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兽人芯2之女谍小雪】作者:不详

2017-04-04人气:

             兽人芯2之女谍小雪
 

 字数:6049字
 
    20XX年,人类在基因工程技术上,制造了第一个兽型人,此类人力大无 比,兽头人身,有很强的性欲和繁殖率。主要用于帮助人类做一些粗重的工作。 十年后,由于基因变易,兽型人渐渐拥有人类的思想,结果,无可挽回的事发生 了,人类和兽型人展开了战争……
 
  这天是战事开始后的3年零8个月,在兽型人的总部的门外,一个人类的黑 影突然闪出,随即有隐没在丛林中。她的名字叫小雪,是人类部队中的? 
  8E的豪乳和修长的美腿。只见她在背包中拿出一张兽型人的皮,轻轻甩了 一下头发,然后从兽型人皮的屁股里钻入,把兽皮穿在身上(原来用少女作这项 工作是这个原因)?小雪在门外遇上了两个门卫,它们其中一个正拿着一个看来 是活生生的从女人身上扯出来的乳房,正在手淫。
 
  小雪忍着呕吐的感觉老起声音和它们交谈∶「HI!老哥,爽着那」
 
  「你要吗?排队哦!这是一个星期前庆功会上从俘虏身上扯的,我还不舍得 吃呢……」
 
  「哦,不了,你请便吧,我还要进去听大王的指示呢!」
 
  说着,小雪转身向大营的里面走去,隐约还听见两个门卫在争「别那麽大力 捏呀,坏了就没了……」
 
  在大营里,兽人一队正在听兽人王部署下一步计划,小雪小心的混了进去, 只见大厅中央坐着一个巨大的兽人,它长着猪的脑袋,上面还有三只角,最特别 的是它的阳具特大,有拳头粗,而且正在勃起,看来兽型人真的性欲很强。 
  兽人王大声说道∶「上个星期我们进攻基隆,获得了很大的胜利,相信大家 都享受到了,那下一步我们要怎麽办呢?」
 
  兽型人们大声起哄,有如惊类一般∶「杀进台北,直捣人窝」
 
  「对!!下个星期我们要攻打人类的大本营台北,我们有重要的情报说人类 总司令正在那里,我们攻进台北后要怎麽办?」
 
  「杀掉所有人,吃掉所有人!!!!!还有!!干死所有女人!!!」周围 的兽型人热血沸腾。(作者会让你们这样做才怪呢!!!^_^ )
 
  「还有!!!!!什麽人!!!台下有人的气味!!!!!」怪不得说猪的 嗅觉灵敏,它闻出了小雪身上的人味。
 
  周边的兽人立刻一片骚动。
 
  「让我把那个低等生物找出来吧!!」
 
  从兽人群中走出来┅┅他!!他居然是一个人类的男子。更令小雪惊奇的是 看到他的样子后——他竟然是司令17岁的儿子──冠希。
 
  「难道……他叛变了?」小雪非常吃惊,但她现在只能做到的是一动不动。 
  「那就有劳冠希队长了」兽人王又坐了下来。
 
  冠希拿着一条黑色有倒刺的皮鞭在兽人堆中左穿右插上闻下闻。终于── 「就是她!!」冠希闻出了小雪身上独有的处女的芳香。
 
  随即,冠希挥起皮鞭向小雪身上打去「让我帮你现型吧!!」
 
  一轮鞭打下,售皮被打碎,一个少女呆呆的站在那里,长发飘飘,好美喔, 冠希一时间也看呆了。
 
  小雪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她要击倒并挟持他走出困境,她迅速向冠希冲去, 用尽平生之力,挥拳向冠希的腹部打去。
 
  ──击中了!!但象打在钢铁上一样,难道他……只见冠希列嘴一笑「小娘 门,还有两下子」
 
  说着,两手按在小雪的香肩上,一捏,「啪!啪」把小雪的肩膀骨掐碎,顺 便把她的紧身衣也撕破了。普通人哪有这麽大力气?冠希被同化了。
 
  小雪相臂剧痛,爬在了地上。
 
  「我老爸肯定是没人用了,这样的美人也送给我们」「嘶!」冠希小雪的乳 罩和内裤。
 
  「很美的你耶,是处女吗?我刚闻出来了。」
 
  小雪痛的爬不起来,但她还报着一丝的希望,匍伏着身子,象虫子一样,向 大门移动。
 
  冠希怎麽会放过她呢,他踏出左脚,踩着小雪的长发,随即右脚恨恨的踏在 小雪的头上哈哈大笑∶「我爸送了这麽大的礼来,大家说我们应怎麽处置这个女 间谍呢?」
 
  「干死她!干死她!」兽人们极度兴奋,兽声鼎沸。
 
  「好!!那就请大王先用。」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她的屁眼」兽王一边用手抚摸着鸡巴,一边走来。 
  「她的屁股已经准备好了」冠希用手捭开小雪的屁股,露出了淡黄色的菊门。 
  兽王用他泉头大的鸡巴,狠狠的向小雪的屁眼插了进去。
 
  小雪未经人事,怎麽受的了这样大的冲击,两眼一黑,就要昏迷。
 
  冠希见状,立刻叫人拿来了一些有倒刺的小铁钉,沾上一些药水,插进小雪 的豪乳,小雪立刻痛得醒了过来。冠希在小雪耳边说∶「好享受吧?这是很特别 的药哦,用上了就昏迷不了,真没用,我们临幸你,你怎麽可以晕呢?很遗憾, 用了这药啊,你连快感也不会有了,接下来就只有痛苦!痛苦!很痛苦!!哈哈 哈!」
 
  兽王很满意小雪的屁眼,它闭上眼,用力的操着小雪的菊门,血顺着她的大 腿流了下来。「一队长,你也一起吧。」
 
  冠希连忙答道∶「谢大王恩赐。」
 
  他拿起阳具,正要插进小雪的小嘴「喔,对了,如果你咬我怎麽办呢?有了!」 
  说着,他托起小雪的头,挥拳就打向她的小嘴,血液混着口水从小雪的口里 流出,伴随的还有洁白的门牙。
 
  「好性感的小嘴,我不客气了。」说着,冠希把鸡巴塞进了小雪的小嘴。 
  「对了对了,用点舌头,你真是一个天生的淫娃。」冠希渐渐兴奋了,他的 鸡巴虽然没有兽王的大,但也要比一般人粗壮。
 
  这时,兽王也达到了高潮,他用里的捏紧小雪的乳房,把浓浓的精液泄进了 她的直肠。
 
  「呀呀,哦!」小雪感到直肠一阵滚热,发出高声尖叫。
 
  「现在才刚开始呢。」冠希从小嘴中抽出浠淋淋的阳具,对准小雪的阴户插 了进去。
 
  「啊……啊!啊……」冠希说的不错,那铁钉刺入乳房后,小雪连快感也没 有了,只有痛。
 
  「大家也一起来吧!别浪费了这淫娃」
 
  冠希边说边展开了剧烈的抽插。
 
  冠希从大鸡巴中放出了热精,白色的精液混着鲜红的血从小雪的阴户和屁眼 中流了出来。
 
  「侥了我吧,把我杀了吧!」小雪无奈的喘息着。
 
  兽人们已经等了好久了,大火儿一涌而上发泄它们的兽欲,小雪身上的每一 个洞都插满了鸡巴,等不及的就捏着她的豪乳打手枪,然后把精液射在她身上。 
  药力快过了,小雪又要昏倒,冠希又在她的巨乳上插入铁钉子,这场疯狂的 性宴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只是少女的乳房也插满钉了,最后,小雪从头到脚都浸 满了精液,阴道和屁眼也松跨跨的,少女想努力收紧屁眼,结果只是从屁眼中挤 出一团团精而已。她连喘气的力量也没有了。本来还有十几个兽人没有发泄,但 也嫌脏,而没有上。
 
  冠希上前一把抓紧小雪的长发,把她提高,用手指挖出她耳里的精液,笑着 说「你看呐,美眉,现在连兽人大哥也不要你呢,你身上真的好臭哦」
 
  冠希吧少女提的双脚离地,左右晃动,象在玩洋娃娃一样。
 
  「放过我吧,头发好痛啊!!」
 
  精液随着晃动从浠淋淋的长发中流了下来,地上浠了一片。
 
  「哦!兽人大哥们今天的量真多呢,好了,拿我的玩具出来,我要向这个美 女说明一切。」
 
  只见一个大兽人从房间里拿出来了一个大大的宠物笼,放在地上,并把门打 开。
 
  「来来,我的宠物。」冠希放下了小雪,向笼子招手。
 
  从笼子里爬出了一个头发挽起全身赤裸中年美妇,她竟是司令的妻子,冠希 的亲生母亲──冠兰。
 
  冠兰的屁眼里插着一枝大大的假阳具,向冠希爬去「好儿子,好儿子,快让 我排便吧,我快要急疯了。」
 
  「呒!儿子是你叫的吗?有不记得奴隶的规矩了吗?」
 
  「是!是!」冠兰剧烈的扭着屁股「儿子主人,请快让我排便吧。」说着舔 起冠希的脚指来。
 
  「一会我会让你爽,你给我先上桌子上去。」
 
  「呜,在这里,好丢脸。」
 
  「我叫你上就上!!分开双腿!」
 
  美丽的夫人无奈的爬上了桌子,分开双腿!露出黑黑红红的阴唇。
 
  「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妈咪,她叫冠兰,她呢,几个钟头前被我象往常那样 用从我妹妹思曼的身上收集的兽人大哥们的精液灌了肠,她现在暂时还是我和大 王的玩具,你看你看,这阴户还没有象你那样被插烂,你看这美丽的脸,这雪白 的皮肤,这修长的大腿,还有还有,这40吋的大奶。
 
  「我出生在什麽家庭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家教很严,老爸不许我随便交 女朋友,结果我一路长大就越对妈咪有性趣,妈咪还常穿着我喜欢的粉红色短外 套加上略为透明的白色衬衫,下半身则是穿着轻飘飘的白色丝质短裙,背对我们 在流理台做饭,看妈咪摆动的淫肉臀;似乎在引诱我,你知我有多难受啊!看见 她长发扎着马尾,带上头巾,穿着紧身衣在跳健康舞的时候,你知道我为妈咪打 了多少手枪啊,我于是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从後面抱住妈咪,用肿胀的肉棒隔着 衣物顶上妈咪的淫臀隔着裙子或裤子拚命地戳顶着妈咪菊花蕾的位置,还央求她 「妈咪你的身体借我弄一下,让我降欲消火後才能专心读书!」妈咪却断然拒绝, 还数落我说这是乱伦,要将精力放在别的地方,还说我因为青春期才有如此的性 冲动,过一阵子就没事了。为什麽老爸就有这样的艳福呢,还要生一个这样漂亮 的妹妹。结果三个月前的一晚,我终于在老爸和妈咪睡着后,在他们的房间放迷 昏气,然后把不醒人事的妈咪拖进我房里猛干,我几乎把她所有的洞都干片了, 象这样!」
 
  说着,猛然把鸡吧插入冠兰的阴户里。
 
  冠兰叫着∶「小希……不要……妈咪快……死了……噢。」
 
  「妈咪,我好舒服我要射在妈咪的花心里噢!」
 
  刚才没上场的十几个兽人,看到这场母子双奸的好戏,更按耐不住了,上前 一把楸住小雪的头发,猛干了起来。
 
  「之后的每天,我都要在妈咪身上发泄三、四次才能睡觉」冠希把鸡巴从妈 咪的阴道中抽出,又插入了她的小嘴里。
 
  「终于在上个星期,妈咪发现了,她居然狠狠的骂我,还和妹妹合力把我关 了起来,还说要讲给老爸听,我以为死定了,好在大王救了我,妈咪和妹妹当然 也一开」请到「,大王还给了我新的力量,还封了我做一队的队长,我太感谢了, 于是把思曼献给了二队和三队的大哥们,这小淫娃啊,几天前被我开包的时候还 高兴的哭了呢!」
 
  兽人们把精液全都射在了小雪的长发上,这时,兽王走了过来,拉起她的一 撮头发,狠狠的拔了下来放在嘴里「我要试试这个的味道。」
 
  「喔,小姐,这是我们大王的嗜好,几天前,当兽人大哥们的精液第一次浸 浠了我妹妹思曼的长过膝盖的秀发时,他就忍不住把它剪下来,细细品尝呢。」 
  这时,冠兰突然吐出儿子的阴茎,向他哀求说「求求你,儿子主人,你放过 思曼吧,她只有十六岁,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啪!」冠希一巴掌打在妈咪的面上,头发打散了,秀美的曲发披散在白嫩 光滑的背上。
 
  「我自有主意!!冠兰!你今天不乖喔,我要好好惩罚你。」冠希说着,拿 出了一对耳环。
 
  「这是妈咪最爱的一对耳环呢,我给你带上。」
 
  「不要啊!!好痛……」冠希抚摸着妈咪40吋的大奶。」
 
    「也是时候让我们的间谍小姐吃个饱,做个饱鬼,你知道的事太多了。」 
  说着,几个兽人拿来了一个大漏斗,把它插入了小雪的嘴里,直插入喉咙, 冠希抱起妈咪,象抱婴儿便便一样,拉出塞在她屁眼里的大阳具,冠兰再也忍不 住了,稀稀哗哗的精液全排在了漏斗里,然后有通通滚进小雪的胃里。
 
  「是时候行刑了,放心,你会死的狠痛苦的。」冠希放下美丽的夫人,指着 大厅中央的一条三米高,有阳具粗,生满倒刺的铁株对小雪说「这是我们兽人的 图腾兽人芯,你将会在拿上面被处死。不过呢,得先让我们快活一下」
 
  冠希拉着少女走向铁株,用铁炼和小雪的长发末梢绑了起来,然后把少女吊 高,慢慢放下,直到阴户离株头两、三吋?埂∩「让我们练习一下飞镖。」 
  冠希和兽人们拿来了飞镖,把小雪当成目标,炼了起来,少女真四生不如死。 
  直到女孩的全身都插满了,冠希就说不玩了,飞起一把飞刀,把小雪的长发 切断,少女即时向下落,整个人从阴道开始。可怜的小雪,她还没有死,至少看 见她还在颤动。
 
  「现在呢,要加点料。」冠希拿起小刀,在小雪上上疯狂的割了起来,在伤 口上洒上盐和辣椒油。
 
  「现在大家开餐。」兽王命令。
 
  兽人们等了好久了,听到后一涌而上,兽王首先用他的撩牙,咬开了少女的 头盖骨连长发一道吞进肚里,左手还掏出了里面的脑子。
 
  兽人们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小雪的肉体就被吃光了,十八岁的美少女结束 了她短暂的生命。
 
  这时,一个门为进来报「报告,这几天我们一共有3000多兄弟上过女俘 虏思曼,现在她的每个洞都松的不象话,于是我们就相量把她吃掉,二队和三队 的队长为谁能吃女俘虏思曼而打了起来。现在已经分开了。」
 
  「真麻烦!把他们都带近来。」兽王不满意了。
 
  两个兽人拿着一个钢盘子进来,盘子里面满是精液,里面还躺着一个短发少 女,眼神空洞,一动不动,只有鼻空的一动动才让人知道她还没死,她的36吋 乳房有一只已?
 
  「你们怎麽可以为了这些小事就打起来呢。」
 
  冠希责备那两个兽人「让我教你们怎样分吧,我的玩具先赏你们玩着先,她 也够钟灌肠了。」
 
  两个兽人当然不会错过,他们把思曼从盘子里捞出来,把满盘的精液拿到冠 兰的身边,一个拿起美妇的双脚,把她倒吊了起来,美妇的曲发垂到了地上,一 个就爱不惜手的捏着冠兰的巨乳。
 
  「好痛!」冠兰不禁叫了起来。
 
  「喂喂,小心一点玩啊!如果象思曼那个那样捏坏就没的玩了。」冠希警告。 
  那个兽人当真停了手,那起气吸,一头插进美妇的直肠,一头放在盘子里, 精液就源源不断的挤进了冠兰的屁眼。美人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
 
  冠希走到了思曼的身边,吩咐手下拿三角马出来,然后拖起思曼的头,对着 她空动的眼神说∶「小妹,认得我吗?我是你大哥」
 
  思曼呆呆的笑了一下,一团精液从她的小嘴里流了出来。
 
  「你真的一点反映也没有了吗?让我看看,好美的乳房,一样的母生一样美 丽的女儿,这乳头给了那些人吃怪可惜的。」说着将嘴把思曼的乳头咬了下来, 接着把另一个也咬了下来。思曼果然没有反映,只是身体颤抖了一下,冠希连她 的阴蒂也不放过,也一口咬了下来。
 
  「好肉,好吃!好了,你们两个把玩具放下,三角马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来 分吧。」
 
  冠希走到美妇的身边,把气吸从她的屁眼中拔出来,接着又把鸡巴猛插进去。 
  「妈咪!象狗那样爬到大王那里去,让大王的大屌茹的嘴巴!冠希说着,一 把握紧妈咪曲发,一边在妈咪的屁眼里猛力抽插,象骑马一样把妈咪推向兽王。 
  思曼被两个兽人放在了三角马上,她的四肢被牢牢的钉在四只马脚上,仰起 头,空洞的眼神透过盖在额前湿淋淋的头发,芒然的看着正和亲哥哥疯狂肛交的 妈咪,看着那条曾经把她干晕的兽王大鸡巴塞进妈咪的口中。少女的最后要来了。 
  两个兽人,拿起了一个有两百公斤重的大铁锤。「一、二、三!」
 
  铁锤狠狠的打在了思曼的腰上,少女的腰底下的部分活生生的被三角马?这 时,冠希和售王也达到了高潮,分别在美妇的小嘴和屁眼放出了阳精。
 
  「我要小便一下」兽王淫笑着把有两公升份量的尿液向冠兰尿去,热流顺着 长长的曲发流到地上。
 
  冠兰两眼朦胧,想起和女儿一块打扮,一边整理着她的头发一边责备她不该 几岁后就不肯剪头发,弄的现在打理很麻烦。想起扎起双辫的美少女告别自己去 上学……她的眼前一黑,屁眼一松,放出了白白黄黄的粪便。
 
***********************************   (兽人大营里就只剩下冠兰一个女人了,她的命运有会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