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55)作者:万岁万

2017-04-04人气:

 字数:5411
 

  (155)重大泄密事件3,黄金水事件
 
  「你们再看看。在科技发展方面有什么建议要告诉中央。大家注意,我没有 说『好的建议』。就是说,什么建议都可以。」
 
  那天晚上很晚,大首长又一次提出了傍晚那个问题。当时没人能够响应。可 是他求贤若渴。国际需要人才。
 
  「把国防工程向外海推,,只要琼薇副总在这里,我们有这个能力。」有人 建议说。
 
  「这个中央已经有安排。还不算是个创造性的建议。你们再想想。明天告诉 我也可以。什么时候都行。」
 
  其实大家都明白,认为这不过是些官场话。以后真有建议很难找到领导人的。 尤其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扫黄,反贪腐。也就是说政治运动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有点个人的看法不知道对不对?」突然,刚回来,正在吃晚饭琼薇憋不 住开口了。
 
  参加会议的同志有些不愿意了。这是下班时间,好多人家里还有一大摊事呢, 如果这个小女人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岂不把大家的时间都耽误了!于是会场里 的噪音开始大了起来,显得乱哄哄的。琼薇的话都快听不到了。
 
  「这样吧,,」大首长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天已经不早了。大家家里都 有事,有事要说的同志留下。其他同志都回家吧。咱们基地的核心领导,文工团 的领导,和你们几位地方的同志再辛苦一下。再谈几分钟。」
 
  于是「轰」的一下开会的人几乎都走了。只剩下三两个基地主要领导和地方 领导。
 
  「你接着说吧。」大首长对琼薇说。
 
  「是这样的,」琼薇继续说了下去,「我曾经做了一个小型实验。对收集到 的信号不破译,直接进行分析。一个几秒钟的信息元里面大概有几百亿个彼此不 同的信息点。分析它们之间的关系便可以发现他们的一些规律,,」
 
  「然后呢?发现什么没有?」大首长问
 
  「发现他们最近秘密通讯力度增强了。因为信号中有一个微弱的尖锐点,它 可能是密码中的一句话或是一个符号,甚至有可能都不是他们发的,只是发报前 手指上的一个习惯性的小动作。这个我还破译不了。但是我发现,只要这个尖锐 点一出来,对方后面要发的一定是海底的情报。这样,,」
 
  「我明白了。」大首长说,「你是说不用数学的方式破译对方的密码。而是 用计算机的优势,用计算机的方式分析他们信号流,然后得知里面透露出来的秘 密?」
 
  有些事情,不明白的人怎么都听不懂;明白的人都不用多讲,立即便明白了 其中的原理,意义,和价值。
 
  「对。这就需要我们尽量多的收取对方的信号。不光是密码通讯。即使是平 常的普通人的手机讯号,军舰上锅碗瓢盆的撞击声都有用。我们只要用信号采集 器像吸尘器一样的吸取各种信号便可以了。什么电子信号、声音信号,光信号等 等都可以。计算机根据它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分析出这些信息的性质和内容。」 
  「你说的这个很重要。」大首长有些激动,「这不是简单的创新,这是一次 革命!我回去马上安排一次讨论,如果可行。我便筹备一个班子立项,你来当一 把手。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个像你们这个国防工程基地一样的大型国防工程来抓。」 
  「我还年轻。当一把手我可不行。」
 
  「她走了我们基地怎么办?」基地领导坐不住了。
 
  「早就让你们培养下一代,甚至第三代,第四代的接班人你们是怎么做的?」 
  「现在的孩子太娇气。有水平又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太少了。」
 
  「那你们不会想办法吗?琼薇。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天南警校。」
 
  「你看你们天南警校的毕业生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出色?」大首长问琼薇。 
  「当然了。天南警校在老政委的影响下校风始终没变。我没有见过老政委。 但是在警校,有关他的传说很多。」琼薇自豪的说。
 
  「将来能不能分一些毕业生到部队系统来?」
 
  「这可不好说。天南警校的毕业生到处都有人要。尤其是A区的,都是高科 技的,根本不够分。」
 
  「听到没有?」大首长对基地领导说
 
  「人家不是说不够分了吗?」
 
  「那你是死人啊?想办法嘛。」
 
  「不用点行政手段,经济手段怎么招人?可现在反腐又这么要劲。谁敢动啊!」 
  「这我不管,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能事事都由我来替你们操心。现在时间 不早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接着谈。告诉同志们,明天文工团再加演 一场吧。我让他们多演一天。让今天值班没来的同志也能看到演出。家属也可以 看。不然太艰苦了,可要真的招不到人了。」
 
  「谢谢首长。那我们先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大家纷纷准备离开。
 
  「矮油,大家都走了。您休息吧。我也得回去了。」琼薇高兴了。小孩没准 已经和他爸爸已经来了,正等着自己呢。而且,老公现在床上的活可好了。还是 一星期一次。
 
  大首长办事一向雷厉风行,他绝对没有一般人那种做作,「晚上你留下来吧。 或者过一会再回来。」他凑到琼薇的耳边,极为少有的直接对琼薇说。
 
  「我老公在家里等着我呢。」琼薇委婉的拒绝了。她是有夫之妇,而且按照 规定,今天是她老公前来探亲的日子,她不愿意背叛自己的男人。
 
  不过,这并不是说琼薇对大首长没有好感。她也并没有因为大首长年岁已高 而产生任何不好的念头。相反,因为大首长一向对她工作的支持,她对大首长佩 服的要死,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当然,上床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大首长刚 一说出晚上留下的要求,她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并且婉言拒绝。迅速离开了。 
  如果大首长听到琼薇的话以后立刻放手,那他便不是大首长了,顶多是其他 基地上的一个行政人员。他看了一下身旁陪同的秘书说,「你找个人给她做做思 想工作。让她今晚务必来一趟。」
 
  「这个………」这个新来的秘书大概觉得自己挺清高的,表现得面有难色。 
  「怎么了?」
 
  「不太好吧。」秘书不愿意说自己没这个本事,他来到时间不长,不知道如 何下手。于是对大首长摆起了架子。
 
  大首长看到秘书这付德行不再勉强。他看了一下四周,忽然看到地方上来谈 工作的王主任有事情还没走。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对王主任的工作能力还是相当信 任的。「小王。王主任。你过来一下。」他对市办公厅王主任招了招手。
 
  后来,回北京后没几天,大首长便把这个秘书换掉了,下放劳动,永不复用。 
  在其位,必须司其职。公鸡不踩蛋,只能杀了吃肉(鸟类交配时多采用雄性 踩到雌性后背上,用其泄殖孔对住雌性的泄殖孔进行交配。所以老百姓把这一过 程叫做『踩蛋』)。领导交给你的任务你没办好,这不能完全怨你。有可能是你 没能力;有可能是没经验;甚至是任务过于艰巨,没别人干得好。但是如果你不 去办,那便是你的问题了。你刺头啊?或者,你比上级还要正确?这一时期,老 百姓对这一现象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装逼』。
 
  (大首长下台后。此人再次得到重用。因为他政治过硬。没有站错队。但是 随后他便发生了重大失误,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政治,上完全没有错误、没 毛病的,业务上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当时这个秘书还是非常不服气的,『这个任务他要是能完成,我愿意 输他一千块钱。』
 
  这段可以不看。
 
  人民币的单位是『元』或『圆』。这个叫法很可能是纸币流行初期从外国学 来的,由官方规定的。但是老百姓从来不用这两个字。他们使用的货币单位是 『块』。这是因为,中国历史上流通的货币是银子或银元,银子浇注完的元宝状 态并不方便流通使用,并不总是买那么贵的东西。都是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之后 才适应使用。所以中国的流通货币的单位在老百姓的口中不是元,而是『块』。 一块钱和一元钱等值。
 
  「市委的。有重要的事情。」琼薇回家没几分钟,王主任领命来到了琼薇的 住处。他让守卫在她房子外面的一个琼薇的警卫员进去报告,自己则和另一个警 卫员等在外面。心里在盘算着进去以后应该怎么说。
 
  功夫不大,警卫员和一个琼薇专用的的小女服务员一起出来。警卫员留下, 女服务员领着王主任进去了。
 
  房间里冷气打的十足,收拾的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你在客厅稍微等一下。」 一个充满自信的女性的声音从里面不知什么地方飘了出来。
 
  这套大房子有四百多平。错层、上下楼、地下室、玻璃幕墙、室内电梯、中 央空调,大型的太阳房巧妙的连接着室外花园;两层楼高的巨型落地水族缸和有 落水的锦鲤池;一群群的热带鱼,巨大的锦鲤正在缸中或池中嬉戏。除了私人游 泳池因怕违反纪律没有装,其他该有的现代化元素一个不少。比阿靓的太阳房又 好了许多。
 
  还有专门的服务员、花匠,水族箱保养员每天打扫,喂鱼。把这么若大的房 子收拾得里里外外一尘不染。如果是房子主人自己打扫,一个人一天不上班只干 这个也完不成任务;比琼薇自己家买的,婆媳两代共同居住的一百平的公寓不知 好了多少倍。
 
  这倒不是说琼薇喜欢这一套,而是所有的基地领导的都是这样。这是一个对 生活水准的理解问题。也是留住高级科技人员的手段。琼薇不愿意拒绝。再说了, 看着确实不错。
 
  王主任刚进门便听到琼薇从敞开门的卫生间里说的话。接着他无意中从一个 大穿衣镜的反射中发现,琼薇副总指挥正在化妆!只穿着性感内衣的的背影有着 无比的诱惑。
 
  『她已经同意了?』王主任心中暗喜。『那么这个棘手的问题便这么兵不血 刃的解决了?』
 
  「对不起啊。」琼薇很快便出来了。她已经换下了军装,穿着一套非常漂亮 的便服。「小妹,沏两杯茶来。」琼薇招呼着。
 
  『小妹』是配给琼薇的勤务兵。
 
  「不用客气。副总指挥今天怎么这么漂亮啊?」王主任不无得意的说。对女 人夸奖她们漂亮永远是最好的开场白。同时也暗指女人懂事,已经提前为领导招 宠做好了准备。
 
  「哦。今天是我老公探亲的日子。不过他今天来晚了。」琼薇说道。
 
  王主任心里像被泼了一瓢冷水,刚才的得意立刻变得无影无踪了。而且任务 也更加艰巨了。把一个女人从她分离已久的老公的身旁夺下来,再送到另一个想 非法占有她的老男人的床上去。任务的难度可想而知。
 
  「王主任什么事?」琼薇坐到了王主任对面的沙发上接着问道。
 
  「这个,,内个,,」王主任吭叽了半天说不出来,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啊?」琼薇更不明白了。「难道,,」琼薇那么聪明立 即联想到大首长看完演出让自己留下时的情形。她突然想起来了,上次早产也是 他先来做的媒婆。
 
  「你看,,」王主任终于鼓足了勇气,「大首长对我们都是有恩的,对国家 的这套系统有很大功劳的。现在他又有了困难,我们撩手不管不太合适吧。」 
  「王主任。上次我早产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婆婆对这事都已经怀疑了。 她能不对我老公说吗?」琼薇明白了。
 
  王主任一听这话,不但不生气,反而高兴起来了。知道这事有门。因为他听 到副总指挥反对的并不是这件事情的本身,不是说这件事情怎么属于乱搞男女关 系,违反了纪律,怎么不道德。而是说它的后果。说它招来了麻烦。那把麻烦解 除了不就可以了吗?他干这行拿手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不但这次保你不会有 事;以前的漏洞我也负责给你补上。以后有这种麻烦早点告诉我便没有事了。」 
  琼薇刚才说『早产』之类的话原本不过是想堵住王主任的嘴,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人家反倒抓住了把柄。况且她并不讨厌大首长。相反因为大首长是自己的 伯乐,反倒非常钦佩。大首长虽然年纪大了,但床上的功夫还是远强于自己的老 公。上次早产其实便是由于长期没有性生活,突然有了这么一次高质量的性交, 自己过于激动才出现的。而且孩子也没有因为早产有什么不良影响,活得好好的。 都会说话了。
 
  「,,」琼薇不知说什么好,一时没有出声。
 
  王主任知道机会来了。
 
  机会只为那些不畏艰险的人所准备。所谓『机会面前人人平等』那是说给菜 鸟听的。你连机会都发现不了找谁平等去?
 
  王主任不是不知道逼良为娼的事情不好做;不是不知道劝一个身居高职,又 年轻美貌的部队领导无端的陪人上床,当鸡有多困难。但是如果他也像那个秘书 那样,从一开始便放弃了,他这辈子将一事无成。任何事情成不成总要试了才知 道。他年纪不大便从一个普通办事员爬到现在的市办公室主任,光用运气来解释 是绝对说不通的。
 
  「我们赶快走吧。几分钟的事。这回又没有大着肚子,很快便可以回来。那 时候你老公可能还没到呢。」王主任这时的语气已经不是请求,而是命令了。 
  「我还没有同意呢。」琼薇十分不满王主任。
 
  「这是工作。你不要老想着自己。」王主任说。他已经逐步的掌握住了战场 上的主动权。
 
  「那,,那……我换套衣服吧?」听到是工作,琼薇终于屈服了。但是她觉 得这么好看的衣服是给自己老公准备的,不能穿这套衣服出去乱搞男女关系。 
  「来不及了。赶快走吧。最多半个小时便可以回来了。那时候你老公差不多 也到了。两边都不耽误。」王主任不会同意琼薇换衣服的。夜长梦多,别再遇到 点其他的事情节外生枝。
 
  「你们去哪?」两个人刚走到车子的旁边,互听背后有人说话。顿时,两个 人都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他们的后脊梁上各有一条凉气「嗖嗖嗖」的向 上窜。
 
  「国防工程有些情况。我们去看看。」到底是王主任比较镇定,他说。
 
  「你在家里等一下。我十分钟便回来。」琼薇也缓过劲来了。
 
  「那你们走吧。快去快回。」琼薇的老公说到。琼薇老公手里提着一个八磅 的大暖瓶,使劲的往身后藏,不愿意让王主任看到。所以他见到妻子要离开不但 不阻拦,反而让他们快走。
 
  这个暖水瓶是用来接老婆的尿的。
 
  琼薇的内心仍然是个贪玩的女孩,仍然向往着小女孩每天逛商场,买东西; 让男友拎着一大堆东西跟在身后付款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当社会上出现了接 种『琼崖细菌』风潮的时候,特别是知道这种细菌对自己和自己家人的健康非常 有利后,原来和琼崖同一个宿舍那么多年,还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从章医生手中 救出了她,现在又身居要职的琼薇自然不会放弃这一机会。她马上找琼崖要来菌 种,也在自己的阴道里接种了这种神奇的厌氧细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