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01)作者:indainoy

2017-04-04人气:

字数:6318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全面战争」#1

  西元二一五五年,正月十五,神圣俄罗斯帝国玛丽安娜?费奥多妮契娜退位,新帝安娜贝儿?伊莉莎白耶芙娜换上象徵帝位与帝权的守圣者战裙及黄金十字冠,於克里姆林宫宣佈登基。

  玛丽安娜四世麾下三位皇室代表中的吉娜依达?娜洁日达芙娜、玛丽亚?斯韦特兰奥芙娜代皇亲全体发表正式声明,罗曼诺娃家族承认新帝为俄罗斯第二十六任沙皇与第八任神圣皇帝暨安娜塔西亚,以及其对全俄罗斯之统治权。

  原第三皇女配偶、不幸早逝的篠原夏子被送往叶卡捷琳堡,追封为先后。原第九皇孙安娜?薇拉奥芙娜於克里姆林宫升为第一皇女,进入戈尔基宫。原第九皇孙准配偶艾萝?瑟勒丝获赐费奥多拉之名,同第一皇女进入戈尔基宫。

  继皇亲之后,万众瞩目的克里姆林宫登基现场接着迎来全俄罗斯领头贵族。
  无论是旧朝能臣还是新朝拔擢的人才,历经洗牌的新势力代表逐一进场。
  首先步入红毯的是身着传统礼服,庄严隆重的帝都高阶贵族。

  陪侍众人进场的金锦女侍团,乃是始於后罗曼诺娃王朝、一百三十年来坐拥中央贵族首席之位的卡拉姆金娜家骄傲的家族亲卫队。每位贵族由左右各两名、后方四名总计八位女仆陪同。领头者乃是卡拉姆金娜家当家公爵。

  辅政女爵首。

  「莫斯科的卡拉姆金娜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军系女爵首。

  「莫斯科的茹科夫斯卡娅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正教系女爵首。

  「莫斯科的莱蒙托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商贸系女爵首。

  「莫斯科的茨维塔耶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其次是打扮得光鲜亮丽,从末席之列晋升到中间阶级的帝都贵族。

  以美艳与舞技所着称,瓦西列夫斯卡娅、芙兰诺娃两家组织的赤绀女侍团献上三十二名顶尖女仆,随侍在四位妖娇的伯爵乃至子爵身后踏入宫内。美丽端庄的女仆们尽管耀眼,始终不敌花枝招展的四位年轻女爵。领头者乃是瓦西列夫斯卡娅家当家伯爵。

  准一级女爵首。

  「莫斯科的瓦西列夫斯卡娅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学院派贵族首。

  「莫斯科的柴可夫斯卡娅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二级女爵首。

  「莫斯科的卢普金娜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工业派贵族首。

  「莫斯科的芙兰诺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再来是原皇女骑士团及后备部队、现直属於皇帝陛下的亲卫将军们。

  典礼现场飘扬起白底金身、青底金身、赤底金身的双鹰旗,前身以陆军为主的后备军各精英部队指挥官随着三位将军入场,包括战车团「卡娜莉亚」、重装步兵队「帕莎夫娜」、机械化步兵队「夏萝娜」分别派出四名气宇轩昂的军官。
  正规军之后紧接着入内的是二十四名呈三队行进的金斗篷骑士,掌旗者为宫内带来金色双鹰、白银十字、逆转骑士等象徵旧皇女骑士团之旗帜。骑士们一致就位,安赫玛托娃家当家女爵少将便在旗海簇拥中华丽登场。

  皇帝骑士团。

  「西伯利亚的安赫玛托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全俄罗斯陆军暨国土防卫军元帅。

  「西伯利亚的赫夫诺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全俄罗斯海军暨战略火箭军元帅。

  「西伯利亚的科尔金娜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全俄罗斯空军暨空天防卫军元帅。

  「西伯利亚的阿札洛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最后进场的乃是由皇室释出干涉权的北方众贵族代表。

  负责护卫北方女爵的是在极短时间内重整完毕的皇务院政警军,共计十六名黑衣警察披上典礼用的斜切式红黑二色斗篷,以最高的礼仪向曾经的敌人致上敬意。领头者乃是普希金娜家当家侯爵。

  皇务院长。

  「圣彼得堡的普希金娜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圣彼得堡的别林斯卡娅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北方女爵首。

  「圣彼得堡的涅克拉索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传统派贵族首。

  「圣彼得堡的马汀诺娃家,宣誓效忠皇帝陛下。」

  总数十六名辅政重臣宣誓仪式完毕,皇帝陛下由重臣们随侍着,带领皇女安娜及准皇亲费奥多拉前往屏息以待的红场。

 自克罗察以及波多利斯克空军基地启航的梨树花、谭雅混合舰队在皇帝陛下
  入场时抵达红场上空,搭载中低高度降落缓冲装置的重装步兵旅团「帕莎夫娜」

  的一个中队进行从低空飞行的空舰直接降落之快速打击演示,后方更有皇帝骑士团展现新锐动力装甲服的高速机动能力,两支部队完美无缺地合成方阵,整齐划一地在陛下面前呼喊万岁。

  在军乐队带来的《斯拉夫女人的告别》伴奏中,皇帝陛下领着众人巡阅雄壮威武的方阵;《我们,人民军队》响起时,巡阅队伍来到方阵后方,帝都女爵们培养的知名私家军陈列於此,左侧乃莫斯科部计一千四百员,右侧为圣彼得堡部计八百员,各式各样的冷色系礼服夺人眼目;《荣耀》奏响之际,来自雷克斯工业技术部的四百名实战暨技术人员、两百名重装步兵教练团,以及叶卡捷琳堡的
  六百名梦魇技术人员呈现出不亚於昂扬军气的氛围;最后陛下连同众人抵达高台
  ,极其肃穆地举行升旗仪式,率领红场全体上下共唱国歌。

  待皇帝陛下、卡拉姆金娜公爵、普希金娜侯爵依序发表的演说完毕,总数近四千名的战斗部队及技术人员於再度响起的军乐声中离场,典礼至此告一段落。
  相较於以往每位皇女都参与的大型典礼,新帝登基的仪式可说是尽其所能地精简化,非但没有任何一名皇女司令官参与,连前帝玛丽安娜四世也没现身。尽管伴随陛下身边的皇亲及亲信排场一如往常地浩荡,部分叛逆的报章杂志仍然尖锐地形容祖国的新领导者是一位孤单的沙皇。

  神圣俄罗斯帝国,卡秋莎皇亲领,库塔伊西。

  随着俄军於巴尔干及土耳其的战争进程,南方军核心一分为二,由总参谋长卓娅坐镇基辅指挥巴尔干战事,苏米亚皇亲则率领另一批幕僚南下进驻库塔伊西的临时指挥部,亲自督导南方军在亚美尼亚及土耳其边境的战况。

  临时指挥部设置於卡秋莎皇亲在库塔伊西的别宫,此处小巧精緻但充斥太多的稚气,为期两个月的改建结束才变得五脏俱全──部分来不及整备的房间例外。
  「唉。习惯了卓娅的调度力,就算伏尔加格勒的效率不差,总是有股少了点什么的感觉……那间像是草莓蛋糕的房间是怎样?」

  率领新第聂伯沃斯基三分之二女仆随主人南下的伊吕娜推了下眼镜,跟在主人身旁报告道:

  「乃是卡秋莎皇亲殿下的读书房,建於七年前。由於搬运不及,暂且保留原貌。」

  两个月还搬不完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既然本地没有吹毛求疵的老大姊、又没有季莫申科家的奇才,也是情有可原啦。

  对自家优秀的部下感到十分自豪的苏米亚扬起了嘴角。意识回归太过保守的调兵进度没多久,再度因着眼角捕捉到的可爱房间产生动摇。

  「画有苹果树的房间,也是卡秋莎的?」

  伊吕娜配合主人的视线角度,以十分专业的姿势推了下眼镜道:

  「是的。据可靠消息指出,此房是卡秋莎皇亲殿下第三喜爱的拟真家家酒房,过去一年有四度光临的记录。」

  「多余的情报就免了……」

  「是的,皇女殿下……抱歉,皇亲殿下。」

  「叫我主人就可以了。」

  「是的,主人。」

  从大门开始走了两分钟就抓到两件工程延宕,就算是防卫军也太过怠惰。好在她们至少还坚守事不过三的底限,否则这脸可就丢大了。

  苏米亚等人来到寝室外,希莉亚指挥骑士团员及女仆们先行至各房打点,伊吕娜亲率六名女仆随主人进房。

 脑袋深受前两座粉色娃娃系房间影响的苏米亚不免担忧门的另一端究竟是什
  么模样,所幸伊吕娜就像个厉害的魔术师般,推开一扇充满魔幻魅力的门扉、带来令主人满意至极的寝房。

  和旧皇女厅相似的卧房没有太多不必要的家具或厚重阴沉的毛毯,仅以精巧的摆设进行装点,呈现明亮宽敞的视觉效果。

  苏米亚自下火车以来首次展现出神清气爽的愉快表情,短暂地倾倒在软绵绵的亚麻色床铺上图个轻松。伊吕娜即刻为主人准备饮品。

  外头走廊上的橱柜按照事先交代补充了各式各样的茶叶与咖啡豆,但也有似乎是忘了带走而被挤到内侧堆起的衣物。伊吕娜顺手取出,那是五件灰黑色哥德式套装,尺寸要比一般成人略小一号,无论规格还款式都是专为少女设计。
  是那个萝莉塔骑士团的室内制服吧。

  这玩意比起传统女侍服要多了些不必要的特徵,或许年轻人会对这些特殊标志或显眼的色彩搭配感兴趣,但也仅止於此。不过从部分帝都贵族的女仆团开始尝试各种具强烈识别性的打扮看来,或许哥德式萝莉塔风也会往南方吹来也不一定。在那之前,这玩意还是乖乖交还给该骑士团吧。

  伊吕娜差女仆凯洛儿和雅菲检查所有储物处,将不属於新入住者的东西全整理起来,自己则备好茶点返回房内。

  稍事休息过后,苏米亚和伊吕娜前往设置在转角后方的军议室,留下女仆们打理新居,只由伊吕娜一人负责军议室内务。

  随苏米亚乘同一班车的将军们已在此等候。大门一关,新乔治亚以南的最新战况图及卫星图投影在主墙面上,亲卫师团参谋长叶廖缅科少将先为后备部队的将军们说明现况。

  叶廖缅科以卓娅的计划做局部修改,她打算提前收复亚美尼亚中部领土,以挽回可能已降至冰点的盟友关系。

  亚美尼亚相信俄罗斯会协助她们对抗土耳其,最坏的情况顶多是殃及首都,不至於全面溃败。然而卓娅的策略是牺牲亚美尼亚军以便纵向截断土军补给线、将土军主力围困在东部,事与愿违的亚美尼亚自然为此深感愤怒。

  可是光这样仍无法改变叶廖缅科的想法。她所担心的不光是亚美尼亚这邦交国,还有单凭自己能否完美封锁安那托利亚半岛这点。为了排除那少说还保有十六万以上兵力、在佔领区内就地补给的土军变数,她才决定把主意打在叶尔温一带。

  拉伊莎上将率乌克兰军夺回亚玛维尔省的现在,罗斯托夫军也已投入阿拉加茨至亚玛维尔战线,亚美尼亚境内的俄军已达十四万。然而土耳其宣佈进入总体战之后,据称将动员八十万以上的后备部队,姑且不论素质,加上其正规军便突破百万。至於亚美尼亚国防军……加上民兵大概还剩两万出头吧。

  将后备部队全部算进去,西亚战线的陆面战力是俄军三十四万、土军一百一十万、亚军两万的帐面数字。

  但是,说到部队练度以及火力嘛……

  「依照乌克兰军和罗斯托夫军之精良,加上我方於新乔治亚边境展开的警戒圈使得土军仅能在守势起到大股兵力之效果,只要确保补给线,十四万陆军即可稳固亚美尼亚西境。」

  叶廖缅科的判断点出了俄土两军在装备、训练及士气上的差异,这也是为何卓娅设计土军最强的现役部队东进。素质平庸的部队最适合拿来打守势或者掩护精兵,假如安那托利亚军获得这批源源不绝的支援兵力,土军综合战力势必会提升至巴尔干一带的义希联军等级。南方战线无法以庞大的亲卫军正面承受此一规模的伤害,故採取分离策略。

  而这项策略之所以成功,亚美尼亚军连同民兵组织展开的绝望抵抗功不可没,尽管她们绝非自愿赔上如此惨重的牺牲。

  土耳其袭击亚美尼亚的主因之一,即在於以闪电战逼和该国致使俄军失去最前线基地,新乔治亚将会完全曝露出来,同时也兼顾稳定大英及北约在西亚的前哨。身在基辅的卓娅透过土军五个军团的调度情况看出领军者齐娜儿上将并非等闲之辈,土军在扫荡亚美尼亚残余势力时确实快速又谨慎,总是会保留一至两个军团的兵力在后方构筑坚固的补给线。

  然而齐娜儿误判了一点──双方战备物资的差距。

  确切来说,是近五十年来累积的对地飞弹库存量。

  拉伊莎的乌克兰军之所以能迅速打破土军第五军团的补给线,后方的飞弹指挥部、飞弹基地以及黑海舰队提供了相当庞大的支援,其轰炸规模绝非一个军团的炮阵能够应付。同时土空军受制於黑海舰队、主力部队又不可能越过新乔治亚打击俄罗斯南部的飞弹基地,最终只能下达坚守待援的命令。至於无时无刻遭受轰炸的军兵们是否确实遵照指示,朝向土耳其边境溃逃的部队以行动说明了一切。
  乌克兰军赶跑土军第五军团后即佔领亚玛维尔,罗斯托夫军接着抵达,两军构筑的强大防线具备充足的纵深打击防禦,这正是分离策略的重点。

  叶廖缅科以红外线笔圈起土耳其与伊拉克之间的边界,向众将军解说道:
  「考虑到土军可能绕道伊拉克转进,我方各军在围攻亚美尼亚境内的敌军主力之际,罗斯托夫军将会对土耳其本国发动三路佯攻以扰乱敌军判断;倘若诱饵作战失利,则由卡秋莎皇亲麾下的新乔治亚边境防卫军越境施予压力。至於亚美尼亚境内部分,将动员阿斯特拉罕部一个军团、伏尔加格勒部一个军团、亚塞拜然三个步兵旅,可预期的盟军尚有亚美尼亚正规军及民兵。总计七万机甲部队及机械化步兵、三万步兵,兵分九路围歼安那托利亚军。」

  言及至此,叶廖缅科伸手拨顺滑至左耳前侧的发丝,然后两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微倾着说:

  「基於土耳其及北约并无余力派遣空军强行增援,以及伊拉克空军不具可期待之威胁,土耳其方面必然是以陆军为主。而我空军主力正支援中欧战线及黑海舰队,尚且能够增援各位的只有一个航空师及两个航空大队。因此,主力战的关键仍在於陆军。」

  对陆军作战身怀与其身手相等之自负的将军们无不表露出志得意满的反应。
  尽管身处俄罗斯南部的后备司令部,边境纷扰不断、又随时可能爆发战争的背景下,腐败的庸才根本无法在南方军内部立足。去芜存菁的将官们皆力求精进,假使将来并未开战,也能透过每年於基辅召开的评鑑会获得晋升的机会。而所谓的评鑑会在「吹毛求疵的老大姊」和「季莫申科家的奇才」两者坐镇下,可容不得受评鑑者打马虎眼。

  她们可是受到老大姊与总参谋长认可的──精英。

  叶廖缅科同样怀有与众人相同的自负心,不过她隐藏得很好,保持着富有余裕的浅笑停顿了一会儿。

  此时投影切换成新帝登基典礼上的航空舰队,将军们发出小小声的讚叹。那些彷彿将航母底部削平、整个上方加装坚固装甲的空中驱逐舰,不禁令人联想到科幻电影中的太空战舰。叶廖缅科侧身来到投影画面旁,舔了下乾燥的唇说道:
  「那么在提及制空权之前,先就基辅方面已确认的情报做说明。如各位所见……数日前,空中舰队已正式编入空天防卫军,由中央军的阿札洛娃元帅统率。
  尽管并未交付我军使用,提出援护请求之授权仍然是有的,故我方陆军师团也必须更新识别系统。「

  空中舰队固然夺人眼目,然而陆军出身的众将军最关心的其实是典礼当天自空舰降落的重装步兵,即装备动力装甲及降落缓冲装置的新式步兵。

 传统的墨绿配色、似熊的体格、坚固的装甲、强大的武器携带量、出色的机
  动力……那翻新现代陆军战术思想的人机一体战术单位,不管用脑袋还是膝盖想,都是最完美的步兵啊!

  如果能分配到一个中队……不,就算是一个小队也好,眼前的战争型态也会因此改变!可恶,真想让土耳其狗瞧瞧新世代俄罗斯步兵的威力啊!

  ──可惜的是,即使中央打算为南方军编制重装步兵部队,也会先编到巴尔干方面的亲卫军麾下吧。

  很快地体认到现实之残酷的将领们,不得已只好退而求其次、期待起相关部队的战斗报告了。

  「接下来说明我方在新乔治亚至叙利亚之间的制空权……」

  后面报告的部分苏米亚已在基辅听过一遍,因此并未投入太多精神,而是思考三位皇妹的事情。

  掌握最新军事技术及实战部队的安娜贝儿……或该称之为安娜塔西亚,再来会如何动作?

  新帝登基后主动放弃莫斯科防卫军的索可萝,如今身在何方?

  开战至今实在难以将之与战争连结起来的卡秋莎,又该怎么应付?

  既不像索可萝那般渴望着被爱、又一头热地亲近索菲亚皇姊,据说还嫌自己凶巴巴……那位棉花糖般软绵绵又暖呼呼、说她是女儿也不会引人质疑的小皇妹,该怎样打好关系呢……总不能比照身边那群期待被宠爱的女性抱下去吧。先不论法律问题,那种幼小的身体根本引不起性致嘛。

  想着想着,脑海中卡秋莎暖洋洋的稚气笑容突然躲进苹果树房间里,苏米亚忽地感到一阵恶寒。

  该不会……只能那么做了?

  在那种梦幻过头的房间,和卡秋莎两个人……扮家家酒什么的……

  不不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柔伊真的脱光光在基辅裸奔,这种事也绝对不可能发生!

  ……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先叫伊吕娜拟一份剧本好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