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妻女友

【我和赵姐的故事】(13)作者:52676

2017-04-04人气:

 字数:62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三)
 
  温暖的阳光直射进卧室,将房间烤的暖烘烘的,而在这个房间里,一副香艳 的春宫正在上演。
 
  女人坐在狗笼上,修长的四肢被皮革包裹着,丰满的臀部被铁笼挤的变形, 线条愈发的诱人,女人仰起下巴,闭着眼呻吟着,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在阳 光的反射下晶莹剔透,她一只手里攥着皮绳,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一个几乎裸体男 人的脖子上,男人的头被一条丝质裤袜包裹着,只露出嘴巴,头发因为闷热被汗 打湿,他半蹲着,双手抓着笼子的顶部,来缓解大腿的压力,也只有这样他的脸 才能完全的埋入女人的胯中,才能将女人的蜜液采集到自己的嘴中。
 
  房间因为经过太阳久晒,兼之不通风,温度慢慢升高,二人身上的汗珠开始 密集起来,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密集,呼吸原来越快,手里的绳子越拽越紧。男 人得到了信号,加快了舌头的挑拨,脸在女人胯间一起一俯,好像是女人在乘自 己的脸一样。
 
  温度越来越高,二人的身体也越来越热,女人终于在某一次舌头的撩拨中达 到了性高潮,下体喷射出来的阴精一股股的淋在胯下男人的脸上,与丝袜上男人 汗水混合在一起,散发出淫靡的气味。
 
  女人坐在笼子上,一缕头发被汗水粘在额头上,她美目微闭,朱唇轻张,双 颊白里透红,一滴香汗顺着她白皙的脖子滑下,渐渐消失在微微起伏的酥胸之间。 女人修长的双腿被高筒皮靴紧紧的包裹着,脚底的味道在汗液的蒸馏下愈发的醇 厚,女人看着自己臀下笼子的男人,动了动靴子里的脚趾,施虐的欲望再次被勾 了起来……
 
  「蠢狗,过来」赵姐的手从她的身后伸进笼子里,向我勾了勾,我赶忙将头 凑将过去「我这里好多汗」赵姐的食指在臀缝中一滑,勾出一丝汗液来,摆在我 的眼前。
 
  我舌头不收控制的伸了出来,向赵姐的指尖探去。一股带着肛门味道的汗液, 刺激的我的味蕾,我贪婪的将赵姐的整个手指包裹住,吮吸着上面的每一丝液体。 
  「哦呵呵,喜欢么?」赵姐的手指在我的嘴里搅动着。我连连点头,嘴还是 不肯离开主人的手指。
 
  「来,喜欢就多吃点儿」赵姐抽出食指,这次加上了中指,轻轻的按在她自 己的菊花上,揉搓着,我迫不及待的将脸凑上去,盯着那两根手指,像一只等待 着进食命令的饿狗。主人似乎非常喜欢这样的挑逗,故意呻吟着,我的阳具在贞 操带里跳动着。
 
  「闻闻它」赵姐将手指伸直,按在我的人中上,轻轻涂抹着「贱狗,好好记 住主人的气味」我贪婪的呼吸着鼻尖上的味道,口水分泌着。
 
  赵姐用食指拨弄着我的嘴唇,中指钻了进来,苦涩的味道沾染上我的舌尖, 「含住」赵姐妩媚的声音传来,我用嘴唇包住主人的手指,吮吸着,赵姐的中指 开始慢慢抽动,我的嘴发出啵啵的声音。
 
  「你的嘴太好用了」赵姐赞叹道「如果我有一根鸡巴,我一定要二十四小时 都把它放在你的嘴里,咯咯咯」主人肆意的羞辱让我有些脸红,但她所描述的画 面让我兴奋不已,嘴巴更加的卖力。
 
  「好了,越说越贱」赵姐将指头抽出我的嘴巴,用我脸上的丝袜擦了擦手指, 挪动了下身体,把一条腿架在笼子上,高跟靴从间隙里放了下来。
 
  「捂了半天了,全是汗」赵姐将高筒靴上半截的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白皙的 小腿,然后示意我将下面的拉链也拉开。
 
  一股潮热的气息在靴底侧面溢出,熏蒸着我的脸,我只恨肺活量不够,白白 浪费了很多的气味「呵呵,臭不臭啊」赵姐调皮的将脚晃来晃去,引着我的头来 来回回,最后一脚踩住我的脸,脚趾在我额头上舒服的舒张着。我伸出舌头,舔 着主人的脚心,惹得她咯咯直笑。
 
  赵姐的脚因为在靴子中捂了很久,显得有些发白,相对于汗味,更多的是皮 革的香味,尝起来也只是微咸的味道,我的舌头在赵姐的脚趾间游走着,嘴唇亲 吻着她的脚趾,我所崇拜的女人坐在我的正上方,微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足 部清理。
 
  「要是哪天没了你的伺候,我可能都习惯不了呢」赵姐的另一只脚也钻了进 来,等待着我舌头的光临。
 
  「我要永远伺候您」我吐出赵姐的大姆趾,仰望着着高高在上的赵姐,她正 盯着我的脸,眼神很温柔,也有一丝不舍,好像这是一对情人最后一别。 
  「别说傻话了」赵姐的语气郑重起来「你还有大好前程,不能因为我断送自 己」
 
  「主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您不会抛弃我吧」
 
  迷茫的神情一闪而过,赵姐将双脚抽出笼子,扭过身子,轻轻的跳在地上, 背对着我「这几天你伺候的我很满意」她转过头,微微一笑「我不会抛弃你的」 
  我的眼眶一热,眼泪差点涌了出来,感觉这几天受到的痛苦和羞辱终于的到 了奖励。
 
  「谢谢主人」我将头低下去。
 
  「好了,出来吧,卧室太热了」赵姐走到笼门口,用脚勾起了门闩。
 
  我手脚并用,爬出了狗笼,慢慢站起,膝盖因为久跪变得有些酸痛,赵姐走 近来,解开我脖子上的项圈,将裤袜从我头上摘下,扔在一边,捧着我的脸揉了 揉,目光非常的温柔,嘴角带着笑意,仿佛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是她的情人。 
  「赵姐」我不由自主的叫出这个久违的称谓。
 
  「嗯?」赵姐眨了下眼,看着我,并没有在意我称呼的变化。
 
  「我能抱下你么?」我鼓起勇气说。
 
  赵姐噗嗤一声笑了,什么也没说,张开双臂,眼睛弯起来,异常的好看。我 笨拙的伸出胳膊,走上前,从前面抱住了赵姐。
 
  我的双手轻轻的放在她光滑的背上,胸前传来柔软的触感,甚至能够感受到 她柔软的乳头,头发上的淡淡的香味飘进我的鼻子,令我感到非常的安心,这一 瞬间我突然理解了很多人口中母亲的怀抱的含义。
 
  家中父亲对我从小要求严格,上了小学后,我便很少在母亲怀里撒娇了,来 到上海求学工作后,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但每次回家都能看见母亲眼角的皱纹 再变密,有时很想再抱一抱母亲,但面对家人,总有些情感难以表达。
 
  【今年过年回家一定要好好抱一抱父母】我心里想着。
 
  「狗狗,这铁东西顶着我了」赵姐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把我从思绪中 拉了回来。我连忙退后。
 
  「憋了这么久了,难受么」赵姐的手抓住了我的贞操笼,手心的温度渐渐传 来「还好」我一刻都不想戴这个,但赵姐的命令我不得不从。
 
  「呵呵」赵姐抚摸着贞操笼,一只手上来捏住我的乳头「主人这会儿心情不 错,可以让你射个痛快」
 
  我等待着赵姐的但是
 
  「但是……」果然不出所料,赵姐缓缓的说「你要和我去见个人」
 
  「啊?」这个条件出乎我的意料「谁?」
 
  「苏珊」一个陌生的名字从赵姐口中蹦出「刚才电话里那个女人,我的闺蜜」 
  「苏珊?老外么?」我有些懵,赵姐刚才明明在说中文。
 
  「不是,珊瑚的珊,我国外留学时的室友」赵姐笑了笑「比你大个六七岁, 你也得叫姐」
 
  「那……」我不知从何说起「那我见她干嘛」
 
  「我和她关系很好……什么都说」赵姐似乎回忆了当年的往事,但突然又笑 着摇了摇头「和你说那么多也没用,你见了就知道了,等我明天上班排好工作, 咱们三个人这周抽时间吃个饭」
 
  「没问题」我表示同意,心里却在琢磨赵姐和这个苏珊关系怎么个好法。 
  主人拿出手机翻弄着,然后把屏幕对着我「她可是个大美人,上学的时候就 有很多追求者,还有不少金发帅哥呢」
 
  我看了一眼屏幕中的女人,身材修长,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站在一座雕塑 前,微微的笑着,朱唇贝齿,凤眼柳眉,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冷傲的气质。 
  「确实很漂亮」我附和着,目光却转向了面前这个成熟优雅的女人。
 
  「和我比呢?」赵姐将手机收起,歪着头迎着我的目光。
 
  「不能相比,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女神」这是我发自心底的话语,没有经过任 何粉饰。
 
  「女神,呵呵呵……嘴真甜」赵姐咯咯的笑起来,「你的女神已经四十多岁 了……」
 
  我正要说什么,赵姐止住了我,用钥匙打开了我下体的枷锁,右手握住我的 阴茎,轻柔的揉搓着。
 
  「主人,我……」我本来想说我自己来吧,再次被赵姐打断。
 
  「别说话,跟我来」主人抓着我的阳具牵着我走进了客厅,环视了一圈,回 头对我坏笑了一下,随即又牵着我走向了客厅的落地窗。
 
  「趴在窗户上」赵姐在背后推了我一把,我有些犹豫:我的房子在二十三层, 往上虽然只有七层楼高,但与对面的高层楼间距不出30米,客厅并不向阳,但 中午的光线也很充足,在我这里可以看清对面家中的家具摆设,同理只要对面楼 上的七层住户只要有一个人下午出现在阳台,我的丑态便会展现在他(她)的面 前。
 
  「主人,能不能把纱帘拉上」我虽然知道答案,但还是想挣扎一下。
 
  「不想要了么」赵姐站在我身后,贴着我的后背,右手轻轻地捏着我的屁股, 左手则探到我胸前,捏着我左边的乳头,让我感觉很受用。
 
  「想」我舒服的声音都快变了,滚烫的下体慢慢翘了起来。
 
  「那就好好趴着,把屁股撅起来」赵姐用力拍了下我的屁股我听话的将上半 身贴住玻璃,玻璃的温度刚好合适,下身微微后靠,让自己的肉棒与玻璃间留出 足够的空间。
 
  赵姐修长的手指绕住了我的阴茎,大拇指轻轻的摁住了我的马眼,掌心轻轻 揉搓,我感觉到自己分泌出的液体被均匀的涂在了龟头上,快感的电流从龟头传 遍全身,我不由的呻吟了出来。
 
  「咯咯咯」赵姐另外一只手拉住我后脑的头发,向后慢慢用力,迫使我的头 抬了起来「别害羞,把脸露出来,让邻居认识认识你啊」
 
  我很紧张,生怕自己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但一种别样的刺激感从心底冒出, 潜意识中居然希望被别人看到自己下作的样子。赵姐手中的阴茎再次脉张。 
  「哈哈哈,你真是极品」赵姐当然感受到了我的膨胀,右手使劲一抓,我的 阴茎吃痛,啊的叫了出来。
 
  赵姐放开了我的肉棒,手向下探,兜住了我两颗紧缩的睾丸,玩弄着,我感 觉自己快被这个女人折磨疯了。
 
  「好好享受吧」赵姐柔软的手再次我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撸动起来。虽然同 样是套弄一个东西,自己撸和赵姐撸感觉截然不同,陌生感带来的刺激使得阴茎 本身体验到了更多的快感。我能感觉到我滚烫的正从阴囊里通过输精管向龟头送 进,将我向最高潮推去。
 
  我看见了一户人家正在客厅看电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正对着的窗外,有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按在窗户上干着这样下流的勾当,我甚至在想象他们看到这 样一个场景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一种特有的性奋感再次让我继续向顶点迈出一大 步,我的身体开始颤抖,赵姐的手速也开始加快。
 
  「主人,射了,要射了」我感觉我全身已经做好了冲刺的准备。
 
  「射吧,使劲儿射出来」赵姐拉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飞快。
 
  我感觉阴茎使劲一抽,巨大的快感袭来,憋攒了一天的精液被肌肉挤压射出, 打在了身前的玻璃上「额……」我的腿也暂时失去了力气,只能勉强撑住自己, 正想休息一下,但下体突然又难受起来,赵姐并没有放开我的肉棒,而是继续撸 动着,试图将我渐渐变软的肉棒变硬,「没用的东西,才三分钟不到就射了」赵 姐调笑着我,在我耳边吹着气「鸡巴小就算了,还是个早泄,我怎么找了你这个 没用的性奴隶」我此时的性欲刚刚被清零,受到这种侮辱,心里并不舒服,摇了 摇身体「主人,难受……」
 
  「我知道你难受,忍着,马上硬起来,证明你不是个彻底的废物」赵姐的手 速慢了下来,但依然攥着我的阴茎一上一下套弄着。
 
  我承认自己确实非常敏感,很容易就射精,但不至于到早泄的地步,而且自 己依然年轻,证明自己的机会就是在短时间内硬起来,我想让赵姐看的起我。 
  但作为一个男人,没有药物的支持,短时间内要硬起来确实很困难,我闭上 眼睛想着和赵姐那些淫靡的事情,注意力却无法集中,阴茎居然越来越软,越来 越小,我额头爬满了汗。
 
  「呵呵呵」赵姐笑着,一只手将我的阳物全部握在手里,捏搓着,肆意的羞 辱着我「刘伟你真可悲,这辈子你就只能用舌头给我舔屄了,还有我的屁眼……」 
  我脸颊发烧,自卑感涌出心头,向全身漫延,被一个女人肆意侮辱着性能力, 即使是自己的主人,真的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我作为男人的自信被赵姐这样 赤条条的扔在地上,肆意的踏碾着,被踩的粉碎。
 
  赵姐似乎非常喜欢这样羞辱我,手向后拽着我的头发「来,把你脸抬起来, 让邻居都看看你是多么没用」
 
  我无助的向前望去,只有一个白发老人在阳台浇花,并没向我看来,我不清 楚他是否眼花没有看见我,或是装作没有看见以便让我们继续这样的勾当。 
  「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声音带着哭腔。
 
  「你没有资格给我提要求」赵姐抓着我头发摁向玻璃窗摁去,将我的脸挤在 玻璃上,另一只手依然在动作着,我感觉自己的阳具已经萎缩到阴囊中了。 
  「刘伟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居然能这么小」赵姐笑着,用两个指头捏着 我的龟头,「我见过这么多男人,你的老二真的是最小最没用的一个,哈哈」 
  羞辱让我越来越心急,注意力却越来越分散,下面就越来越软,赵姐的两根 指头夹得我龟头生疼。
 
  此时我真的彻底领悟到性能力对男人自信有多么的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一个 男人自信的根源。如果我能像张总一样雄伟持久,也许我也会像他一样征服赵姐 的身体;但现实却是我一直臣服在赵姐的胯下,可悲的跪在她的胯下用亲吻他人 的口舌来侍奉她,满足她。如果性也有一个阶级的话,我无疑是处在最底层,被 赵姐踩着头颅,慢慢碾压着,永世没有翻身之日。
 
  我这样为自己悲哀的角色感叹着,被虐待的天性似乎又苏醒了过来,赵姐对 我的羞辱如同雨露般滋润着这颗枯树,让它再次茁壮成长,也将我的性欲慢慢的 带动起来。
 
  「哦?」赵姐发觉了我的变化「看来还是得羞辱你才能让你兴奋呢」
 
  我下体飞速的膨胀着,我自己都能感受到它挺立的速度,将赵姐的手慢慢撑 开。
 
  「这才像年轻人」赵姐夸赞了一句,让我破碎的自信慢慢黏合起来。
 
  第二次勃起后,敏感度下降了很多,虽然硬度不如第一次那么强,但持久的 时间却延长了很久,赵姐似乎都有些累了「呵呵,可以啊,这次持续这么久,看 来姐姐错怪你了」赵姐的手放开我的阴茎,歇了下手臂「转过来」
 
  我听话的转过身去,背部贴着玻璃,温暖的温度传进我的身体。赵姐全身赤 裸的站在我的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我。
 
  「看来你就是得好好羞辱才能争气」赵姐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一只手摸着 我的脸,手指在我嘴边调弄着,我不自觉的伸出了舌头。
 
  「谁让你舔了,张嘴」赵姐掐了一下我的肉棒,我吃痛,连忙张开嘴。 
  「呵呵」赵姐将两根手指插进我的嘴里,再次命令道「含住」
 
  我将嘴闭住,一股精液的味道传来。
 
  「呵呵呵」赵姐坏笑着,手指在我舌头上抹着。原来我刚刚射出的精液有一 部分沾在了她的手上。
 
  我现在早已突破了这层心理障碍,况且这还是我自己的精华,并没有做什么 思想斗争,便三下五除二的将主人的手指舔净了。
 
  「嗯」赵姐似乎并未过瘾,眼神充满挑逗,嘴唇微启,中指在我口中进进出 出,另一只再次开始提速,我感觉下体开始由麻木变得舒服起来……
 
  终于在赵姐一边挑逗一边套弄下,我缴械了,只是第二次射精的量并不太大, 有一些落在了主人的玉腿上。赵姐并不着恼,拍了拍我的脸,松开了我的下体。 我双腿松软,干脆跪了下去,清理着自己在赵姐腿上留下的精液,赵姐揉了揉胳 膊,摸着我的侧脸。
 
  「把玻璃上的也舔了」赵姐拍了拍我的脸,吩咐道我转过身,落地窗上有一 条液痕一直接在地板上,因为舌头的构造,我只好从地板开始,慢慢的从下向上 舔着,赵姐则跨站在我的身体上方,看着我收拾着自己的残局。
 
  就在我快要完成自己清理任务时,突然感觉到头发一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压了一下,然后眼前玻璃上溅满了水珠,我的后背也随即被一股热泉打湿,女主 人晃动着身体,将她的圣水浇在我的后脑和玻璃上「愣着干嘛,快喝啊」赵姐的 腿弯曲下来,胯坐在我的背上,继续排泄着,小便呲呲的水声从我耳后传来,竟 是如此悦耳,温暖的液体顺着我的脊背和脖子流下,我低着头,撅起嘴唇,疯狂 的吮吸着地上的尿液,下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胀大着。
 
  随着排泄的结束,赵姐的屁股用力收缩了两下,将尿液尽数的挤出,终于满 意的呼了口气,站起身子「我去洗澡,你把这里收拾干净,晚上去小南国吃饭, 我想那里的龙利鱼了」然后婀娜的走进了浴室。
 
  我自觉的点点头,开始吸食地上的尿液,一只手抓向半硬的阴茎,开始可悲 的套弄起来……