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女人的痣】(24-29)作者:渤渤汹涌

2017-04-04人气:

 字数:12588
 

               (二十四)
 
  没想到,很快便见到了老大的小女朋友,徐佳。
 
  那天我们四个人在外面吃饭,酒喝的有点high,说起了老大的新女友。 我说,既然是学妹,叫过来让哥几个认识认识啊。
 
  老大也是一个很要面子的,马上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半个小时后,女孩儿便出现在我们面前,丰满而高挑,特别是一对酥胸,即 使冬天厚厚的衣服也阻挡不住它们的醒目,至少一米六五的身高,在南方的女孩 儿中显得鹤立鸡群。
 
  嘴很甜,性格也是外向大方,最让我吃惊的是太他妈的能喝了!
 
  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长着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发亮,黑白分明的眼珠转 的很快,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似乎那双桃花眼又透露出一股风骚味儿,被她看 一眼心就嘭嘭的急跳了几下。
 
  我心里暗想,这女孩儿实在是太骚了吧,我可驾驭不了这种女生。
 
  我一直觉得老大对于感情的事情神经大条,我很不喜欢这个女孩儿,只是有 一句话叫做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即使作为他的好哥们儿,在这件事情上我 也不能多嘴。
 
  老大泡妞儿还是非常有心得的——用他的话来说,甜言蜜语不行,咱用钱砸 行不行——没几天老大就一脸淫笑、得意洋洋的对我们说,我终于摸了女人的屄 ……
 
  操!我们异口同声的鄙夷道。
 
  我还以为这么快就搞上了床,没想到只是摸了徐佳的屄。然后,我们便扭头 继续忙自己的。
 
  「唉唉唉,哥哥们,给点掌声啊!」,老大不满的嚷道。
 
  「等你上了她再说!」,老二在打着魔兽,头也不回的说道。
 
  「操……」,老大骂了一句。
 
  第二天,老大手拿着一盒安全套,12只装的杜蕾斯,对我们说:「你看, 我都准备好了,等着哥哥好消息吧」。
 
  「她屄上有颗痣!」,老大很认真的对我们说。
 
  「哦……」
 
  「然后呢?」
 
  「唉,我鸡巴上都戴上套了,她却没让我进去……」,老大一脸落寞道。 
  「……」,我一阵无语,「为啥?」
 
  「她说她还是处女,还没准备好。」
 
  「借口」,我说,「还干了点啥?」
 
  「什么都干了,我给她舔,她给我舔,就是不让我就去……」。
 
  「……」,我和另外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
 
  「老大女朋友下面有颗痣……」,高潮过后,我搂着顾萱,抚摸着她圆润的 肩膀道。
 
  「……」,她白了我一眼,「这事都告诉你们?」
 
  「嗯,你知道的,我们一向无话不说的」。
 
  「去死!」,她突然激动的揪住我的耳朵,撅着嘴嗔道:「你不会也跟他们 说我了吧!」
 
  「啊,轻点,没有没有,我只说了咱俩上床了,其他的可没说!」,我吃痛 的求饶道。
 
  「哼!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哼哼!」,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你怎么对女人的痣这么感兴趣?」,她摸着我发红的耳朵,问道。
 
  「因为喜欢你的痣啊!」,我想都没想说道。
 
  「喜欢我的痣,那干嘛还想着别的女人的痣?」,顾萱不满的嗔道。
 
  「……」,我一下子被她问住了。我觉得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会对女人的痣那么感兴趣。顾萱下巴和屁眼儿上的痣,冯烨阴唇上的痣, 颜霁右乳上的痣,我都清晰的记得,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淡忘,反而越来 越清晰。
 
  「因为你的痣让我忘不了你啊!只要看到下巴上的这颗痣,我就知道肯定是 你!」,我只能用甜言蜜语敷衍顾萱,她还想开口,却被我吻住了嘴。
 
  「你们宿舍的老大是个大嘴巴,做他的女朋友可真倒霉!」,顾萱仍在想着 刚才的话,娇喘着道。
 
  「那是,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做我女朋友吧!」,我弹着她的嘴唇笑道。 
  「嗯,不过你不许乱说哦!吻我……」。
 
               (二十五)
 
  我不知道老大最后到底有没有发挥那盒杜蕾斯的作用,但直到大三上学期结 束,我们都没有再听过他说过这事——以我对他大嘴巴的了解,估计这事还是没 有结果。
 
  「哥,你一边去,我跟嫂子坐一起!」,郭颖捅了捅我的胳膊,下巴努了努 后面的座位。
 
  顾萱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耸耸肩,似乎在说:「我也爱莫能助!」。
 
  于是,在回家的大巴上,我只能一个人坐在郭颖和顾萱的后面,看着她俩叽 叽喳喳说个不停。
 
  妈的,她到底是谁的女朋友?妈的,女人怎么又那么多话可以说?
 
  「嫂子人挺好的,我喜欢她!」,在小姨家,吃完晚饭,郭颖坐在我的床上 敲着二郎腿道。
 
  「嘿嘿!」,我得意的傻笑着。
 
  「呸!没出息!你看你一脸傻样!」,郭颖白了我一眼道。然后跳下床,从 椅子背后搂着我道:「哥,过两天去你老家玩吧,我去看看姥姥」。她口中的姥 姥不是我和她的姥姥,而是我的奶奶。
 
  「嗯?」,我疑惑的看着她,很想从她黑色的眼睛里看出什么阴谋。
 
  「好吗好吗?」,她撒娇道。
 
  「……」,我无语,「可说好了,去我奶奶家,不回我家!」。
 
  「哼!死木头!」,她气恼的捶了我一下,「懒得理你」,便走了。
 
  「郭颖,我想带顾萱……」,第二天,我对表妹说。
 
  「好啊好啊」,她拍着手,眯着眼睛看着我笑道,只是她的眼神里的调笑味 儿,让我发毛。
 
  没想到在奶奶家的老房子里,又见到了不想见到的人。我狠狠的瞪了郭颖一 眼,肯定是她打的小报告。
 
  顾萱被围观的有些不安,此时我没有心情说什么,最后还是郭颖解了围。 
  「这是我嫂子啊,嘻嘻……,哥,介绍介绍……」。
 
  奶奶一听,满是皱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微笑,亲热的拉着顾萱的手,问长问 短。
 
  竟然没我什么事了………
 
  「你出来!」,父亲对我说。
 
  我扭开脸不理他。郭颖掐我的胳膊,把我推了出去。
 
  「你同学?」
 
  「嗯」,我点头,随后反应过来道:「要你管!」。
 
  「家里是干什么的?」,父亲不置可否,盯着我道。
 
  「不知道!」,我躲开他侵略性的目光,淡淡道。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干嘛要告诉你!」,我不耐烦道。
 
  「你是我儿子!我是你老子!」
 
  「现在知道你是我老子了?早干嘛去了?当年你还不如让我死了呢!」,我 激动的大喊道。
 
  我捂着右脸,感觉火辣辣的疼。巴掌声惊动了里面的人,郭颖跑了出来,看 到的是怒目而视的父子俩。
 
  「没有我的同意,你休想!」,父亲撂了一句话便转身走了。
 
  顾萱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捂着已经麻木的脸,看着她。我想父亲的话她肯 定听到了,我突然后悔带她来这了。
 
  「唉,老二太倔了!」,奶奶用力的杵了杵拐杖叹道,又对顾萱道:「」萱 萱,这两天就住着,别走了!「
 
  我不知道奶奶是怎么想的,晚上只给我和顾萱收拾了一个房间。
 
  「多不好意思!」,顾萱坐在床上,撅着嘴道。
 
  「有啥不好意思的,都老夫老妻了……」,我拥着她的肩膀笑道。
 
  「去死!谁跟你老夫老妻!」,她扭着肩膀嗔道。
 
  「你说该怎么办?」,她靠在我怀里,一脸愁绪。
 
  「什么怎么办?」
 
  「你爸……」。
 
  「哼,他管不着!等我们毕业了,我们就结婚,他爱咋滴咋地!」,我捧着 她的脸道。
 
  「嗯!吻我!」,她用力的点点头道。下巴上的黑色的痣在昏暗的灯光下, 更加诱人。
 
  「你轻点!让人听到!」,顾萱嗔道。
 
  「奶奶耳朵不好,怕什么!」,我挺动阴茎笑着道。
 
  「呸!郭颖还在隔壁!」,她捂着羞红的脸提醒道。
 
  「管不了了,或许她睡了!」
 
  第二天起得有点晚,郭颖顶着一个黑眼圈,看我时眼睛里都是白眼珠。 
  「咋了?」,我一边刷牙一边问道。
 
  「你们晚上能不能小点声?真能折腾!」
 
  「……」,我看到顾萱脸刷的红了。
 
  「嘻嘻,嫂子,要不今晚咱俩一个屋吧,让我哥自己睡!」,郭颖凑到顾萱 身边,拉着她的胳膊笑道。
 
  「好……,好啊……」,顾萱尴尬的点头道。
 
  妈的,这是什么事啊!放假后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跟顾萱独处的机会,竟然就 这么被表妹破坏了。
 
  「哥,你该学开车了!」,郭颖开着车,从后视镜看着我,说道。
 
  「没时间,没钱啊!」,我笑道。
 
  「……」,她扭头白了我一眼,看着我放在顾萱大腿上的手,又狠狠瞪了我 一眼。「你缺钱?你跟姨夫认个错,他能缺了你的钱?」
 
  「闭嘴!」,我很冲动的打断了她的话。
 
  「不说就不说,你以为我乐意啊!」,她撅着嘴嘟囔道。
 
  「要不要进去坐坐?」,在顾萱家小区门口,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微笑着 道。
 
  我扭头看了看郭颖探出车窗的脸,道:「算了,等下次吧!」。
 
  「嗯,那我进去了!」,她挥了挥手。
 
  「嫂子,再见啊!」,郭颖远远的打招呼。
 
  「路上小心点,开车慢一点!」,顾萱喊道。
 
  「哥,你们毕业后结婚吗?」,开车前,郭颖问我。
 
  「嗯,当然!」,我点头肯定道。
 
  「哦,可是……」。
 
  我打断她,「开车吧」。
 
               (二十六)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啊!」,老大刚回到宿舍就兴奋的喊道。
 
  「知道陈冠希吗?」,在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后,他便神秘兮兮的问道。 
  「知道啊,艳照门……」。
 
  「你们都知道了啊……」,他一下子就泄了气,把行李往地上一扔道。 
  「……」,我白了他一眼,「寒假里就知道了啊。」
 
  「你拍的那些照片呢?快删了呢!」,顾萱搂着我的脖子嗔道。
 
  「放心吧,我藏的很好的,肯定不会被看到的!」,我捏着她冻得发红的鼻 尖儿安慰道。
 
  「嗯,不许骗我!」,她终于放下心来,笑着道。
 
  那一年刚开始那段时间,一阵鸡飞狗跳,一场艳照门让太多的恋人们紧张兮 兮。
 
  让我意外的是,不久后冯烨突然打电话给我,再一次问我之前的照片删了没 有。
 
  我一阵无语。这种问题实在有点掩耳盗铃,即使得到肯定的回答也只是寻求 心理的安慰而已。
 
  跟冯烨分手后,那些照片其实根本没被我删去,我怎么可能删了呢!好歹是 我曾经的经历,是值得纪念的一段往事。
 
  「最近过的好吗?」,我问她。
 
  「分手了啊,现在一个人……」,她有些失落的回道。
 
  「哦……」。
 
  「你呢?还一个人吗?」
 
  「嗯……」,我犹豫了一下,道:「不是。」
 
  「哦,你还能回来吗?」
 
  我觉得这是一辈子听到过最他妈好笑的笑话了!真他妈的好笑!
 
  我拿着电话,咧着嘴无声的笑了笑,说:「回去干吗?」
 
  「你说呢?你想干吗都行!」,她似乎很有自信的说道,我能听出她的语气 变得很诱人。
 
  「我想干你也行?」,我并不介意这种玩笑,在我看来这肯定是一种不能当 真的玩笑。
 
  「只要你回来,想怎么干都行!」,她的声音充满了魔力,让我的血液不由 的变得滚烫。
 
  「……」,我犹豫了一下。
 
  「要不现在就去?我等不及了!」,她又说道。
 
  「妈的……」,我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她没有听清,问道。
 
  「哦,没事,我还有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狠狠的骂着「骚逼,骚货,贱人!」
 
  他妈的我当时怎么瞎了眼,跟这样的骚货搞到了一起!
 
  ……
 
  「你能不能不要再烦我了!」,我对着电话那头的冯烨吼道。
 
  「我不烦你,我就是想见见你嘛……」,冯烨可怜巴巴的撒娇道。
 
  「……」,我很无语。
 
  这两天冯烨像一条毒蛇一般,让我总是感觉到如芒在背。电话、短信、校内 上的留言都让我无法忍受。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道:「我和你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OK?你要是寂寞了, 可以再找个男朋友,但肯定不是我,所以请不要再打扰我了!」
 
  「我都这么低三下气的求你了,你还想怎样?呜呜……」,她在电话那头伤 心的哭泣。
 
  「妈的!」,我低声骂道。
 
  这女人有病吧……凭什么你求我,我就要答应?
 
  谣传让事情的本质变了味道。传到顾萱耳朵里时,事情变成了我脚踏两只船, 纠缠着冯烨。
 
  我操!他妈的是谁这么缺德啊!
 
  顾萱一脸笑意的看着发怒的我道:「哈哈,你看你,总是那么容易生气!」 
  「你不生气?」,我很沮丧的问她。
 
  「我为什么要生气啊?」,她抚摸着肩上的秀发,笑道:「我相信你啊,我 知道肯定不是那回事啊!」
 
  「……」,我白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哪来的对我的信任。 
  「木头!给爷笑个!嘻嘻……」,她站在宿舍楼下的台阶上,轻佻的挑起我 的下巴,嬉笑道。
 
  我被她的模样逗乐了,终于把不快和烦恼抛之脑后,淫笑道:「怎么?想强 暴我?好吧,我脱衣服,就在这里吧……」。
 
  「不要不要!」,她满脸惊恐的四处打量,像触了电一般跳开,抚着胸口嗔 道:「你很讨厌啊!不理你了!」,说罢便兔子一样的进了宿舍楼。
 
               (二十七)
 
  「下个月你和颜霁去参加会议吧」。我有点诧异的看着曾老师,挠了挠头发。 
  「怎么了?」,她笑着道。
 
  「我……,我以前从来没干过这事啊?怕搞砸了……」,我只好实话实说。 
  「瞧你,还是男孩子呢!去长长见识,有什么好怕的!」,曾老师用笔尖指 了指我道。
 
  「美国呢!还就我俩去,你又不去,我心里可真没底!」,我像吃了草药一 样嘴里发苦。
 
  「就这么定了,你们还有一个半月的准备时间,抓紧时间办签证,准备好P PT,最后给我过目,知道了吗?」,曾老师不再跟我废话,便做了最后的决定。 
  出了办公室,我和颜霁对视了一眼,能从对方眼里看出忐忑。
 
  「看来这个暑假搞不好回不了家了……」,颜霁撅着嘴抱怨道,不过很快又 兴奋道:「不过要去美国啊!」
 
  去年的那篇论文被曾老师修改后翻译成英文投到了学术会议期刊,前两天接 到通知去美国参加会议,并在会上做报告。
 
  「师姐,作报告还是你来吧,我口语很差的……」,我苦着脸道。
 
  「没问题,交给我吧!」,她拍着酥胸答应下来。
 
  大三结束后,顾萱回了家,我留在学校和颜霁一起准备7月下旬的学术会议。 
  我一直提醒着自己,要保持与颜霁的距离,不能再发生意外了。
 
  只是越是刻意的提醒自己,越是让自己不由的多想,埋藏在心底的男人欲望 总会让我产生冲动。
 
  在学校附近的地铁站口,刚从上海办完签证回来的我和颜霁,望着外面的瓢 泼大雨,面面相觑。
 
  「幸亏带了把伞!」,颜霁从包里拿出她的遮阳伞,我看了看,实在太小了。 
  「走吧……」,她撑开伞道。
 
  雨很大,伞太小,我和颜霁只能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你再往里点吧」,她看着我一侧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说道。
 
  在如此的大雨中,打不打伞并没有什么区别。我和颜霁只能紧紧的抱着怀里 的包,以免被雨水淋湿,而混上上下早已湿透。
 
  她单薄的T恤紧紧的贴在身上,贴着我身体的胳膊一片冰凉。脚下的鞋似乎 进了不少水,一走动就呱唧呱唧的响。
 
  「没想到夏天的雨还这么凉!」,她牙齿打着颤道。「抱紧点!」,雨声哗 哗作响,她只能大声的喊着。
 
  她身体往我怀里钻了钻,我顺势搂住了她的腰,一把小伞,在磅礴大雨中缓 缓的向前移动。
 
  「我不想回宿舍了!」,她的脑袋靠在我胸口,在哗哗的雨声中喊道。 
  「啊?不回去去哪?」,我一时没有明白道。
 
  「你说呢?」,她抬起头,懂得发白的嘴唇哆嗦着道。
 
  「去外面?」,我低头看着她细长的眼睛,似乎伞外的大雨淋湿了她的眸子, 湿乎乎的闪着水光。
 
  「嗯……」,她低下头道,「你怀里好暖活……」,说着脑袋在我怀里蹭啊 蹭。
 
  我有点心动,可一想到顾萱,欲望的火苗立马被我掐灭。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我用身体遮住了她,把伞搭在她的身上,加快脚 步。
 
  「我上去了……」,她有些萧索的站在门口看着雨中的我,我的手里拿着她 紫色的遮阳伞,很滑稽的一幕。
 
  「上去吧,用热水洗澡,别着凉了!」,我挥了挥手道。
 
  回到宿舍,我反而浑身燥热不堪,脑海里想着颜霁美丽的胴体,就有点激动。 我冲进洗手间,打开淋浴喷头,冰凉的水流激射在身体上,让我不停的打着冷颤, 良久后欲望才消退。
 
  之后,每次看到颜霁,我都忍不住后悔那天为什么不答应她。每一天都过的 很煎熬,不断的告诫着自己不能太接近她,直到去美国的前夜,临行前在上海的 酒店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晚我和颜霁喝了点红酒。回到酒店,洗完澡后我躺在床上,头有点晕,红 酒的后劲挺大。
 
  不知什么时候,我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我以为是对面的房间,便没有在 意。
 
  只是很快我的手机便响了,是颜霁。
 
  「你睡了吗?」,她问道。
 
  「没呢,怎么了?」,我回道。
 
  「我睡不着,想找你聊天……你开开门,我在门口。」,她声音很小,似乎 怕被别人听到。
 
  我赶紧起来,来不及穿衣服,只能围了条浴巾,把门打开条缝往外看,见颜 霁正贴着墙站在门外。
 
  「快进来吧!」。
 
  「你怎么穿成这样?」,她看我赤裸着上身,下身围着浴巾,笑道。
 
  「……」,我白了她一眼道:「刚才洗澡了……」。
 
  她的头发有点湿,应该也是刚洗过。
 
  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神有些怪异,还没开口说话,就被她搂住了脖子,娇艳的 红唇便印在我的嘴上。
 
  一股淡淡的酒味儿钻入我的鼻孔,似乎味道比我自己的还浓郁一些,滚热的 鼻息不断的喷洒在我的脸上,感觉痒痒的。
 
  「师姐!你别……」,我还没说完,就被她更加用力的封住了嘴唇,牙齿咬 得我的舌头生疼。
 
  「不许说话!」,她像一个女王一样命令我,「我想要了!」,她的呼吸很 急促,一边摸着我的脸,一边伸手解开我腰间的浴巾。
 
  「给我脱衣服!」,她用力的握着阴茎上下撸动着,说道。
 
  她的衣服很好脱,连衣裙,当后背的拉链来开后,双肩上的吊带沿着她光滑 的胳膊缓缓滑落,退落至腰际,露出雪白挺翘的双乳,是的,她里面没穿胸罩。 
  「干我!我好难受!干我!」,她像一条搁浅了鱼,张开红润的小嘴,拼命 的呼吸着,索要着。
 
  我用手在她大腿根上一摸,湿滑一片。
 
  「想让我怎么操你?」,我举起手看着手指间拉着细丝的粘液,在灯光下的 照射下闪闪发亮,淫笑道。
 
  「我不管,操我!快点操我!我受不了了,好难受!」,她疯狂的吻着我的 脖子,仿佛吃了春药一般失去了理智。
 
  阴茎进入了她的身体,然后在她的催促下,我一上来就大力快速的抽送起来。 
  「用力!哦哦……,好爽!你操死我了!用力操我!」,她抱着我的头,将 我的脸压在她雪白的乳房上,勃起的乳头不时的钻进我的嘴里。
 
  就如我在颜霁宿舍第一次操她时一样,我刚进去不一会儿,便在她淫荡的叫 声中一泄如注。
 
  她迫不及待的把我按倒在床上,抓起沾满了精液和淫液的阴茎,一口吞下, 一边吞吐着龟头,一边撸着包皮。
 
  「哦……」,她骑跨在我的身上,扶着被她舔硬的阴茎,缓缓的坐了进去。 
  慢慢的上下耸动了几下适应后,她开始像一个勇敢的女骑士,上下驰骋起来。 
  「好爽!鸡巴好硬啊!好想你的鸡巴!」,她媚眼如丝的俯视着我,一只冰 凉的小手伸向屁股后方,揉捏着我的睾丸。
 
  「嘶……」,我倒吸了口冷气,一种异样的快感从她的小手上产生,让我的 阴茎更加坚硬粗壮。
 
  「鸡巴好粗啊,操的我好爽!好爽!不行了,我不行了,你来操我!」,她 一下子跌在床上,撅起屁股摇摆着。
 
  「师姐,没想到你这么骚!」,我用力的拍了拍她的大屁股,啪的一声,屁 股抖起了一股白色的波浪。
 
  「嗯,快用鸡巴操你的骚师姐!操我,用力操我!」,她的小手胡乱的抓起 满是白汤的阴茎,准确的把龟头送进了阴道口,屁股向后用力一撅,扑哧一声, 大半根阴茎便插了进去。
 
  「哦……,好爽,好充实!」,她满意的舒了口气,「用力操我!」。 
  「嗯嗯……,啊啊啊……,加油,加油,好师弟,操死我了,快点,我要来 了!啊啊……」,她大叫一声便浑身抽搐的缩成一团,瘫软在床上,阴茎一下子 从阴道里挤了出来,发出噗的一声脆响。
 
  「等等,让我缓缓!」,她闭着眼睛急喘着道。
 
  我正在不上不下的状态下,根本就等不了,扛起她的双腿搭在肩上,不管不 顾的一下子把坚硬的阴茎捅入阴道,大力的抽插起来。
 
  「啊啊……,不要,好难受!我不行了,我想尿尿!求你了,别,别,啊啊 啊……」,在她的乞求声中,她大腿根猛的哆嗦,一股热乎乎的水流便浇到了阴 茎上,紧接着一股又一股接连不断的涌了出来,把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她像一具死尸一般一动不动的任我撞击着,直到我抽出阴茎,将憋了很久的 精液喷射到满是汗水的小腹上。
 
  精液有点发黄,一部分沿着她的小腹缓缓的流到了阴毛上,一部分则是从她 的身侧滑落低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怎么办?我今晚怎么睡啊?」,我抽着烟看着蜷缩成大虾状的颜霁,身下 的床单一大片水渍,苦笑道。
 
  「怨谁啊,还不是你弄得!」,她半眯着眼睛慵懒的说道,睫毛在微微的颤 抖。
 
  「……」,我白了她一眼,觉得她很是不讲理。
 
  扑哧一笑,她用手撑着脸腮,咬着下唇笑道:「你去我房间吧,我那里很干 净的!」。
 
  「好主意!」,我也笑了。
 
  「早点睡吧,明天还得早起!」,我看着床头灯下颜霁娇艳的脸蛋,说道。 
  「嗯,晚安!」,她轻轻的闭上眼睛,说道。
 
  似乎今夜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唉,在黑暗中我叹了口气。
 
               (二十八)
 
  「明天做报告的时候不要紧张,我会在下面一直看着你,你往下一扫肯定会 看到我的!」,我抚摸着颜霁的乳房,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坏师弟!」,她撅起刚刚舔过阴茎的红唇嗔道, 布满高潮余韵的脸上娇艳万分。
 
  「你的这颗痣越来越明显了!」,她抻着脖子看着手中慢慢勃起的阴茎,笑 道。
 
  「嗯?应该是被你的淫水滋润浇灌的吧……」,我找到她右乳上的那颗痣, 右手食指指尖儿在痣上轻轻的滑动着。
 
  「是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的淫水?」,她放开我的阴茎,趴在我的胸口, 笑吟吟的看着我道。
 
  「……」,我给了她一个铙钹,苦笑道:「好吧,好吧,还有我女朋友的!」。 
  「哎,你说说,你跟谁做爱更爽?」,她撑着下颌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感觉这个问题太刁钻,不好回道。
 
  「快点说嘛,我爽还是她爽?」,她捏着我的鼻子催道。
 
  「都爽都爽!」,我赶紧说道。
 
  「不行!这个答案不行!」,她用了用力道。
 
  「唉,这怎么说呢……」,我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心里在盘算着,小心组 织着语言道:「根本就不一样的体验,跟她做爱时节奏一般比较慢,她也放不开, 不像你那么主动,反应更强烈,更刺激……」。
 
  「哦,那就是跟我做爱更爽了?」,她似乎很得意的笑道。
 
  「嗯,是是,操你的时候我更爽!」,我赶紧肯定道。
 
  「那你男朋友呢?比我操的爽吗?」,我突然来了兴趣,眯着眼睛问道。 
  「嗯,我想想,还是你操的更爽些……」,她眼珠转了转,想了一会儿道。 
  「哦?怎么说?」
 
  「嘻嘻,因为你的鸡巴粗啊,还更硬,感觉更充实,撑的满满的……嗯,就 是这样,而且龟头很大,每次拔出来的时候,感觉里面的肉都要被你拉出来了, 嘻嘻……喜欢你的!」,她好不羞涩的看着我说道。
 
  「你不怕男朋友知道你给他戴绿帽子?」,我淫笑着闻道。
 
  「切,有什么好怕的,都不能陪我,一年在一起不超过一个月……」,她撇 撇嘴道。
 
  「你这个小骚货很馋,吃不饱!」,我挑起她尖尖的下巴道。
 
  「是啊,所以才要师弟你来喂我啊!」,她说完便咯咯的笑起来。
 
  「……」,我一把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现在饱了没?」
 
  「没有,还想吃呢……」,她的眼睛眨了眨,调皮的诱惑道。
 
  「给你这个吃!」,我一下子把她掀翻,勃起的阴茎熟练的插了进去。 
  「哦……,好硬!」
 
  「好吃吗?」
 
  「嗯,好吃,用力插我吧!」,她伸出舌尖儿淫荡的说道。
 
  「我操!你这个骚师姐,看我怎么操死你!」……
 
  ……
 
  会议结束后,借着这个机会在这里玩几天。
 
  颜霁说让我陪她去买手机。我说,在这买什么手机,干嘛不在国内买。她说, 你懂什么啊,国内贵的要死,哪有美国便宜。我问,什么手机啊。她说,苹果啊,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我他妈的还真不知道呢,现在还用着黑白屏的诺鸡鸭呢。
 
  我就问多少钱?
 
  颜霁说,国内起码要五六千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这里好像便宜至少 1000块钱左右,现在国内很多地方有钱都买不到。
 
  我一听,就有点心动了。这个生意可以做啊,虽然只能做这么一次,可如果 不做太对不起自己出来这一趟的机会!
 
  陪着颜霁排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队买了两部手机,后来才知道是新出的3G。 
  我回头看着还店门口的长队,擦了擦头上的汗,对颜霁说:「原来美国人也 挺疯狂的,这么多人就为了买个破手机……」。
 
  她笑着说:「地球人都一样啊,有什么奇怪的。说好了,回去的时候你得帮 我带着一部哦。」
 
  「咦?刚才你怎么不买?」,她问道。
 
  「太贵了,用不起!」,我撇撇嘴道,「不过我倒想弄几个回去卖,应该能 赚点吧,嘿嘿……」。
 
  「肯定可以啊!就是不知道好不好过关。不过可以试试邮寄啊!」,颜霁给 我出主意道。
 
  「我再看看吧,感觉不靠谱啊!」,我犹豫道。
 
  不过晚上回到酒店,在QQ上碰到了电脑城老板的时候,我就问他这事靠谱 不。他现在也开始顺手做着水货手机的生意,他说可以啊,邮寄过来,他陪我去 海关,那里有他的熟人,不过要放到他店里卖。
 
  我马上就说行,成交。
 
  现在一想起当时自己的冲动,就觉得有点后怕。啥也不懂的自己花光了所有 的钱,还搭上了来美国之前特意办的信用卡里全部的信用额度,简直就像个赌棍 一样。
 
  「你怎么买这么多?哪来的钱?」,颜霁细长的眼睛瞪得溜圆,一直在我身 后扯我衣服。
 
  「过会儿再跟你说!」,我忙着办手续,头也不回道。
 
  出来后我对颜霁说:「以后我再也不干这种事情了,还不知道能赚多少钱, 但太他妈的麻烦了!」
 
  她撇撇嘴道:「你就是个财迷,什么事情都能往赚钱上去想!」
 
               (二十九)
 
  「明天就要走了……」,离开美国的前夜,颜霁在酒店的床上对我说。 
  「没玩够吗?我们出来可不是玩的啊!」,我枕在她光溜溜的大腿上,仰头 看着她道。
 
  「不是……」,她笑了笑,道:「回去后我可能就要回家了,见不到你了… …」。
 
  我撇撇嘴,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她,道:「算了吧,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你不要说的这么肉麻好不好?」
 
  「真的!」,她俯下身子,乳头正好垂在眼前,说道:「其实,这两天我过 的很开心,我想回去后我会怀念的!」。
 
  「停!你别说的这么煽情好不好?说的好像以后再也不见了一样!」,我用 牙齿轻轻的刮着她的乳头,在她的呻吟声中说道。
 
  「见了面又如何?又不能像这两天这样……,每天都可以做爱,晚上可以枕 着你的胳膊入睡,两个人一起吃饭……」,她撅着嘴叹着气道,「而且开学后我 要找工作了,还要写毕业论文,好多好多事情,好烦好烦,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 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听起来确实挺烦的啊!」,我伸长脖子,视线穿过她的乳沟,看着她的脸 道。
 
  「是呢,或许以后你也会遇到!」,她突然展颜笑道:「不想这些了,今晚 就让我们再疯狂一下吧!」
 
  「呜呜……」,我的嘴巴被她的乳房堵住,乳头伸进嘴里。
 
  「舔我!」,她双手捧着乳房,用力的压在我的脸上,让我呼吸困难。 
  「师姐,憋死我了!」,我含混不清的喊道。
 
  「嘻嘻……」,她松开捂在我脸上的乳房,笑吟吟的看着我道:「还吃吗?」 
  「吃啊,不过是这样吃!」,说罢我便坐起来,她的大腿夹在我的腰上,面 对面的坐在我的大腿上。低头一口含住硬挺的乳头,像婴儿吮吸乳汁一般,恨不 得将她身体里的液体吸干。
 
  「轻点!坏师弟!哦……」,她双手撑在床上,身体微微后仰,将挺拔圆润 的乳房彻底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你下面都湿了!」,我低头看着留到我大腿上的粘液,有点发白的浑浊。 
  「嗯,它想你了!」,颜霁仰着脖子娇喘着道。
 
  「什么想我了?」,我问道。
 
  「我的逼逼想你了!想让你操!」,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红唇微张的诱惑道。 
  「你这两天欲望很强!」,我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小腹下的阴毛,指尖儿 不时的滑过阴蒂,让她一阵颤栗。
 
  「嗯,快来月经了,白带有点多,每天都很湿,你不信看看我内裤……」, 她娇喘着道。
 
  「内裤过会儿再看,现在我得先把师姐喂饱了,你说是不是?」,沾满淫水 的右手中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缓缓的插进她的阴道。
 
  「哦……」,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再深一点!」
 
  「疼吗?」,我看她蹙着眉头,关心道。
 
  「不痛,哦……,好舒服,往上……」,她靠在床头的枕头上,不断指挥我, 一脸享受的样子。
 
  手掌上的水渍越来越多,以至于手指每次抠弄都会发出「唰唰」的清脆声。 
  「再加根手指,用力!」,颜霁命令道。
 
  右手无名指很顺利的滑了进去,她的小嘴微张着,露出一小截粉嫩的舌头, 一脸迷乱。
 
  「等等……」,我正盯着她的脸,听着她淫荡的呻吟声,这时她突然夹住了 我的手,说道。
 
  「嗯?」,我不解的望着她。
 
  「去洗手间,我感觉我又要喷了……」,她咬着唇娇喘道。
 
  两条丰满雪白的大腿搭在马桶盖的两侧,下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蹲在 马桶前,用两根手指很快便把她送上了高潮。只是没想到这次她的高潮是如此猛 烈,以至于头一股液体直接喷射到我的脸上。
 
  我用毛巾狠狠的擦着脸上的水渍,看着她瘫软在马桶上,被手指扩开的阴道 还没有阖上,仍然在慢慢的收缩蠕动,喷射的液体混合着阴道的分泌物流满了马 桶盖,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快速的「嗒嗒」声。
 
  我闻了闻毛巾,有股淡淡的尿骚味儿,觉得估计用不了了,随手扔进垃圾桶。 
  「是不是感觉很好笑?」,她眯着眼睛看着我一脸嫌弃的样子。
 
  「嗯?只是有点骚味儿,不过还好」,我使劲的抽抽鼻子笑道。
 
  「你女朋友不这样吗?」
 
  「没有,从来没有过,不像你,很容易就这样……」,我摇摇头苦笑道。 
  「嗯,因人而异。你过来!」,她伸手把我拉过去,勃起的阴茎在她的眼前 跳跃着,她张嘴含住了阴茎,一番吞吐后,扶着马桶撅起屁股道:「来吧,用力 操我吧!」
 
  做爱是一种超级耗费体力的活动。当我们从洗手间的马桶上操到浴室,又从 浴室操到阳台,最后她跪伏在地毯上,被我射了一屁股精液。
 
  我仰躺在地毯上,望着上方的水晶吊灯,感觉头晕目眩。我突然想抽根烟, 又想喝点水,可惜抬了抬手臂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颜霁……」,我扭头看着蜷缩在一旁的她,叫道。「我渴了,你给我倒杯 水,好不好?」
 
  「嗯……,我好爽……,你说什么?」,她慵懒的回应道。
 
  「我渴了,想喝水……」。
 
  我不知道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刚才还一副软绵绵的模样,下一刻 立马就笑嘻嘻的爬了起来。
 
  「乖,多喝点!你看满头大汗……」。
 
  我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意犹未尽。「妈的,今天要被你榨干了!」,我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嘻嘻,你今天可真厉害!」,她盘腿坐在地毯上,笑眯眯的说道。
 
  「哦?我今天厉害?那就是说以前很差了!?」,我斜着眼睛看着她道。 
  她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胸前的一对乳房在灯光下颤抖着,摇晃着…… 
  ……
 
  「我走了哦,你别想我哦!」,颜霁站在玄武湖前的广场上,搂着我的脖子 说道。下午的阳光从我的背后照射在她的脸上,刺激得她微微眯着眼睛。 
  「放心吧,我不会想你的!」,我笑着道。
 
  「没良心的!」她的脚踢着我的腿,嘴上嗔道。
 
  「你不是你男朋友也回去吗?回家让他好好喂你!我发现我真的不行,回来 这两天你把我折腾惨了……」,我故意苦着脸道。
 
  「嘻嘻,是吗?」,她娇笑着,阳光下两颗小虎牙儿闪闪发亮。「我怎么发 现什么东西又顶着我了?哈哈……」。
 
  「再亲亲我吧!」,她闭上眼睛,仰起头道。
 
  我低头吻上她的红唇,两片舌头很快便纠缠到一起。
 
  良久,她娇喘着捋着额前的发丝,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一次了……」。 
  「嗯?」,我看着她的脸,洒满了阳光。
 
  「真不想走!」,她撅着嘴道。
 
  「好了,别伤感了,怨不得你是双鱼座的呢!」,我摸着她的头发,看了看 时间,道:「快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我走了!」,她扭头对我说。
 
  「嗯」,我点点头。
 
  最后她头也不回的进了站。
 
  或许如她所说,这是最后一次的吻了,我和她的一切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