也是一阵疑惑,道:「不是『登抄』之术?那你在使用『乾坤借法』?」

  魏征听到「乾坤借法」,心里有些发虚,敷衍着道:「听不懂你说什么。」
  这时三中的教练叫了暂停,魏征朝场边走去,躲避着易重重。

  易重重跟了过来,又拉住了魏征的胳膊。

  魏征有些不高兴,道:「娘们儿,你还有完没完?」

  易重重道:「戒律上有规定,不可以随便对凡人使用法力,否则是要下律令地狱的,到那时候,你连后悔都来不及了。」

  魏征道:「娘们儿,你能不能不磨磨唧唧的,你有你的理想,我有我的追求,我现在就想拿下这场比赛,别的都是扯犊子。」

  易重重道:「你这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魏征道:「赢了就是好结果,输了就不是好结果。」

  易重重道:「你用法术和凡人比赛,这是耍赖!这对凡人是不公平的。」
  魏征道:「这样的比赛有个屁公平可言?他们是干啥的?他们是体育棒子,专业打篮球的,专业的和我们这些业余的比,还谈什么公平。都让人打的满地找牙了,我还不行拿个板砖反击一下,非得干挺着?」

  易重重道:「身为道门弟子,怎么能因为个人荣辱而对凡人睚眦必报呢?」
  魏征道:「你别抬举我,我不是道门中人,我也没有你那么高尚,我就想教训教训那帮孙子,让他们长点记性,什么叫装逼者挨揍之,不宜惯乎。」

  易重重道:「即使你不是道门中人,也应该知道清规戒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我知道,我就要管一管。」

  魏征眼睛一瞪,道:「滚犊子。你管个屁管!你就是个娘们儿,你还管我!」
  易重重手掐小金牌,脚踏驱邪罡,对着魏征道:「我要封了你的法术。」
  魏征感觉后背的拐杖一松,要从身上掉落,白如梦忙道:「舌尖顶~ 住上颚,心中默念『玄灵节荣永保长生,太玄三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
  魏征忙照着白如梦的吩咐,舌尖顶~ 住下颚,心中默念这咒语,片刻间,拐杖如生了根一般,牢牢地贴在了魏征的后背上。

  待拐杖在身上稳牢了,魏征不由分说,照着易重重就是一脚,喝道:「妈的,胳膊肘往外拐,掉炮往里揍。」

  易重重正在做法,没有提防魏征会突然出手,被魏征踢了个正着,身体横飞出去,摔在地上,在光滑的地板上又滑出去三四米。拉拉队里的董珊珊见状,飞快地跑了过来,扶起易重重,怒目对魏征道:「你怎么打人啊!」

  魏征道:「他他~ 妈~ 的欠揍。」

  易重重站起身,道:「我是为了你好,你是不懂其中危险。」

  魏征道:「别以为你是什么茅山正宗就以卫道士自居,我做的事情我知道,不用你管。你不说我耍赖了吗?我就耍赖了,你咬我?」

  听到魏征说出「茅山正宗」四个字,易重重脸色一变,把魏征仔细打量了一番,道:「你是道门中人。」

  魏征道:「我是!咋的了?你咬我?来,来,来,你咬,给你咬!你要完我,我就找你家长去,让你家长带我去打狂犬疫苗。」

  易重重还要说话,李恨水走了过来,道:「干嘛呢干嘛呢,比赛都开始了,你们俩干嘛呢?」

  魏征道:「把这个娘们儿换下来,不然这球没法打了。」

  李恨水道:「起什么内讧,现在是90比42,我们还落后67分,加把劲。」
  魏征道:「我不管,你必须把易重重弄走。」

  易重重道:「李老师,我申请下场。」

  李恨水道:「好。魏征,你快点。」

  魏征朝易重重一翻白眼,跑到场上,想着李恨水的话,他疑惑的回头看着李恨水,李恨水着急道:「你看我~ 干什么?对方发球了。」

  魏征想了想,问白如梦,道:「90减去42,等于67?」

  白如梦道:「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90减去42,明明等于48嘛。」
  魏征喃喃地道:「体育老师教的数学?」

  魏征还在疑惑,三中已经上篮得分了,李恨水对魏征吼道:「魏征,你干啥呢?」

  魏征快速跑到李恨水身边,道:「我问你个事,3加2等于几?」

  李恨水道:「等于5呗。你快好好打球,别想用不着的,再不然,你的小情人就死定了。」

  魏征根本不理会李恨水的威胁,继续道:「那220加230呢?」

  李恨水一迟疑,把两只手张开,数了下手指头,想了想,把手一挥,不耐烦地道:「管它得多少,你快点比赛,再不抓紧就真输了。」

  魏征依然没理会李恨水,继续道:「3乘以3再乘以5等于多少?」

  李恨水连手都不伸了,眼睛一瞪,道:「你有完没完?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白老太太弄死?」

  魏征微微一笑,道:「你不识数!」

  李恨水伸出四根手指,对魏征道:「我送你五个大字,滚犊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