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嫣然日记】(01-03)【作者:w1985jc(Demon)】

2017-04-04人气:

 字数:34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言
 
  犹豫了很久决定写这篇文章,因为网络本身就是虚拟的,网络上形形色色的 人,所以看客就看看就好。不想说的太多,明月大师的群我也有看,
 
  月老这个文章是刺激我要写出来的动力,生活中真的不太可能发生的那么恰 到好处,内心并没有小颖那么容易接受。再次强调,文章看看就好,不要走心, 不要试图去寻找真实,网络是个发泄的平台,你不要去想当然的认为,更不要影 响你们的生活。
 
  结婚以前是和公婆住在一起,在天津的一个县城,一百平米多一点,是个三 居,后来结婚就搬到我俩现在住的地方,是个大一居,客厅很大。公公后文称为 老阮,59岁,是一家水暖设备生产厂家的人事部门主管,老公峰28岁,我和 他是姐弟恋,我大他两岁,今年四月份才把婚事办了,因为之前就熟识,所以没 着急办事,一直生活在一起。峰在另外一家大型机械设备维保厂,现在跟山东一 个厂家签订长期合作合同,初期需要驻派,被安排到了济南。峰还有一个姐姐, 叫娟,32岁,因为峰经常出门,所以姐姐担心自己住不好,大部分时间都让我 回去和娟姐住,娟姐结婚了好多年,在下边的村里住,姐夫是搬家公司的,生活 还算可以,就是挣得辛苦钱。最后说说我,可能有一部分人知道我,但是文章是 面相更多的人的,所以再简单介绍一下,29周岁,呵呵呵,其实已经30了, 身高163,体重101,脸长得比较不着急,很多人都说我二十出头,哈哈。 身材一般吧,不算太好,乳房不大,腿和屁股还算可以吧,算是我引以为傲的地 方。
 
  再说说工作,因为老阮那边人事变动,突然说要招一个文员,所以半个月前 我来到了老阮的公司,开始了这篇文章。
 
               第一章回忆
 
  因为婚前一直和老阮他们住在一起,三居室够我们活动,婆婆为人一般,不 温不火,老阮为人低调,不善言辞,但是说话很有威严,身材比较精瘦,皮肤很 黑,老阮穿裤子都是套在上衣外边,裤带系在外边,很有领导的感觉,因为眼神 不好,所以经常带眼镜,那种金属框框,时间在脸上留下了很多痕迹,手上了脸 上的皱纹很明显,虽然行为干练,但是已是一副老朽。这是我开始对他的印象, 说话虽然严厉但不失风度。
 
  生活的久了,一些人的缺点也就开始显露出来,老阮有半夜起夜的毛病,只 有一个厕所,在我俩睡的屋的旁边,我睡得比较轻,所以他每次起夜去厕所我都 能听见。那是很普通的一天,我早晨起来穿衣服,峰已经上班去了,我怎么也找 不到内裤了,后来才想起来是晚上冲凉的时候脱下来放在马桶盖上了,于是我找 了一条新的穿上,去厕所拿昨天那条,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内裤虽然还在马桶盖 上,但是有明显搓揉的痕迹,可能紫色的纯棉内裤比较明显,像是被人使劲攥了 几下似的,我也没多想,以为谁碰到地上又捡起来放那了,就拿起来准备洗一下 晾起来,刚放到盆里,就发现内裤中心偏下的位置粘着两根毛发,我仔细看了一 下,很黑很粗,并且很长,不太像我的,因为上班着急,我也没多想,洗了晾上 就赶紧去上班了。工作的时候我脑袋总是走神,因为那很像男人的,一共就两个 男人,其实我是不相信会是老阮,我用了很多假设,最后一个假设我想应该是成 立了,那就是老阮或者峰洗澡的时候下体的毛发掉在地上没冲走,又正好把我得 内裤碰底地上,这样粘住的,他们捡起来又放回马桶。我这样想的同时,另外一 种念头总是往外蹦,会不会?会不会是老阮?会不会他拿着,然后??
 
  我竟然出现了这种念头,呵呵,不知道为什么头皮发麻,脸特别烫,真的不 敢继续想了,告诉自己那绝对不可能的,自己真是够了,呵呵。我的性格有点多 疑,其实是不相信的,但是还总要想,于是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 当他们都洗完澡去床上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碗筷,走向卧室,拿出了我那时 候算是最性感的内裤……
 
               第二章试探
 
  时间还是在结婚前。
 
  为了证实我想的是错的,等到大家都休息了,我到屋里拿出了我当时最性感 的内裤,那是一条浅蓝色得蕾丝内裤,前边是透明的,穿上以后可以看到前面浓 密得阴毛,内裤边缘都是那种纱纱得细布,峰和我爱爱得时候最喜欢这条内裤。 
  我把内裤拿出来走进洗手间,脱下内衣裤,开始冲凉,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 的身材,黑黑得乳晕在小巧得乳房上特别明显,乳房虽然不大,但是很坚挺,圆 润且俏皮得晃动着,平滑得小腹被s型得腰身环绕,蛮细得小腰向下便是那茂密 得黑森林,我稍稍侧身,便漏出翘挺浑圆得丰臀,不安分得向后撅着,低下头, 笔直得细腿让我不由得一笑,当初峰对这条腿是几近癫狂,每次造爱之前都会不 停的抚摸它,亲吻它,甚至准备要进入的时候还会让我穿上丝袜,一边把玩一边 进行着最原始的动作。我打开花洒,暖暖的水淋在身上,舒服极了,我这时才回 过神来,于是快速的涂抹沐浴露,草草的结束了淋浴,把我那条性感的蕾丝内裤 放在了马桶盖上,这个时候我犹豫了,我虽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我自 己胡思乱想多余的,但是为了完全打消这个念头,我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这样 我就不会再有那么令自己都觉得龌龊的想法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在床上躺着根本睡不着觉,真的无法想象我会这样 去试探自己的想法,一个疯狂而荒唐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又让我无法入睡,甚至 还有隐约的冲动,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自己了。呵呵。转眼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了。 咯吱……一声开门的声音让我后背都麻了,差点从床上弹起来,我真是太紧张了, 因为我知道是老阮起夜了,他一定会看到我那条蓝色的蕾丝内裤,我转身看了看 身边熟睡的峰,小心的起床走到门边,听着厕所里边的动静。哗……是老阮在小 便,我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听到老阮上厕所,竟然是在这种环境下,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态。那么威严正直的公公,我竟然那样想他,到底还是 我的问题,呵呵。这个时候厕所已经没有了声音,但是我也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时间仿佛在此时静止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还贴在门边听着,但是一点动 静也没有了,是不是老阮已经出去了,我没听到开门声?不对,夜里这么静,在 加上厕所的门本来就响声很大,咕隆……是冲厕所的声音,对没错,就是冲厕的 声音,为什么?
 
  老阮从进去到我听到冲厕所的声音,已经过去大概十五分钟了,怎么会这么 长时间?咯吱。门开了,彭!我听到老阮回到了他的房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剩下我还靠在门边,心情不能平复,我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立刻就冲出去厕所 看一下,不对,是我想多了,我竟然这么马虎,老阮很有可能是如厕啊,是大便。 哎呀我这个脑袋,真的太笨了,真是越慌越乱,范糊涂了,我心里一下子放下了, 蹑手蹑脚回到床上,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不对!!!!!!如果是大便,为什么开始的时候会有那么大尿尿的声音, 只有站着才会有那么大声,坐在马桶上是不会那么大声音的。我的心一下子有提 了起来,又到了怎么也睡不着的状态,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越来越纠结,于是, 接下来的这个决定让我改变了对老阮这些年的看法,可以说是颠覆。我起床穿好 睡衣,走向了厕所……
 
              第三章回忆结束
 
  我穿上睡衣,来到厕所门口,厕所的门是虚掩着的,我打开厕所的门,一股 热气扑面而来,夹杂着能轻易分辨出来的腥味,没错,是精液的味道。我大脑一 片空白,一阵一阵的发懵,迅速关上厕所的门,像小偷一样,心扑通扑通的跳个 不停。最让我关心的当然还是那条蓝色的蕾丝内裤,它蜷缩在马桶盖上,已然不 是我开始放上去的模样,我颤抖着双手把它拿了起来,湿热的感觉立刻四散开来, 没错,一切都证明,那个概率最小,最不可能的情况出现了,我一时不知道这是 不是在做梦,是不是我还在梦里,如果这是真的,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我 努力的让自己清醒,房间里的气味快要让我窒息,那难闻的腥味却也没让我感到 厌恶,我展开手上的内裤,努力还原当时的情况。内裤上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 不易察觉的粘液,我放在鼻子旁边闻了闻,这应该不是精液,不出意外应该是他 的前列腺液,内裤褶皱,虽然被努力的恢复原状,但是内裤是被我故意放上去的, 细节早已被我熟知,这样的话,老阮应该是用内裤放在他的宝贝上套弄,最后出 来的时候忍住没弄到内裤上,应该就是这样,虽然我爱想象,但是眼前的这些足 以满足的我想象,我靠在厕所的墙上,望着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
 
  时间回到现在,一晃这件事也过去小半年了,生活中看不出老阮有什么不同, 更不会把在厕所里用儿媳的内裤打飞机与他联想在一起,我有的时候就告诉自己, 那是一场梦,不是真实的,加上结婚以后见面接触的机会少了,对他的反感也就 淡化了,生活中和蔼的老阮和乖乖的儿媳,都再普通不过的存在着。真正让我对 这件事有了另一种感觉的事,要提到一个月以前看的那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