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把她调教成母狗】(0-1)作者:hanyuebeijia

2017-04-04人气:

 字数:50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引子
 
  终于,梦想成真了。
 
  望着眼前赤裸的胴体,我心里一阵翻涌。那个三年前让我疯狂迷恋,疯狂追 求的女孩儿,终于跪在了我的脚下,头都不敢抬起。
 
  我叫阿忠,今年二十八岁。三年前,我刚刚大型毕业,懵懂的加入了一家大 型国企,成为了一名新入行的销售。在师傅的带领下,勉强实现温饱,可以负担 得起房租与日常的开销。虽然买房买车遥遥无期,生活倒也有点奔头。
 
  在那年的年会上,我遇到了她,改变了我一生的女人—诗娴。温柔、清丽的 她仿佛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在会场中四处游走。所到之处,尽是男同事们渴望的 目光。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第一次见她,就被她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由此开始了热烈的追求。经过大半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有了一些进展。从开 始的不苟言笑,到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终于,在本市最高的摩天 轮上,我向她表明了心迹,希望能和她在一起,正式开始交往。
 
  她笑了笑,说道:「嗯,阿忠你是很好啦,嗯,能不能再多给我几天,让我 好好考虑一下呢?这可是决定一生的大事!在一起,可就是要把一辈子都交给你 啦!」听了她的话,我并没有迟疑,女孩子要好好考虑,想清楚在做决定也是正 常的嘛。
 
  没想到,噩梦降临了。
 
  没过两天,就得到了诗娴被调取给分公司李总当秘书的消息。说是秘书,生 活秘书还差不多。听着同事们对她的议论,对我的嘲讽,作为一个男人,真的是 再也忍不下去!还记得那天,我看到她频频袅袅的从总经理的车上下来时,心中 的怒火翻滚着,升腾着。愤怒的我丧失了理智,冲上去质问她。结局就是被老总 的司机狠狠修理了一顿,之后就是被赶出了公司。
 
  丢了工作的我怎么能甘心?怎么能放过这对奸夫淫妇?接下来的两年里,除 了找份工作填饱肚子,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跟踪、调查李总上,成功的掌握了 他贪污公款的证据。半年前,用一封举报信把他送进了监狱。调查的过程中才发 现,诗娴不仅仅是李总的秘书,更是他贪污、受贿的经手人,参与了大多数赃款 的转移。姓李的这个王八蛋为了保住转移到海外的资产,硬是没有将诗娴供出去。 还期望着诗娴等她出狱。
 
  可惜他们遇到了我,我不但找到了姓李的隐藏起来的巨款去向,还掌握了关 于诗娴的决定性的证据。终于,我把诗娴约到了酒店,向她说明了一切。面对决 定性的证据。她从开始的愤怒、哭闹到逐渐平静,企图用金钱诱惑我。最终,恐 惧的跪在我的面前,在我的要求下,脱光了衣服。
 
  看着匍匐在我脚下的女人,压抑了两三年的我终于放肆的开怀大笑。这愚蠢 的女人以为现在遭遇的一切已经是最大的耻辱。绝不会想到,我的复仇计划才刚 刚开始。
 
  第一章:舌头与脚趾的亲密接触
 
  「诗娴,没想到啊,你也有跪在我脚下的时候。怎么不去找你的李总啦?去 找你的李总来救你,来为你做主啊!你们不是牛气的很?当初把我赶出公司,让 我流落街头的李总去哪啦?」我坐在椅子上,用脚尖勾起她的下巴,戏谑的问道。 
  诗娴瞪大了眼睛,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阿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当时 是一时糊涂,被那个老家伙骗了。阿忠,把你赶走的主意都是他出的。和我无关 啊!你把证据交给我,我做什么都愿意。你不是一直喜欢我,想要得到我吗?只 要你不把我供出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放过我!我不要进监狱!我为他洗了那 么多钱,只要进去,可能这辈子都要被关在里面啦!阿忠,求求你啦!放过我!」 
  听着她颤抖的声音和眼眶的泪水,我的心里不但没有同情,反而充满暴虐的 快感。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当初只能仰视的美人任我予取予求。我下定决心,要 从精神上摧毁她,让她彻底沦陷在地狱中,乖乖的成为我的性奴隶。不但如此, 之前被转移出去的那笔钱,我也一定要拿到。
 
  「砰!」我一脚将她踢到一边。「小婊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做过什么? 
  当年都是因为你,我被公司赶出来,无依无靠,流落街头,连口热乎的饭都 吃不上。真是苍天有眼啊,让你落在我的手里。你不想坐牢,很简单啊,把我伺 候舒服了,我就可以考虑下,让你在外面多待几天。牢饭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她跪坐在地上,开始轻轻啜泣。伴着她的哭泣声,我的目光在她赤裸的身上 肆意游走。这是一具多么美丽的身体!雪白的肌肤由于恐惧轻轻颤动,一双修长 的美腿向两侧分开,在地毯上成M形,支撑着浑圆的翘臀。向上看,就是那张让 我魂牵梦绕的绝美脸庞,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一条铂金的吊坠。吊坠两侧便是丰满 的乳房。她的奶子并不是特别大,但胜在挺拔,有完美的胸型。粉红色的蓓蕾暴 露在空气中,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等待着我去采摘。再往下就是平坦的小腹和茂 密的黑森林。不知森林深处会是怎样的滋味。
 
  见她绝美的样子,我的心中欲火升腾,想着一把将她推倒,狠狠的操她,释 放出自己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然而,对她的痛恨还是占了上风。我要彻底的羞辱 她,征服她,打击她,让她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是极大的错误。
 
  我把皮鞋伸到她的面前:「来,给老子把鞋脱了。」她慌乱的应了一声,伸 手过来脱鞋。我将脚向前一伸,避过了她秀气的手指:「妈的,想什么呢?用嘴 脱。」她抬起头,充满震惊的看着我。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原本把她捧在手心 里的男人居然这样对她。见我满脸坚毅,没有缓和的样子,终于认命,低下头去 用牙齿咬住鞋的后跟。使劲将鞋向下拉。看着她的红唇在皮鞋边上被挤压出各种 形状,还顽强的夹住鞋子,让鞋子与我的脚逐渐脱离的样子。我的心里充满了成 就感。这两年受的折磨终于在今天有了回报。
 
  「真是笨死了,脱个鞋都要这么久。」十分钟后,她终于将我的鞋子脱了下 来。累得够呛的她瘫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赤裸的身躯上布满了汗珠。 见她这般模样,我更是玩心大起,用脚将她的脸踩到地上。肆意地挤压着她艳丽 的面庞。口红在袜子上留下一抹抹鲜红的印记。
 
  「贱人!还不快把袜子也脱下来!」我大声命令道。之前的蹂躏打消了她仅 剩的一点幻想。看来,想凭借之前和我的感情轻易打动我已经不可能。她暗暗叹 了口气,伸出香舌,拂过我的脚踝,轻轻舔着我的袜子,用牙齿咬住袜口,一点 点的向下拉动。一边拉着,一边讨好的抬头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希望我能大 发慈悲。
 
  真是单纯。这个傻女人,落到我的手中就别指望再回到原来的生活啦。「伸 出舌头,给我把袜子舔湿,喜不喜欢老子的味道?」说着,我将脚整个伸进诗娴 的嘴里,任凭细嫩的香舌在袜子外不断搅动,感受着她温热的小嘴和逐渐粗重的 气息。「妈的,臭婊子,用力吸,不许停下!把嘴张大点,让我的脚好好操操你 的小嘴!」诗娴听了我的话,只能认命的用双手托起我的脚,尽量张开嘴,缓缓 把脚送进嘴里。我的脚在她的唇间不断抽送,一下浅,一下深。袜子早已被她的 唾液浸湿。我的脚很大,每次插进去都会将她的嘴唇撑得很开。能看出她非常难 受,这就是她应得的报应。「诗娴,我心爱的诗娴啊,喜不喜欢我的味道?袜子 是不是很香啊?」她认命地不断点头。任凭我用脚强奸她的小嘴。
 
  「好啦,把袜子脱下来吧。」听了我的话,诗娴如蒙大赦。用牙齿轻轻咬住 已经湿透的袜子,在纤纤玉指的帮助下,脱下了袜子。另一只脚也如法炮制。赤 裸的双脚散发出阵阵恶臭。发黄的指甲,脚上的茧子让她一阵眩晕。我可管不了 那么多,坐在沙发上,命令她用双手托起我的脚,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摩擦。没想 到,跪在我面前的绝色美人竟然如此淫荡,听话地做出这样淫荡的姿势来。粗糙 的脚底划过她精心呵护的脸,脚趾在耳朵边、鼻子上轻轻地划着圈。她伸出鲜红 的舌头,用舌尖轻轻划过我的脚底,脚下顿时感到阵阵瘙痒,让人浴火难耐。在 她的温柔服侍下,我很快就感到下身一阵火热,大大的鸡巴竖起老高。捧着我的 脚的诗娴早就在观察我下体的反应。见我已经硬了起来,便想将脚放下,远离这 让人喘不上气的臭脚,去让我尽快发泄出来。
 
  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遂了她的心愿?「臭婊子,快把嘴张开,给我洗洗脚! 
  好几天没有洗脚了,就是在等着你!「说着,将我的脚伸向她的嘴中。诗娴 听了我的话,知道今天我不会让她轻易过关。索性也就放开了羞涩,拿出曾经服 侍李总的万种风情,希望能让我满意。她伸出细舌,轻轻的将我的脚趾用舌头裹 住,放进口中,用红唇轻轻吮吸。同时,用舌头将口水涂满脚趾,滋遛滋遛的轻 轻抽动,喉头间发出淫魅的叫声。将左脚的五只脚趾都舔过之后,轻轻将左脚放 在胸前,让我尽情用脚趾蹂躏乳房上凸起的那小肉丸。双手再捧起另一只脚,继 续用口水洗去脚趾间的污渍和恶臭。舔过脚趾,将脚底放在脸上轻轻摩擦,粗糙 的脚底与她洁白的秀脸亲密接触,偶尔,她还会伸出舌头,在脚底轻轻画圈。这 时的我一只脚踏在胸前,一只脚踩在脸上,一边用脚趾夹住乳头,用力扭动,另 一边感受着美人香舌对脚底的轻柔按摩,实在是爽到了天上!
 
  「小母狗,喜不喜欢我的脚啊?」
 
  「喜欢,阿忠的脚最香啦,特别有男人的味道,小母狗闻一下,下面就湿了 呢!特别希望能一直陪着阿忠,一直为阿忠用嘴巴洗脚!阿忠,求求你,别给我 送进监狱!让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好不好?诗娴愿意做阿忠的母狗,阿忠的床 伴,你别抛下我不管就好!」一边含混地说着,她一边尽力的伸出舌头,在我的 脚尖扫动,口水流成一道道银线,顺着脚边留下。同时,她的一对大胸在我的蹂 躏下微微充血,呈现出淡淡的粉色,骄傲的蓓蕾昂向天空,仿佛在等待着我的抚 弄与宠幸。
 
  「好啊,小骚货,那就好好的让我爽一下!」终于,在她的撩拨下按耐不住 的我一把将她按到地上,分开双腿,挺枪插入到她的阴户中。
 
  出人意料的是,诗娴的小穴非常紧致,在我最初插入时,明显能感觉到一丝 干涩,一丝不适。我怎么会考虑这么多,直接将手放在胸前,把雪白的奶子挤压 出各种形状,下面一下又一下的不停抽送。
 
  「啊,啊,嗯~ 」诗娴在我的不断刺激下身体有了反应,下体的水越来越多, 插送起来越来越顺滑,她也逐渐开始目光迷离,有了快感。
 
  「啊,阿忠,不要停,用力的插我,用力,给我你的大鸡吧!我是骚货,我 是贱人!是我当时抛弃了你!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惩罚我!啊!啊!」越来越 高昂的叫声仿佛一曲胜利的欢歌,让我大为振奋!
 
  「阿忠,你好厉害,你的鸡巴好粗,好硬,要把我的小穴捣烂了!阿忠,轻 一点!啊!好疼!」
 
  「啪!」我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爽不爽?那个老不死的比我差远了吧?」 
  「阿忠比他要好太多!阿忠你好厉害!要死啦!阿忠!啊!!!你轻一点, 慢一点,我的小穴啊!好疼!好痒!老公!快来操我!操死我吧!让我…让我… 额…啊!」
 
  听了她的淫语浪叫,我更是狼性大起,将她一把抬起,让她狗爬式的跪在地 上,我站在她身后,将鸡巴深深插入后立刻抽出,在阴唇上下摩擦,直到她渴望 的扭动身体后才用力插入,直抵花蕊。诗娴的身体非常敏感,对轻微的刺激反应 极强。在抽送的同时,我用力的扇她浑圆的翘臀。每扇一下,她都会轻轻地「啊」 一声。这悦耳的声音仿佛是对我最大的奖赏,让我感到这些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这些天的血汗没有白流。
 
  「唔…唔…阿忠,快来操我,狠狠的操我,我就是你的母狗,把你的大鸡巴 插的更深一些!啊你的鸡巴好热!!好烫!!要把我的小穴插烂啦!插爆我啦! 呜呜!好爽啊!啊!去!我要来了!阿忠!快!啊!我要来啦!啊!啊!啊!!!」 
  「小骚货,要来了嘛!给我大声的叫!叫老公!叫主人!」
 
  「啊!老公,你的鸡巴插得诗娴好开心!老公的鸡巴好大!好有力!老公你 是我见过最棒的男人!啊!老公!好疼!啊!快点!再快点!主人!主人!快捅 爆我的小骚逼!我是贱货!我是贱逼!主人快用大大的鸡巴惩罚我!快啊!快来 啦!啊啊啊!!!好爽!!!主人!!!诗娴愿意一直陪着你!!!主人快给我!!!
 狠狠的插我吧!!!啊!!!」
 
  听了诗娴的哀求,我也觉得自己快要到了,便加紧抽送!身子不断向花心探 索,不断深入,终于,将腰向前一挺,浓浓的精华全部射在了诗娴的骚穴当中。 
  拔出鸡巴的我望着瘫软在地上的诗娴没有一丝怜悯。拉起她的身体,将沾满 了体液的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已经有些无意识的诗娴轻轻张开嘴,用舌头将龟 头四周的精液全部舔舐一空。抬头正想吐掉,却看到我严厉的目光。只能不情愿 了抿了抿嘴,将液体全部咽下。看着她喉咙咽下精液的瞬间,我的喉头也不禁冲 动的咽下一口口水。诗娴咽下后,张开小嘴,像我示意嘴里已经没有残留。见了 这么可爱的小嘴微微张开,我实在是忍不住,将鸡巴又放进她的嘴里,让她轻轻 的舔着,吸着。谁能想到,经历了这样激烈的性爱之后,之前还有点强硬、有点 不情愿的诗娴居然变得特别乖,像一只小猫一样,趴在我的身边,为我清理着身 体。
 
  看着这样的诗娴,我反而有些头痛。究竟该怎么对付这个小妖精呢?送进监 狱?养成情人?甚至调教成性奴?想要得到她隐藏起的那笔巨款,看来我还得好 好动动心思,让她心甘情愿的把钱送到我的手里来。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露出一丝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