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另类小说

【大航海】 第一章 完美风暴 作者不详

2017-04-04人气:

作者不详
字数:3876


              第一章完美风暴

  我带着20个水手,驾驶着一艘属于我的帆船游沥在浩瀚的大西洋上,我们的船刚离开非洲,朝着我们的祖国西班牙驶去。

  船舱里装满了我们的货物,整整100名黑奴,水手们忙着升帆降帆,寻找着那一丝微风,入夜前,我有些担忧的看着那火红的太阳落入地平线,漫天的繁星渐渐闪现出来,大副安排水手长组织人手做晚饭,看到我站在船边看着那一圈昏黄的月晕,也担忧的说:看来我们要面对一场大的风暴了。

  我点点头说:也行我们正朝着风暴前进呢,估计明天下午,我们就会遭遇这场风暴!

  大副说:吃了晚饭,你早点休息,明天是一场鏖战啊!

  我默默的点点头,水手长招呼着大家到后甲板上开饭!

  我也闻到了一丝香味,迈步走了过去,长桌上是几大块烤好的金枪鱼肉,还有一大盆煮熟的豆子,10多瓶拔掉塞子的朗姆酒在火把下闪烁着琥珀色的光泽。
  一大块烤鱼肉下了肚子,水手们已经开始疯狂的吃喝着,12个小时没有进食的壮汉们早已饥肠辘辘,很快鱼肉就没有了,那边架子上吱吱冒油的鱼腩端了上来。

  我很快吃饱了,让大副安排好夜班的人员,我钻进了我的卧室,借着珠光看着海图,附近真没有可以让我们避风的岛屿,我们只有迎着风暴前进了。

  看着蜡烛上方垂着升起的黑烟,我知道这是大风暴来临前的平静,低气压的感觉已经出现了,担忧让我实在无法入睡。

  我躺在床上假寐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到了船的摇晃,舷窗那里也有了一丝丝的啸叫的声音,风来了。

  大副吆喝的声音隐隐的传来,我听到他的声音就能感觉到一丝安慰,这个在海上漂了20年的壮汉,对大海和船的了解似乎都超过了他对自己的身体的认知。
  大副的身影在我窗口晃了晃,我开门让他进来,大副问我:如果我们升帆,说不定能跟风暴擦肩而过,不过我们的归程可能要加多10天左右。

  我摇头说:淡水和食物都不够!我们总不能饿死渴死那些货物!

  大副看看我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我叫住了他,大副回头看着我,我说:冲过去,然后大家狂欢三天!

  大副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明白我这句话的意味,迈开大步上了甲板,大声传达了我的命令,水手们一片欢呼声。

  我没看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狂风卷着巨浪在瓢泼大雨中蹂躏着我们的船,大副已经一夜没有合眼了,掌着舵在波峰波谷间艰难的寻找着出路。

  水手们都到了桨位上,听着二副的指挥,配合着大副调整船的方向,我扒着舷窗绕进了驾驶室,大副冲我咧咧嘴,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外的巨浪,我踉跄着凑近他,声嘶力竭的喊着问他要不要休息!

  大副咧咧嘴,摇摇头,转头冲我嚎叫着,我依稀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扒着舷窗来到了后甲板,掀开了舱盖,一股强烈的酸臭铺面而来,似乎飓风都吹不散这种味道,我捂着鼻子,走下了甲板,巨大的船舱后面,一大群捆着手的男黑奴或蹲或跪,一个个都瘫软如泥,舱里到处都是这些黑奴呕吐的污物,他们本来就没坐过海船,更别说这中我们都难以承受的风浪了。

  我把出我的佩剑,冲离我比较近的一个黑奴招招手,他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我晃晃佩剑,他哆嗦着身体靠近了我,我抓住他的手,割断了他手上的绳索,黑奴不明所以的把手拿到身前,活动着手臂,我把佩剑递过去,指指后面的黑奴,示意他去割断所有黑奴的绳索。

  那些瘫软的黑奴冲我露出的感激的微笑,我转身出来,到了另一个船舱,这里味道也是无比的酸臭,而且比那边多了一个骚味,我探头看看,几十个半裸的女黑奴也都趴在自己呕吐物中挣扎着,扫视了一遍,所有黑奴都还活着,我满意的点点头。

  我回到舵室,大副看看我,我点点头,大副咧嘴笑笑,风浪似乎越来越大,大副的表情也很凝重,我知道这次风浪的威力让这个老水手都感到了震撼。
  大浪不停得扫过前后甲板,一些没有固定好的物品挣脱了束缚,在甲板上转了一圈,就腾空而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前后舱都进了水,但还不算太严重,不至于影响船的漂浮,二副的嗓子都哑了,挥舞着手指挥者水手们划桨,这些人配合了很久,不用出声也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我回到了驾驶室,陪着大副,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贴着巨浪不断的调整着船身,将船头始终对着大浪来袭的方向,我心里明白,任何一次浪头侧击我们的船身,我们即可就会葬身大海。

  大副眼睛都有些红了,瞪着浪头,我看到船舱边上一瓶倒着的朗姆酒,我迈步过去,抄起瓶子送到大副嘴巴边上,大副一口咬掉瓶塞,我举着瓶子,大副张大嘴,瞬间半瓶子烈酒就进了肚子。

  大副喘了几口气,看我一眼,我又举起瓶子,大副打个嗝,半瓶子又进了肚子。

  大副喷着酒气对我嚎叫了几句,我点点头,在舱里找了几瓶酒,抱着进了桨室,水手们划着桨欢呼着,我一个个喂他们喝酒,大家嘶哑的喊着号子,粗壮的胳膊不停得划着长长的木桨。

  没有阳光,很快又天黑了,大副和水手都筋疲力尽了,浪似乎小了一些,雨也小了不少,我们船头的旗子也有了些许褶皱,所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折腾到半夜,风似乎没有了威力,海浪依然起伏,但对我们已经没有了致命的威胁,大副把舵交给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二副也软掉了,水手们一个个都站不起来了。抱着桨柄似乎松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过了好久,大家才相互搀扶着离开了桨室,寻觅一个稍微干一些的地方,倒头就睡。

  我带着两个水手,一直驾船到后半夜,大副起来换我。

  上鱼喽!!!!!!

  蓝鳍金枪鱼!!!!!!

  水手的吆喝声把我惊醒,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出了船舱,四个粗壮的水手正在船舷边上往上拖着一条比人还长的硕大的金枪鱼,大副指挥着,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挥舞着一个空酒瓶子。

  这条鱼太漂亮了,看着就好吃,拖上来后,一个水手拎着大刀砍在鱼头上,大鱼拼命甩着尾巴,鱼血喷溅而出,另一个水手拎着水桶不停得冲洗着甲板。
  砍了好多刀,鱼头才砍下来,扔回了海里。

  大鱼的肚子也被刨开,内脏掏光,剩下完整的鱼身,大块的鱼肉被摆在了烤架上。

  前舱后舱,都是持枪或者持刀的水手指挥着黑奴们清洗着船舱,大桶的海水被灌了进去,黑奴们也都缓了过来,里边也没有的酸臭味道。

  三个负责食物的水手煮好了豆子,送进了舱里,黑奴们贪婪的围绕着木桶,用手抓着豆子往嘴里噻着。

  那边烤鱼的香味已经出来了,一个水手搬来了一把椅子,我坐在上面,开了一瓶朗姆酒,灌了一口喊道:狂欢开始!

  水手们欢呼起来,几只火枪乒乒乓乓响着,黑奴们吓的缩在一起。

  水手们锁好男奴的舱门,女黑奴们被一个个的带上了甲板,迎接她们的是一桶桶的海水,海水冲刷干净的黑女们排着队从水手们面前走过,完全赤裸的身体已经让水手们无法克制,每个人宽松的裤裆都顶成了帐篷,经过大家的挑选,三个身材最火辣的小黑女被选了出来。

  其他的被赶回舱里,大副抬出了一张桌子,嚎叫着,在桌子上支起了手臂,这是排列顺序的比试!水手们之间的游戏,简单而之间,掰手腕!

  年近50的大副很快败下阵来,呵呵笑着站到了一边,不停得有人上去挑战,一轮下来,还是最壮的一个水手获胜,咧着大嘴哈哈狂笑着,大副抓住一个小黑女塞进他的怀里,壮汉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在小黑女尖叫声中,把她重重的摔在甲板上,壮汉拉开裤带,硕大的宛如小黑女手臂一边粗大的鸡巴露了出来,小黑女尖叫一声,壮汉已经趴在她身上,众人的呐喊声掩盖住小黑女声嘶力竭的惨叫,壮汉屁股疯狂而且快速的松动着,不一会,大家的喊叫声和大汉的起伏同步起来,壮汉疯狂的松动着屁股,大家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终于,壮汉狂怂了几下,身子僵直,喷射在黑女的体内。

  壮汉直起身来,鸡巴上白的红的一塌糊涂,小黑女也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两个水手拎着清凉的海水浇在小黑女身上,小黑女挣扎几下,双手紧紧捂着下身,蜷缩在甲板上。

  接着另一个水手捏着小黑女的小腿左右一分,趴了上去,小黑女挣扎了几下,那个水手又开始耸动布满粉刺的屁股。

  烤鱼端了上来,朗姆酒也被打开,水手们喝着酒,等待着轮到自己,我冲着大副挥挥手,大副摸着胡子笑着,按到了另一个小黑女,也在众人的吆喝声中舒舒服服的发泄了一次。

  除了吃喝,水手们围着两个小黑女形成了两个圈子,偶尔还能听到小黑女的惨叫声,渐渐的只有水手们的吆喝声了。

  大家都轮了一次或者两次,都满足的拎着酒瓶子,吃着鱼肉和豆子。小黑女周围人散开了,水手们都心满意足。

  四个水手把小黑女拎起来,带到我面前,我一看,两个人都没了人样,其中一个左边乳头都被咬了下来,挂在乳房上,浑身都是掐痕,下体肿胀的宛若面包一般,另一个也差不多,两个人都微微呼吸着,还没有断气。

  我挥挥手,大副把一把短刀扔了过去,一个水手用麻绳捆住一个小黑女的手腕,用短刀在她大腿上划了几道,然后拎着她扔进了海里,另一个也如法炮制,被扔进了另一侧海水里。

  大家围在船舷看着,不一会,就嚎叫起来,几只青鲨追着撕咬着小黑女的身体,大家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下面刺激的场景,不一会,麻绳被拽了上来,只有一段手臂和被咬的稀烂的双手,大家一阵欢呼,麻绳被切断扔进海里。

  大家继续吃喝着,剩下的那个小黑女早被吓的瘫软如泥,不过谁也没有碰她,大家知道,她是给我这个船长留着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