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6-17)作者:深绿的

2017-04-04人气:

 字数:42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六)
 
  感受着下体那饱胀的充实感和满足感,韵有点发愣,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 么,或者是明白了,却不敢相信……
 
  虎哥感觉到自己的宝贝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又紧窄的地方,那隐隐的吮吸之 力让他不由得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这声呻吟似乎把韵惊醒,她看着慢慢坐起上身 的虎哥,不断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我,我……啊!」美人的声音随着男 人一挺动下身而被打断,「弟妹,我都懂,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身体是天生的, 有需求又不是什么错事,哈哈。」明知道男人是在胡言乱语,可心中混乱的韵却 已无力再争辩什么,任由男人把她正对正抱入怀中……
 
  只见那美人坐在男人盘起的的大腿腰间,而男人一下一下地往上顶着,女人 的身体随着男人的节奏一上一下,两人的下体也随之发出有节奏的「啪啪」撞击 声。「弟妹,抱着我吧,不然的话不好固定位置啊。」
 
  这一次,韵似乎连心灵都随着身体一起麻木,只是木然地环住了男人的脖子, 就连双腿也下意识地环住了男人的腰部,一对玉峰压扁在了男人的胸膛,随着男 人的挺动上下挤压着,似乎在为男人按摩着,为男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享受。虎 哥满足地看着眼前的美人,感觉那嫩滑的娇躯给了自己无比的享受,不由得,吻 上了美人那微张的樱唇……
 
  「啊!」虎哥忽的吃疼,整个投向后仰,只见他嘴唇正在溢出丝丝鲜血,而 回过神来的韵,正一脸阴沉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嘿,性子够烈,我喜欢。」虎 哥抿了抿嘴,不以为意,笑了笑,反而加速了挺动,让眼前的美人呼吸再次紊乱, 一时间,寂静的房间只有两人混杂在一起的喘息和「啪啪」声交织。
 
  不知多少次撞击之后,两人的呼吸开始变得异常粗重,男人的巨龙变得更加 粗壮而火热,女人的蜜谷变得更加泥泞和紧窄,「弟妹,我感觉到了哦,你呢?」 虎哥的话语有点莫名其妙,但韵却不知为何明白了,他,感受到了自己即将到达 的巅峰,同时,她也感觉到,他,也要到了……
 
  韵的内心突然闪过一丝恐惧,不知是因为男人即将到来的爆发,还是因为她 竟然通过自己的身体「读懂」了他的身体……
 
  两人的交媾越来越剧烈,这时,虎哥突然将右手中指闪电般袭入佳人的菊门, 「额……」韵压抑的声音响起,却仍没有说话,似乎在做无声的抵抗,男人现在 做任何事都不会让她有所反抗,也不会让她有所动摇。「
 
  额,吸进去了,弟妹你的后面真厉害,里面这么紧,还这么多水,哦,这是 我刚才射进去的吧,难怪你要去厕所,不过没什么的,就在这里排出来的话我也 不会笑你的,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虎哥的声音让努力镇定自己 的韵心里一惊,原来他早就发现了,这一切竟是他从开始就设计好的,自己竟还 傻乎乎的上了钩,还主动把他的那个吞入了自己的体内,一时间,韵再次受到了 巨大的冲击……
 
  在美人恍惚之间,男人的速度轰然再次加快,下体间竟然出现了断断续续的 「噗噗」声,而受此刺激,美人的身体竟开始下意识地搂紧男人,男人更是将手 指尽根而入,在里面一弯屈,然后将下身狠狠往上一顶,火热的阳精轰然爆发… …
 
  ……「啊」美人终于坚持不住,发出了一声饱含意味的低吟,有着难过,有 着伤,心有着绝望,有着仇恨,有着愧疚,还有的,却似乎是那快乐与欢愉…… 
  男人的身体紧绷,巨大的阳具尽根消失在女人那粉嫩的蜜壶中,女人修长美 丽的双腿狠狠地夹住男人的腰部,似乎在说不准它逃开,洁白如玉的双臂紧紧搂 住了男人的后颈,仿佛在搂主亲密的爱人,而那美丽的菊门却再也夹持不住,喷 出了洁白的液体,如那美丽的花洒,最后,在那美人的腹部里,似乎有两条汹涌 的暗河,猛烈地撞击,然后交缠在了一起……
 
  望着屏幕里仿佛恋人般紧紧相拥的两具肉体,我忽地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待一会儿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分开,而不知何时,我的脸庞也被泪水沾湿…… 
  虎哥看着眼前泪水满面的美人,有了一种莫大的满足感,这样聪慧坚定的美 人在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能征服的,她们意志坚定,哪怕是用裸照都无法动摇她们 的内心一丝一毫,就算是强迫她们上床,也无法使她们得到快感,可是,在最熟 悉她的一切的人的帮助和设计下,今天他把这个女神四次送上了巅峰,接下来, 如果继续计划的话,说不得他还真能完成那个史无前例的目标……
 
  「弟妹,今天承蒙照顾了,我很期待下次哦,哈哈哈!」虎哥拿好自己的东 西,带着张狂的笑声渐渐远去,只余下倒在床上沉默不语的韵。待得又过了一会 儿,韵慢慢坐起,抽出床头的纸巾,开始掏弄自己的下体,那无比认真的表情, 看得我心中又是一疼。当我听到主卧室们被打开,便慌忙收拾好东西躺下装睡, 待得隔壁的浴室传来水声,我却松了一口气,可听到那隐隐传过来的抽泣声,却 让我再也无法保持镇静……
 
  ……
 
               (十七)
 
  「半年,你当我好骗?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一起玩儿完!」韵的声音充满 了怒气。「好好好,别生气嘛,那就三个月,怎么样?」虎哥的声音充满无奈。 「最多五次,别想太多。」「那就两个月……」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虎哥终于让韵「陪」他十二次,一个月一次,不易被发 现,而且次数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
 
  「你要尽量减少和她做的次数,但也不要不和她做,就以你没有感觉为借口, 每个月满足她两三次,而且让她刚刚到高潮就行,吊着她的胃口。」
 
  「嗯」
 
  「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不就是中间那十次不看嘛,好的,我同意了,任你发挥!」
 
  「嘿嘿,兄弟,我保证你会满意的,不过你要按我说的剂量给,不然就不好 玩了。」
 
  ……
 
  「磊,今天我们……」
 
  「韵,今天我有点累了,明天吧,好吗?」
 
  「嗯……」
 
  ……
 
  第一个月,用药量:100%
 
  ……
 
  「韵,我要去了,你真好,夹得真紧!」虎哥的声音充满了愉悦。「不,不 要叫那个名字,你,你这无耻之徒!」韵在激烈地冲击下依旧对虎哥的侵略表示 抗争。「韵!
 
  韵!韵啊!!「」不!啊啊啊……「
 
  屏幕前的我也不由得喷射而出……
 
  ……
 
  第二个月,用药量:90% ……
 
  第三个月,用药量:80% ……
 
  第四个月,用药量:70% ……
 
  第五个月,用药量:60% ……
 
  第六个月,用药量:50% ……
 
  第七个月,用药量,50%
 
  ……
 
  「磊,今天我们公司与国外的一家企业合作,人家送了我一本人体艺术的彩 绘,一起来看吧。」「人体艺术吗,我看看……嗯,还真不错。」「嗯……嗯, 我也确实觉得好看?」韵的目光不知为何有些闪躲……
 
  ……
 
  第八个月,用药量,50%
 
  ……
 
  「磊,你看,这个纹身看起来不错诶。」「的确不错,话说这两个月你既然 那么喜欢人体艺术,为什么不去做一个?」我半开着玩笑。「你,你想我做吗?」 韵的声音有点奇怪,「要是你不想,我坚决不会做,真的。」「怎么了,韵你真 想做啊?」我不由得感到一丝奇怪。「不是你说你没有感觉吗?我在想,要不纹 一些,或许能让你有点感觉,也比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好得多。」韵不知为何 变得有点生气,而且还是冲着我的「没感觉」来的……
 
  ……
 
  第九个月,用药量,100%
 
  ……
 
  「磊,怎么样?」韵裸露着美背,腰间一枝梅花绽放,从私密处「长」出, 环绕在美人右腰间,妖艳而不失圣洁,让我不由得看呆了:「真美。」「纹好了 我可是第一个给你看的哦,你要记住了。」韵的眼睛直直盯着我,严肃而认真。 「我去,这说的,难道你还会给别人看啊?」我不由得莞尔。「我……我是说那 些更衣室的女同事也会看到,你想到哪里去了。」韵有些慌乱,「你要记住,我 的一切都是你的,我发誓,韵如果背叛磊的话,那就下地狱永世不得超……」我 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不过也有点生气,她竟然会用这种毒誓来骗得我 的信任。然而,当我看到那双满含泪滴的双眼,我却突然明白了,韵,她恐怕是 真的想让自己不得超生……
 
  「韵,我永远相信你,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是美是丑,是好是坏,是上天堂 还是下地狱,我都会永远追逐着你,和你在一起。」伴随着胸口的难过与冲动, 我立下了自己的誓言。「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该怀疑你。」我看 着韵的眼睛,认真说道。
 
  「嗯。」韵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难过和深深的愧疚……
 
  ……
 
  第十个月,用药量,50%
 
  ……
 
  我坐车跟在韵的身后,我总觉得上次纹身之后她就变得有点奇怪,纹身可能 跟虎哥有关系我很清楚,但我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而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那纹身的样子有点奇怪。最后,我们来到了一家大 型的临海别墅宾馆。当我要进入她进入的后走廊,却被警卫拦住了。「对不起, 先生,这后面是贵宾区的独立区,要进入请先出示身份证并由我们通知主人,您 才能进去,若要租房,请到前台出示您和您家人的户口本或关系证明。」「家人?」 「对,我们这里的住户只提供家庭式服务,只有已婚夫妻或者家人才能一同租住。」 ……
 
  我只得回到大厅,去厕所解决一下卫生,既然进不去,我还是回去罢了,不 过,这时撒尿的两个员工的闲聊传入了我的耳中……「你看到刚才那个穿黑色礼 服的美女了吗?」「看到了,还真是漂亮啊!应该是哪里的高层或者豪门千金吧, 那气质,啧啧。」「嘿嘿,这可不一定,这美女第一次来时,大家都惊为天人, 不过你知道陪他来的是谁吗?」「谁啊?」「一个肥胖的中年老男人。」「不会 吧,这么漂亮的女人,嫁给了这种的男人?」「什么嫁啊,我估计这女的是被包 养小三。」「怎么会,咱们这里可是要有身份登记的。」「我看过了,俩人的户 口本是假的,但结婚证是真的,估计是在一个地区办的户口,另一个地区领的证, 这样的结婚证可是具有法律效应的,这也不是这些有钱人第一次这么干了,一般 只有安抚比较重要的小三时才会用这一招,不过,以这美女的级别,也能得到这 份待遇。」「这么漂亮的女人是小三,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嘿嘿,要知道, 第一次来的时候这女的看那男的眼中只有厌恶和憎恨,可这么多次后,啧啧,不 说喜欢,但识人无数我可是能感觉到,那女人虽然还不会配合,但已经不太抵触 了。」「那这男的还真是厉害,把这么一个天仙操的服服帖帖的,有钱人就是会 玩!」「谁说不是呢,我估计,那女的也就是最初很缺钱或者被威胁什么的,后 来,嘿嘿,这些有钱人可都是手段多多啊,再怎么清纯的仙女都能在他们身下变 成荡妇,还有……」他们的声音渐渐远去,我却在隔间之中,看着挺立的下体, 沉默良久。或许,那「有钱人」最强大的手段,就是我在家中的那些药,又或者, 是蹲在这里的某个负心汉……
 
  ……
 
  第十一个月,用药量,100%
 
  ……
 
  第十二个月,用药量,0% ……
 
  今天,我可以看了……
 
  屏幕渐渐亮起,我还没看到画面,却已经变得口干舌燥,内心的激动、兴奋 甚至是恐惧使得我浑身打起了冷战,这次,我还直接将中间的大屏幕连接上了虎 哥的DV,而当我看清屏幕中的画面时,虽然有过各种心理准备,但那出乎意料 的冲击性的画面却仍旧让我呆立当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