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被窝里的冷风】【作者:whitefox2003】

2017-04-04人气:

 字数:7533
 

  那年,我刚刚调到现在所在的城市。早在前一年,我就得知了升职调动的消 息,趁着房市萧条买了套60平米的房子供自己住。为了避免两地分居,妻子便 辞了工作,跟我来到了这个城市。
 
  不谦虚地说,我妻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鹅蛋脸,长睫毛,清澈的眼睛, 笔直的鼻樑,圆润的下巴,稍稍化妆就可以与电视上的明星相媲美。但我更喜欢 的是她的身材,她的皮肤白里透红,肌肤白嫩细腻,乳房浑圆微翘,每次握着两 团美乳跪在她腿间耸动,都让我觉得娶她为妻是我这辈子的幸事。
 
  妻子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名叫傑,在邻市工作。以前因为距离较远,一年只 有几次见面的机会,所以在搬过来的第一个周五,他就来探望我们。
 
  寒暄完后,我才想起客房的床还没买,但这个时候,卖傢俱的也早就关门了。 
  「没事没事,我睡沙发嘛,凑活一晚上没什么。」
 
  看妻子和小舅子都不在意,我就打消了找同事借床的念头。久别重逢,我们 三人喝了不少酒。妻子的酒量不行,每次高兴起来,总是不自禁地喝醉,这次她 也喝多了,到了后面还吐了出来,把沙发都弄的一团糟。
 
  我看着髒兮兮的沙发,苦笑:「小傑,你看你姐,把沙发弄成这样,还怎么 睡!」
 
  「不打紧,打地铺也一样。」
 
  妻子吐了以后,清醒了不少。房子装修没多久,地板还有一股很重的味道, 睡在床上都有点熏人,更别说打地铺了。
 
  「那怎么可以呢?要不我打地铺好了。」两人谦让起来,妻子坚持不让他睡 地板上。争来争去,三人最后决定谁也不睡地板。
 
  「反正床比较大,要不我们三个在一床挤一宿吧?」妻子最后说道。傑靦腆 地笑一笑,不好意思在坚持。妻子就从柜子里拿出被褥,在那收拾,趁这个空档, 我出去收拾客厅,傑也过来帮忙。等我打扫完客厅,回来一看,妻子已经躺在床 中间睡着了,我莞尔一笑,帮她脱掉外套,盖上被子,妻子呜呜地哼了几声,缩 进了被窝不肯出来。
 
  工作了一天我也累了,就懒得把她抱到床边,和刚刚进来的傑说了几句,就 拉开被子在妻子身边躺下。
 
  大概了是喝了酒的关系,我一直没有睡着。过了大半个小时,我仰起身子朝 妻子身后看了眼。阿傑盖的是另外一条被子,他侧着身背对着我们,发出一阵细 细的鼾声。
 
  看他睡着了,我搂在妻子腰间的手就活跃起来,从睡衣的下襟伸入,揉着她 的两团软肉。妻子的鼻腔里发出诱人的娇哼声,两只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我的手腕, 想移开胸前肆虐的双手,丰满的臀部微微靠后,顶在我的双股之间,微微的摇晃 了几下,似乎在让我不要继续骚扰他。不过,这种程度的反抗反而让我更加兴奋, 我挺起屁股,将勃起的阴茎抵在妻子的臀沟,手指轻轻地捏住她的乳头,肆意地 拨弄。
 
  很快,食指和中指指尖的突起就变硬了,她的美臀也开始向后耸动,摩擦着 愈发火热坚硬的阴茎。大概是小舅子也在床上的关系,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刺激就 让我有点想喷射的冲动。我不自觉地将头靠在妻子的香肩上,嘴唇疯狂地印在她 的柔嫩的颈部。
 
  妻子的脖子和耳朵是她的敏感部位,在舌头的攻击下,她变得难以自持。她 瞅了瞅傑的被子,看他似乎睡着了,胆子也大了点,一边用小手伸进我的内裤握 住滚烫的阴茎来回撸动,一边在我的亲吻下兴奋地缠斗,娇喘声带了点微微呻吟。 
  在妻子的撸动下,我觉得阴茎不停颤抖,微微发痛,只好深吸一口气,压抑 着沸腾的情绪,轻轻地拍了拍妻子的屁股。妻子配合地将屁股撅了起来,我伸出 手摸了摸她湿淋淋的美屄,手指在软肉间挑弄了一番,另一只手拉下内裤,掏出 阴茎,把龟头抵在她的私处。只是轻轻一按,妻子的阴唇就向外分开,湿润的肉 穴将我的龟头包裹了起来。她兴奋地喘了口气,纤腰微微凹起,将肉臀向后一压, 把肉棒整个吞了进去。
 
  妻子的突然袭击让已到临界点的我再也忍耐不住,我搂住妻子的肥臀,不管 会不会把小傑吵醒,啪啪啪啪,狠插了几下,然后死死地抵住子宫深处,抽搐着 喷出了一股股精液。
 
  高潮过后,我快意地嘘了口气,感觉浑身舒爽。妻子显然没有满足,她动情 地摇了摇屁股,想让埋在其中的鸡巴继续工作。但是射精后的酥软,再加上酒精 的麻醉,让我无力再战。我歎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肉臀,把软绵绵的肉棒抽了出 来,用抽纸插了插,倒头便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地下了床,便听到妻子略带沙哑 的声音。
 
  「老公,你去干嘛?」
 
  「拉屎。」我随口应了声,打开床头灯,开门去了厕所。经过客厅的时候, 瞅了眼墙上的挂钟,刚好12点半,才睡了一个小时。
 
  因为睡得有点迷糊,撒完尿我也没沖厕所,用冷水沖了下脸,就站在阳台上 一边抽烟一边揉着因为酒精微微作痛的脑袋。透过窗帘的缝隙,可以看到卧室, 在床头灯的照射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卧室的情况。妻子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睡姿, 面朝着窗外,脸埋在被窝里,如云的秀发披散在枕头上。傑则换个方向,不再面 朝墙壁,而是和妻子一样,面朝着窗户睡着。凝视了一会,我突然发现妻子的身 躯微微的颤抖几下,紧接着傑立起上半身,向我看了一眼。
 
  我正要向他挥手招呼,他却又躺了下去。嗯?他不是在看我?这时,我突然 想到,因为开着灯的关系,我可以看到室内,但室内的人看窗外却是一片漆黑。 
  那他在看什么?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按照我们房子的结构,他看的方向,应 该是厕所!他看厕所干吗?是在看我有没有回来?这小子……想到这,我的心里 猛地一沉。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阳台到客厅的走廊上。走廊里卧室的窗很近,正对着床, 透过窗帘的缝隙,可以看到妻子和傑分别裹在自己的被子里安静地睡着。我莞尔 一笑,轻轻地籲了口气,一面感歎这对姐弟睡觉都喜欢裹被子,一面为自己邪恶 龌龊的念头感到惭愧。
 
  在回房之前,我又抬头看了一眼卧室。这是,妻子的身躯忽然动了动,往床 边靠了靠,两条紧挨的被子之间路出了五六公分的空隙,在空隙间还有一条青筋 微鼓的手臂。
 
  我的心里猛然一抽。这肯定不是妻子的手。那是……天……傑的手在妻子的 被窝。我的心里登时乱成了一团,仿佛打翻了一瓶麻辣酱,又痛又酸,还夹杂着 一股难言的兴奋。
 
  我再次抬起头,向室内望去。妻子和傑还是静静地躺着,只有傑的手腕缓慢 鉴定地移动着。从被窝的形状上看,他的手掌应该是在妻子的美臀上。我目不转 睛着盯着那只手,脑海里浮现出妻子圆润丰腴的臀肉被揉捏玩弄的景象。 
  她为什么不反抗?她是怕我听到,酿成家庭惨剧?就算不出声阻住,只要翻 个身,睡到床边,就不会再被傑的手骚扰了哈!难道她心里其实是渴望被男人抚 摸的?
 
  我不敢想像,妻子在床上一直都很矜持,很少用嘴,只有在兴奋时才会发出 诱人的呻吟。也许是学过表演的关系,在玩角色扮演游戏时,她才会稍稍放开。 
  我忽然想到又一次,我假装是一个无知的少年和妻子做爱时,妻子表现得特 别兴奋,私处水如泉涌,很快在姐姐的呼声中进入了高潮。想到妻子在那之后羞 涩的表情,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妻子一直有和她弟弟乱伦的渴望?不行,我要 阻止他们。
 
  在我正打算停止偷窥时,妻子的小手伸出了被窝,握住了傑的手腕,似乎想 把那只作怪的鹹猪手塞回去。我心中稍安,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回去。但妻子的努 力却一直没能成功,过了片刻,妻子忽然安静下来,小手紧紧地抓着傑的胳膊, 身躯微微地颤抖着。
 
  接着,妻子的被子开始慢慢地蠕动,她那雪白的小手随着傑的手腕回到了被 窝中。我突然明白,傑的手指已经插入了妻子的私处,那片只属於我的禁地。这 是,妻子把头伸出了被窝,螓首在灯光下微扬,我快步走到阳台,从窗外看过去, 可以看到她峨眉微蹙,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贝齿咬着湿润的红唇,微微喘气, 美眸似闭非闭,一副欲拒还羞的表情。
 
  在此情此景的刺激下,我的阴茎愈发坚硬。我赶忙回到走廊。在傑的奴隶, 妻子的被子已经松开,一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浑圆的臀部上残留着淫水 的痕迹,在灯光下闪耀着淫靡的光芒,在被子的阴影中,她甜美的私处隐约可见, 在手指的挑弄抽插下抽搐。
 
  我情不自禁地掏出阴茎,快速撸动,很快,一股酥麻就从下体传至脊髓,我 快步走入厕所,酣畅淋漓地把精液射在了马桶中。
 
  我大口喘着气,顺手沖了下厕所。在情欲褪去后,我也冷静了下来,决定回 房休息。
 
  大概是听到沖水的声音,等我进屋时,妻子和傑已经恢复了原状。钻进被窝 时,妻子咕哝了一声,仿佛刚刚睡醒。
 
  「老公,你尿完了?」
 
  我随口应了声,一面心里暗骂,一面躺进被窝。妻子的身体又热又烫,显然 情欲之火还没褪去。我假装不经意地摸了摸她胯下的被子,发觉手上全是湿漉漉 的,比我想像中还要潮湿。
 
  「怎么都是湿的?」我故意低声问道。
 
  妻子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
 
  「讨厌!还不是你的髒东西。」
 
  这时我突然醒悟,妻子肯定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他,所以才会在傑的抚摸下情 难自己。我心中暗暗愧疚,但马上,我又发觉了不对。我睡了一个小时,妻子就 算没有满足,情欲也该消退了才对,难道?
 
  我装作迷迷糊糊地搂住妻子,发现妻子的内裤被脱到了膝盖部分,睡衣也蜷 在胸口,我记得睡前妻子分明已经整理红啊了内裤和睡衣。
 
  刚才肯定不是傑第一次摸妻子。在我睡觉的一个小时里,傑肯定已经把妻子 的乳房和私处摸了个遍。他们还做了什么?傑有没有把他的肉棒插进妻子湿润柔 润的私处?应该不会,那么剧烈的动作肯定会把我吵醒,他们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我心里暗感侥倖,心里却还隐隐有些失望。
 
  我把妻子抱在怀里,双手放在她的臀上。做好防护工作,我慢慢得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平躺在床上。我心里一惊,侧耳细听。屋里静悄悄的, 没有什么动静。我松了口气,侧过身把手搁在妻子的腰上。
 
  不料,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妻子的身体猛然一震,然后左手抓着我的胳膊, 剧烈地喘着气。妻子的手,有点凉,但掌心却是火热的。从刚才的动作来看,她 的手是从被窝外伸进来的。我心头恍然,犹豫是不是要醒来。
 
  「老公!老公!」耳边传来了妻子轻声的呼唤。我暗歎一声,没有答应。 
  妻子松了口气,松开了抓着我胳膊的手。
 
  这时,傑第一次发出了声音「姐!姐夫没醒吧。」
 
  「没有。」
 
  得知我只是翻身,傑似乎放心了不少,又低声唤了一声。
 
  「姐!」声音低沉沙哑,温柔中带有一股撒娇的意味。
 
  妻子没有吭声,过了片刻,小手从我的腰上离开,从背后伸出了被窝。我突 然明白,这对姐弟刚才在做什么了。妻子在用手给她弟弟自慰。嫉妒和刺激同时 涌上了心头。
 
  我侧耳倾听,分辨着妻子撸动肉棒时发出的细微的响声,脑海中想像着鲜红 色的龟头在妻子雪白纤细的小手里抽搐的场景。
 
  过了一会,我听到被子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接着一股冷空气钻入了被窝, 然后听到妻子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声音婉转娇媚,刺激让我的阴茎涨得发疼,傑 揉捏妻子肉臀的动作也加重了几分。
 
  随着傑的动作,妻子的身躯开始轻轻蠕动,肌肤变得滚烫,两条美腿无意识 地摩擦。妻子肥美的肉屄散发出一股淫靡的气味,可以听到叽里咕噜的水声。我 知道,傑肯定在肆意地玩弄他姐姐的蜜穴。我偷偷睁开眼睛,只见妻子美眸微闭, 红彤彤的脸颊上闪耀着淫欲的光芒。
 
  很快,妻子的腰肢开始弯曲,臀部向外拱起,整个身体轻轻颤抖。要高潮了! 
  果然,妻子的口中发出了惊心荡魄的呻吟声,双手紧握,身躯发抖,甚至还 有几滴淫水溅在了我腿上。
 
  高潮过后,妻子轻柔地喟歎了一声,软绵绵地靠在我身上,稍稍恢复后,她 摇摇晃晃地支起上身,一面拉起内裤,一面揭开被子,向厕所走去。
 
  等妻子关上门,傑起身低声喊道。
 
  「姐夫,姐夫。」
 
  此时我完全被刚才的情景沖昏了头脑,根本没有答应。傑见我没醒,起身犹 豫了几秒,跟着走出了卧室。
 
  房门几乎无声地被打开,傑赤着足,悄无声息地厕所走去。我这是已回过神 来,急忙起床,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从门缝里正好看到傑拉开了浴室的门。 
  此时,我知道一个潜藏在我脑中已久的念头终於要完全实现了。想到文静贤 惠的妻子将彻底把自己的肉体奉献给另一个男人,给她亲爱的弟弟,我不由心潮 翻涌,闭上眼靠在门边。
 
  要不要假装上厕所,出去阻止他们。
 
  不,不,你内心不是一直想让妻子被别人侮辱,给你带上一顶绿帽子么?他 们姐弟俩在床上勾搭了那么久,如今乾柴烈火,如今肯定已经成就了好事,现在 早就来不及了。哈哈哈!心里的恶魔狂笑着。
 
  我捂住脸,懊恼地蹲了下来。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傑想必在爱抚亲吻妻子的全身吧,在姐夫身边和姐姐 偷情,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刚才在床上一直没有真正入巷,傑肯定已经浴火难 耐,现在肯定抱着妻子软绵绵的身体大干特干了吧?
 
  我胡思乱想着,下身硬得难以忍耐,不由伸手从裤子里掏出阴茎套弄起来。 
  我轻轻地打开房门,赤着脚,一步步地挪到厕所门口,里面正在放水,隐隐 约约还能听到妻子撩起水花拍在身上的声音,傑断断续续地轻声说着什么,而妻 子只有若有若无的嗯啊声。
 
  忽然有一会儿里面没有在说话,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妻子忽然说了一句什么。 
  因为水龙头的呻吟,听不清具体的话语,但我还是分辨出了一个字。
 
  「别。」别?
 
  正在我寻思的当儿,忽然听到妻子叫了一声,同时还有傑快意的低呼。随着 哗哗的响动和浴缸的震动声,我意识到浴室里发生了什么,热血轰地一下直沖脑 门。傑在肏她。傑在肏他的姐姐。我的妻子,我心爱的女人,正在浴缸里被她亲 弟弟奸淫。我呆呆地靠在墙上,剧烈的酸楚和兴奋让我有些眩晕。
 
  正当我不知所错的时候,放水的声音戛然而止,妻子酥软的声音显得清晰无 比。
 
  「小傑,别,别。快拿出去。」
 
  回答妻子是叽里咕噜的水声,也不知是她的阴道还是浴缸里的水发出的声音。 
  「小傑,不要,我们不能对不起你哥。」
 
  我心中大为感动,妻子在这个时候还记得我,但是你也太高估男人。傑这个 时候怎么可能停下来。然而,出乎我的意料,浴室里抽插的声音忽然听了下来。 
  不会吧!我大吃一惊,正琢磨是不是回卧室,却听到哗啦一声水响,然后妻 子低低地惊叫了一声,接着就是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我恍然大悟,每次妻子趴在 床上让我肏的时候都会发出同样的声音,这也是妻子最喜欢的姿势,从后面进入 的肉棒能够最大程度的刺激她蜜壶中最敏感的部位。我记得第一次和妻子做爱时, 妻子就被我按在床上,在捧着她雪白圆润的屁股猛肏了几十下后,妻子就忘记了 疼痛酥软如泥了。
 
  果然,在傑的撞击下,妻子再也没有出声反对。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哼声, 在她刻意地压抑下,呻吟声反而显得愈发娇媚,让她身后的傑抽插地更加猛烈。 
  很快,妻子的呻吟变成了呜呜的响声,然后是男女间亲吻地啧啧声。过了片 刻,姐弟两才停止亲吻,傑一边喘着,不时说着话。
 
  「舒服吗姐?」
 
  妻子没有说话。
 
  「姐,你真美!」
 
  「姐,我爱你。」
 
  「嗯。」妻子下意识地回应着。
 
  「姐,你的屄真舒服,又软又滑。啊,姐,你那里还会吸我的龟头。」 
  「我没有吸。」妻子一边喘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
 
  「姐,你的奶子真大,又软又翘。」傑似乎在一边抽插一边抚摸着妻子的乳 房。
 
  「姐,你知道吗?刚才在床上的时候,我好想从背后肏你,把精液都灌溉在 你的屄里。」
 
  「小声一点,不要把你姐夫吵醒了。」妻子的语气有点惊慌。
 
  「啊,姐,你又在吸我了。好爽,就是这样,继续吸。」傑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知道妻子紧张的时候,阴道就会特别紧,每次当她屄里的嫩肉紧紧地裹住 我的肉棒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喷出精液。
 
  「姐,你知道吗?我早就想这样日你了。」
 
  「嗯」
 
  「真的。姐,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在家里摔破了头。」
 
  「记……得……」
 
  「其实那次我在偷看你洗澡,然后一边打手枪,就不小心摔下凳子了。」 
  妻子半响没有啃声,过了会,才道:「我……知……道……」
 
  「姐!!」傑兴奋地加快了节奏,啪啪啪啪的声音愈来愈大,妻子的呻吟声 也变成了浅浅的哀鸣。
 
  「小傑,不要……那样……太……大声了……会吵……醒你……姐夫……的。」 
  傑放缓了节奏。
 
  「姐,来,坐我腿上,我抱着你。」
 
  「对,握住我的鸡巴,把它放到你的屄里。」
 
  「啊……」妻子满足地呻吟了一声。
 
  「姐,你的身体真软。啊……就是这样。姐,坐得快一点。」
 
  浴室里再次响起啪啪的响声。傑应该坐在浴缸边上,让妻子撅着屁股套弄他 的肉棒。
 
  「姐,你看镜子。我的肉棒插在你的小屄里。」
 
  「唔。」妻子发出了娇羞的哼声。
 
  「姐,别捂着脸。你看,我的肉棒上全是你的淫水。姐,你的屄好美,又粉 又嫩,姐夫肯定没怎么肏你。」
 
  「别提你……姐夫。」
 
  「嘿嘿。」傑傻笑着,又道:「姐,我的肉棒好看吗?」
 
  「……」
 
  妻子没有回答,浴室里一片静悄悄地。
 
  「怎么……不动了……」
 
  「我的肉棒好看吗?」
 
  「……好看……」
 
  我想像着妻子被傑抱在怀里,一脸娇羞地看着镜子中不断插入自己体内的肉 棒,手上撸动地速度愈来愈快。
 
  「姐,我的鸡巴大吗?」
 
  「大……都塞满了……」妻子的嗓音仿佛有点恍惚。
 
  「跟姐夫的谁大」傑追问道。
 
  「……」妻子没说话。
 
  「说啊。」傑又停下了动作。
 
  「你的……比他……长……比较……硬……」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想像 着傑的肉棒。妻子的阴道比较深,平时我肏她的时候,很少能顶到她的子宫。傑 的肉棒应该刚好能满足她。操,不愧是姐弟。
 
  傑继续用言语刺激着妻子:「那姐你是不是很爽?」
 
  「嗯……舒服。」
 
  「喜不喜欢让我肏?」
 
  「……喜欢……啊……」妻子享受着,语气也越来越柔媚。
 
  「那以后每天都让我肏?」傑趁机要求。
 
  妻子没有说话,傑停止了动作,然后便听到砰地轻响,妻子柔媚的背影出现 在了浴室的磨砂门上。透过玻璃,可以隐约看到妻子背靠着门,两条美腿挂在男 人的腰上,双手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脖子,整个上身在奸淫中不停的蠕动。 
  「姐,以后都让我肏,好不?」
 
  「好……」妻子发出了淫荡的哼声。
 
  「好姐姐,让弟弟好好伺候你。」
 
  「啊……别这么说……啊……」玻璃门振动地频率越来越快,妻子的呻吟变 成了颤抖的哀鸣,她紧紧地抱着傑的脖子,纤腿大张,浑身颤抖。
 
  「啊……又吸我了……啊……姐,我要来了。」
 
  「嗯。」妻子还沉浸在高潮中。
 
  傑紧紧地抱住妻子的屁股,一面拼命的快速肏着,一面全力揉捏的润滑的臀 肉,口中连声低吼。
 
  「别……小傑……别……射在里面。」妻子的小手撑在傑的胸口,一面推着 一面呻吟。
 
  「啊……」傑呻吟着,抽插的力量越来越大,最后猛力抽插了几下,捧着妻 子的身体,一面颤抖,一面将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到了妻子的体内。
 
  肉戏过后,傑和妻子又温存了一会,我昏昏沉沉地回到了床上。十几分钟后, 妻子回到了床上,她低声地喊了我几声,见我没有反应,才轻轻地籲了口气,钻 进了被窝。不久,傑也从浴室回来。卧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心里一片混乱,根本不能入睡。正当我想要翻身 的时候,被子中又涌入了一股冷风。借着昏黄的月光,我清楚地看到妻子白皙圆 润的美臀探出被子伸入了傑的被窝,她那清纯的脸蛋泛着粉色,微微张开的小嘴 吐出了淫靡的气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