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三只鬼】(01)【作者:香蕉牛奶】

2017-04-04人气:

 字数:55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只鬼(一)
 
  相传在古埃及有着一位法力无边的大魔鬼,他只要轻轻一跺脚就可以使地面 裂开一分为二,随便一招手便能召唤来狂风暴雨,所有的精灵都惧怕他。 
  大魔鬼有三个儿子,名字依次是大鬼、二鬼和三鬼,仗着父亲的威名调皮捣 蛋,众精灵对其唯恐避之不及,后来这位拥有无穷法力的大魔鬼因为不肯听从真 主安拉的奉召,惹怒了安拉,被安拉封印到地底永世不得翻身,而他的三个儿子 也受到株连,不过安拉心怀仁慈,决定将他们三个封印到法瓶当中一千年,希望 他们能一改往日的陋习,不要像他们的父亲那样。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八百八十八年了,那只带着安拉印戳锡封着的细口长 瓶被辗转贩卖到了中国的一个商人手里。
 
  「叔叔,这个瓶子到底有什么地方值钱的那,你要从那个摆地摊的手里还3 000块买下来,我真看不懂。」
 
  年轻的王雷是这名商人的侄子,在他的身边当助手。
 
  这名留着八字须、小眼睛的中国商人叫王贵,继承了家里父亲留下的一大笔 财产,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好逸恶劳,胡天海地的挥霍金钱,相反,他相当有做生 意的头脑,不仅开了自己的地产公司,还对古董文物特别喜爱,家里收藏了无数 外界梦寐以求一见的珍宝,而同时他手下还养了一批专门制造假古董的专家,一 方面在拍卖市场高价买回真品,另一方面用自己手头的真品让底下的这些制假专 家烧制出了一批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假货,而后通过各种渠道流通到市场,这一 下不止把买真品的钱抵消了还赚了一大笔,反复如此,已经很多年了。
 
  「我的蠢侄子,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鉴识宝物的眼力一点都没长进,你 看看这瓶口写的是什么。」
 
  「我看不懂,这字跟蚯蚓爬一样,估计是阿拉伯那边的文字,不过我肯定, 这是那个摆摊的人自己画上去的,只是为了让它更像只价值不菲的古董而已,谁 知道它写的什么。」
 
  王贵对这个不争气的侄子在心里叹了口气,「真希望我不是你的叔叔,那样 我就不用每天费心费力地教导你,而是可以让你直接领钱滚蛋了。听清楚了,阿 雷,你说的还有点接近,这是古埃及的一种文字,跟现在的阿拉伯文却有着一些 不同,如果不是我在一些古籍上曾经见过的话,我肯定也跟你一样的想法。但我 能断定那个摆摊的没可能会懂得这种古埃及文,更不可能仿造出这样色泽透亮, 纹理清晰,温润如玉的宝贝来,他没有这样的本事,看他那发抖又乌黑留着长指 甲的脏手就知道,他做不出这样的东西,就连我们的人也做不出来,这下你懂了 吗。」
 
  王雷初时不以为意,但听完了叔叔的一番详细解释,越想越觉得他说的有道 理,眼睛里绽放出了兴奋的光芒,这点跟他的叔叔一样,看见了宝贝就跟变了个 人似的。
 
  「这么说来,这件东西起码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是的,不过也许更久,从烧制的手法和这上面描绘的花纹风格来看,具体 的话还需要拿去做同位素分析。」
 
  「那这上面到底谁是写了些什么,叔叔,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几百年的 古董,想想都让人激动。一件埃及的古董竟然流到了中国来,还让我们遇见了, 这可真是天意!」
 
  王贵没理会侄子的激情演讲,他向来如此,王贵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起瓶口 上的锡封,王雷知道叔叔研究东西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他,自己一个人静静地 呆在一边,过了二十多分钟,这位博学又狡猾的中国商人终于找到了答案:「如 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上面大概写的是『……因犯天威,吾将之封印……,……未 到、未到……,不得、不得……欸!后面就不知道写什么了,这些古文字我也是 认识一些,还得回去翻书找找。』。」
 
  王雷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自己这位通晓天文地理的叔叔不知道的事情,他对这 只瓶子越来越有兴趣了。
 
  「那这些字到底是谁写的那。」
 
  「喏,这里印着印章那,你看看,认不认识。」
 
  王雷走到对面叔叔的旁边,仔细看了看,「这个、这个,嗯、嗯,这个好像 是、好像是那个谁。」
 
  「谁?」
 
  「……对!安哥拉的名字,我在书上见过。」
 
  王贵气的拿起旁边桌上的考古书往王雷的脑袋上用力地拍了下去:「安你个 头,还安哥拉兔毛呢,这写的是『真主安拉』的名字。让你平时不好好念书,就 知道看漫画,气死我了。」
 
  王雷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
 
  「这么说来,这东西不是相当值钱,这回我们可是赚大发了。」
 
  「是的,我的傻侄子这回你算说对了,这样的宝物现在可是不多见了。」 
  「咦!」
 
  王雷突然发出了一声惊讶,王贵朝他看去:「你『咦』什么?」
 
  「不对啊叔叔。」
 
  「哪里不对。」
 
  「这个东西在外面流转了这么久,为什么这个瓶口上的锡封还是完好无缺的 呢,难道就没有人好奇把它打开吗?」
 
  王贵刚才光顾着研究这个古董的来历价值了,却忽略了这极为简单的一点, 听了侄子的话他也不禁皱眉起来:「不可能呀,这瓶子我反复看过,不可能是假 的,不过,这上面的锡封又没坏掉,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叔侄看着那瓶子同时陷入了沉思,「干脆我们打开来看下吧,看看里面到 底是什么情况。」
 
  「这……」
 
  王贵的心里还在惦记这那锡封上写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没搞清楚以前 他不愿意破坏了它。
 
  王雷以为叔叔是担心自己这么一弄破坏了这只瓶子的价值,「别想了叔叔, 如果这是假的,开了就开了,如果是真的,那么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我们试试也 无妨。」
 
  王贵仔细想了想,一咬牙:「开!」
 
  王贵怕侄子粗手粗脚的破坏了这珍贵的瓶子,决定由自己来动手,尽量保存 这锡封的完整。
 
  王贵东弄弄西弄弄,拿着各种精巧的工具挨个试了遍,可真奇了怪了,那瓶 子的封口是纹丝不动,王贵以为自己力道太轻了,开始加大力气,还是没有任何 的改变,反倒是这么一番折腾下来累的自己满头的大汗。
 
  「真是见鬼了,这东西怎么弄不下来。」
 
  「叔叔让我来试试吧。」
 
  王贵看了眼侄子,点了点头嘱咐他小心点东西。
 
  王雷不像他叔叔一样,尽管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但这样的细致工作从来都 是叔叔来做的,他一上手也没个轻重,像是开酒瓶一样,对着那个红泥锡封着的 瓶口就是用力一拔,『砰』地一声,没想到刚才还坚强无比的瓶口上的锡封还真 给他拔了下来。
 
  在封印被撕开的一瞬间,瓶子里顿时冒出一股黑烟,呛的两人咳嗽不断、泪 流不止,大概过了七八秒这股黑烟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王贵忍着难受拿过瓶子,用眼睛对准了瓶口死命往里面看去,什么都没有, 他对王雷叫了一声:「把手电筒给我。」
 
  接过王雷递来的手电筒,灯光对准了瓶口,又仔细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有些郁闷,又想起了那道印着安拉印章的锡封,「封印呢,给我看看!」 
  王雷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摊开来,那道红泥封印已经被他捏成了粉碎。
 
  王贵的心情一落千丈,这本是好好的一件宝物现在被弄得残缺不全,对于他 这样一个喜爱古董的人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但事已至此也无能为力。
 
  王贵连叹了几口气,王雷看出了叔叔心情不好,开解着他:「反正也没人知 道,这个东西没了就没了,到时候还是能卖出个好价钱的,大不了,凭叔叔这么 聪明,照着写一个也没人知道。」
 
  王贵白了他一眼,要像他说的这么容易,自己就不用在这可惜了。
 
  「行了,这东西就先放在这吧,过段时间再让阿本他们研究研究,做一批出 来看看。」
 
  王贵又忍不住看了那瓶子几眼,最后从地下室走了出去,王雷跟着把门关上。 
  当他们走了之后,在黑暗的地下室里亮起了六只会发光的眼睛,「他们走了 吗?」
 
  「走了。」
 
  「呜!终于自由了!终于出来了!」
 
  「笨蛋!小点声,万一被安拉听到呢!怎么办。」
 
  还在上串下跳的二鬼吓得捂住了嘴巴。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大鬼打了个响指,空中『腾』地一声冒起了火焰,照亮了整个地下室,如果 王贵叔侄俩这时候返回地下室看到这一幕,估计要被吓死了,三个长着神话故事 中恶魔样子的小人,后面有着可怕骸骨翅膀,头上长着两只尖角,嘴巴咧着牙齿 像象牙一样锋利,不成比例的身材,大小不过是人类的四五岁大的小孩,还有那 停留在空中的火焰,任何一样东西都足以让他们终生难忘。
 
  「这是哪里?」
 
  三只小魔鬼环顾四周,只见满屋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堆满了地下室,「快看, 那个!」
 
  二鬼发现了桌子上摆放的关押了他们三兄弟八百八十八的法瓶,不由地叫出 了声,大鬼和三鬼一同看去,吓得浑身发抖,顿时浑身无力从空中摔到了地上。 
  「安拉在上,我们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不要再把我们关进去了。我们服 从您的调遣。」
 
  三个小魔鬼齐齐拜倒在地上,嘴里诚心诚意地祷告,他们俯身跪在地上好一 会,却没有听到安拉的回复,但又不敢抬头,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跪着,又过了好 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得到吩咐,胆大的二鬼冒险抬起了头,屋子里除了他们空 无一人,他仔细看了看四周这样的建筑、家居都是他没有见过的。
 
  「喂!老大,你说我们是不是已经离开埃及了。」
 
  大鬼听到他说话,壮着胆子也抬起来头,「你看,这个桌子和这墙壁上挂着 的东西你见过吗?」
 
  大鬼摇了摇头,「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跟着这瓶子已经离开那该死的埃及了, 所以就连安拉也找不到我们。好了笨蛋,快点把头抬起来,瞧你那胆小的蠢样子。」
 
  二鬼对着三鬼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来了个狗抢屎。
 
  三鬼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屁股,刚才二鬼和大鬼的对话他全听到了,将信将 疑地看了看四周,「这里确实跟我们以前呆过的埃及完全不一样,和巴格达这些 地方也不一样。这会是在哪里呢?」
 
  「嘿嘿,管它是在哪里呢,只要安拉找不到我们就行。」
 
  「嘘!有人来了。」
 
  大鬼打了个响指,空中的火焰瞬间消失了。
 
  地下室的铁栅门发出一阵清脆的抖动,一团亮光从环形的楼梯上蔓延下来, 原来是王雷拿着充了电的小台灯回来了,「咦!难道是我看错了,刚才明明看到 里面有亮光的。」
 
  王雷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只能将刚才的画面归到错觉上。 
  他在放满了杂物的桌子上翻找了一阵,终于从里面找出了什么东西:「还以 为丢了呢,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专门送给阿姨的宝贝。」
 
  王雷将这失而复得的宝贝小心地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拿着台灯又走出了地 下室,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头发上不知不觉多了三只比蚂蚁还要小十倍的 微小生物,王雷带着他们也一起走出了地下室。
 
  今天是安娜的30岁生日,也是她和王贵结婚的第五年了,衣食无忧,然而 生活多少已经少了些激情,毕竟王贵是快五十的人了,两个人年龄相差了十八岁。 
  还是少女的安娜认识了因为业务认识了当时的老板的朋友王贵,对这个贼眉 鼠眼一看就不讨人喜欢的王贵,安娜一开始是十分冷淡甚至是有些厌恶的,只不 过他是老板的朋友,自己面对他的时候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不满,还得笑脸相迎。 
  安娜是一个美女,标准的美人儿,肤白貌美,身边从来不缺男人围绕,当时 的她已经有男友,不过两人是异地恋,聚少离多,联系都是靠着发短信。 
  王贵初次见到这位漂亮姑娘的时候,一眼就被她吸引住了,当她后脚离开, 王贵迫不及待地开始向朋友旁敲侧击起她的个人信息来。
 
  在种种的巧合、精心安排下,王贵凭借自己的口才以及博学逐渐改变了安娜 对他的看法,又因为男友劈腿的缘故,伤心之下被王贵一举击溃心房,牢牢地在 心中占住了位置,最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安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这张脸在外人看来还是那么的 完美无瑕,但只有安娜自己知道它已经随着时间开始慢慢松弛、出现斑点、毛孔 也开始变大了,无法和过去的自己相比。
 
  「叮咚、叮咚……」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安娜自顾自怜的伤感,她收拾一下衣角快步走去大 门,是丈夫回来了吗?『吱』地一声,门被打开了,外面空无一人,安娜顿时疑 惑了,探出头往左右看了看,「呀!阿姨生日快乐!」
 
  就在同时,躲在旁边的王雷这才跳了出来吓了安娜一跳。
 
  「你啊,吓死阿姨了,都这么大了,等会告诉你叔叔,看他怎么收拾你。」 
  安娜安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没好气地白了这个调皮鬼一眼,又气又恼地用 手指戳了戳王雷的额头。
 
  王雷吐了吐舌,嬉皮笑脸地给安娜按起肩来,「嘻嘻,阿姨这么疼我,怎么 舍得让叔叔教训我呢。」
 
  安娜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就知道阿姨疼你才敢这么大胆是不是,真是的, 还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王雷把门一带走了进来,手上没停,还在给安娜按肩,王雷今年二十三岁了, 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安娜不过是一米六五的身高,在他面前反而更像是个小孩子。 
  安娜平时注重打扮,风格也较为开放,即使在家里也会注重穿着,今天的她 为了生日特地穿了一件新买的V领低胸的毛衣,配合她那同款的深绿色百褶裙, 既显年轻又很活泼。
 
  王雷一边给安娜按着肩膀,一边和她随口聊着天,而他的眼睛不自觉地往下 看去,顺着安娜迷人的锁骨一路往下就是她那暴露出一大半的胸脯美肉,这已经 不知道是王雷第几次偷吃自己这个阿姨的豆腐了。
 
  尽管看了这么多次仍然是看不够,王雷时常会羡慕叔叔娶了一个这么温柔可 爱又漂亮大方的妻子,他想自己以后也得娶这样一个女人才行。
 
  光顾着用眼睛偷吃冰激凌的王雷没有注意到安娜停下的脚步,一个没注意整 个人往她身上撞了上去,安娜身子往前倾去吓得尖叫一声,好在王雷眼疾手快一 把又把她拉了回来。
 
  王雷的心脏顿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不是担心阿姨会责怪自己,而是自己刚 才偷吃豆腐的时候,下体起了反应,刚才那一撞,自己的下体直接撞到了阿姨的 腰上,不知道有没有被阿姨发现。
 
  「真是的,今天真的想吓死阿姨厚,走路都不用心,想什么呢?」
 
  「没、没想……就是今天叔叔买到了一个宝贝,特别值钱,刚才还在想着那 个东西呢。」
 
  王雷慌张地找了个借口,语无伦次的话显得漏洞百出。
 
  「哦!是吗,那你叔叔今晚可有的说了,他对这个的迷恋都快可以不回家了。」 
  王雷听着这微微有些情绪和醋意的话,尴尬地干笑几声,随后两人又聊起了 某个女明星的穿着起来,看样子安娜并没有发现刚才王雷的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