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家庭乱伦

【嫣然日记】(06-07)【作者:w1985jc(Demon)】

2017-04-04人气:

 字数:35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醉酒
 
  转眼间桌子上的饭菜已经摆满,其中姐夫最爱吃的就是糖醋花生米和烧肉条 了。炒菜和肉菜一应俱全,可见娟姐的用心,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只是洗洗菜, 全都是娟姐下厨,标准的贤妻良母。娟姐家的小侄子被送到姐夫老家念书,所以 就没接回来。忙碌间我感觉下边凉飕飕的,我知道那是因为刚才的念头造成的, 并且还没有晾干。
 
  姐夫到家看到这一桌子菜肴那是赞不绝口,夸我们姐妹俩的良苦用心,我赶 忙打趣说都是娟姐弄得,我只不过帮帮忙而已。姐夫拿出箱子里的蒙古酒,是他 哥们送给他的,七十多度的烈酒,说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今天一醉方休。我咯 咯的笑着,说话间我们三个人就坐下,拿起了碗筷,姐夫先发了言「然然你也尝 尝这个酒,好喝的很」
 
  「姐夫,我可喝不了,闻着就辣」
 
  娟姐一拍脑门「哎呀,我一着急也忘了给然然买饮料了,你看看,我这忙中 出错」
 
  我赶紧说「没事的,我喝点水就行」
 
  可是姐夫不由分说,拿起我得杯子就倒了下去,我赶紧拦下,但还是被倒了 小半杯,我准备放到一边,姐夫非要不让「然然你也没喝过蒙古酒,就当尝尝味 儿,也不会喝多」
 
  娟姐这个时候也把酒杯递给了姐夫,「来给我倒一杯,我倒是要尝尝这蒙古 人平时都喝什么酒,呵呵呵,然然没事,明天又不上班,少喝一点,如果真喝不 了让你姐夫替你喝」
 
  既然娟姐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认了,一桌的氛围也就这样活跃了起来。谈 笑间姐夫已经喝了两杯,娟姐也喝了半杯,我略微呡了几口,确实很辣,但也不 至于说难喝。姐夫的话匣子也打开了,不时的还说一些他们一起搬家时候的趣事, 说的最起劲的就是,他们给一个单身贵妇搬家的时候,从衣柜里掉出来一个特大 号的假阳具,后来他们一块的其中一个人就把那个贵妇给上了,现在还一直保持 着联系呢。
 
  娟姐可能是由于醉酒的原因,竟然也附和姐夫的说「是不是你那个同事下边 也是特大号啊,要不怎么满足那个贵妇」姐夫傲娇的说「那是一定,比那假东西 还大一号呢」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侧脸看了我一眼,满脸的坏笑,我倒是没觉 得尴尬,呵呵一笑,娟姐把话接了过去「你还夸人家,是不是羡慕人家啊,不中 用的东西」姐夫这个时候有点坐不住了「中用不中用你又不是不知道,同着然然 不想提你罢了」娟姐和姐夫你一言我一雨的逗起嘴来,不一会娟姐剩下的半杯也 马上喝光了,醉意很明显了,姐夫第三杯也喝完了,娟姐又拿起酒杯,倒了跟我 剩下的酒差不多一样,我本来就不能喝酒,刚才喝了一点就很晕了,娟姐对我说 「然然……你……也在姐姐家住……了……几个月了,姐……今天想和你喝…… 一杯……不知道你赏不赏脸。」
 
  娟姐明显是醉了,但是话都说到这了,我又怎么好拒绝,于是我也不在推脱, 和娟姐一起,把杯里的酒干了,看的姐夫在一旁连连叫好,虽然姐夫话多,但是 确实很能喝,意识和肢体都还算正常,但是喝这一杯下去,我和娟姐都有点受不 了,特别是娟姐,吵着还要喝,并且同着我的面去脱姐夫衣服,看的我好不尴尬, 看这样子,我赶紧说「姐夫,我也喝多了,我先去睡了,头晕的不行」
 
  姐夫一边拉着娟姐一边说「嗯快去吧,你姐喝多了,我得先把她收拾好」我 笑了笑转身向我那屋走,我那个屋和娟姐他们屋搁了一个客厅,就是我们吃饭得 这个客厅,右边是我得屋子,左边是娟姐他们得,当我打开屋门得时候,我想起 桌子还没收拾就转身对姐夫说「姐夫……桌子……」我还没说完,就和姐夫四目 相对,姐夫得眼睛也从我得臀部转移到看着我得眼睛,我脸刷的一下红透了,特 别尴尬得说「姐夫,桌子今天没办法收拾了,你们去休息吧,明天早起我来收拾」 
  姐夫倒也不觉得尴尬「嗯知道了,别操心了,赶紧休息吧」我听了这话像是 圣旨一样,赶紧进屋把们锁好,心彭彭直跳。我躺在床上,脑袋晕呼呼得,不一 会就睡着了。
 
  「啪啪啪」
 
  我睡梦中被一股短促而有力得声音惊醒,我大脑赶紧搜索着这个声音,没错, 是这个久违得声音……
 
               第七章偷听
 
  听到肉体碰撞得声音让我得醉意消散了不少,渐渐清晰的一点点得传到我得 耳朵里,频率特别得快。在娟姐家住了这么久,从没听到过他们爱爱时得声音, 今天怎么会这样清楚?难道他们在客厅就??
 
  我从床上爬起来,耳朵贴到墙上,事实证明了我得猜想,我都能感觉到墙在 微微的颤抖,因为沙发的位置贴着我这边的墙,他们一定是在沙发上做爱。我已 经一个月没有做过了,加上傍晚的时候我看了小说,下边很有感觉,如果不是喝 多了,我估计要一边看小说一边搓弄到高潮了,现在又被这个声音吵醒的我,感 到浑身的燥热。我这才发现我睡觉时候根本没脱衣服,还是那个牛仔裙和白色碎 花T恤,早就已经干了的内裤又阵阵的散发着潮气。外边的动静越来越大,我打 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凌晨十二点四十,我进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说明我才 睡了没一会,脑袋快要炸了似的疼,突然外边没了动静,我也跟着紧张起来「啊 你慢点!!咬疼我了骚货!」是姐夫的声音,这句话很明显的传了过来,竟然叫 娟姐骚货,娟姐一直在我心里是勤俭持家的典范,为人正直热心,姐夫怎么能这 样说娟姐,人都是好奇的,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重,内心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不 能错过这场活春宫,那么久没做了,听听也是好的,就当满足我变态的心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来到门前,用手把住门把手,这时我才发现,我进来时候 竟然忘了锁门,不过正好,免得开锁时候的响声惊到他们,于是我按下门把手, 轻轻的拉开了一个缝隙,「真爽,对,舔那里,含着睾丸」姐夫和娟姐的对话清 晰的传到我的耳朵里,所有声音都没有了阻碍,即便姐夫极力的压低声音,我也 能听的一清二楚。
 
  「咕叽…咕叽…」娟姐用很大的劲在吸允着姐夫。
 
  「咳咳……真难闻…」
 
  「难闻?刚才这个家伙在你逼里时候是谁叫那么爽?再说了,难闻也不全是 我得味道,是你逼水流的太多了,全粘我鸡巴上了」
 
  听到这段对话,我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太露骨太直白了,他们爱爱的时候都 是这样对话吗,我和峰一起做的时候,从来没说过这样粗鲁的对话,这样的对话, 我以为只有小说里才能看到,没想到今天亲耳听到了,并且还是娟姐和姐夫,我 瞬间觉得腿站不住了,一直打颤,于是靠在门边的墙上。
 
  「我不舔了,我要,快点」是娟姐的声音。
 
  「骚货,就等你发骚呢,你平时的劲头呢,一会我插你,你给我使劲叫,听 到没有?」
 
  「不行,在客厅然然会听到的」
 
  「是谁非要在客厅让我插?是谁把着我的鸡巴往逼里塞?你给我乖乖听话, 然然听不到的」
 
  「那也不行,然然在咱家刚……啊…啊啊啊…轻点…啊…」
 
  「我看你还费不废话了,骚货,这么多水还讲那么多道理」
 
  「给我啊…大鸡巴…太舒服了…在客厅插…啊…」
 
  「大肉壶,那么能装水,不知道咱家然然的有没有你能装啊!」
 
  「你个变态…竟然还打然然的主意,看我不告诉她!啊!你轻点!」
 
  「快点撅起来!骚屁股,走起路来扭成那样,一定是在勾引我,还穿的包臀 的牛仔,看我不插穿你」沙发咯吱咯吱的响着…
 
  「啊…太深了…给我啊…大家伙…爽…爽飞了…用力草…使劲…骚逼…烂逼 …全给你插…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墙之隔,客厅的姐夫正抱着娟姐的屁股猛插,肉体碰撞的声音惯满了整个 屋子,卧室的我正撅着屁股,撅着我那个穿着牛仔裙,圆滚滚的屁股,趴卧在床 上,手从裆部穿过,够到了被湿透的内裤包着的肉穴,跟着外边的频率,上下蹭 着…姐夫…轻一点…姐夫…我慢慢的伸进去一根手指,感觉身上每一个细胞都膨 胀了起来…
 
  「啊,不要停,快给我,飞了…飞了…飞了…快…啊…」
 
  我被外边的哭喊声吓了一跳,又很快明白过来,娟姐来高潮了,想象着姐夫 的阴茎在娟姐下面大力的抽插,我也尝试着滑进去第二根手指,头皮苏麻的让我 差点眩晕,太舒服了,被撑开的感觉让我忘了周围,心里全是姐夫那根硕大的阴 茎,…想象着姐夫在来回的抽拉。想着姐夫扒开我那蓝色的牛仔裙,粗暴的扯下 我湿透的内裤,大鸡巴对准我湿透的小骚穴,蹭了一下插到底……不行了,我快 速的用两根手指扣挖。「啊!…不要啊…」「姐夫!大!胀!不要啊啊…」「… …………」
 
  我浑身颤抖着侧面摔倒在床上,腿抽筋的一样上下登着……小穴的每一根神 经都在颤抖,「啊……」我疯了一样的蜷缩着身体,小便根本不受控制的尿了出 来…「啊啊啊…」我需要,我需要,我需要什么?我根本找不到任何要做的事, 不顾一切的用手使劲的揉向还在喷水的小穴,「啊……」我伸直双腿,腰也挺的 笔直…十个脚趾全部抽筋,双腿最大力度的劈开,肚子一个劲的颤抖,不知道是 尿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喷在我得腿上,肚皮上,不行了,快要不行了,我爽的 快要不行了,就感觉自己在一片大草原里飞翔,身边早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也没 有任何杂念,全身心的体会着高潮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