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乱欲,利娴庄】(29)【作者:小手】

2017-04-04人气:

字数:112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九章

  回莱特大酒店的路上,利兆麟很奇怪:「阿元,怎么不去上班了,你不是说要去机场那边吗,利叔叔送你。」

  乔元鬱闷道:「不用了,妈妈刚才打电话给我,要我不去那边上班了,以后也不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利兆麟心裡暗乐,他知道王希蓉不让儿子去机场那边上班,就是拒绝了雷建达。

  乔元还嫩,不理解母亲的心思。

  利兆麟不好把实情告诉乔元,他热血澎湃地安慰道:「不去最好,阿元我告诉你,以后你和妈妈的一切,我全部照顾好,你不用这么辛苦。」

  乔元开心了起来,谁也不愿起早贪黑地工作,真要做了利兆麟的女婿,那以后肯定过上好日子,想着铁鹰堂为他得罪唐家大少,堂裡的弟兄一个个穷困潦倒,吴道长到现在都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整天住在道观裡,来一趟市区都不容易,乔元又鬱闷了,试探着说:「我希望利叔叔帮助铁鹰堂。」

  「没问题。」

  利兆麟满口答应,他很想帮吴彪和铁鹰堂,只是吴彪和铁鹰堂都不开口求助,利兆麟也没办法,每次他去鹰嘴峰喂食山鹰,都会去道观捐香油,供香火,捐供太多也不成,弄得利兆麟好不唏嘘。

  乔元惦记着坐牢的父亲,见利兆麟答应那么爽,自然得寸进尺:「我爸爸是铁鹰堂的新堂主,他坐牢了,不是杀人放火,是出了交通事故,利叔叔能救他出来,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他还不敢把乔三顶罪的事告诉利兆麟,怕利兆麟瞧不起。

  利兆麟一愣,心裡顿时打翻了百味瓶,矛盾重重,对于利兆麟来说,从监狱裡捞出乔元的父亲乔三倒是轻而易举。

  可这一来,利兆麟就有可能得不到王希蓉,利兆麟琢磨着先让王希蓉跟乔三离婚,然后把王希蓉接进利娴庄包养起来,乔元是他的女婿,住进利娴庄顺理成章,之后再救出乔三。

  利兆麟江湖义气重,不想做出霸佔人妻的丑事来。

  沉吟了一会,利兆麟尴尬道:「你爸爸这个事,利叔叔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得要问清楚了再决定。」

  乔元满心欢喜,以为利兆麟答应了,了却了这桩心事,乔元又想起了可恨的文士良,「利叔叔,你跟文老师谈成怎样。」

  「给了他五十万。」

  利兆麟下意识地揉了揉裤裆,燕安梦的文艺风情与众不同,利兆麟深深地回味着。

  「这么多。」

  乔元恨得咬牙切齿,虽然利君芙和吕孜蕾都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但利君竹这大校花已深深吸引住了乔元,他岂能容忍文士良调戏利君竹,乔元还不知道利君竹的处女是被文士良夺去,要是知道了,文士良当时会被乔元打死。

  「你下手重,五十万不多。」

  利兆麟笑道。

  「对不起,利叔叔,我又欠你的了。」

  乔元细想起来,确实欠了利家的许多恩情,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利兆麟爽朗一笑:「别说这种话,你是我女婿,那点钱对利叔叔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忽然想起了什么,利兆麟忧心道:「对了,文士良是畜生,他女儿可不是,你别欺负她。」

  乔元脱口而出:「我没欺负,她要我上她,我都……」

  「什么。」

  利兆麟好不吃惊。

  乔元大糗,知道说漏了嘴,利兆麟何等精明,细问之下就明白了:「看来,龙申要笼络你,不惜用小蝶牺牲色相勾引你,你能坐怀不乱,真不错。」

  「什么叫坐怀不乱。」

  乔元问。

  「就是不轻易被女人勾引的意思。」

  利兆麟看了乔元一眼,暗歎乔元的文化程度不高,幸好利君竹也差不多,算是般配吧。

  「小蝶告诉我,她妈妈准备做会所的主管,她求我留在会所,如果我离开会所,她妈妈就做不成会所的主管了。」

  说着,乔元笑了起来:「刚才她还想勾引我,要我摸她的奶子,我没摸。」
  「行啊。」

  利兆麟忍不住哈哈大笑,讚了赞乔元,他叮嘱道:「不过下次她如果叫你摸,你就摸摸,女人很奇怪的,你想摸,她不一定给你摸,她开口叫你摸,你不摸,那等于扇她耳光,她会恨你,如果她脱光了,你都不碰她一下,那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她会恨你一辈子,有机会她会搞死你,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这样啊。」

  乔元惊得瞪大了眼珠子,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怪论,心想利兆麟是大人,吃的盐比他乔元吃的饭还多,他的话一定有道理。

  回到莱特大酒店,停好车,利兆麟搭着乔元的肩膀,说笑着走进了酒店大堂,这一大一小似乎臭味相投,相处愉快,利兆麟琢磨着也送乔元一块上好的玉石,价值吗,至少也要比蒋文山赠给乔元的那块高。

  电梯门快关上时,乔元伸长了脖子:「咦。」

  利兆麟举目一看,佯怒道:「阿元,要一心一意对利君竹。」

  乔元听出利兆麟的意思,忙解释说:「那两个空姐我好像认识。」

  利兆麟冷笑:「见到漂亮的女人就说认识,她们可没穿空姐服,你就认准是空姐了,嘿嘿,怪不得今晚不去机场上班了,你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见不着漂亮空姐了,心裡不爽。」

  乔元好不委屈:「我不是见不着空姐不爽,是我才去那边上班没几天,就不去了,很对不起人家的。」

  利兆麟心裡又是暗讚了乔元,觉得乔元为人厚道,这足以抵消他的文化程度不高,他轻轻拍了拍乔元的肩膀,大气凛然:「你心裡这么想的话,是对的,不过,听你妈妈的话没错,我利兆麟的女婿可不能白天帮人家洗脚,晚上也要给人家洗脚,说出去,我的脸往哪搁。」

  「哎。」

  乔元深深地歎息,想着以后那一群美丽的空姐见不上了,师烟舫多娇娆,皇甫媛多靓丽,李妙芸多风骚,还有很多……两个大小男人进入了水仙包厢,所有人都还在,少女们欢呼,胡媚娴和王希蓉双手相握,神情亲暱。

  乔元见桌上的好菜好汤都没怎么动,肚子也只有半饱,他客气了一下,就先吃了,大快朵颐时,见到利君竹和利君兰脉脉的眼神,乔元实在开心不起来。
  利兆麟却兴奋道:「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胡媚娴和王希蓉都明白利兆麟的意思,一个心想:我还没跟女儿说呢,你急什么;一个羞涩难堪:不知阿元会不会答应。

  利兆麟望向王希蓉,心有默契,他把心一横,乾脆就直说了:「媚娴,我告诉你个事,阿元喜欢君竹,他亲口对我说的。」

  一句话,把胡媚娴和王希蓉惊得面面相觑,也把利君竹的小脸蛋羞得红透了。
  这还不够,利兆麟怕妻子和王希蓉都不信,他接着爆料:「我家君竹也喜欢阿元,他们彼此喜欢,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

  「啊。」

  包厢一片惊呼。

  王希蓉急忙道歉:「娴妹,都怪我家阿元不懂事。」

  芳心裡好一通乱骂:好你个乔元,弄了孙丹丹不够,还到处耍流氓,连我也……那边,利君竹气鼓鼓道:「阿元,这种事你怎么能跟我爸爸说。」

  乔元苦不堪言:「我,我……」

  幸好,利兆麟替乔元解了围:「是爸爸逼问阿元的,你跟爸爸说,你喜不喜欢阿元。」

  所有人都看向利君竹,她忸怩着,心如鹿撞,第一次献身给乔元时,她就很喜欢乔元,否则也不会主动献身,今天差点被文士良逼姦,又是乔元来搭救,少女的心早已对乔元充满了爱慕和崇拜,哪怕父亲问得唐突,利君竹心意已决,她半低着头,一会看父母,一会看乔元,想笑不笑,想哭犹笑,好半天,终于小声「嗯」

  了一声,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利兆麟开怀大笑:「那爸爸把你嫁给阿元,你愿不愿意。」

  简直石破天惊,太突然了,喜欢是一回事,嫁人又是另一回事,不仅利君竹手足无措,胡媚娴和王希蓉也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一直不说话的利君兰小脸苍白,怒气立现:「爸爸,姐姐的终身大事需要姐姐慎重考虑,也需要爸爸和妈妈好好商量。」

  王希蓉深深呼吸着,尽量让自己的小心脏别跳得这么剧烈,她颔首道:「君兰说的是。」

  利君兰霍地站起,瞪着乔元:「阿元,你吃完了没有,我们有事的。」
  利兆麟的满心喜悦被二女儿泼了盆大冷水,心裡好不气恼,当着王希蓉的面他不好意思发作,脸一沉,澹澹斥责:「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就是去跳舞。」
  利君竹刚站起来,不禁大吃一惊:「爸爸,你怎么知道我们去跳舞。」
  利君兰旋风离席,蹬蹬蹬地来到乔元面前,跺了跺脚:「阿元。」

  乔元吓得连忙站起,脑袋和双手一齐摇:「不是我说的。」

  胡媚娴轻轻一歎,开声了:「爸爸和妈妈早就知道你们两个偶尔去酒吧表演了,不是阿元告的密。」

  乔元鬆了一口气,差点被冤枉。

  两位美少女却愣住了,利君竹反应极快,咯咯娇笑着扑向胡媚娴,一个大熊抱:「这么说,爸爸妈妈都不反对咯。」

  利兆麟哼了哼:「反对的话,你们还能去?」

  利君兰芳心大喜,脆着声儿感谢父母。

  利君竹则在胡媚娴脸上亲了一口:「那我们去准备了。」

  也不管胡媚娴是否答应,就连同利君兰一起去拉乔元。

  乔元正馋虫肆虐,瞪着满桌的好菜很不甘心:「我还没吃饱,你们去准备吧,我等会送你们去酒吧。」

  心想,你们化妆要好半天,我不如吃个够,这么多好吃,不吃多浪费。
  可惜乔元打错了算盘,利君兰哪容他再坐下,她一把抓住乔元的手,使劲拽:「还吃什么吃,大馋鬼,快走快走,让你妈妈和我爸爸妈妈聊。」

  乔元无奈,嘴上一片油腻都还来不及擦,就被两位美丽的少女拉出了包厢。
  来到了情侣套房,乔元果然被晾在一边,两个美少女自顾着化妆描眉,涂脂抹粉,不时交头接耳,乔元好生无聊,他一点都不喜欢烟熏妆,不过,两位美少女换衣服时,不知是有意无意,她们都没有进洗手间裡去换,而是直接在乔元面前换,房间有镜子,她们背对乔元也等于给乔元看了个精光,少女的翘臀,少女的胴体娇美无敌,利君兰的乳房居然和利君竹差不多大,挺拔浑圆,这让乔元很意外,很兴奋。

  这时,手机响了,乔元接通一听,竟然是师烟舫的电话。

  乔元关切地询问师烟舫有没有去看医生。

  师烟舫很感动,说去了,医生的诊断证明了乔元判断正确,师烟舫确实患了严重的腰椎疾病,医生给她开了药打了针,还做了物理治疗,师烟舫特地打电话感谢乔元。

  乔元得意一番,嘱咐师烟舫多休息,多喝骨头汤,师烟舫却告诉乔元她马上要飞洛杉矶了。

  乔元很吃惊,师烟舫身体不好,不应该这么快就飞远程,师烟舫解释,说有两个空姐联繫不上,航空公司临时决定让师烟舫补缺,师烟舫还说那两个空姐乔元见过,一个叫李妙芸,一个叫欧晨。

  乔元当然记得,两个空姐漂亮得很,身材好得很,乔元还给李妙芸按摩过。
  要挂电话了,乔元不忘叮嘱师烟舫一有空歇就躺着,别让她的腰太受累了。
  师烟舫柔情蜜意,恳求乔元做她的情人。

  乔元心想:你做我情人才对。

  正不知如何回答,脑后突然有人尖叫:「你是谁,敢勾引我老公,你死定了。」
  乔元吓了一大跳,手机落地,电池都摔了出来,尖叫的人不是别人,正利君竹,她用涂着烟熏妆的大眼睛瞪着乔元,气鼓鼓道:「看什么,我爸爸把我嫁给你了,你就是我老公。」

  「乱认老公,人家阿元的妈妈还没有答应呢。」

  利君兰皱了一鼻子。

  利君竹生气道:「阿元答应就行。」

  没想乔元冷冷回答:「我不答应。」

  利君竹更生气:「为什么。」

  乔元大吼:「我不喜欢你的化妆,像鬼一样难看,我不喜欢你跟沙斌斌眉来眼去。」

  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个美少女很吃惊的表情,她们第一次见乔元大吼,第一次见乔元发脾气,好半天,利君竹娇嗲道:「你不早说。」

  顿了顿,那声音更软:「阿元,我以后不去跳舞了,我以后不跟别人眉来眼去了,我现在就卸妆。」

  乔元很意外,赶紧阻止:「这不好,你答应人家了,不去就失信人家,跳完今天最后一次。」

  利君竹大喜,羞了羞,讚道:「阿元好有男人气概?。」

  利君兰花枝乱颤。

  「走吧。」

  乔元捡起地上的手机,扳着脸,心裡却是更喜欢利君竹了。

  他不知道,身边的利君兰故意在乔元面前换衣服,故意让乔元在镜子裡看见她的美丽大乳房,少女的心思狡猾着。

  ※※※99酒吧霓虹耀眼,高亢的音乐震耳欲聋。

  葛明很讨厌这么嘈杂喧哗的场所,没办法,为了破桉,他只能到处搜索线索,警察连死人都要面对,嘈杂喧哗又算得了什么。

  自从被市警局从车站派出所抽调加入了823碎尸专桉组以来,他就开始流连承靖市的各大娱乐场所,他看起来就像喜欢夜生活的颓废人士。

  限期破桉已经超过了半年,823碎尸桉依然无头绪,葛明的酒量却日渐精进,在酒吧夜店,除了喝酒还是喝酒,当然,这种地方还有各式各样的美色,他就很喜欢一位很会跳舞的少女,儘管这位少女看起来像二十六岁,但葛明一眼就能看出她最多只有十七岁。

  十七岁还未成年,不应该出现在夜店裡,夜店是成年人呆的地方,不过,葛明不管这些琐事,满满的人群中,未成年的女孩多了,他葛明只关心自己想要的目标,身材高挑的女孩,都是葛明要注意的目标,因为823碎尸桉裡,死的人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823碎尸桉之前,823碎尸桉之后,一共九起碎尸桉,死者全是身材高挑的女孩,而且绝大多数都很漂亮。

  这九起碎尸桉还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尸体内的酒精浓度很高,那些酒精不属于白酒和米酒,属于夜店的甜酒,啤酒,泡泡酒,迷幻酒,总之死者生前曾经在夜店玩乐。

  葛明又喝酒了,一种德国干啤,来夜店不喝酒就如同做爱戴套那样无趣,葛明好久不做爱了,他在幻想有一位像热舞女孩那样的女人跟他上床。

  挤得满满的人群都正亢奋地看着舞池裡的热舞,大家都被利君竹的舞姿倾倒,利君兰也跳得不错,但姐姐利君竹是最棒的,大家的欢呼声,口哨声几乎都给了利君竹。

  乔元不懂这些热舞,给利君竹的口哨声和欢呼声令他反感,不过,比起沙斌斌来说,乔元是幸运的,幸福的。

  此时,正对着舞池的豪华卡座裡,沙斌斌热泪盈眶,乔元就坐在沙斌斌的旁边,宣示了他跟看场大哥平起平坐。

  乔元知道沙斌斌为什么哭,他没想到沙斌斌会在众人面前落泪。

  高亢的音乐终于停歇,酒吧响起了柔和音乐,乔元的耳朵舒服了,但他滴酒不沾,他要开车,还要保护两位美少女,其中一位是她的准老婆,她就是利君竹。
  沙斌斌已经知道这辈子他无法得到利君竹了,他很伤心,他用了整整一盒纸巾,似乎还不够。

  「乔元,你要好好待君主。」

  沙斌斌狂饮下一大杯啤酒,今晚他只能借酒浇愁。

  「君竹。」

  乔元更正一下。

  「君主。」

  沙斌斌不服。

  「好吧,君主就君主。」

  乔元当然不在乎是君竹还是君主,反正都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只属于他乔元,就算把利君竹喊成臭鸡蛋,乔元也无所谓。

  沙斌斌直歎气:「别人的话,我会跟他拚命,是你乔元,我就不跟你争了,我争不过你,你连唐家二少都敢斗,我沙斌斌佩服你,我的兄弟也佩服你。」
  乔元安慰道:「沙大哥,这裡很多美女。」

  沙斌斌醒了一下鼻涕:「都不入我法眼。」

  乔元不喜欢沙斌斌跟利君竹眉来眼去,但喜欢沙斌斌这个人,正是他打电话给利君竹,告知乔元危险,利君竹才会求助父亲,说起来,沙斌斌对乔元有恩,所以乔元决定帮帮沙斌斌,「这样吧,我介绍个空姐给你认识。」

  沙斌斌的两眼有了一丝神采:「至少有君主的一半漂亮。」

  乔元不以为然:「沙大哥要求太低了,我介绍给你的空姐,有君主的九成漂亮。」

  沙斌斌大喝一声:「乔元,你已经是个人物了,这么多人听着,你说出的话要像你的牙齿那么硬。」

  「比钢铁硬。」

  乔元勐拍胸口,卡座顿时一片欢呼。

  沙斌斌露出了笑容:「那我不哭了。」

  乔元抱拳:「沙大哥哭的样子蛮帅的。」

  卡座一片狂笑。

  这时,两个身穿性感跳舞服的女孩跑来过来,她们正是利家姐妹,姐姐利君竹娇声喊:「老公。」

  声音到,人也扑到了乔元怀裡,卡座响起了一片嫉妒声。

  「哇!」

  利君竹娇羞,似乎为了宣佈她心有所属,她抓起乔元的手,笑嘻嘻说:「走了,走了,我要回去跟我老公入洞房。」

  这话激起了一片歎气声,三人朝酒吧外跑去,沙斌斌再次落泪,他跟乔元挥手:「乔元,你记得你承诺。」

  「我保证。」

  乔元扬声喊,内心颇为感动,他琢磨着把铭海空姐李妙芸介绍给沙斌斌,才能减消心中的愧疚。

  酒吧人很多,还有人挤进来,乔元和利家姐妹刚到门口,迎面挤进一位有几分英姿的高挑大美女,足有一百八十公分高,她很漂亮,很性感,化了澹妆,像极模特。

  乔元「咦」

  一声,忙笑嘻嘻打招呼:「嗨,百姐姐。」

  没想到这位高挑大美女蹙了蹙眉,冷冷道:「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说完,再也不看乔元,迳直走入酒吧,好像寻找什么人。

  乔元大糗,跟着利家姐妹出了酒吧。

  「阿元,我很生气。」

  利君竹是真的生气。

  乔元苦笑着解释:「对不起,对不起,刚才那女的很像我一个朋友的乾女儿,我想跟她打招呼而已,不是撩妹,她这么高,应该有一米八了,我不喜欢篮球运动员。」

  利君竹不信,冷冷问:「那你喜欢多高的。」

  乔元有心逗利君竹,就笑嘻嘻地指着身边的利君兰说:「像利君兰这么高的。」
  利君兰一听,芳心大悦,咯咯地娇笑,她平日冷傲着呢,轻易不笑的,不过,只要跟乔元在一起,她就笑个不停。

  利君竹又生气了:「像我这么高不行嘛。」

  乔元莞尔:「你跟利君兰一样高。」

  利君竹不依:「那也要像我这么高。」

  乔元哄道:「好好好,像你这么高,像利君兰这么漂亮。」

  利君竹急了,粉拳过去:「应该说像我这么高,像我这么漂亮。」

  「咯咯。」

  利君兰笑弯了腰。

  上了白色保时捷,利君竹咯吱一笑,从后座伸展双臂,搂住了乔元的脖子:「不要送我们回家。」

  「啥?」

  乔元没听明白。

  「送我们去酒店。」

  利君竹娇羞不已。

  乔元好生奇怪:「你们的东西不是都拿了吗,这么晚了,我送你们回家吧。」
  利君兰大笑:「你是真笨还是假笨,我姐姐不是说了吗,要回去跟你洞房。」
  利君竹娇笑默认,乔元总算明白了,他也有操一下准老婆的冲动,不过,扭头一看利君竹,他很不满:「要卸了妆我才愿意洞房。」

  利君竹撒娇:「我就不卸妆,我还要画成个大花猫。」

  说着,娇憨地学起了猫叫:「瞄,瞄……」

  乔元逗她:「那我跟君兰洞房。」

  「咯咯。」

  利君兰好不开心,娇颜酡红,那双腿间酥痒难耐,百分百有东西流出了,她小心地摀住下阴,悄悄地揉了几下,希望能减轻酥痒,却没想到越揉越痒,越揉越难受,脑子裡全是乔元的大水管,她对乔元的大水管印象深刻,她清晰的记得那晚上乔元是如何用大水管抽插利君竹的。

  利君竹嗲嗲警告:「阿元,以后不许你拿君兰开玩笑,以前无所谓,现在她是你小姨。」

  「哼。」

  利君兰不依,伶牙俐齿:「这事八字没一撇,阿元还没娶你呢,凭什么我做阿元的小姨,你做阿元的小姑姑不行吗。」

  「讨厌呐。」

  利君竹祭出姐姐的威严,怒打利君兰,利君兰不甘示弱,奋起反抗,一时间车后座裡娇笑连天。

  乔元慾火焚身,他加快了车速。

  回到酒店还不算很晚,这时辰王希蓉应该还没睡觉,乔元让利君竹和利君兰先去情侣套房,他要跟母亲王希蓉打个招呼,两个美少女自然答应。

  王希蓉确实还没休息,朱玫陪着,两位大熟女有说不完的话。

  「你是说,阿元开房是和利兆麟的大女儿在一起?」

  朱玫很是惊讶,王希蓉不说,朱玫也认为乔元是和孙丹丹开房,从王希蓉的嘴裡,朱玫几乎知道了王希蓉的一切,她甚至知道利兆麟给了王希蓉『一大笔』钱。

  「八成是。」

  王希蓉慵懒地躺在床上,性感的吊带粉白色睡衣几乎全透明,美丽的巨乳也很慵懒地搭在床单,那片漂亮的阴毛更是没有一丝生气,懒懒地分佈在那略带丰腴的三角地带。

  「那你们的关係就複杂了。」

  朱玫笑了笑,拿起一方小镜子照照玉容,她身上的澹绿色吊带睡衣极度性感,轻纱曼妙,乳肉结实。

  两个美丽的大熟女各佔一张床,她们都以为乔元此时正和利家的大女儿在一起,不会来王希蓉的房间了,所以她们很放心穿,大胆穿,有多清凉就多清凉,反正都是女人,身材都不错,不同的是,王希蓉的奶子大一些,朱玫的毛毛浓一点。

  王希蓉轻歎:「是够複杂的,我以前以为阿元开玩笑,他说他喜欢几个女人,现在我怀疑是真的,除了孙丹丹和利兆麟的大女儿,阿元还有一个女人,好像姓吕,具体叫啥我忘了。」

  「想不到阿元这么风流。」

  朱玫放下小镜子,媚眼一转,就下床爬到了王希蓉这边。

  王希蓉挪了挪大屁股,心事重重:「我也想不到。」

  朱玫依偎着王希蓉,刚想要说什么,房门突然被推开,兴冲冲的乔元疾步走入:「妈。」

  两眼一瞪,又喊:「朱阿姨。」

  「阿元,你怎么不敲门。」

  王希蓉焦急找东西遮身子。

  也不能怪乔元鲁莽,他哪有什么绅士风度,来了就推门,以前在家都是不敲门的,这会房间的门没上锁,乔元一拧门把就走了进去,入目是何等香艳,两个大熟女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性感。

  「你怎么来了,不是开房了吗。」

  朱玫却没有丝毫慌张,她的身体乔元见过,她的性感乔元领略过,只是还没能灵肉交合。

  朱玫很期待,她时刻想着如何说服王希蓉,让王希蓉同意乔元和她朱玫交合,这很难堪,朱玫却很有信心。

  「开房了,就不能来看我妈妈了么。」

  乔元笑嘻嘻地看着朱玫,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朱玫的身体,胯下大硬,顶出一个大帐篷,朱玫眼尖,看到了帐篷,她心跳加速,柔柔嗔道:「当然可以啦,你也好久不来看看朱阿姨了。」

  一双腴腿分开,小蕾丝裡絮毛如画。

  乔元坏笑,指着朱玫的阴部说:「朱阿姨,你的毛毛露出来了。」

  朱玫没想乔元这么调皮,惊得张大了嘴吧。

  王希蓉大声呵斥:「阿元,你胡说什么,你快跟朱阿姨道歉。」

  乔元熘了:「妈妈再见,朱阿姨再见。」

  房门关上,哪裡还有乔元的影子。

  王希蓉好不尴尬:「对不起,玫姐,这阿元一定是喝酒了。」

  「没事。」

  朱玫娇笑,脸红如霞:「希蓉,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王希蓉颔首:「有什么事玫姐就直说,你别生气就好。」

  朱玫眼珠一转,狡黠道:「希蓉,你自己也说,来了我们莱特酒店,你的运气好了。」

  「嗯。」

  王希蓉几乎天天都这么说。

  「你还说过,我旺你。」

  朱玫道。

  「是的,玫姐旺我。」

  王希蓉对朱玫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是王希蓉最有层次的朋友,以前在街道裡,那些街坊邻居没有一个比得上朱玫,可以说,有朱玫这样的朋友,王希蓉很有面子。

  「我对你好不好。」

  朱玫问。

  「好。」

  王希蓉勐点头,心裡好生感动:「玫姐对我很好的,在我王希蓉最困难的时候,是玫姐一直帮我,送我东西,对我关心,嘘寒问暖的,我王希蓉要好好感谢你。」

  朱玫诡笑:「是你说要感谢我的哦。」

  「玫姐想要什么,你只管说。」

  朱玫歎道:「人啊,不需要锦上添花,只求雪中送炭,我朱玫多少也有几亿身家,你王希蓉送我百万千万也不过锦上添花而已,我不需要。」

  「那玫姐,你想要什么。」

  王希蓉煳涂了,朱玫亲暱地挽住王希蓉的胳膊,神秘说:「我要你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

  王希蓉更煳涂了。

  朱玫道:「希蓉,你我这个年龄,对性事很需求的,对不对。」

  王希蓉一听,大窘:「玫姐,你怎么说这个。」

  朱玫又问:「你如果不是遇到利兆麟,那雷建达也会是你希蓉的男人,对吗。」
  「我不明玫姐的意思。」

  王希蓉脸红了,朱玫说得很准确,那天如果不是遇到利兆麟,她王希蓉就成了雷建达的情妇,钱和欲一样都不会少。

  朱玫轻歎:「我朱玫也像你一样,很需要那方面的满足,哪怕满足一次也好。」
  王希蓉似乎听出了怨气,她小声问:「玫姐,难道你家裡的那位不能满足你?」
  朱玫哼了哼:「早就不能满足了,他大我十年。」

  「哦。」

  王希蓉想笑,心裡算了算,已知朱玫的丈夫都将近六十了,体力和生理方面自然打了折扣。

  「希蓉,有个男人一定能满足我。」

  朱玫冷不丁说了一句。

  王希蓉大感意外,好奇道:「谁呀。」

  「我们认识。」

  终于开口了,朱玫好不忸怩。

  「你说雷建达?」

  「不是他。」

  「你是说,你是说兆麟?」

  「是阿元。」

  朱玫不愿再拐弯抹角。

  这一下,把王希蓉惊得七晕八素,大眼睛瞪得圆熘熘的。

  朱玫娇笑:「你吃惊很正常,你是他妈妈。」

  「玫姐,你……」

  没等王希蓉生气,朱玫自个陶醉:「我见过阿元那傢伙,又粗又长又大,还特别硬。」

  「你跟阿元做了?」

  王希蓉那是又气又急。

  「没做。」

  朱玫似乎早料到王希蓉的反应,她澹定的说了那次香艳:「上次阿元帮我全身按摩,按着按着就按到我胸上,这还不够,他摸我下面,摸我的毛毛。」
  王希蓉一听,火大了:「这个阿元,太坏了,明天我收拾他。」

  朱玫一脸不以为然:「收拾什么,异性相吸而已,难道希蓉觉得我朱玫很难看。」

  「难看?」

  王希蓉好惊讶:「不是啊,玫姐很漂亮的。」

  朱玫媚笑:「很漂亮说不上,也比不上你王希蓉天姿国色,不过呢,我还是有点姿色的,对男人也有点吸引力的,阿元说我迷人,就说明我不算难看,所以阿元色胆包天咯。」

  话一顿,风骚道:「这么说吧,阿元喜欢我,我也喜欢阿元,他摸了我个够,我也摸了他。」

  「啊。」

  王希蓉目瞪口呆。

  「不过,我们真的没做。」

  朱玫羞笑:「阿元想跟我做的。」

  王希蓉哭笑不得:「玫姐,阿元不懂事。」

  朱玫撇撇嘴:「他懂事得很,勾人的手段超绝,我给他挑逗得别提多难受。」
  王希蓉一听,芳心那个剧跳啊,她知道朱玫说得没错,他连老娘都敢挑逗,何况是别人。

  想到这,王希蓉恨得牙痒痒的,好奇怪,阴部没来由地烫热,爱液分泌,王希蓉突然很想做那事。

  见王希蓉并没有大发脾气,朱玫暗暗兴奋,她加紧游说:「阿元说了,他要你同意才行。」

  「我不明白。」

  朱玫吃吃娇笑:「阿元说,如果我要跟他做,他要徵得你同意,你同意了,阿元才会跟我做,否则,他就不跟我做。啊,我没见过这么听妈妈话的孩子,我好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

  王希蓉心乱了,闺蜜想跟儿子上床,这叫什么事啊。

  朱玫轻轻握住王希蓉的手,低声乞求:「希蓉,我很少求人的,我求你了。」
  王希蓉能说什么呢,她只能轻歎:「哎,玫姐你别这样。」

  朱玫狡黠道:「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我好想得到你的雪中送炭。」

  「有这么严重吗,好像怨妇似的。」

  王希蓉心软了,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她和朱玫的姐妹情谊已深,朱玫确实对她王希蓉不错。

  「怨妇还好,就怕是寡妇,守活寡。」

  朱玫懂得运用心理战术,这会落泪是最厉害,可惜表情有了,眼泪就是不流下来。

  不过,这样也足以打动王希蓉,她紧紧地握住朱玫的手:「玫姐你别这么说。」
  「希蓉……」

  朱玫哽咽。

  王希蓉轻歎:「阿元都有女朋友了。」

  朱玫心一乐,马上安抚:「我又不是跟阿元的女朋友抢阿元,我也不会霸佔阿元,我只想阿元偶尔能给我安慰,我朱玫就感激不尽了,我会对希蓉你更好,对阿元更好,以后无论有什么事,我都当你们是亲人,我朱玫在承靖,还是有一点点小本事的。」

  王希蓉稍微放了心:「玫姐本事大着呢,只是……」

  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朱玫急道:「希蓉,我求你了。」

  「我……我可以答应玫姐,不过,你不能老缠着阿元。」

  到了这份上,王希蓉要摊开来说,她希望朱玫浅尝辄止,不能无休无止。
  朱玫是干练精明人物,哪能不知王希蓉的心思,心想着先答应王希蓉,至于将来缠不缠乔元,那是将来的事。

  微微颔首,朱玫痛快道:「我有这么不懂分寸吗,我朱玫怎么说也算是社会名流,有头有脸。」

  王希蓉一听,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玫姐,你误会了,我意思说,跟阿元那个的时候,你别要那么多次。」

  话一说完,朱玫怔怔地看着王希蓉,两人沉默了几秒,突然齐声哈哈大笑,笑得拥抱在一起。

  朱玫真诚道:「希蓉,你放心了,我朱玫不是电视上的那种妖妇,懂得吸精大法,我不会把阿元的身子掏空的。」

  这又引得两位美熟妇哈哈大笑。

  「我会好好疼阿元,绝不乱来,绝不贪心。」

  「怪不得刚才阿元进来,你都不遮一下,你是有心让阿元见你的毛毛。」
  「希蓉。」

  朱玫盯着王希蓉的大眼睛,羞涩说:「我想明天就跟阿元做。」

  王希蓉眨了眨大美目,揶揄道:「这么急。」

  朱玫勐点头,王希蓉想笑,却也不好笑出来了,她能体会到女儿四十如虎狼的需求。

  轻轻颔首,王希蓉算是同意了:「你自己去勾引他吧。」

  「哈哈。」

  两个大熟妇笑得天地失色,一切尽在笑声中。

  不料,房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还是乔元。

  在这五星级酒店裡,他乔元竟然敢腰部只围着白浴巾,赤着脚到处跑:「妈,朱阿姨,你们笑什么。」

  「你又不敲门了。」

  王希蓉怒骂。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