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儿子眼中妈妈的生活经历】(05-06)作者:Du

2017-04-04人气:

字数:121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胡思乱想了一阵,接着我胡乱点了几段音讯,大多也都是妈妈日常的说话声,直接点最后一个,也是那天录的,好大的档,一个音讯超过了前面所有视频的大小。

  前面一阵吃东西,杯盘筷子的声音,好像是那晚我们吃晚饭时候录的。席间只有妈妈催我吃饭,教训我这不要吃那不要喝的声音,还有何自己的呼吸声,真无聊,姓何的真是无孔不入啊,连这种东西也要录。

  「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一阵嘈杂的杂音过后,清晰地传来妈妈婉转动人的声音,听得出来当时环境非常安静。大概就是那晚他们在沙发上的谈话吧。

  「没有,阿姨,我不够好,没有女孩子喜欢我的,嘿嘿……」是何的声音。
  「谁说的?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

  说实话妈妈说话的语调有时候让人觉得有点假,有点做作。

  「真的没有,阿姨,我长得一般啊……现在女孩子都喜欢有钱的男人,我没钱没势,哪能让别人喜欢我啊……」何永兴平时确实不自信,这倒不是假话。
  「不是的,你这个年纪就该享受爱情的甜蜜,何况听我老公说,你工作也还可以嘛!有前途的,是潜力股,他说你就是有时候有点太不爱说话,应该要多表现表现自己啊!」

  妈妈又在扯谎了,我不只一次听到爸爸在何家父子走了以后对妈妈说,何永兴这个人工作能力确实比较差,对自己也没什么自信,什么追求都没有唯独喜欢赌博,长得那么高大却胆小如鼠,难成大器。

  「叔叔是那样说得吗?确实,我……我一紧张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只有……
  只有很熟悉了以后,我才会和别人说很多话……「

  「恩,我看出来了,你人品挺好的其实……我以前有个朋友的小孩也是像你这样性格,他和我儿子差不多大,本来也不爱说话,他妈妈带着他到处走,慢慢地也变得外向起来……我听说你有时候会赌博?」

  我确定妈妈没有这么个朋友,最后一句才是她想问得吧。

  「额……」何永兴「额」了许久,才小声说,「有时候会手痒去玩几把。」
  「那可不行,这个太坏了,其他缺点可以改,赌博就想吸鸦片,可千万别碰啊!你爸爸做生意这么辛苦,不要辜负了他啊!赌博上瘾的话,那真是没有女孩子能要你类。」妈妈又开始说教,但是口气一点不严肃。

  「其实……我玩的都不大……阿姨,我懂了,我以后再不去赌了,我前任女友就是因为这个和我分手了。」

  「哦,你交过女朋友啊,我以为你还是处男呢!哈哈哈……」妈妈笑开了怀。
  「嘿嘿,我确实……只是普通的交往,没有……那个……」

  「哦!那你真的还是处男啊?哈哈哈……呵呵……」

  妈妈似乎忽然变得很开心,说「处男」两个字丝毫没有忌讳,似乎有点嘲笑何永兴的意思。

  音讯中只传来一阵沙发的声音,和何永兴的一声长长的吸气。他良久没有接上话头。

  「你就交过这一个女朋友吗?」还是妈妈先打破了沉默。

  「哦不是,我总共交过两个,初恋很短,只不到半年就分手了。」

  「为什么?」

  「因为人家说我侵犯她的隐私,说我不尊重她……」

  我确定这时候何已经把妈妈当成了母亲,不会说谎。

  「哦,你干什么了?偷看她信件?偷看她手机?你是不是把人家看得太紧了呢?」妈妈作为过来人,一听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

  「恩……阿姨你可真神,就是这样,她长得很漂亮,交际又很广,所以我很害怕……」

  「你可能太过分了,感情这种东西,越是抓得紧越是容易失去,要尊重他人的隐私,尊重独立自由的空间和时间,不要给人家女孩子太大的压力,要知道虽然恋爱是彼此的付出,是紧紧拥抱,但是并不代表她的一切你都应该去掌控……」
  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每个女人都是恋爱的专家,毫无疑问。

  「可是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我全心全意地对待人家,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就是得不到她的心?我只是好害怕,怕他离开我……」

  何语气飙升,好像有点哭腔,可能是勾起了心中的伤心事。我也是头一次听到他敢打断妈妈说话。

  「可能是因为你把人家看得太紧,阿姨告诉你,爱情中看管对方是看不住的,你二十四小时跟着她,她该离开还是要离开,人都有逆反心理,再亲密的关系,也要保持一定距离,给对方自由,不要把对方当成是你生活的全部,你要默默地对她好,她自然能感受到你的爱,就会一直跟随你。对於你自己,发展自己才是硬道理啊!」

  妈妈的理性冷静与何的冲动形成鲜明对比。

  「恩,阿姨我懂了……其实说实话,我看到你和叔叔,就明白我的感情为什么失败了。」

  「哦?是吗?」妈妈似乎对他的话颇感兴趣。

  「是的,我看到他对你那么尊重,舍得长时间和你分开,我就明白我做得不对……而且……而且李阿姨你这么美,叔叔真是个很有自信的人!」

  我听着吃了一惊,没想到何也会说这种话,一方面奉承的痕迹很明显,说妈妈美,可是又给人一种暗示妈妈好像会出轨的意思。不过显然只有我会有后面那种感觉,妈妈对於他的马屁消受得很。

  「咯咯咯……你真的好可爱好单纯……哈哈哈……」

  妈妈笑了一阵,又是一阵沉默。

  「我真的有那么美吗?」

  「真的!雅彦阿姨,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就觉得你简直是……那个……那个什么……」

  「那……比你的初恋女友怎么样~~」

  妈妈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不像个中年女人,而像是小女孩撒娇似地低声说道。

  「她不能和你比,我觉得她和你差远了,阿姨……她就是长得很清纯,可是阿姨你给我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既有妈妈的感觉,又让我觉得……」
  我当时心说,你无非想说我妈漂亮呗,不过现在想来,这可能就是他的恋母情节,不是奉承。

  接着是一阵有人在沙发上挪动身体的声音。「觉得怎么样啊~~~」妈妈把声音放到了最低最嗲,但是我却听得更清晰了,简直好像就是贴着麦克说出来的那样。肯定是妈妈挪近到了何永兴身边!

  「啊!」何永兴似乎吓了一跳,然后一阵噪音,但是嘈杂之中还是能听到说话声。

  「这……这个是那个……我不小心打开的……阿姨不要误会,我立刻关了它。」
  「不用~~不用的~~你想拍就拍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拍吗?你吃饭的时候趁着掉筷子的机会拍我的……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早就发现你一直在偷拍我了,去年就发现了,如果我不想让你拍,早就把你拆穿了!」
  妈妈竟然一直知道!但是她此刻的语气丝毫不强硬,丝毫不见不悦,相反,语调和语速显得异常柔和妩媚!

  「把它拿下来给我!」

  妈妈假装生气,用稍微强硬一点的语气说道,可是很明显她一直在笑。
  一阵杂音,伴随有人从沙发上起身,又一屁股坐下的声音,我可以想像何肯定没有任何话说,唯女王之命是从。

  不久,妈妈极为清晰,就想是在我耳边吹过来的莺啼声传来过来。

 「我的大儿子说我美丽啦~~比他的初恋女友还漂亮~~我的大儿子一直在
  偷拍我~~我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一样单纯,嘿嘿~~「

  这肯定是贴着手机说得,不然无法如此清晰。没想到她不但不觉得被冒犯,还很享受被偷拍的感觉!

  「阿姨,对不起,我实在不该……我会把它们都删掉的……」

  何永兴还在那儿兀自紧张,一点都不懂女人心!

  「还给你!」又一阵杂音,「阿姨的身材好不好?」妈妈的声音又远了。
  说着有人从沙发上站起,接着是一阵脚踏地板的声音,但听得出不是光脚,应该是穿着丝袜的。

  「好!……太好了,阿姨,你的身材是最好的!你是最美的!你是全世界最美的!毫无疑问!谁都比不上你!」

  何永兴激动起来,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说话不再像之前那么拘谨小心。
  「嘘~~~我儿子在上面呢!别大喊大叫的!」

  亏得妈妈还记着我,我挺欣慰的,她毕竟没把我这个真儿子给忘了,那个假儿子其实只比她小十五六岁呢。

  「阿姨,我……我受不了了,你太吸引我了!」

  何永兴气喘如牛,音调高了N个分贝,音讯里同时传来一阵类似风声的杂音,接着似乎是衣服摩擦的发出的声响,

  「啊!……哦!……」妈妈尖叫两声,接着她的急促的呼吸声和何的混在了一起,接着是「恩!恩!恩啊~~啊~~」的轻微但是清楚的声音,显然手机离妈妈又非常地接近。

  我的天,何永兴居然得到了我妈妈吗?怎么可能?呼吸声和摩擦声持续了一会儿,忽然,妈妈喘息着说:「先别,小何,阿姨要先和你说清楚……今天阿姨和你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为阿姨保密好吗?」

  「恩,那当然,雅彦你放心吧!我已经不再录了,回去就把录的都删掉。我绝不会和任何人说的,雅彦,我爱你!」

  何永兴显然觉得他已经吃定了我妈,说谎也没有任何障碍了,也脱下了辈分的伪装,不再尊称我妈阿姨了。

  妈妈说话声又複归平静:「什么啊,我是你阿姨,是你老妈,你不准这么叫我。」

  「一会儿我就让阿姨你叫我老公!女人一旦被我的鸡巴插入,我让喊什么她们就喊我什么!你也一样的,李雅彦女士!来吧……」

  姓何的露出了男人本性,得意忘形,忘了他之前还说过自己是处男。

  他可能是要吻妈妈,被妈妈厉声喝止:「你干什么?胡说什么?谁说要和你做那个了?快放开我!」

  何一向是色大胆小,可以想像妈妈一拉下脸,他马上就蔫了。现在想起来他可真是没用,这样的人当然是得不到我那美丽的母亲的。

  「阿姨,我以为你……我太冲动了,我真不应该这样,但是也是你太美,太性感了。所以才没控制住……」何又像个孩子一样嘟哝起来,「阿姨,我立刻就滚蛋,你别生气,你千万别告诉徐董,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妈妈「噗嗤」一声又笑了:「谁让你滚了?小傻子……阿姨今晚很想……很想和你接着聊天,你愿意不愿意啊?」

  「好的好的,我当然乐意。」

  我也被妈妈搞糊涂了,她到底想怎么样,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听到妈妈好像又坐在了沙发上,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你去看看我儿子在干什么,是不是睡着了?」

  妈妈太瞭解我,我如果不是睡着了一般安静不了二十分钟。一阵碰撞和风声以及跑步声,应该是跑上楼来看我。

  短短几十秒之后,何永兴压低了声音说:「他睡着了,在过道里趴着睡着了。
  阿姨,我去把他抱到卧室里睡吧,这样容易感冒。「

  我似乎听到妈妈长出了一口气:「不用了,没关系的,让他睡。你想不想接着拍我?」

  何永兴似乎愣了一下,听出妈妈语气中没有任何不悦,才说:「想!非常想呢!阿姨,我……」

  「你光明正大地拍就行,不用不好意思。阿姨我也很有上镜的欲望,当年差点就走进了娱乐圈……」

  「我一会儿要去洗澡……你随便坐,随便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对我心存邪念哦!」

  虽然妈妈的语气不严厉,但是她一旦平静地说话,就有一种威仪,是何永兴这样的人不能拒绝的,但是这好像又是另一种诱惑,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好的,阿姨,我不会干什么的。阿姨……」

  音讯戛然而止。恩,接下来应该就是最后一个视频中的画面了。

  我当时心慌意乱,还是不敢接受妈妈居然鼓励何拍自己,还那么卖弄风骚。
  窗外一个员工走过,我连忙关了播放机尽管它已经停止。何永兴是干什么去了还没回来?我忽然想到电脑里或许不是全部内容,或许还有部分视频音讯在他手机里,后来妈妈和他有进一步的接触吗?妈妈会不会真被他搞了?

  对了,正好趁他没回,偷看下他的手机吧。可是我找来找去也找不到,这小子可能是拿着手机去厕所,厕所又有WIFI,所以出不来啦。

  好吧,我悻悻地走出何永兴的办公室。想去什么地方闲逛一下,或者去厕所门口堵这个我妈妈的大儿子,想办法把他手机给骗过来。好吧,我还不知道这一层的厕所在哪儿呢,先往左边搜索,跑过一个办公室视窗,偶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不是何德义是谁?

  再看那个面对着他背对着我坐着的年轻人,不就是何永兴吗?原来他是和他老爸在一起啊。他们父子好像在对着一个手机争吵。

  何德义手指反复敲打着手机萤幕,而何永兴则垂头丧气地在那里坐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来他被他老爸给教训了,在争吵什么呢?窗户听不到,我跑到门口一听,勉强能听到里面说些什么。

  门口牌子上写着「副总经理何德义」几个字,不是说何德义是分公司的吗,原来这里还保留着他办公室啊。

  「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你什么人?你什么年纪?你干什么事的你懂吗?她也是你能想的女人吗?」

  「……」

  「每次去他们家,我就发现你好像表情不对,像缺了个魂儿似的。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弄了她?」

  「没有……人家怎么能让我……」何永兴嘟哝着。

  「这就对了,这倒还好了,如果你真的和她有一腿,我们可能很难混下去。」
  「你不是说我们要自己到外地去创业吗?过一年就脱离这里,你上次说。」
  「自己去创业还是要立足於此的,还是要靠着老徐的,你以为就是自己单干这么简单啊?何况这种事情要是被老徐知道,我们没好果子吃。他这人我瞭解,是很要面子,很在乎老婆的。他和我们出去玩,给他叫小姐,无论多么漂亮的都不要!他把老婆看得很紧,非常害怕他老婆会对不起他,对她老婆的人际关系特别敏感……你给我说清楚,这些视频都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其实是她勾引我的,有好多都是她让我给她拍的呢!你看视频就知道啊……」

  「那你们到底打炮了没有?她这么风骚,你能忍得住?」

  「真的没有!之前我一直是偷拍,后来那天晚上她忽然让我陪她聊天,还说可以随便拍,我就拍了几段……」

  「拍的全部都在这里吗?全部给我删掉!以后千万别在搞什么偷拍了,出了事可怎么办。」

  「全在这里,我会删的……」

  「以后你也别去他们家了,我带你去是为了和老徐搞搞关系,熟悉熟悉。没想到你竟然惦记起人家女人来了?小鬼,我打你我!」

  「我没碰她,真没有啊,就是平时心里想想而已……不是她默许,我也不会拍到这么性感的……」何永兴好像觉得很委屈。

  听到儿子这样说,何德义可能觉得这种事也不全是儿子的错,语气稍缓:「这个女人也真是……看不出来她竟然这样,我以为是被强迫的呢!」

  「我没有强迫她,她那晚明知我一直在偷拍她,还穿着性感的衣服跳舞,还搔首弄姿地来勾引我。后来她虽然说我不能碰她,但是她却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去洗澡,这不是就在暗示……」

  「你懂什么,我说的不是你和她。你只要记得,无论她怎么勾引你,你都别来真的,把她当成你一个领导,别当她是个女人!知道吗?……那她脱光了你还能忍得住?她的裸照什么的呢?你会不拍?是不是藏在哪儿了?」

  何德义严厉地问他儿子。

  「真的没有拍,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都忘了拍了,何况当时她把灯都关了才脱光衣服的,虽然通过月光能看到个轮廓,但是……就是忘了拍了。」

  「那你看她洗澡了吗?」

  沉默许久,何永兴才开口:「看了,她身体的每个细节我都看到了,当时真想不顾一切沖进去……」

  「你还好意思说呢?!」何德义粗鲁地打断何永兴,「再和你说一遍,就算是她自己扒开那个洞让你进去,你也给我忍住了!」

  「恩……我以后少去他们家吧。」

  「不是少去,下次没有老徐在家,你别去。要是让我知道你去了,无论有没有事,我都揍你个半死,知道吗?」

  「好的,可是……可是老爸你其实也喜欢这个骚货不是吗?」何永兴壮着胆子说,「上次我看到你对着公司那张管理层合影照自慰了……那张照里就俩女人,我想你肯定是……」

  何德义一阵沉默,可能是惊讶自己的行为,居然让儿子给发现了吧。当时我听到也很吃惊,没想到这个慈祥的老头对我妈也有欲望,但是现在能理解了,何德义早年丧妻,一直没有续娶,看到我妈妈有欲望太正常了。

  「这种照片当然是没有关系的。」老何慢慢地说,「你别和她真的再去接触了,哪怕只是一起吃个饭,其实也不好,你20岁又不是两岁,去多了老徐要起疑心的。而且……而且我告诉你,她的背后不光是老徐,还有大人物……总之这个女人咋不能惹。」

  「什么大人物?」何永兴问出了我同样想问的问题。

  「知道这么多干什么?……好了,回去继续工作吧!记得把所有视频都删掉,一个都不能留,让我再看到的话你给我当心点!」

  我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知道我该走了。不过那个大人物到底是谁?难道是那晚的张局长?看来大人的世界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这是后话。

  接着回想之后发生的事情吧。

  之后的两年,妈妈的生活貌似非常平静,爸爸的事业也如日中天,何德义父子开始打算独立经商,和我爸爸渐行渐远,自然何永兴也没有再出现在我妈妈的生活中,妈妈的「老同学」也没有再和妈妈有实质性的接触,至少据我当时所见所闻,虽然后事实说明完全不是那样。

  我的小学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经常换老师,三年级的时候,原来教语文的侯老师因为丈夫去世的关系而退出了教学工作,之后我们班班主任像走马灯似地换,我现在都已经快记不得那几位了。直到五年级,梅文华老师出任我们的班主任,我们班才稳定下来。

  现在想来梅老师可以说是一位落魄文人,心怀天下,满腹诗书,但是却郁郁不得志。梅老师头发已经半白,又矮有胖,不过看上去好像很强壮的样子,教我们的时候已经有相当的年纪,他对我们有不少正面的影响,比如帮助我们很多同学养成了写日记的好习惯,他还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国家大事,历史故事,我们听得都很开心。

  然而他给多数同学留下的印象都不太好,以至於后来我们都叫他「没文化」。
  原因很多,比如他待同学特别严厉,经常责骂甚至当众责打一些犯了些小错的小朋友。再比如他经常不公正地对待同学,虽然我貌似是个受益者。

  我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我的语文考了98分,结果我前面的同学发现我错了一个地方,举报了我,结果他不但没有扣我分,还把那个同学狠狠批评了一顿,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为什么这么照顾我呢?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个很贪小便宜的人,也是个好色的人。

  说他贪小便宜,谁给他送礼他就照顾谁,我妈妈不时会给他送去一些不大不小的礼物,於是他对我特别好,处处都护着我。说他好色或许不太公平,因为能一亲我妈妈的芳泽几乎是所有见过她男人的梦想,所以也怪不得他,让人不习惯的是人家多数都只是在心里YY一下,他却表现得很夸张很外,以致所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我妈心怀不轨,尽管他已经结婚多年,女儿当时也已经上了大学。
  梅老师喜欢卖弄文采,变着各种法儿接近我妈,可惜他没有潘安之貌,玩浪漫总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神。老妈也不喜欢这种文人,但是碍於我的关系不想很凶狠地拒绝人家,所以只是尽量躲避。

  妈妈很关心我的学习,每一个主课老师她都会帮我去接触一下,让他们多在学校里照顾我,督促我学习。对於梅文华,她最终放弃了,因为她虽然不惧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但是实在不喜欢梅这样的男人,这也让我明白妈妈不是那种谁想上就上的荡妇,她还是有自己的选择的。

  不过因为梅是班主任的关系,我在同学里面地位提高了不少,不喜欢我的同学也不敢惹我,因为都知道「没文化」在后面罩着我呢。

  下面还是回忆一些妈妈和我的老师们的具体的事情吧。

                (六)

  在梅老师执教之前,我整天只知道玩,成绩是比较差的。梅老师刚来的时候在和我老妈认识之前,天天批评我,有时候简直故意找茬,我气不打一处来,语文成绩更是一塌糊涂。

  老妈看了很着急,有一天晚上就带了一些礼物去梅文华家里,我当时心里直发冷,心想这下完蛋了,最近表现这么差,梅老师肯定要在我妈面前告状,妈妈对我学习要求这么严格,肯定非揍我不可啦。

  没想到妈妈回来后笑容满面,说梅老师说我学习表现各方面都特别优秀!
  我一边很惊喜一边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呢?无论如何,自此之后梅老师对我的态度大为改观,我还是和以前那样不喜欢语文,但是我的语文成绩却扶摇直上,简直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我胡扯乱写的好多主观题的答案都能被梅文华给搬上黑板,作为标准答案让同学们抄,让我成就感爆棚,从此也消除了对梅老师的隔阂感。

  有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家庭」,年幼的我只知道实话实说,把爸爸妈妈的职业,性格,都如实地写了上去,然后写爸爸妈妈怎么样的恩爱,他们怎么样地爱我,家里如何如何的和谐幸福。梅老师第二天把我单独叫到他办公室。
  「你写的都是不是真的啊?」梅老师满脸笑意。

  我看他的表情,觉得一阵肉麻:「是啊是啊,我都是照实写的。」

  「你爸爸是XXXXX的董事长啊?」

  「是的,梅老师。」

  「哦,那爸爸妈妈谁管家里的财务?」

  「恩,好像是妈妈。」问这个干什么?我也没写到啊!我心说。

  「你爸爸真幸福,有你妈妈这么漂亮温柔大方的女人。」

  「呵呵……」有人夸妈妈我心里开心,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梅老师看了看门口,抓着我的手臂小声问我:「爸爸是不是经常出差啊?你说他很忙,几个星期才回家一次?」

  「是的,经常是这样,因为他工作好忙,好几次出差三个月都没回家呢!」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现在的我很想打当时的我几巴掌,我想梅文华骚扰我妈和我这句话很有关系。

  第二天我在体育课和同学打架,这也不是第一次,原以为梅老师肯定会支持我,没想到他抓住这件事情,假装非常生气,要我家长去找他,我问他说这几天爸爸在家,能不能让爸爸来因为妈妈可能没空?

  梅文华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再出差,我说过几天好像又要去外地,他说你爸爸工作这么忙,不用去打扰他了,这种事情最好让来妈妈处理。

  这可把我害苦了,去的前一天晚上妈妈非常生气地指责我,不好好学习,还和同学打架,还说不给我零花钱了,幸亏爸爸那天正好在家,说小孩子打架常有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又没打伤,这老师真是小题大做。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学校里和同学打打闹闹每天都有,但是我不敢这么说,不然妈妈更不开心了。

  那天一大早妈妈穿了一身银色的女式西服西裤,脚踏白色平底高跟鞋,黑色长发前不久刚刚烫成微卷,出发前还特意打扮了将近一个小时,又是画眉,又是敷粉,又是擦粉色唇膏。

  爸爸不解地问妈妈:「只是去学校见个老师而已,何必这样涂脂抹粉的?」
  「你没见过我平时最起码也要打扮四十分钟吗,今天见小佳的老师,总要给他们留下好印象嘛。」妈妈边打扮边说。

  和妈妈一起上了车,我一坐到副驾驶坐就闻到妈妈身上好浓郁的香气,比平时浓得多。

  梅文华不在办公室,只有一个叶老师在里面,平时在我们心中与梅老师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这位教数学的叶老师。

  叶老师叫叶俊,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人如其名,俊立修长,面似冠玉,是个标准的古典美男子,与古天乐有点神似,就是那副黑色粗边眼镜有点破坏他的形象。

  他和梅形成鲜明对比,因为他平时待同学宽厚,喜欢带我们这群男生运动,还因为长得帅也特别受女同学欢迎。

  他那时才25岁不到,没有女朋友,是老师里面最年轻的,於是我们都亲切地叫他小叶老师,前不久我才知道他家庭背景不错,父亲叶玄同是市里的红顶商人之一,他是家里独子,但是他自认为没有从商的天赋,不想子承父业,也不想去父亲公司挂职,只想当个小学数学老师,这让身边的人大惑不解,据说他总是微笑地解释:「我喜欢孩子。」

  不过其实对他来说干什么都差不多,反正财富对於他已经只是一些数字而已了,他对妈妈后来几年的经历影响较大,所以先交代一下。

  妈妈走到办公室的门口轻轻敲了敲敞开的门,正在埋头写些什么的小叶老师抬头一看,两人同时都是一愣。四目相对,良久没有说话。

  我看到妈妈眼带桃花,嘴角似笑非笑,而小叶老师大张着嘴,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应该存在於世界上的事物,双眼直愣愣地盯着我妈看。

  我心说果然是个男人看到我妈的表情都差不多。还是我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对妈妈说:「这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小叶老师!」

  妈妈回过神来:「你好!我来找小佳的班主任梅老师……」

  「哦~好的,老梅刚才还在,应该很快会回来。」叶俊这才发觉自己刚才好像有点失态,神态有些窘迫。

  「那……我们能进来吗?」妈妈看到他那尴尬的神情,强忍着笑问到。
  「可以可以!」叶俊像见了大领导一样急忙站起来迎接我妈妈,手忙脚乱地又是搬椅子又是倒茶,一不小心还把茶倒到了茶杯外。妈妈见了不时捂着嘴窃笑。
  「你是XXX的姐姐?」叶俊傻傻地问。

  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是他的家长。」

  小叶老师吃惊得合不拢嘴:「您真是……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您看上去像是18岁!」

  「你过誉了老师,你还是别叫我『您』了,我怪不习惯的。」看得出妈妈对小叶老师第一印象也不错。

  这时梅文华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妈妈坐在一边,先是一楞,继而跨步到妈妈面前满面笑容地说:「你好你好你好!XXX妈妈,你来了啊?」

  妈妈也站起来伸手相迎,梅文华急忙一手握住妈妈的手,一手抓在妈妈的胳膊肘上,不知是小手被他粗糙的大手给握疼了,还是胳膊被他给抓疼了,妈妈眉头一皱轻声低吟了一下,握了握手就想收手。

  梅文华可不管,紧紧抓着妈妈的手不放,由於妈妈穿了高跟,身高还有点不及妈妈的他色眯眯地盯着我妈妈,眼神滴溜溜地在妈妈的脸蛋和胸脯上打转,一笑露出两个大银牙,样子猥琐至极。

  妈妈不想不给我的老师面子,只好勉为其难地挤出笑脸迎合一下。

  终於寒暄结束了,梅文华把妈妈和我领到办公室偏僻的角落坐下开始鬼扯。
  期间我发现小叶老师假装在读报,眼光经常偷偷地落到妈妈身上,据我观察妈妈肯定知道他在看自己,有时也会微笑着接住他的目光,叶俊连忙低头装着看报。

  梅文华说不了几句,关於我的事情其实就结束了。他开始兴高采烈地和我妈聊起闲事来,可能嫌我碍事,满脸堆笑对我说:「你先去教室吧,课很快就要开始了。」

  我没办法转身就走,模模糊糊地听到他们的对话。

  「你今天很美,XXX妈妈~~」

  「……没有啊,梅老师你别这么说,我哪有尊夫人美。」

  「如果我年轻二十岁,肯定会不顾一切地追求你!」

  「……梅老师,我儿子平时成绩怎么样?」

  「很好的,他很勤奋,你教出了一个好儿子啊!」

  「哪里,多亏了梅老师照顾。」

  「我们两个找个时间一起教教他,效果可能会更好,他是个可造之材。」
  「我哪有能力教他,还是要靠各位老师的啊。」

  「你也是本科毕业吧,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HY大学文学院的。」

  这姓梅的真大胆,这是公共场所公然泡妞啊,也不知道小叶老师有没有听到这些肉麻话。

  之后梅文华几乎每个礼拜都要骚扰我妈,那个时候流行周末去老师家补课,我和几个小夥伴也经常去梅家里补习语文,当我们独处的时候,他经常会问我爸爸妈妈在不在家,你们家今天出不出去玩,假期什么计画之类的,有时会赤裸裸地问,妈妈最近在干什么啊?她平时都和谁接触吗,还是呆在家里?

  我虽然小,也知道一个老师似乎不该问这种事情,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但是当时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也觉得告诉他也无所谓,就经常如实相告。

  五十一节休假,妈妈出去和附近的阿姨们聊天逛商场。我一个人在家打游戏,何永兴不再来了自从被他爸说了之后,我无聊透顶,想出去找同学玩。

  正准备出去忽然发现大门外有响动,我开门一看,一个身影一晃消失在拐角处,而一封信放在门口,信封上写着「致雅彦」。

  这年头都用微信QQ或者发邮件了,谁还会写什么信啊?

  这信是给妈妈的,但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心说打开看看应该没什么大不了,里面一张情人节背景的信纸,用很漂亮的字迹写着——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雅彦,请允许我这么叫你吧!在我看来,只有你能配得上这首诗,每当我读起这首诗,就想起你……」

  后面又是几首诗,又是讚美妈妈美貌可爱多情的话,又是表达对妈妈的想念之情的肉麻话,当时的我看了都起鸡皮疙瘩。

  看那笔迹,与梅文华的一般无二。我看完依然把信放到原处,心想梅老师终於露出本性了,但是他太不瞭解妈妈,妈妈应该不会喜欢他这种人的。

  妈妈回来看到了信,一开始不知道是谁写信给自己,还问我,这信是谁送的?
  我当然说不知道。

  她看完信直翻白眼,歎了口气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又抿了抿嘴看起来很不开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接着把信扔到自己的包包里,拿出手机按起来,我知道她可能在联系梅文华,看来梅文华这次要受打击了。

  不过妈妈和我低估了梅文华的耐心,尽管我后来知道妈妈一开始就明确地拒绝了他,但是他看妈妈语气不硬,似乎觉得还有希望,就死缠烂打地纠缠妈妈,而且越来越过火。

  他居然当着我们班全体同学的面,夸我妈妈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搞得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我告诉了妈妈,妈妈气得七窍生烟,在微信上向他表达了不满,但是没想到他不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有一次在他家补习完,他说马上就是情人节要送礼物给我妈,是一个包装得很精緻的礼盒,因为拆了之后不会再包装起来,我没敢拆直接给了妈妈。

  妈妈先是很尴尬,她也猜到没好事,打开礼盒,妈妈的脸立刻变得通红,见我在旁边,立刻盖上了礼盒盖子。

  我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到妈妈眉头紧锁,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当天下午妈妈在自己的卧室里坐了半天,门关着我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但是可以听到她急速地按手机好像和谁在聊天,我猜多半是梅文华了,看来这次他真没好果子吃了,谁让他把妈妈给惹毛了呢。

  当晚妈妈吃完饭洗完澡打扮了好久,说要到附近的阿姨家串门,可是我知道其实不是,她肯定有别的很重要的事情,因为通常串门她不会穿得那么正式,更不会打扮,更不会喷那么浓的香水。

  我忽然想到她该不会屈从于梅文华吧?没理由啊,她不可能会喜欢那种人!
  难道她有什么把柄在梅手里?我得看看梅送来的礼物究竟是什么,东翻西找终於让我在妈妈卧室衣橱的角落里找到了那个礼盒,打开一看什么都没有。莫非妈妈拿礼物去还给梅了吗?

  我越想越不对,不行,虽然我才十二岁,我也不能让妈妈落到那种噁心的人手里!

  我飞快地跑出家,可是妈妈的车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想她可能去了梅的家,就打的往梅家去,可是到了发现梅家里面静悄悄灯也没开不像是有人。难道妈妈和他正在里面……我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心想我可能想得太多,或许事情没那么複杂。

  那晚妈妈十一点才回到家,看她满脸轻松惬意,一点不像受了委屈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梅文华没有来上课,后来我听其他老师说他和别人偷情被他老婆给发现了,还被他老婆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他老婆和女儿联合向他施压,搬回了娘家,他焦头烂额地处理家庭事务所以没法来上班。

  我心里不禁疑惑,难道我妈真的和他偷情了?不可能,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